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原来是高端操作

第三百四十九章 原来是高端操作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四十九章 原来是高端操作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转载请注明出处:..>..

    借着酒劲,江北然跟陆阳羽畅聊了许久,也对陆阳羽的阵法水平有了大概的了解。

    在防御类阵法上能说出许多让江北然都大开眼界的有用知识,但在说其他类型的阵法时水平就一下往下掉了许多。

    这让江北然明白在玄门十六艺上,不仅是掌握多门玄艺的大师很少,甚至就算是一些只精通一门玄艺的大师,都会出现“偏科”现象。

    就以阵法来举例。

    监测型阵法、防御型阵法、攻击型阵法、改变环境型阵法等等,有着非常多的种类。

    江北然本以为是一通百通的,但从这次和陆阳羽深聊下来后发现其实并不是。

    不少阵法师都只精通一种类型的阵法,在布置不擅长的阵法时无论是布阵速度还是效果都会差上许多。

    另外江北然还从中读出一个信息。

    那就是就算在中原六国之内,阵法师似乎也是非常稀少的存在。

    这陆阳羽未达到八品阵法师,而且还只擅长防御型阵法,却已经能在施家这样的顶尖家族中坐镇阵法馆。

    可见就算是施家这样的顶级家族也招揽不到更高端的阵法师,那就更别提其他家族或者宗门了。

    难怪那个无象真人一见到我就要收我为徒……看来即使是在六国,阵法师也是十分吃香的职业啊。

    “咕嘟……咕嘟……咕嘟……”又闷掉一缸齐云清露酒,陆阳羽喷出一口酒气道:“哥哥这老底可都被你掏空了,你就打算一直听着?”

    又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坛齐云清露酒,江北然放到陆阳羽面前说道:“我这不是等着哥哥说阵法联结之事吗。”

    “说个屁!”陆阳羽一掌拍在桌子上,“非要大哥把话说透?我只精通防御一道,其他阵法都是半桶水晃荡,整都没整明白呢,拿什么联结?嗝!”

    打了个酒嗝,陆阳羽抓了抓有些凌乱的头发继续说道:“你以为这阵法联结的难处在哪?可不就是难在你要精通各种阵法嘛,等你有了那本事,阵法联结什么的,自然而然也就研究出来了。”

    听完陆阳羽这句话,江北然差点一句“研究出来个屁”就喷出去了。

    不过陆阳羽这句话倒是点醒了他,原来想要研究阵法联结,最低要求都是要精通所有类型的阵法,而这对于大多数阵法师来说,似乎是一个非常高的门槛。

    这不就尴尬了嘛……

    江北然本来还打算找个同行深入交流一下,看看能不能激发一点灵感,如今看来,恐怕是很难找到一个可以在阵法联结上跟他深入交流的同行了。

    这就是无敌的寂寞吗?

    既然陆阳羽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江北然自然也没法再问下去了。

    不过这场谈话下来江北然收获也是不小,虽然没找到人深入交流,但却是对阵法师的“行业生态”有了一定了解,以后找人聊天或者布阵时也能有的放矢。

    拿起酒碗敬了陆阳羽一杯,江北然抹了抹嘴说道:“我这不是怕大哥只是谦虚嘛,还想多聆听些大哥的教诲。”

    “我看你是想空手套……”陆阳羽说完瞄了眼手中的齐云清露酒,“行吧,也不算空手,哎哎哎,现在我能说都可是都说完了,你该说说你那蒸馏之法了吧?究竟怎么样才能将酒酿的如此醇香醉人?”

    “这个其实不难,哥哥既然想听,那我就给你细细说来。”

    其实玄龙大陆上的酒有着一个同样的问题,那就是酒精度太低,一般的浊酒就算让普通人来喝也能做到千杯不醉,因为酒精度最多也就百分之一二而已。

    很多都是用剩饭自然发酵产生的霉根菌为酒曲,自然也就酿不出什么高浓度的酒来。

    当然,这个世界好酒之人这么多,自然也有不少人一直尝试改进,只是江北然看到现在,最好的酒也就一般般。

    就拿陆阳羽一开始打算用来招待他的那瓶十个洲春色来说,那就是标准的绿酒,酒精度最多也就拉到了百分之五,然而这样的酒在这个世界的确已经能称之为好酒,一般只有有钱人或者*者才喝的到。

    至于灵酒嘛,提升的并不是酒的度数和口感,而是效果,至于能够兼顾口感和效果的灵酒有吗?有,很少。

    毕竟就算是*者,也没有几个能奢侈到平日里就喝灵酒来解馋。

    将齐云清露酒倒了一些在碗里,江北然拿起来用手扇了些酒味去陆阳羽那边后说道:“所谓的蒸馏其实原理很简单,就是把已经发过酵的酿酒原料多次提炼后,提取出里面的高浓度酒液,而这个提炼方法,就叫做蒸馏。”

    “嗨呀呀!听着就好馋人,快说说,快说说,怎么个提炼法。”陆阳羽抹着口水说道。

    “哈哈,大哥莫急,这蒸馏法分为固态蒸馏和液态蒸馏,我比较推荐液态蒸馏,所以就重点说这个了。”

    将提炼的方法大概说了一遍后,江北然补充道:“这其中酒汽的冷却和如何收集蒸馏出来的酒业是最重要的两步,需要仔细仔细再仔细。”

    早已听到口水直流的陆阳羽一顿点头道:“放心,我对好酒那是最小心不过了,你尽管说,我保证照办。”

    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锅状物,江北然递向陆阳羽说道:“到现在也没给哥哥个见面礼吗,这冷凝器哥哥应该喜欢,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

    接过冷凝器,陆阳羽观察了一阵后问道;“该怎么使?”

    “我这有个口诀,哥哥可记好了,天湖之水,每蒸二放,三放不等,看流酒之长短,时候之冷热,大约花散而味淡即止。”

    “这个光是说哥哥恐怕不太明白,我还是现场蒸馏一次给哥哥看看吧。”

    “好!就等你这句话呢!我跟酒阁的馆长熟的很,就去那做,他也是个酒闷子,只要我给你们搭个桥,保证你们马上就能熟络起来,他那可有不少极品灵酒的好房子,就老弟你这本事,骗几张来还不是探囊取物?走走走!哥哥带你打秋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