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圣人转世

第三百四十五章 圣人转世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四十五章 圣人转世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其实阵法教学这种东西好写的很,江北然随手就准备了好几本,为的就是遇到厉伏城这类“主角”苗子时给上一本,算是结个缘。

    但他当然不会让别人也觉得这个很好写,所以“上班”才第二天,江北然就美滋滋的翘班了。

    毕竟他现在可是为了顶头上司在办事,请个假还不是小意思?

    “哈哈哈!我终于抽到小龙女了!”

    施凤兰大笑一声,将它排在桌子上喊道。

    “因为我场上有杨过了,所以打出小龙女时可以发动双剑合璧,直接抹杀你的张无忌!”

    “运气不错嘛。”

    江北然本来是算定施凤兰手里没小龙女的,想不到她来了一手神抽。

    唉,神抽狗还是厉害啊。

    叹息一句,江北然按下手牌说道:“我认输了。”

    “哈哈哈哈!我赢啦!”施凤兰大笑着喊道。

    “嘘……我跟你说过什么来着?”江北然皱着眉说道。

    “哦哦,不让让别人发现我们在偷偷赌牌。”施凤兰说完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压低自己的声音,施凤兰悄声说道:“再来再来,这局我给你看看我新卡组的威力!”

    江北然却是摇摇头,收起自己的手卡说道:“今天的对赌时间已经结束了,我得去做正事了。”

    “哎哎哎!”看着江北然站起身,施凤兰连忙喊道:“别嘛!小北然,再玩一把嘛,就一把!”

    “不行,说好的就是说好的,带我进你的飞府吧。”

    “呜”

    噘了噘嘴,施凤兰从乾坤戒中拿出飞府带着江北然一起进到了里面。

    自从搭乘过这飞府之后,江北然心中就一直忘不了它的好处,这种安全与便捷集一身的交通工具简直就是江北然梦想中的东西。

    若是能拥有它,便再也不用担心像上次在木灵脉处一样被堵在地底出不来。

    虽然江北然知道凭他现在的能力还无法将如此高端的飞府制造出来,但先研究一下还是可以的,毕竟他也不是真的完全无法理解。

    进入飞府,对施凤兰说了一句“不许打扰”后便走去了二楼书房。

    百无聊赖的施凤兰也只好坐到椅子上组起了全新的牌组。

    此时在灵幻塔,施弘方来到一了处海边,看着正在与一群妙龄少女玩水嬉戏的老祖宗行礼道。

    “拜见老祖宗。”

    正用玄气控制着海水射众女的施鸿云甩了甩手,回过头问道:“如何了?”

    “正如老祖宗所料,那江北然的确是不出世的天下奇才。”

    “哦?”施鸿云搂过一个浑身衣衫已经湿透的少女亲了一口,问道:“怎么个天下奇才?”

    “仅仅只是一次见面,高兰雯便对他展现出来的炼玉技艺心悦诚服,甚至放下身段,向他请教。”

    “那个高兰雯?”施鸿云说完突然大笑起来,“有意思,有意思,那小子做了什么?竟能让她到如此地步?”

    “回老祖宗的话,世孙也不是很懂炼玉一道,只是粗浅的听到了一些,似乎是那江北然将阵法和炼玉之术融合在了一起,在炼玉一道上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这才让高兰雯叹服到如此地步。”

    “族圣,烤肉好了。”这时一个少女拿着两块巨大的鳞兽肉走过来喊道。

    “乖乖乖。”施鸿云一把将少女搂进了怀里,却是将她手里的两块烤肉给扔了,在少女身上嗅了嗅道:“烤肉哪有碧儿好吃。”

    “族圣……”被唤作碧儿的少女娇羞的喊了一声,但身体却摆出了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

    上下其手一番,施鸿云一边揉搓一边看着施弘方道:“既是奇才,就好好招待着,本君一生阅人无数,这小子算是其中最为特别的一个,也许顺着他这个线索查下去,能发现一些有趣的事情。”

    最为特别!?

    这四个字让施弘方有些吃惊,能让老祖宗用这四个字来形容,甚至连之一都没有带上,足以见得这江北然是真的吊起老祖宗的胃口了。

    “是,世孙定当招待周到。”

    “嗯,去吧,也不用看的太紧,让他自由发挥吧。”

    “是!”

    这一下,施弘方算是彻底明白了江北然在老祖宗心中的份量,这可比卿的待遇还要高,甚至隐隐有些……把江北然当做了家族合作者。

    这小子何德何能?

    能和玄圣合作的自然只有玄圣,能和施家平起平坐的,也无非是那些拥有玄圣的家族。

    但这江北然前几天还不过是他眼中的一个乡下小子而已,现在怎么就……

    施弘方想着想着,也开始觉得江北然神秘了起来。

    一般来说少年心性,有如此天大的本事,有几个能像他一般韬光养晦?

    突然间,四个大字突然在施弘方的脑中闪过。

    圣人转世!

    “嘶……”

    施弘方突然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

    这种事情就连他也只是听闻过而已,但老祖宗既然用如此态度来对那个江北然,那这可能性就很高了。

    不然就江北然这样的奇才,按老祖宗的性子,必定是软硬兼施也要留下他来。

    但现在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顺其自然。

    那江北然想留就留,不想留也随他去。

    虽然这想法有点大不敬,但施弘方能从中读出一点点老祖宗的……

    忌惮。

    没错,老祖宗不想和江北然闹翻脸。

    “去吧,记住我说的话。”

    “是,世孙告退。”

    其实阵法教学这种东西好写的很,江北然随手就准备了好几本,为的就是遇到厉伏城这类“主角”苗子时给上一本,算是结个缘。

    但他当然不会让别人也觉得这个很好写,所以“上班”才第二天,江北然就美滋滋的翘班了。

    毕竟他现在可是为了顶头上司在办事,请个假还不是小意思?

    “哈哈哈!我终于抽到小龙女了!”

    施凤兰大笑一声,将它排在桌子上喊道。

    “因为我场上有杨过了,所以打出小龙女时可以发动双剑合璧,直接抹杀你的张无忌!”

    “运气不错嘛。”

    江北然本来是算定施凤兰手里没小龙女的,想不到她来了一手神抽。

    唉,神抽狗还是厉害啊。

    叹息一句,江北然按下手牌说道:“我认输了。”

    “哈哈哈哈!我赢啦!”施凤兰大笑着喊道。

    “嘘……我跟你说过什么来着?”江北然皱着眉说道。

    “哦哦,不让让别人发现我们在偷偷赌牌。”施凤兰说完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压低自己的声音,施凤兰悄声说道:“再来再来,这局我给你看看我新卡组的威力!”

    江北然却是摇摇头,收起自己的手卡说道:“今天的对赌时间已经结束了,我得去做正事了。”

    “哎哎哎!”看着江北然站起身,施凤兰连忙喊道:“别嘛!小北然,再玩一把嘛,就一把!”

    “不行,说好的就是说好的,带我进你的飞府吧。”

    “呜”

    噘了噘嘴,施凤兰从乾坤戒中拿出飞府带着江北然一起进到了里面。

    自从搭乘过这飞府之后,江北然心中就一直忘不了它的好处,这种安全与便捷集一身的交通工具简直就是江北然梦想中的东西。

    若是能拥有它,便再也不用担心像上次在木灵脉处一样被堵在地底出不来。

    虽然江北然知道凭他现在的能力还无法将如此高端的飞府制造出来,但先研究一下还是可以的,毕竟他也不是真的完全无法理解。

    进入飞府,对施凤兰说了一句“不许打扰”后便走去了二楼书房。

    百无聊赖的施凤兰也只好坐到椅子上组起了全新的牌组。

    此时在灵幻塔,施弘方来到一了处海边,看着正在与一群妙龄少女玩水嬉戏的老祖宗行礼道。

    “拜见老祖宗。”

    正用玄气控制着海水射众女的施鸿云甩了甩手,回过头问道:“如何了?”

    “正如老祖宗所料,那江北然的确是不出世的天下奇才。”

    “哦?”施鸿云搂过一个浑身衣衫已经湿透的少女亲了一口,问道:“怎么个天下奇才?”

    “仅仅只是一次见面,高兰雯便对他展现出来的炼玉技艺心悦诚服,甚至放下身段,向他请教。”

    “那个高兰雯?”施鸿云说完突然大笑起来,“有意思,有意思,那小子做了什么?竟能让她到如此地步?”

    “回老祖宗的话,世孙也不是很懂炼玉一道,只是粗浅的听到了一些,似乎是那江北然将阵法和炼玉之术融合在了一起,在炼玉一道上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这才让高兰雯叹服到如此地步。”

    “族圣,烤肉好了。”这时一个少女拿着两块巨大的鳞兽肉走过来喊道。

    “乖乖乖。”施鸿云一把将少女搂进了怀里,却是将她手里的两块烤肉给扔了,在少女身上嗅了嗅道:“烤肉哪有碧儿好吃。”

    “族圣……”被唤作碧儿的少女娇羞的喊了一声,但身体却摆出了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

    上下其手一番,施鸿云一边揉搓一边看着施弘方道:“既是奇才,就好好招待着,本君一生阅人无数,这小子算是其中最为特别的一个,也许顺着他这个线索查下去,能发现一些有趣的事情。”

    最为特别!?

    这四个字让施弘方有些吃惊,能让老祖宗用这四个字来形容,甚至连之一都没有带上,足以见得这江北然是真的吊起老祖宗的胃口了。

    “是,世孙定当招待周到。”

    “嗯,去吧,也不用看的太紧,让他自由发挥吧。”

    “是!”

    这一下,施弘方算是彻底明白了江北然在老祖宗心中的份量,这可比卿的待遇还要高,甚至隐隐有些……把江北然当做了家族合作者。

    这小子何德何能?

    能和玄圣合作的自然只有玄圣,能和施家平起平坐的,也无非是那些拥有玄圣的家族。

    但这江北然前几天还不过是他眼中的一个乡下小子而已,现在怎么就……

    施弘方想着想着,也开始觉得江北然神秘了起来。

    一般来说少年心性,有如此天大的本事,有几个能像他一般韬光养晦?

    突然间,四个大字突然在施弘方的脑中闪过。

    圣人转世!

    “嘶……”

    施弘方突然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

    这种事情就连他也只是听闻过而已,但老祖宗既然用如此态度来对那个江北然,那这可能性就很高了。

    不然就江北然这样的奇才,按老祖宗的性子,必定是软硬兼施也要留下他来。

    但现在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顺其自然。

    那江北然想留就留,不想留也随他去。

    虽然这想法有点大不敬,但施弘方能从中读出一点点老祖宗的……

    忌惮。

    没错,老祖宗不想和江北然闹翻脸。

    “去吧,记住我说的话。”

    “是,世孙告退。”

    但这江北然前几天还不过是他眼中的一个乡下小子而已,现在怎么就……

    施弘方想着想着,也开始觉得江北然神秘了起来。

    一般来说少年心性,有如此天大的本事,有几个能像他一般韬光养晦?

    突然间,四个大字突然在施弘方的脑中闪过。

    圣人转世!

    “嘶……”

    施弘方突然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

    这种事情就连他也只是听闻过而已,但老祖宗既然用如此态度来对那个江北然,那这可能性就很高了。

    不然就江北然这样的奇才,按老祖宗的性子,必定是软硬兼施也要留下他来。

    但现在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顺其自然。

    那江北然想留就留,不想留也随他去。

    虽然这想法有点大不敬,但施弘方能从中读出一点点老祖宗的……

    忌惮。

    没错,老祖宗不想和江北然闹翻脸。

    “去吧,记住我说的话。”

    “是,世孙告退。”

    不然就江北然这样的奇才,按老祖宗的性子,必定是软硬兼施也要留下他来。

    但现在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顺其自然。

    那江北然想留就留,不想留也随他去。

    虽然这想法有点大不敬,但施弘方能从中读出一点点老祖宗的……

    忌惮。

    没错,老祖宗不想和江北然闹翻脸。

    “去吧,记住我说的话。”

    “是,世孙告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