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夸奖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夸奖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夸奖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玲珑坊,恒雅斋,二楼。

    “阴三局日甲寅时,直符在兑宫伏吟,此为初状,该如何以地盘干布阵?”江北然站在一张桌前看着高兰雯问道。

    “这……戊为叁,己为贰,辛……”高兰雯说着不禁又掰起了手指。

    “此阵不难,你可以慢慢想,但掰手指冰不是个好习惯。”

    “是……”

    高兰雯低下头去,一双手一会儿握紧,一会儿又松开。

    从半个月前开始,她终于忍受了不了看天书一般的折磨,主动找上江北然告诉他自己没办法完成自学。

    江北然也很直接,告诉她若是连这等基础都无法自学,那就说明她真的不适合学阵法。

    然而高兰雯异常的不服气,强行塞给了江北然一笔学费,并请求江北然亲自来教她。

    看着学费里的无华玄玉和三种都能上奇珍谱的上品玉,江北然还能怎么办呢?

    所谓有教无类,玉不玉的无所谓,主要他就是想挑战一下自己在做老师这方面的天赋。

    如今已经半个月过去,高兰雯深刻的发现了一个问题。

    阵法真的很难学。

    比起她仿佛天生就会的炼玉来,阵法简直难到她无从下手,根本不知道怎么才能学好。

    而且她也没觉得江大师教的不好,甚至还觉得他很用心,很多原本她怎么都理解不过来的遁术,被江大师简化后她都慢慢的可以接受了。

    就比如他将九宫八卦等布局概念都用术数之法给她标了出来。

    然而也就一开始觉得稍微能理解了一些,等到阵法布局越来越复杂后,她就又陷入了迷茫。

    ‘这是叁,这是玖……为何相加之后是四呢……我到底怎么算的?’

    这样的想法经常出现在高兰雯脑中。

    另外江大师的耐心也特别好,高兰雯相信如果有人在炼玉上学的这么慢的话,自己早就让她找份苦力活去干了,炼玉不适合他。

    但江北然却从没有训过她一次,语气也一直很平淡,仿佛不管遇到什么都无法让他产生任何情绪上的波动。

    就像平静的大海一般。

    然而高兰雯却觉得江北然这样比骂她还让她难受,因为从小到大,她从别人脸上看到的永远只有惊叹。

    惊叹于她的容貌也好,惊叹于她的天赋也好,总之没有人可以像江北然这样……这样……

    仿佛就像看到了普通人,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

    这简直就是把高兰雯高傲的自尊踩碎了一次又一次。

    “大师!你打我吧!”握紧双拳,高兰雯突然抬头望向江北然喊道。

    ‘……’

    ‘?’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奇怪要求,江北然有些懵。

    不过片刻后还是回答道:“不打,阵法一道,能学会就是能学会,学不会就算我打你也没用。”

    “我……”

    看着高兰雯满是失落的表情,再想想她的学费……哦不对,再想想自己想要挑战教教师这一职业的初心,江北然俯下身拿起笔边写边道。

    “辛为玖,壬为捌,癸为柒,丁为陆,丙为伍,乙为肆,甲寅癸时加在柒宫,乙卯时肆宫,癸亥时又回到柒宫。”停下笔,江北然看向高兰雯道:“现在可得出布局否?”

    高兰雯长舒一口气,看了一遍后回答道:“甲寅时就是初伏,癸亥时周游一圈回到原格,周游而复伏,困顿力穷,故而该以小满下元来布上鳞角。”

    “善。”江北然点点头,“阵发一道本就难以一蹴而就,你的天赋不算差,多谢耐心,有朝一日定能在此道上有所成就,继续吧。”

    ‘他……夸我了?’

    高兰雯看着江北然眨巴了两下眼睛,有点难以想象这个男人竟然也会夸人。

    “看书,别看我。”

    “哦。”高兰雯连忙低下头,但却感觉胸口有些躁动,某种开心的情绪仿佛抑制不住般的想要冲出来。

    这让高兰雯自己都有些莫名,明明过去有过这么多人用无数华丽的辞藻来夸奖她,她的内心都是波澜不惊。

    如今眼前这个人只是夸了她一句不错,却让她如此的……想要欢呼雀跃一番。

    “北然老弟!北然老弟!”

    正当高兰雯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时,楼下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催促声。

    高兰雯眉头一簇,明明告诉过陆阳羽不要在这时间来打扰,怎么又来了。

    江北然知道若是不应声,陆阳羽就会一直喊下去,于是便推开窗户往下望去问道:“大哥找我何事?”

    “好事!我有一旧友云游归来,得了些好东西,这有好东西做大哥自然不会忘了你,所以就来喊你了。”

    “多谢大哥,我过会儿便来。”

    “行!我等你!”

    陆阳羽说完便回过头,然后精准的撞进了一位侍女的胸怀中。

    “哎哟哟,抱歉,看不着路,撞着你了。”顺势在侍女的胸口蹭了两下,陆阳羽才抬起头连连道歉。

    这一幕看的江北然苦笑摇头,关上了窗户。

    见江北然并没有直接离去,高兰雯莫名的有些高兴,继续捧起书看了起来。

    大约一炷香后,回答完高兰雯问题的江北然说道:“今天就到此吧,阴遁局的摆法你再多看看,记住不要死记硬背,奇门遁甲有着自己的规律,只要摸清了这些规律你才能真正的使用它们,死记硬背是没用的。”

    “我知道了。”高兰雯点点头。

    点点头,江北然朝着楼下走去。

    “结束了?”楼梯下,施弘方抬头看向江北然问道。

    “嗯,今日的课程结束了。”接着江北然又小声补充道:“今日教的是四方阵,解法相信施前辈已经记熟了。”

    “放心,放心。”施弘方大笑着点了点头。

    “那晚辈就先告辞了。”江北然说完拱拱手,便准备离去。

    “等等。”施弘方突然喊道。

    “前辈还有事?”江北然转身问道。

    “这个给你。”施弘方将一个盒子递向江北然说道。

    这盒子一入眼江北然就熟悉无比,因为他在归心宗见过,就是用来装地藏真晶的那一个。

    见江北然没有直接伸手来接,施弘方开口道:“我说过,只要你好好表现,我不会亏待你的,拿着吧。”

    等了片刻,确定系统没有跳出任何选项后江北然将盒子接了过来。

    “多谢施前辈。”

    “不用气,老祖宗也很满意你的表现,这是你应得的,好了,我先上去了。”施弘方说完便缓缓朝着二楼走去。

    ——————————————————————————————————————

    玲珑坊,恒雅斋,二楼。

    “阴三局日甲寅时,直符在兑宫伏吟,此为初状,该如何以地盘干布阵?”江北然站在一张桌前看着高兰雯问道。

    “这……戊为叁,己为贰,辛……”高兰雯说着不禁又掰起了手指。

    “此阵不难,你可以慢慢想,但掰手指冰不是个好习惯。”

    “是……”

    高兰雯低下头去,一双手一会儿握紧,一会儿又松开。

    从半个月前开始,她终于忍受了不了看天书一般的折磨,主动找上江北然告诉他自己没办法完成自学。

    江北然也很直接,告诉她若是连这等基础都无法自学,那就说明她真的不适合学阵法。

    然而高兰雯异常的不服气,强行塞给了江北然一笔学费,并请求江北然亲自来教她。

    看着学费里的无华玄玉和三种都能上奇珍谱的上品玉,江北然还能怎么办呢?

    所谓有教无类,玉不玉的无所谓,主要他就是想挑战一下自己在做老师这方面的天赋。

    如今已经半个月过去,高兰雯深刻的发现了一个问题。

    阵法真的很难学。

    比起她仿佛天生就会的炼玉来,阵法简直难到她无从下手,根本不知道怎么才能学好。

    而且她也没觉得江大师教的不好,甚至还觉得他很用心,很多原本她怎么都理解不过来的遁术,被江大师简化后她都慢慢的可以接受了。

    就比如他将九宫八卦等布局概念都用术数之法给她标了出来。

    然而也就一开始觉得稍微能理解了一些,等到阵法布局越来越复杂后,她就又陷入了迷茫。

    ‘这是叁,这是玖……为何相加之后是四呢……我到底怎么算的?’

    这样的想法经常出现在高兰雯脑中。

    另外江大师的耐心也特别好,高兰雯相信如果有人在炼玉上学的这么慢的话,自己早就让她找份苦力活去干了,炼玉不适合他。

    但江北然却从没有训过她一次,语气也一直很平淡,仿佛不管遇到什么都无法让他产生任何情绪上的波动。

    就像平静的大海一般。

    然而高兰雯却觉得江北然这样比骂她还让她难受,因为从小到大,她从别人脸上看到的永远只有惊叹。

    惊叹于她的容貌也好,惊叹于她的天赋也好,总之没有人可以像江北然这样……这样……

    仿佛就像看到了普通人,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

    这简直就是把高兰雯高傲的自尊踩碎了一次又一次。

    “大师!你打我吧!”握紧双拳,高兰雯突然抬头望向江北然喊道。

    ‘……’

    ‘?’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奇怪要求,江北然有些懵。

    不过片刻后还是回答道:“不打,阵法一道,能学会就是能学会,学不会就算我打你也没用。”

    “我……”

    看着高兰雯满是失落的表情,再想想她的学费……哦不对,再想想自己想要挑战教教师这一职业的初心,江北然俯下身拿起笔边写边道。

    “辛为玖,壬为捌,癸为柒,丁为陆,丙为伍,乙为肆,甲寅癸时加在柒宫,乙卯时肆宫,癸亥时又回到柒宫。”停下笔,江北然看向高兰雯道:“现在可得出布局否?”

    高兰雯长舒一口气,看了一遍后回答道:“甲寅时就是初伏,癸亥时周游一圈回到原格,周游而复伏,困顿力穷,故而该以小满下元来布上鳞角。”

    “善。”江北然点点头,“阵发一道本就难以一蹴而就,你的天赋不算差,多谢耐心,有朝一日定能在此道上有所成就,继续吧。”

    ‘他……夸我了?’

    高兰雯看着江北然眨巴了两下眼睛,有点难以想象这个男人竟然也会夸人。

    “看书,别看我。”

    “哦。”高兰雯连忙低下头,但却感觉胸口有些躁动,某种开心的情绪仿佛抑制不住般的想要冲出来。

    这让高兰雯自己都有些莫名,明明过去有过这么多人用无数华丽的辞藻来夸奖她,她的内心都是波澜不惊。

    如今眼前这个人只是夸了她一句不错,却让她如此的……想要欢呼雀跃一番。

    “北然老弟!北然老弟!”

    正当高兰雯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时,楼下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催促声。

    高兰雯眉头一簇,明明告诉过陆阳羽不要在这时间来打扰,怎么又来了。

    江北然知道若是不应声,陆阳羽就会一直喊下去,于是便推开窗户往下望去问道:“大哥找我何事?”

    “好事!我有一旧友云游归来,得了些好东西,这有好东西做大哥自然不会忘了你,所以就来喊你了。”

    “多谢大哥,我过会儿便来。”

    “行!我等你!”

    陆阳羽说完便回过头,然后精准的撞进了一位侍女的胸怀中。

    “哎哟哟,抱歉,看不着路,撞着你了。”顺势在侍女的胸口蹭了两下,陆阳羽才抬起头连连道歉。

    这一幕看的江北然苦笑摇头,关上了窗户。

    见江北然并没有直接离去,高兰雯莫名的有些高兴,继续捧起书看了起来。

    大约一炷香后,回答完高兰雯问题的江北然说道:“今天就到此吧,阴遁局的摆法你再多看看,记住不要死记硬背,奇门遁甲有着自己的规律,只要摸清了这些规律你才能真正的使用它们,死记硬背是没用的。”

    “我知道了。”高兰雯点点头。

    点点头,江北然朝着楼下走去。

    “结束了?”楼梯下,施弘方抬头看向江北然问道。

    “嗯,今日的课程结束了。”接着江北然又小声补充道:“今日教的是四方阵,解法相信施前辈已经记熟了。”

    “放心,放心。”施弘方大笑着点了点头。

    “那晚辈就先告辞了。”江北然说完拱拱手,便准备离去。

    “等等。”施弘方突然喊道。

    “前辈还有事?”江北然转身问道。

    “这个给你。”施弘方将一个盒子递向江北然说道。

    这盒子一入眼江北然就熟悉无比,因为他在归心宗见过,就是用来装地藏真晶的那一个。

    见江北然没有直接伸手来接,施弘方开口道:“我说过,只要你好好表现,我不会亏待你的,拿着吧。”

    等了片刻,确定系统没有跳出任何选项后江北然将盒子接了过来。

    “多谢施前辈。”

    “不用气,老祖宗也很满意你的表现,这是你应得的,好了,我先上去了。”施弘方说完便缓缓朝着二楼走去。

    玲珑坊,恒雅斋,二楼。

    “阴三局日甲寅时,直符在兑宫伏吟,此为初状,该如何以地盘干布阵?”江北然站在一张桌前看着高兰雯问道。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