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五十章 给两位馆长上一节化学课

第三百五十章 给两位馆长上一节化学课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五十章 给两位馆长上一节化学课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吸……”

    和上次来时一样,光是靠近这酴釄馆,数股好闻的酒香气就会飘出来,而且这些酒香完全没有混在一起,就像是排着队钻入江北然的鼻子一般。

    “阿哲!赶紧出来!赶紧出来!有好事跟你说!赶紧的好酒好菜备上!”

    来到这酴釄馆,陆阳羽的确是没把自己当外人,还未他进门,就扯开嗓子吼道。

    “听到了,这就来。”

    随着二楼传出一道有些阴柔的声音,只见那装饰着酒葫芦图案的窗户“砰”的一下打开,一位绿衣青衫的男子飘然落下,稳稳的落在了陆阳羽面前。

    “啪!”的一声,男子打开一把画有桃花的折扇遮住半张脸笑道:“陆兄,下次让小厮来通报便好,又何必辛劳你自己来喊。”

    说完他的视线转向了江北然,点点头道:“原来是江兄弟,有礼了。”

    “见过伏馆长。”江北然朝着伏哲晗拱手道。

    第一日来这玲珑坊时,江北然就已经与这位坐镇灵酒馆的馆长,这伏哲晗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阴柔之美,长相介于男女之间,说他是帅哥也行,说他是美女也行。

    再加上说起话来酥酥软软,用江北然的话来形容就是。

    gaygay的。

    这时一旁的陆阳羽开口道:“你们已经见过了是吧?那就好说了,赶紧搞些好酒来,放心,这回保准不让你吃亏,这小子可有好宝贝。”

    伏哲晗放下折扇,朝着江北然露齿一笑,问道:“看来江兄弟今日来是有指教?”

    “指教不敢言,该说是陆馆主领着我来见见世面才是。”

    “江兄弟气了,我这小地方有……”

    “嗨呀!好了好了,你俩就别文绉绉的了,赶紧带我们去你那酒坊,有好宝贝给你看。”

    陆阳羽说完伸出双手揽住两人的肩膀往前走去。

    跟着陆阳羽迈起极大的步子向前疾走,江北然差点就要忘了这位是个瞎子。

    反正瞎子该有的小心谨慎这位是一点都没。

    很快,三人便来到了一处酒坊前,陆阳羽松开手对江北然说道:“怎么样,这里的工具够不够你展示你那蒸馏之法?”

    江北然打量了一眼酒坊内部一眼,点头道:“足以。”

    听到“蒸馏”二字,伏哲晗露出了一抹好奇的神色。

    “江兄弟,不知这蒸馏之法是何意?”

    “其实就是提炼酿酒原料中的高浓度酒液,这个提炼方法就叫做蒸馏。”

    “高浓度酒液……”

    伏哲晗听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接着便微笑道:“既然能让这陆兄馋成这样,那看来江兄弟这里应该有成品?”

    江北然自然是听懂了伏哲晗的意思,立即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坛齐云清露酒道:“献丑了。”

    “多谢江兄弟。”

    朝着江北然点点头,伏哲晗将酒坛接了过来。

    掀开封盖,伏哲晗先是闻了一口。

    “嗯”伏哲晗一双桃花眼立马一亮,“果然与众不同。”

    一旁的陆阳羽听完笑道:“喝一口你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不同。”

    “那我就不气了。”伏哲晗说完先是朝着江北然点点头,然后直接捧起酒坛往嘴里灌。

    怎么说呢,同样是对坛吹,陆阳羽展现出来的就是豪迈,可这伏哲晗明明举着一个比他脸还大的酒坛在喝,却让人觉得无论是他的举止还是表情都十分优雅。

    大概这就是气质吧。

    尝了两大口,伏哲晗放下酒坛舒服的呼了口气,拿出一块锦帕擦了擦嘴,伏哲晗开口道:“难怪江兄弟来时会由府主亲自领着,果然是有着过人的本领,哲晗佩服。”

    “伏馆主谬赞了。”江北然拱手道。

    将酒坛拿起重新闻了一闻,伏哲晗问道:“这酒之所以如此香醇醉人,恐怕与陆兄刚才所说的蒸馏之法脱不开关系吧?”

    “正是。”江北然说完走进了酒坊,“伏馆主可否介意我借你这的酒器一使?”

    “请便。”伏哲晗微笑点头。

    “那我就不气了。”

    一顿摆弄后,江北然制作出了一口巨大的蒸馏锅。

    “怪怪,要搞这么大一口锅来蒸啊?”陆阳羽围着蒸馏锅走了一圈感慨道。

    你他娘的到底是不是瞎子啊!?

    看着陆阳羽一副在打量这口锅的样子,江北然实在难以想象这是瞎子摆出来的表情。

    没有继续去关注陆阳羽,江北然看向伏哲晗说道:“伏馆主,这……”

    “既然江兄弟对我们兄弟如此不藏私,那叫馆主就太生分了,不如就如同陆兄一般叫我阿哲吧。”

    嘶……

    听着伏哲晗软糯的语气,江北然越发觉得他这个阿哲的哲有些怪怪的。

    挠了挠手背上出现的鸡皮疙瘩,江北然拱手道:“伏馆长是长辈,晚辈可不敢如此僭越,还是叫馆长吧。”

    就在伏哲晗还想说些什么时,绕着蒸馏锅走了一圈的陆阳羽走回来说道:“你这准备算是做好了?”

    江北然立即点头道:“差不多了。”

    “那就开始啊!我肚子里这酒虫都快爬出来了。”

    “大哥莫急,既然是要教,自然就得教个明白,与二位说清这蒸馏之法的原理。”

    “哈哈哈,果然是好兄弟!”陆阳羽高兴的拍了一下江北然的肩膀,“虽然你小子在阵法上遮遮掩掩的,但在这酿酒之法交待的倒是痛快,倒也算没亏了我,来来来,好好与哥哥说说,这里面到底是个什么名堂。”

    点点头,江北然看向伏哲晗说道:“伏馆主精通酿酒之道,应该明白哪些原料最适合用来发酵。”

    “江兄弟这是在考我了?”伏哲晗露齿一笑,回答道:“那自然是米面与果物,两者皆容易发酵。”

    “没错。”江北然点点头,“其实发酵的重点有两个,一是原材内藏着大量糖分,二是有着大量容易转化为糖的淀粉。”

    “转化?”伏哲晗好奇出声,“何为转化?”

    江北然也没打算藏着,给伏哲晗上了一堂生动的化学课后,让伏哲晗明白了什么叫做转化法。

    “原来如此,这便是一生万物的意思吗?”

    江北然一愣,有些惊讶的点头道:“伏馆主倒是有慧根之人,如此理解也无错。”

    “我明白了,多谢江兄弟指教。”伏哲晗说完朝江北然施了一礼。

    还了伏哲晗一礼,江北然笑道:“伏馆长气了,那我们接着往下说。”

    “想要让酿出来的酒醇香醉人,那么其中的酒精占比自然是最重要的,而酒精就要从这些富含糖分的原材里去提炼,就像伏馆主刚才所说的果物与米面,而在这两者之中,我最推荐两种,一为高粱,二为甘蔗。”

    江北然说完从乾坤戒中将它们拿了出来。

    “甘……蔗?”伏馆主接过江北然递过来的黑又粗之物,打量一番后问道:“这是果物?”

    “伏馆长未见过此物?”

    “确实不曾见过,让江兄弟见笑了。”

    看来这个世界还是存在地区特产的嘛。

    也只有在科技发达的二十一世纪,才能做到资源共享,只要有钱,任何一个国家的特产都能轻易买到。

    而在这玄幻世界中,交通对于*者来说虽然很便利,但让*者去倒腾这些凡俗之物肯定是太丢份了,所以很多人一辈子都没吃过别国的特产。

    这甘蔗是当年江北然让骆闻舟去寻找土豆时他发现的,按照“只要晟国没见过的都带回来”这项叮嘱,骆闻舟也把甘蔗带回来交给了*。

    江北然拿到后先是很怀念的啃了两根,接着就打起了用它来酿酒的主意。

    解释了一遍甘蔗的吃法和用法,等两人认清了这原料之后江北然继续上起了化学课。

    例如酒精的沸点和水石不同的,所以必须要将原发酵液加热至两者沸点之间,这样才可以从中蒸出并收集到酒精成分和香味物质。

    接着再用江北然特质的蒸馏锅将酒液,酒醪或酒醅一起加热。

    在加热蒸馏时,由于酒液中各种物质的含量不同,而其中酒精是最容易挥发的。

    所以在加热过程中,酒液中的酒精浓度就会逐渐下降,而蒸汽中的酒精浓度就会急剧增加。

    最后只要收集这些富含酒精的蒸汽,再将它们冷却,就能得到完全透明的酒液。

    上完课后经过一番忙碌,江北然的第一批酒液成功出锅。

    “吸”

    陆阳羽仅是闻了一口,竟就感觉到这酒液无比的辛辣浓烈!

    “乖乖!这要是来上一口,怕是我也要趴桌子底下去啊。”

    闻出酒液的辛辣之后,伏哲晗赞叹道:“江兄弟真是神乎其技,想不到还有如此取酒液之法,佩服至极,佩服至极,只是为何这锅能提取中这白雾,哦不,蒸汽之中的酒液呢?还请江兄弟为我解惑。”

    如今江北然也已经教了伏哲晗不少化学词汇,所以解释起来也比较轻松一些。

    思考片刻,江北然回答道:“因为酒精变成气体所需的温度要比水更低,所以才能通过这蒸馏锅来采集,至于原理……那就不是一时半刻可以解释清的了。”

    “多谢江兄弟指点。”说完伏哲晗又拿起那碗酒液观察了片刻,“既然是酿造之法,能定有好坏之分,不知江兄弟你这蒸馏之法该如何评判酒液的好坏呢?”

    “那自然是酒液中的杂质含量越少,纯度就越高,酿出来的酒自然也就越香醇。”

    “多谢江兄弟不吝赐教,我明白了。”

    “哎哎哎!”这时一旁的陆阳羽喊了几声,“你这算头酒吧?用来酿酒会不会别有一番风味?”

    摇摇头,江北然回答道:“自然是,不过这里面的沉淀物和浑浊物还得先清一清才能用来酿。”

    “那还不赶紧的?弄完酿一坛出来,这种美酒刚酿出来时肯定是……啧啧啧。”陆阳羽说着用手用力抹了一把嘴巴。

    “这可就得多花些时间了,还有就是……”江北然将酒液放到一旁,“这次前来我是想要讨教阵法之术,可没打算为酿酒耽搁太久。”

    “嗨呀!你这人!刚夸你两句好,就又不知道心疼哥哥了。”陆阳羽说完从乾坤戒中摸出了一本有些泛黄的册子,“来,我用这跟你换酒总行了吧?这可是哥哥的压箱底宝贝了,你要是嫌弃我也没更好的了。”

    “大哥太气了。”江北然一边说一遍从陆阳羽手中把册子接了过来,只见上面写着四个大字。

    烟波钓叟

    将书翻开,江北然发现里面记载的并不是阵法,而是天地灵脉。

    好东西!

    所谓阵法,其实就是借助天地之力来达成自己的目的,所以哪里能借到最多的天地之力,哪里就是布阵的最佳场所。

    而这本烟波钓叟上记录的正是这样的地方。

    看着江北然面无表情的翻了好几页,陆阳羽不满道:“喂喂喂,这可是我家族秘传,别跟我说这都入不了你的眼哈。”

    “不,大哥这本确实称得上奇书,我很喜欢。”

    陆阳羽听完瞬间满意了,他还想着要是江北然再来一句“就这?”,自己就要代表先祖锤爆他的头!

    将烟波钓叟合上,江北然不禁感慨酒闷子为了酒真是啥都送的出,明明才见了一面,竟然就连这种家族秘宝都送出来了。

    嗯,我就喜欢这种人。

    刚打算将烟波钓叟收进乾坤戒,就听陆阳羽喊道:“哎!你这是干嘛,都跟你说了这是我家族密保,你看看就得了,还打算带回去啊?”

    虽然已经吐槽过好几次了,但江北然还是想喷一句。

    “你丫的到底瞎不瞎啊?”

    不过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江北然也就没法再像以前那样顺势收入戒中。

    “那我可以临摹一遍吗?”江北然尝试着问道。

    “当然不行!你就在这看,看完了还我,要是没记住那是你的事。”

    “这大哥也太为难我了。”

    “嘿,不为难你一下,以后我可没宝贝再让你给我酿酒了,赶紧看,记得住是你的本事,要是记不住,那以后再想看可是得给好处的。”

    “行吧。”

    江北然一脸无奈的摇摇头,然后翻开书用精神力扫描“复制”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