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五十七章 聪明人别赌

第三百五十七章 聪明人别赌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五十七章 聪明人别赌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施凤兰对小北然的信任是盲目的。

    虽然她完全不知道小北然究竟厉害在哪,但就是知道他很厉害。

    所以当意识到有小北然的保护之后,她也就不再对要去金鼎岛这件事感到害怕,甚至还高兴的整理起了行囊。

    “嗯……把这个带上吧,小北然应该喜欢,嗯,这个也带上,小北然应该也会用到,还有这个……这个。”

    看着不停往乾坤戒里塞东西的小姨妈,一旁的施嘉慕叹息道:“小姨妈,你索性把整个家都一起搬过去算了。”

    “有道理哦,我再去找二叔要点乾坤戒来。”

    见小姨妈一言不合就往外跑,施嘉慕连忙一把抓住她道:“哎哟,我就开个玩笑,我是说不用带这么多东西过去。”

    “不用吗?不是说要去挺久的。”

    “嗨,放心啦,我都准备好了。”施嘉慕拍着胸脯说道。

    “哦?”这时一旁江北然突然发出一个颇感兴趣的声音,“你准备了很多?”

    “当然,这次我可是队长。”施嘉慕颇为得意的说道。

    十三岁的队长?施家的后辈是死光了吗?

    早在半个月前江北然就已经知道了施嘉慕的真实年龄,也确定了她就是一个小屁孩玄王,并再次感慨了一下这种有底蕴的家族血脉的确厉害。

    但听到这个十三岁的小屁孩竟然是这种搏命行动的队长,江北然还是觉得施家长辈脑子进水了。

    为了验证一下施家的长辈是不是蠢到了这个地步,江北然思考片刻问道:“你去金鼎岛调查过了吗?”

    “当然。”

    施嘉慕说着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张牛皮纸摊开在桌子上说道:“这是金鼎岛的外貌。”接着又连续抽出一沓地图按在桌上道:“另外金鼎岛内部每年的情况都不一样,这是我搜集来的十七次岛内地形。”

    说着又抽出了其中一张递向江北然:“这个地形出现过五次,几率非常大。”

    好吧,看来施家的长辈也不是真的太蠢。

    其实江北然一开始就知道施嘉慕挺聪明,只是后来相处了久了,就发现她还是幼稚多一点,如今看来,她办起正事来还是挺有板有眼的。

    接过施嘉慕递来的地图,江北然一边看一边问道:“金鼎岛内部每年地形都不同这件事你刚才怎么没说?”

    “你又没问。”

    “下次主动一点,别什么都等我问了再说。”

    “嘿!”施嘉慕一下来脾气了,“我欠你的啊!”

    “难道不是?”江北然微微一笑,“某人之前非要加点彩头,赌输给我不少东西吧,我现在帮你算算?”

    一周前,施嘉慕组出了三套极为自信的卡组,非要和江北然来点彩头。

    然而江北然玩着玩着竟然把系统选项给玩出来了,而且选项的内容是告诉江北然怎么赢下牌局,而且如果不赢的话,就会有地级选项等着他。

    而之所以会跳出这类选项,江北然也是很快就想明白了。

    肯定有什么对他未来很关键的宝物在施嘉慕这,这次就是要把它给赌赢过来,不然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既然涉及到安全问题,那江北然也没办法了。

    这个挂!

    爷不得不开!

    施嘉慕在玩玄龙传说方面的悟性的确很高,仅仅一晚上就组出了卡组不说,没过多久甚至还能帮着江北然调整卡的强度,比如哪些卡过于超模,哪些卡又实在太废等等,她都能给出自己的意见。

    所以玩了半个月以后,江北然也不敢说自己在牌技上可以稳压她一头。

    这也是施嘉慕敢于加彩头的原因。

    然而那一夜,施嘉慕却遭到了人生中最重大的一次打击。

    在已经充满自信的事情上,却被打的连北都找不到。

    不管怎么调整卡组,那一晚上她都感觉自己仿佛被完全看透了一般,无论是速攻卡组还是后期卡组,她都完全赢不过,甚至于有一把她觉得自己几乎都要赢了,只要下一回合打出赵敏这张核心牌,她的无限飞剑流就能启动。

    并且确信只要启动,就必定能获得胜利。

    可就在她准备提前庆祝时,江北然突然打出了一张朱聪,效果很简单,就是抽走对面的一张手牌。

    在她明明还有五张手牌的情况,却依然被江北然精准的抽走了那张赵敏。

    这让施嘉慕几乎崩溃大哭。

    偏偏施嘉慕在赌上还是个越输越来劲的人,导致最后没有东西可输,连欠条都不好意思再打时,自己一*坐在了“赌桌”上。

    “我压我自己!要是我这把再输,我后半生给你为奴为婢。”

    听到这种明显输红了眼的话,江北然扭头对施凤兰说道:“给她额头一巴掌。”

    施凤兰也是毫无迟疑,直接就“啪”的一巴掌打在了施嘉慕的额头上。

    看着捂住自己额头清醒了一点的施嘉慕,江北然摇头道:“今天同意要你的彩头,只是告诉你一件事,聪明人不适合赌,越聪明的越不适合,不然最后就会输掉一辈子。”

    这句话如同一盆冷水般泼在了施嘉慕的头上,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

    “谢……谢谢。”

    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愚蠢行为后,施嘉慕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

    江北然则是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我……”施嘉慕一时语塞,“我又不是不还你!这次金鼎岛结束了我就把说好的都给你。”

    满意的点点头,江北然开口道:“所以以后主动一点,别等我问了再说。”

    “我!我……我知道了!”

    虽然感到极为憋屈,但愿赌服输的施嘉慕还是选择了不反抗。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后面重复的内容为防盗内容,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防盗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施凤兰对小北然的信任是盲目的。

    虽然她完全不知道小北然究竟厉害在哪,但就是知道他很厉害。

    所以当意识到有小北然的保护之后,她也就不再对要去金鼎岛这件事感到害怕,甚至还高兴的整理起了行囊。

    “嗯……把这个带上吧,小北然应该喜欢,嗯,这个也带上,小北然应该也会用到,还有这个……这个。”

    看着不停往乾坤戒里塞东西的小姨妈,一旁的施嘉慕叹息道:“小姨妈,你索性把整个家都一起搬过去算了。”

    “有道理哦,我再去找二叔要点乾坤戒来。”

    见小姨妈一言不合就往外跑,施嘉慕连忙一把抓住她道:“哎哟,我就开个玩笑,我是说不用带这么多东西过去。”

    “不用吗?不是说要去挺久的。”

    “嗨,放心啦,我都准备好了。”施嘉慕拍着胸脯说道。

    “哦?”这时一旁江北然突然发出一个颇感兴趣的声音,“你准备了很多?”

    “当然,这次我可是队长。”施嘉慕颇为得意的说道。

    十三岁的队长?施家的后辈是死光了吗?

    早在半个月前江北然就已经知道了施嘉慕的真实年龄,也确定了她就是一个小屁孩玄王,并再次感慨了一下这种有底蕴的家族血脉的确厉害。

    但听到这个十三岁的小屁孩竟然是这种搏命行动的队长,江北然还是觉得施家长辈脑子进水了。

    为了验证一下施家的长辈是不是蠢到了这个地步,江北然思考片刻问道:“你去金鼎岛调查过了吗?”

    “当然。”

    施嘉慕说着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张牛皮纸摊开在桌子上说道:“这是金鼎岛的外貌。”接着又连续抽出一沓地图按在桌上道:“另外金鼎岛内部每年的情况都不一样,这是我搜集来的十七次岛内地形。”

    说着又抽出了其中一张递向江北然:“这个地形出现过五次,几率非常大。”

    好吧,看来施家的长辈也不是真的太蠢。

    其实江北然一开始就知道施嘉慕挺聪明,只是后来相处了久了,就发现她还是幼稚多一点,如今看来,她办起正事来还是挺有板有眼的。

    接过施嘉慕递来的地图,江北然一边看一边问道:“金鼎岛内部每年地形都不同这件事你刚才怎么没说?”

    “你又没问。”

    “下次主动一点,别什么都等我问了再说。”

    “嘿!”施嘉慕一下来脾气了,“我欠你的啊!”

    “难道不是?”江北然微微一笑,“某人之前非要加点彩头,赌输给我不少东西吧,我现在帮你算算?”

    一周前,施嘉慕组出了三套极为自信的卡组,非要和江北然来点彩头。

    然而江北然玩着玩着竟然把系统选项给玩出来了,而且选项的内容是告诉江北然怎么赢下牌局,而且如果不赢的话,就会有地级选项等着他。

    而之所以会跳出这类选项,江北然也是很快就想明白了。

    肯定有什么对他未来很关键的宝物在施嘉慕这,这次就是要把它给赌赢过来,不然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既然涉及到安全问题,那江北然也没办法了。

    这个挂!

    爷不得不开!

    施嘉慕在玩玄龙传说方面的悟性的确很高,仅仅一晚上就组出了卡组不说,没过多久甚至还能帮着江北然调整卡的强度,比如哪些卡过于超模,哪些卡又实在太废等等,她都能给出自己的意见。

    所以玩了半个月以后,江北然也不敢说自己在牌技上可以稳压她一头。

    这也是施嘉慕敢于加彩头的原因。

    然而那一夜,施嘉慕却遭到了人生中最重大的一次打击。

    在已经充满自信的事情上,却被打的连北都找不到。

    不管怎么调整卡组,那一晚上她都感觉自己仿佛被完全看透了一般,无论是速攻卡组还是后期卡组,她都完全赢不过,甚至于有一把她觉得自己几乎都要赢了,只要下一回合打出赵敏这张核心牌,她的无限飞剑流就能启动。

    并且确信只要启动,就必定能获得胜利。

    可就在她准备提前庆祝时,江北然突然打出了一张朱聪,效果很简单,就是抽走对面的一张手牌。

    在她明明还有五张手牌的情况,却依然被江北然精准的抽走了那张赵敏。

    这让施嘉慕几乎崩溃大哭。

    偏偏施嘉慕在赌上还是个越输越来劲的人,导致最后没有东西可输,连欠条都不好意思再打时,自己一*坐在了“赌桌”上。

    “我压我自己!要是我这把再输,我后半生给你为奴为婢。”

    听到这种明显输红了眼的话,江北然扭头对施凤兰说道:“给她额头一巴掌。”

    施凤兰也是毫无迟疑,直接就“啪”的一巴掌打在了施嘉慕的额头上。

    看着捂住自己额头清醒了一点的施嘉慕,江北然摇头道:“今天同意要你的彩头,只是告诉你一件事,聪明人不适合赌,越聪明的越不适合,不然最后就会输掉一辈子。”

    这句话如同一盆冷水般泼在了施嘉慕的头上,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

    “谢……谢谢。”

    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愚蠢行为后,施嘉慕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

    江北然则是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我……”施嘉慕一时语塞,“我又不是不还你!这次金鼎岛结束了我就把说好的都给你。”

    满意的点点头,江北然开口道:“所以以后主动一点,别等我问了再说。”

    “我!我……我知道了!”

    虽然感到极为憋屈,但愿赌服输的施嘉慕还是选择了不反抗。

    “谢……谢谢。”

    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愚蠢行为后,施嘉慕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

    江北然则是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我……”施嘉慕一时语塞,“我又不是不还你!这次金鼎岛结束了我就把说好的都给你。”

    满意的点点头,江北然开口道:“所以以后主动一点,别等我问了再说。”

    “我!我……我知道了!”

    虽然感到极为憋屈,但愿赌服输的施嘉慕还是选择了不反抗。满意的点点头,江北然开口道:“所以以后主动一点,别等我问了再说。”

    “我!我……我知道了!”

    虽然感到极为憋屈,但愿赌服输的施嘉慕还是选择了不反抗。

    百分之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