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上班?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上班?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上班?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夜里施弘方带着江北然吃了一顿烤肉。

    江北然第一口咬下去愣是没吃出这是什么肉来,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檀蜴肉。

    虽然不知道檀蜴为何物,但这并不妨碍他觉得这玩意儿的肉很好吃。

    一顿烤肉吃完,走在回万花谷的路上,施弘方突然看向江北然问道:“北然,我说你是真能忍呢,还是真的一点好奇心都没有?”

    “不知前辈所言何事?”

    “你就不好奇为何是我把你找来,而不是兰儿她爹把你找来?”

    “我相信我该知道的时候就会知道的。”

    “哈哈哈,好一个该知道的时候就会知道了,要是我们族里的小辈都有你这份心性,那不知可以少买多少副棺材。”

    满意的点点头,施弘方继续向前走道:“如此一来,把兰儿交给你我也稍微放心一些。”

    ‘嗯!?’

    ‘这话不对劲!’

    虽然是施弘方的随口一言,但江北然听着味道很不对。

    ‘什么叫交给我了?不会以后要我给施凤兰当奶爸吧?别啊,你们施家随便拉个20岁的出来都是玄皇,找我一个练气的当保镖?’

    另外就是这施弘方突然问他的这个问题也很值得思考。

    既然舅舅可以接触施凤兰,那就说明施家人现在也不用这么顾忌施凤兰的恶煞缠体。

    那舅舅可以来,为何爹爹不能来?

    这其中肯定还有一些没告诉他的关键信息。

    不过江北然的人生信条就如他刚才所说的一样,该知道的时候就会知道了,不该知道的时候知道了也只会引来灾祸。

    一路回到早上施凤兰给江北然安排的宅邸中,施弘方看着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施凤兰笑了。

    “看来这丫头是真的等了你一整天啊。”

    江北然刚要说话,就感觉到背后又是一阵刺痛。

    ‘嘶……’

    但一想起之前系统的选项,江北然还是没有回头去寻找这目光射来的方向。

    “哈哈哈!我抽到ssr了!我无敌了!”

    两人正打算悄悄去到更里面的房间,就听到睡梦中的施凤兰突然大喊一声。

    “艾斯艾斯啊?那是什么?”施弘方皱着眉看向江北然。

    江北然轻咳一声,回答道:“嗯,是我们晟国的一种赌法。”

    “赌?”施弘方眉头又是一皱,“这孩子怎么还在学这些东西,之前回来时她身上的纹身突然没了,她爹还高兴了好久呢,怎么又爱上赌了?”

    听施弘方说起,江北然才想起刚认识施凤兰的时候她可是“五毒俱全”,抽烟喝酒纹身样样来。

    如今一想,估计她也跟那种叛逆期少女一样,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引起父母的注意吧。

    看着施弘方担心的样子,江北然解释道:“说是赌,其实就是一种游戏方式罢了。”

    看了江北然一眼,施弘方好似明白了什么般说道:“虽然之前我猜就是你,但现在看来的确是你了,原本兰儿每次回来都会叼着一杆烟枪,手中提一壶烈酒,大摇大摆的在城里走,我们又因为谷良人交待过,所以没法对她进行干涉。”

    “不过后来有一天她回来突然就不抽大烟了,也不喝酒,虽说还是不怎么听话,但我心里还是安慰许多,如今看来……”施弘方朝着江北然一笑:“看来是你让兰儿做出的改变?”

    “我可当不起这夸奖,毕竟我可不敢对我们宗的堂主说教,应该是她自己突然学好了吧。”

    施弘方笑着摇摇头:“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这么信吧,走,我们去里屋聊。”

    跟着施弘方朝里屋走去,路上江北然琢磨着施弘方刚才说的那句话。

    他原本以为自己的一举一动,或者说是和施凤兰的所有互动都被人暗中记下了,但现在看来,施家好像真的没有拍出任何人暗中保护施凤兰,不然施弘方也不用靠猜的。

    当然,他也有可能在诓自己。

    但如果是真的话,那估计……

    ‘‘也是那位谷良人吩咐的?’

    来到里屋,江北然拿出茶具给施弘方泡了杯红茶。

    该说的话一天下来早说完了,江北然哪里还能不懂施弘方非要亲自把他送回来的意思,不就是想喝口茶嘛。

    笑眯眯的坐在桌前,施弘方接过茶杯说道:“从明日起,你每日辰时在谷外等我,我带你去玲珑坊。”

    ‘每日?这不就跟上班一样了?’

    不过想到今天在各馆中看到的那些宝物,江北然倒也算是兴致勃勃。

    给施弘方续上一杯茶,江北然说道:“多谢前辈照顾。”

    “好说,好说,怎么说我也是第一个接待你的人,照顾照顾你也是应该的。”

    “就是有一事,我需要提前跟前辈说一下。”

    见江北然说的严肃,施弘方也面露正色道:“说。”

    “那就是我一旦有了灵感,就喜欢把自己关起来思考问题,而灵感通常来的比较突然,所以到时候还望前辈可以准我的假。”

    “哈哈哈。”施弘方大笑一声,“我还当是什么问题,好说好说,你本来就是自由的,想回去也不用向我汇报。”

    “多谢前辈。”江北然说完又给施弘方续上了一杯茶。

    将茶杯拿到鼻子前吸了一口,施弘方摇头晃脑的正要点评些什么,就听到屋门突然被推开。

    “小北然,你回来怎么也不叫我呀。”门口施凤兰揉着眼睛不满道。

    回头看了施凤兰一眼,江北然回答道:“见你睡的香,就没喊你。”

    “哦。”了一声,施凤兰才看向施弘方喊道:“舅舅,你也来了啊。”

    施弘方听完苦笑摇头道:“怎么,不欢迎舅舅?”

    “哪有的事,那你们先聊着,我去洗洗脸。”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又喝下一杯茶,施弘方起身道:“今天就先到这吧,明日辰时,别忘了。”

    “前辈放心,我一定准时到。”

    “嗯,那我先走了。”

    “前辈慢走。”

    施弘方前脚刚走,施凤兰的脑袋就从门口探了进来,“舅舅走了?”

    “嗯,应该是。”正在清理着桌面的江北然回答道。

    “太好了!我们来赌吧!今天赌什么?”

    看着施凤兰兴致勃勃的坐到桌前,江北然也没泼她冷水,将茶具统统收进乾坤戒后说道:“明日我还有事情要做,不许赌的太晚。”

    见小北然答应,施凤兰自然是满口答应,“好好好,那我们玩什么呀?模拟修仙吗?可是两个人会不会太无聊?早知道就把小朵一起带来了。”

    “没关系,两个人自然有两个人的赌法。”

    看着小北然顺手拿出了一叠花色和以往都不同的卡牌,施凤兰双眼放光道:“这……这是新赌法吗?”

    “没错,这个叫玄龙传说。”

    ————————————————————————————————————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后面重复的内容为防盗内容,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防盗内容可以视作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夜里施弘方带着江北然吃了一顿烤肉。

    江北然第一口咬下去愣是没吃出这是什么肉来,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檀蜴肉。

    虽然不知道檀蜴为何物,但这并不妨碍他觉得这玩意儿的肉很好吃。

    一顿烤肉吃完,走在回万花谷的路上,施弘方突然看向江北然问道:“北然,我说你是真能忍呢,还是真的一点好奇心都没有?”

    “不知前辈所言何事?”

    “你就不好奇为何是我把你找来,而不是兰儿她爹把你找来?”

    “我相信我该知道的时候就会知道的。”

    “哈哈哈,好一个该知道的时候就会知道了,要是我们族里的小辈都有你这份心性,那不知可以少买多少副棺材。”

    满意的点点头,施弘方继续向前走道:“如此一来,把兰儿交给你我也稍微放心一些。”

    ‘嗯!?’

    ‘这话不对劲!’

    虽然是施弘方的随口一言,但江北然听着味道很不对。

    ‘什么叫交给我了?不会以后要我给施凤兰当奶爸吧?别啊,你们施家随便拉个20岁的出来都是玄皇,找我一个练气的当保镖?’

    另外就是这施弘方突然问他的这个问题也很值得思考。

    既然舅舅可以接触施凤兰,那就说明施家人现在也不用这么顾忌施凤兰的恶煞缠体。

    那舅舅可以来,为何爹爹不能来?

    这其中肯定还有一些没告诉他的关键信息。

    不过江北然的人生信条就如他刚才所说的一样,该知道的时候就会知道了,不该知道的时候知道了也只会引来灾祸。

    一路回到早上施凤兰给江北然安排的宅邸中,施弘方看着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施凤兰笑了。

    “看来这丫头是真的等了你一整天啊。”

    江北然刚要说话,就感觉到背后又是一阵刺痛。

    ‘嘶……’

    但一想起之前系统的选项,江北然还是没有回头去寻找这目光射来的方向。

    “哈哈哈!我抽到ssr了!我无敌了!”

    两人正打算悄悄去到更里面的房间,就听到睡梦中的施凤兰突然大喊一声。

    “艾斯艾斯啊?那是什么?”施弘方皱着眉看向江北然。

    江北然轻咳一声,回答道:“嗯,是我们晟国的一种赌法。”

    “赌?”施弘方眉头又是一皱,“这孩子怎么还在学这些东西,之前回来时她身上的纹身突然没了,她爹还高兴了好久呢,怎么又爱上赌了?”

    听施弘方说起,江北然才想起刚认识施凤兰的时候她可是“五毒俱全”,抽烟喝酒纹身样样来。

    如今一想,估计她也跟那种叛逆期少女一样,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引起父母的注意吧。

    看着施弘方担心的样子,江北然解释道:“说是赌,其实就是一种游戏方式罢了。”

    看了江北然一眼,施弘方好似明白了什么般说道:“虽然之前我猜就是你,但现在看来的确是你了,原本兰儿每次回来都会叼着一杆烟枪,手中提一壶烈酒,大摇大摆的在城里走,我们又因为谷良人交待过,所以没法对她进行干涉。”

    “不过后来有一天她回来突然就不抽大烟了,也不喝酒,虽说还是不怎么听话,但我心里还是安慰许多,如今看来……”施弘方朝着江北然一笑:“看来是你让兰儿做出的改变?”

    “我可当不起这夸奖,毕竟我可不敢对我们宗的堂主说教,应该是她自己突然学好了吧。”

    施弘方笑着摇摇头:“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这么信吧,走,我们去里屋聊。”

    跟着施弘方朝里屋走去,路上江北然琢磨着施弘方刚才说的那句话。

    他原本以为自己的一举一动,或者说是和施凤兰的所有互动都被人暗中记下了,但现在看来,施家好像真的没有拍出任何人暗中保护施凤兰,不然施弘方也不用靠猜的。

    当然,他也有可能在诓自己。

    但如果是真的话,那估计……

    ‘‘也是那位谷良人吩咐的?’

    来到里屋,江北然拿出茶具给施弘方泡了杯红茶。

    该说的话一天下来早说完了,江北然哪里还能不懂施弘方非要亲自把他送回来的意思,不就是想喝口茶嘛。

    笑眯眯的坐在桌前,施弘方接过茶杯说道:“从明日起,你每日辰时在谷外等我,我带你去玲珑坊。”

    ‘每日?这不就跟上班一样了?’

    不过想到今天在各馆中看到的那些宝物,江北然倒也算是兴致勃勃。

    给施弘方续上一杯茶,江北然说道:“多谢前辈照顾。”

    “好说,好说,怎么说我也是第一个接待你的人,照顾照顾你也是应该的。”

    “就是有一事,我需要提前跟前辈说一下。”

    见江北然说的严肃,施弘方也面露正色道:“说。”

    “那就是我一旦有了灵感,就喜欢把自己关起来思考问题,而灵感通常来的比较突然,所以到时候还望前辈可以准我的假。”

    “哈哈哈。”施弘方大笑一声,“我还当是什么问题,好说好说,你本来就是自由的,想回去也不用向我汇报。”

    “多谢前辈。”江北然说完又给施弘方续上了一杯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