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四十三章 绝世好玉

第三百四十三章 绝世好玉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四十三章 绝世好玉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金错玉器?”

    看着江北然拿出来的一条金丝,高兰雯本能的皱了皱眉。

    在炼玉师的眼中,金绝对是大俗之物中的大俗之物,用它来制作玉器,简直就是对玉的玷污!

    但她现在已经抱上了一颗学徒之心,虽然心中嫌弃,但还是仔细观察着江北然手中的每一个动作。

    “以这块明心玉为例,先用浸玉之法去其杂质,再在其上碾成细线纹饰,高馆长,你觉得最适合明心玉的是哪种饰纹?”

    高兰雯听完猛地一愣。

    多久了?已经多久了,多久没有人用这种向学生提问时的口吻与她说话了。

    自从她成为八品炼玉师,从来都只有她指点别人的份,何曾有人敢用这种语气和问题来向她提问?

    而且更可怕的是高兰雯竟觉得自己有一丝慌张。

    就算是曾经刚开始学炼玉,*问她问题时她都不曾有过这种害怕回答的情绪。

    因为书本上的内容她早已烂熟于心,根本不惧任何关于玉器的问题。

    但江北然却是向她展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条书本上从未记载过的道路突然就出现在了她面前。

    未知。

    一种新鲜而又奇妙的感觉在高兰雯升起。

    就如同她当年刚开始学习炼玉时一般,一切都是这么的新奇,等待着她去探索。

    “咕嘟……”

    高兰雯突然咽了口唾沫,这种感觉她真的是久违了,久到她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有这种感觉。

    一想到自己又能畅游在未知的海洋中,高兰雯就觉得兴奋无比。

    “高馆长,高馆长?”

    听到江北然的呼唤声,高兰雯才猛地反应过来。

    只听一道“吸溜”声后,高兰雯才回答道:“若是让我来制作,我会在上面刻上千仞之纹。”

    “没错,千仞之纹能够让明心玉的天人感应变的更为玄妙,但若是用千仞之纹来雕刻,便会让明心玉彻底失去感电之能,实属有些浪费。”

    说完江北然又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条银线。

    “金错玉器是一件几位精细的手艺,雕玉我就不多说了,对高馆长来说肯定是信手拈来,但若要让玉和金相辅相成,镂金的重要性就非常之高。”

    江北然说完从乾坤戒中抽出一把刻刀,以极快的速度在明心玉上刻上了玄龟雕文。

    ‘从里往外刻?’

    一旁的高兰雯面露惊讶之色,她倒不是惊讶江北然的微雕如此厉害,毕竟她已经把江北然当成了一代宗师级的人物,这点技巧哪里需要大惊小怪。

    只是她不懂为何要从里往外刻。

    另外就他竟然在明心玉上雕刻玄龟纹,这怎么看怎么都是风马牛不相及,玄龟纹一般是用来雕刻一些能辅助防御*的玉石,让*更为稳固。

    和明心玉这样用来感应天地之力的玉可以说是毫无关系。

    简单来说一个是心灵方面的,一个是身体方面的,炼玉师最忌讳的便是这种混为一谈,很容易便会让一块好玉报废。

    但很快江北然就在高兰雯更为惊讶的眼神中将金线穿进了玉石之中,同时另一只手又将银线穿插了进去。

    期间没有用任何玄气做辅助,完全就是靠着手法,这是很多高品炼玉师都无法做到的。

    ‘真是……赏心悦目啊。’

    虽然高兰雯自己也能做到,但看着江北然做时总觉得更为华丽。

    一盏茶的功夫,江北然用金错之法做出来的玉佩便已完成。

    “高馆长,品鉴一下吧。”江北然将玉佩递向高兰雯说道。

    “不敢当。”

    经过这么一次现场制作,高兰雯已经彻底确信江北然就是族圣派来的隐士高人。

    虽然不明白他为何长的如此年轻,但这对高兰雯来说不重要,不管在哪种玄艺领域,从来都是达者为师,只要你有着令人折服的能力,那就算你只是一孩童,也一样让人敬畏。

    双手接过江北然递来的玉佩,刚入手,高兰雯就发现这块玉的与众不同。

    ‘不仅将明心玉的感电只能保留了下来,甚至还拉高了一大截,与此同时依旧能感应天地之力……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呢。’

    高兰雯仔细回忆着江北然刚才的每个动作,并努力调动起了自己的知识库。

    见高兰雯陷入了思考,江北然也不说话,就默默的等着。

    片刻后,高兰雯突然睁大眼睛喊道:“我知道了!玄龟纹是用来稳定玉石结构的!所以你雕刻时特意从内往外雕,并用勾玉之法稳定纹路,等等……不止如此,你还用了某种我不知道的手法。”

    江北然听完不禁有些惊讶。

    ‘八品不愧是八品啊。’

    江北然自认手速极快,而且这种雕刻法对于高兰雯来说明显是全新的。

    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是仅仅看了一遍就看清了这么多。

    ‘最起码在炼玉这一块,她的确有着超人一等的天赋。’

    “*!我也想看!我也想看!”

    这时一直站在旁边流口水的柳薇宁终于忍不住了,跑过来张开双手喊道。

    高兰雯摇摇头:“等一下,你现在旁边候着。”

    “我也想看!我也想看!”柳薇宁依旧蹦跳着喊道。

    “不行。”

    见高兰雯不同意,柳薇宁又看向江北然喊道:“我也想看,大师您能再雕一块吗?”

    柳薇宁说着摸了摸口袋,从里面拿出了一块石头递向江北然道:“我跟你换好不好?”

    ‘噗!’

    看着柳薇宁掏出来的玉,江北然差点就喷了。

    ‘圣琉心魄玉!?’

    江北然简直整个人都懵了,这可是奇珍谱上的极品好玉,传说中它有着激发人所有潜力的能力,巅峰玄宗佩戴后甚至能与玄尊一战!

    ——————————————————————————————————————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后面重复的内容为防盗内容,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防盗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金错玉器?”

    看着江北然拿出来的一条金丝,高兰雯本能的皱了皱眉。

    在炼玉师的眼中,金绝对是大俗之物中的大俗之物,用它来制作玉器,简直就是对玉的玷污!

    但她现在已经抱上了一颗学徒之心,虽然心中嫌弃,但还是仔细观察着江北然手中的每一个动作。

    “以这块明心玉为例,先用浸玉之法去其杂质,再在其上碾成细线纹饰,高馆长,你觉得最适合明心玉的是哪种饰纹?”

    高兰雯听完猛地一愣。

    多久了?已经多久了,多久没有人用这种向学生提问时的口吻与她说话了。

    自从她成为八品炼玉师,从来都只有她指点别人的份,何曾有人敢用这种语气和问题来向她提问?

    而且更可怕的是高兰雯竟觉得自己有一丝慌张。

    就算是曾经刚开始学炼玉,*问她问题时她都不曾有过这种害怕回答的情绪。

    因为书本上的内容她早已烂熟于心,根本不惧任何关于玉器的问题。

    但江北然却是向她展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条书本上从未记载过的道路突然就出现在了她面前。

    未知。

    一种新鲜而又奇妙的感觉在高兰雯升起。

    就如同她当年刚开始学习炼玉时一般,一切都是这么的新奇,等待着她去探索。

    “咕嘟……”

    高兰雯突然咽了口唾沫,这种感觉她真的是久违了,久到她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有这种感觉。

    一想到自己又能畅游在未知的海洋中,高兰雯就觉得兴奋无比。

    “高馆长,高馆长?”

    听到江北然的呼唤声,高兰雯才猛地反应过来。

    只听一道“吸溜”声后,高兰雯才回答道:“若是让我来制作,我会在上面刻上千仞之纹。”

    “没错,千仞之纹能够让明心玉的天人感应变的更为玄妙,但若是用千仞之纹来雕刻,便会让明心玉彻底失去感电之能,实属有些浪费。”

    说完江北然又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条银线。

    “金错玉器是一件几位精细的手艺,雕玉我就不多说了,对高馆长来说肯定是信手拈来,但若要让玉和金相辅相成,镂金的重要性就非常之高。”

    江北然说完从乾坤戒中抽出一把刻刀,以极快的速度在明心玉上刻上了玄龟雕文。

    ‘从里往外刻?’

    一旁的高兰雯面露惊讶之色,她倒不是惊讶江北然的微雕如此厉害,毕竟她已经把江北然当成了一代宗师级的人物,这点技巧哪里需要大惊小怪。

    只是她不懂为何要从里往外刻。

    另外就他竟然在明心玉上雕刻玄龟纹,这怎么看怎么都是风马牛不相及,玄龟纹一般是用来雕刻一些能辅助防御*的玉石,让*更为稳固。

    和明心玉这样用来感应天地之力的玉可以说是毫无关系。

    简单来说一个是心灵方面的,一个是身体方面的,炼玉师最忌讳的便是这种混为一谈,很容易便会让一块好玉报废。

    但很快江北然就在高兰雯更为惊讶的眼神中将金线穿进了玉石之中,同时另一只手又将银线穿插了进去。

    期间没有用任何玄气做辅助,完全就是靠着手法,这是很多高品炼玉师都无法做到的。

    ‘真是……赏心悦目啊。’

    虽然高兰雯自己也能做到,但看着江北然做时总觉得更为华丽。

    一盏茶的功夫,江北然用金错之法做出来的玉佩便已完成。

    “高馆长,品鉴一下吧。”江北然将玉佩递向高兰雯说道。

    “不敢当。”

    经过这么一次现场制作,高兰雯已经彻底确信江北然就是族圣派来的隐士高人。

    虽然不明白他为何长的如此年轻,但这对高兰雯来说不重要,不管在哪种玄艺领域,从来都是达者为师,只要你有着令人折服的能力,那就算你只是一孩童,也一样让人敬畏。

    双手接过江北然递来的玉佩,刚入手,高兰雯就发现这块玉的与众不同。

    ‘不仅将明心玉的感电只能保留了下来,甚至还拉高了一大截,与此同时依旧能感应天地之力……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呢。’

    高兰雯仔细回忆着江北然刚才的每个动作,并努力调动起了自己的知识库。

    见高兰雯陷入了思考,江北然也不说话,就默默的等着。

    片刻后,高兰雯突然睁大眼睛喊道:“我知道了!玄龟纹是用来稳定玉石结构的!所以你雕刻时特意从内往外雕,并用勾玉之法稳定纹路,等等……不止如此,你还用了某种我不知道的手法。”

    江北然听完不禁有些惊讶。

    ‘八品不愧是八品啊。’

    江北然自认手速极快,而且这种雕刻法对于高兰雯来说明显是全新的。

    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是仅仅看了一遍就看清了这么多。

    ‘最起码在炼玉这一块,她的确有着超人一等的天赋。’

    “*!我也想看!我也想看!”

    这时一直站在旁边流口水的柳薇宁终于忍不住了,跑过来张开双手喊道。

    高兰雯摇摇头:“等一下,你现在旁边候着。”

    “我也想看!我也想看!”柳薇宁依旧蹦跳着喊道。

    “不行。”

    见高兰雯不同意,柳薇宁又看向江北然喊道:“我也想看,大师您能再雕一块吗?”

    柳薇宁说着摸了摸口袋,从里面拿出了一块石头递向江北然道:“我跟你换好不好?”

    ‘噗!’

    看着柳薇宁掏出来的玉,江北然差点就喷了。

    ‘圣琉心魄玉!?’

    江北然简直整个人都懵了,这可是奇珍谱上的极品好玉,传说中它有着激发人所有潜力的能力,巅峰玄宗佩戴后甚至能与玄尊一战!

    这时一直站在旁边流口水的柳薇宁终于忍不住了,跑过来张开双手喊道。

    高兰雯摇摇头:“等一下,你现在旁边候着。”

    “我也想看!我也想看!”柳薇宁依旧蹦跳着喊道。

    “不行。”

    见高兰雯不同意,柳薇宁又看向江北然喊道:“我也想看,大师您能再雕一块吗?”

    柳薇宁说着摸了摸口袋,从里面拿出了一块石头递向江北然道:“我跟你换好不好?”

    ‘噗!’

    看着柳薇宁掏出来的玉,江北然差点就喷了。

    ‘圣琉心魄玉!?’

    江北然简直整个人都懵了,这可是奇珍谱上的极品好玉,传说中它有着激发人所有潜力的能力,巅峰玄宗佩戴后甚至能与玄尊一战!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