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三十七章 这里的女人都不正常

第三百三十七章 这里的女人都不正常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三十七章 这里的女人都不正常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

    ‘这么刚的吗?’

    看着系统的选项三,江北然着实有些意外。

    首先一点这里是施家,并不是他的主场,二来那施弘方新明显想舔……不对,明显暗恋这位碧人儿,要是争执起来,他怎么也不可能帮自己吧……

    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江北然还是选择了三,直视着那个正咄咄相逼的女人说道。

    “请问您是要无理取闹吗?”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力量1

    “放肆!”

    高兰雯明显没想到江北然会给出这么一个反问,顿时有些气急了。

    “我一无冒犯,二无轻薄,何谈放肆二字?”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子!你可知你冒犯的是何人?”

    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遍高兰雯,江北然回答道:“一个气势汹汹,打算仗势欺人的女泼皮?”

    “我杀了你!”

    眼看着高兰雯开始凝聚玄气,一旁的施弘方连忙挡在两人中间对高兰雯说道:“高馆长,消消气,他第一次来这,不懂规矩。”

    说完他看向江北然说道:“北然,怎么说这位也是你前辈,你怎能如此顶撞?还不赶紧赔不是。”

    ‘哦豁。’

    看着施弘方说话如此之软,江北然猛地发现自己似乎也是他“得罪不起”的对象。

    不然这种争执一起,铁定是他在女神面前表现一下的好机会,但现在似乎因为自己是老祖宗请来做的,所以他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帮谁说话,最后只能做起和事佬来。

    知道了这一点,江北然顿时放心许多。

    不等江北然再开口,高兰雯便朝着施弘方吼道:“让开!今天我非得教训教训这小子不可。”

    “高馆长,平日里其他事情我都能依你,但他是老祖宗亲自请来的人,若是你动了他,就算是我也没法替你说话。”

    听到“老祖宗亲自请来”这几个字,高兰雯的气焰明显褪下去许多。

    在施家,老祖宗的话便是圣典,没有人和人可以违背,而这小子是老祖宗请来的人,若是伤了他,那便等于打了老祖宗的脸。

    而这是她承受不起的后果。

    可高兰雯平日里高傲惯了,从来只有别人对她卑躬屈膝,阿谀奉承,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一时间,她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见高兰雯脸被憋的通红,江北然也没打算继续*她,转身朝着施弘方拱手道:“前辈,既然此处的主人不欢迎我,那我们便去下一处地方吧。”

    “等等!”高兰雯突然喊了一声,然后看向江北然说道:“我何时说过不欢迎你?”

    江北然本不想再理会这女人,但看着施弘方左右为难的样子,想想也没必要把事情闹的太难以收场,毕竟施弘方的面子自己还是有必要给的。

    于是他朝着高兰雯拱手道:‘那便是晚辈误会了,还请馆长原谅则个。’

    高兰雯见江北然已经给出了台阶,也就顺势走下去道:“无妨,也许是我刚才的言辞有些不当,让你误会了,还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嗯……倒是没有蠢到极点。’

    一开始江北然还以为这女人会胡搅蛮缠到底,却没想到她竟然也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没有再在此事上纠缠下去。

    看到两人愿意各退一步,施弘方也是松了口气,同时不禁在心里嘀咕道。

    ‘这江北然到底何来的底气?完全没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想法啊。’

    按理来说,他一个小辈,又在别人的地盘,稍微受些气也就受些气了,毕竟也不是什么原则问题,可他却表现的异常强硬,和之前他口中那个“怕事”的自己完全不是一个人。

    ‘我还真是猜不透这小子啊……’

    深吸一口气,高兰雯重新审视了一遍江北然,思考片刻后问道:“既然是族圣让你来这,说明你在炼玉一艺上应该颇有建树,刚才你说你不想在这里学艺,是因为这里的玉器入不了你的眼吗?”

    ‘小心眼的女人。’

    江北然早就知道这女人是因为他果断拒绝了在这里学习的机会,所以认为自己看不起他们馆里的玉器,这才想出来讨个说法。

    如今都已经踩了他这颗硬钉子,竟然还不依不饶。

    该说她自尊心强呢?还是无理取闹?

    那当然是无理取闹。

    而对于无理取闹的人,江北然通常都采取不予理睬的处理方法。

    看到江北然不说话,施弘方也知道这两个人铁定是不可能和谐相处了,于是一把拉过江北然对高兰雯道:“我再带他去别处看看,就不打扰高馆长了。”

    看着江北然头也不回的就跟着施弘方下了楼梯,高兰雯感觉胸口这团气快憋死她了!

    她堂堂八品炼玉师,就算是潼国的第一世家,施家都要气气的请她来做卿,在这里,每个人也对她毕恭毕敬。

    另外除了实力外,她对自己的姿色也是十分自信。

    就算是施家的弟媳人员,也有不少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对她可以说是言听计从。

    这让从小就高傲的她十分满足。

    可今天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一个毛头小子,竟然丝毫把她的美放在眼里,甚至眼神里还对她带着些不屑。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从小就在吹捧声中长大的高兰雯此刻十分确定一件事。

    她容忍不了这种男人的存在!

    正想着要怎么发泄这股怒火时,高兰雯突然发现柳薇宁如同跟屁虫一般跟着那江北然一起走了下去。

    “宁宁!”

    高兰雯突然大喝一声。

    “啊?”

    柳薇宁回过头去看向高兰雯,但身体却还紧紧的跟在江北然后面。

    “回来!”高兰雯低喝道。

    柳薇宁听完一顿摇头,指着江北然道:“他身上有宝玉,很好很好的宝玉,我想看看。”

    “砰!”高兰雯猛地一拍桌子,“难道我们馆里的宝玉还不够你看吗!快给我回来!”

    “不……不一样。”柳薇宁又一次摇头,“他的宝玉闻着好香,我想看看。”

    高兰雯本就在气头上,自己徒弟竟然还不听话,甚至还当着她面说刚才惹她生气那小子身上有着比他们馆里更好的玉。

    这让她怎么能忍!?

    “咚!咚!咚!”

    高兰雯拾级而下,伸出手一把抓住正要跟着江北然走出门去的柳薇宁。

    “给我回来!”

    被抓住肩膀的柳薇宁急了,一个劲的喊着:“我想看看!我想看看!”

    感受到两股视线聚焦在自己后背,江北然叹了口气,并做出了一个总结。

    ‘这里的女人都不正常,还是少来为妙。’

    走在去往下一栋建筑的路上,施弘方瞥了江北然一眼道:“你不是说你怕死吗?刚才的表现可不像。”

    回看了一眼施弘方,江北然回答道:“有的时候一味退让只会死的更快。”

    “嗯……”施弘方摸了摸下巴,感觉江北然这话破有深意。

    “那你又怎么确定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呢?”

    江北然摇摇头,“看人。”

    “哦?”施弘方瞪了一下眼睛,“你的意思是,你看透了高馆长?”

    ——————————————————————————————————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后面重复的内容为防盗内容,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防盗内容可以视作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高兰雯明显没想到江北然会给出这么一个反问,顿时有些气急了。

    “我一无冒犯,二无轻薄,何谈放肆二字?”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子!你可知你冒犯的是何人?”

    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遍高兰雯,江北然回答道:“一个气势汹汹,打算仗势欺人的女泼皮?”

    “我杀了你!”

    眼看着高兰雯开始凝聚玄气,一旁的施弘方连忙挡在两人中间对高兰雯说道:“高馆长,消消气,他第一次来这,不懂规矩。”

    说完他看向江北然说道:“北然,怎么说这位也是你前辈,你怎能如此顶撞?还不赶紧赔不是。”

    ‘哦豁。’

    看着施弘方说话如此之软,江北然猛地发现自己似乎也是他“得罪不起”的对象。

    不然这种争执一起,铁定是他在女神面前表现一下的好机会,但现在似乎因为自己是老祖宗请来做的,所以他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帮谁说话,最后只能做起和事佬来。

    知道了这一点,江北然顿时放心许多。

    不等江北然再开口,高兰雯便朝着施弘方吼道:“让开!今天我非得教训教训这小子不可。”

    “高馆长,平日里其他事情我都能依你,但他是老祖宗亲自请来的人,若是你动了他,就算是我也没法替你说话。”

    听到“老祖宗亲自请来”这几个字,高兰雯的气焰明显褪下去许多。

    在施家,老祖宗的话便是圣典,没有人和人可以违背,而这小子是老祖宗请来的人,若是伤了他,那便等于打了老祖宗的脸。

    而这是她承受不起的后果。

    可高兰雯平日里高傲惯了,从来只有别人对她卑躬屈膝,阿谀奉承,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一时间,她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见高兰雯脸被憋的通红,江北然也没打算继续*她,转身朝着施弘方拱手道:“前辈,既然此处的主人不欢迎我,那我们便去下一处地方吧。”

    “等等!”高兰雯突然喊了一声,然后看向江北然说道:“我何时说过不欢迎你?”

    江北然本不想再理会这女人,但看着施弘方左右为难的样子,想想也没必要把事情闹的太难以收场,毕竟施弘方的面子自己还是有必要给的。

    于是他朝着高兰雯拱手道:‘那便是晚辈误会了,还请馆长原谅则个。’

    高兰雯见江北然已经给出了台阶,也就顺势走下去道:“无妨,也许是我刚才的言辞有些不当,让你误会了,还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嗯……倒是没有蠢到极点。’

    一开始江北然还以为这女人会胡搅蛮缠到底,却没想到她竟然也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没有再在此事上纠缠下去。

    看到两人愿意各退一步,施弘方也是松了口气,同时不禁在心里嘀咕道。

    ‘这江北然到底何来的底气?完全没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想法啊。’

    按理来说,他一个小辈,又在别人的地盘,稍微受些气也就受些气了,毕竟也不是什么原则问题,可他却表现的异常强硬,和之前他口中那个“怕事”的自己完全不是一个人。

    ‘我还真是猜不透这小子啊……’

    深吸一口气,高兰雯重新审视了一遍江北然,思考片刻后问道:“既然是族圣让你来这,说明你在炼玉一艺上应该颇有建树,刚才你说你不想在这里学艺,是因为这里的玉器入不了你的眼吗?”

    ‘小心眼的女人。’

    江北然早就知道这女人是因为他果断拒绝了在这里学习的机会,所以认为自己看不起他们馆里的玉器,这才想出来讨个说法。

    如今都已经踩了他这颗硬钉子,竟然还不依不饶。

    该说她自尊心强呢?还是无理取闹?

    那当然是无理取闹。

    而对于无理取闹的人,江北然通常都采取不予理睬的处理方法。

    看到江北然不说话,施弘方也知道这两个人铁定是不可能和谐相处了,于是一把拉过江北然对高兰雯道:“我再带他去别处看看,就不打扰高馆长了。”

    看着江北然头也不回的就跟着施弘方下了楼梯,高兰雯感觉胸口这团气快憋死她了!

    她堂堂八品炼玉师,就算是潼国的第一世家,施家都要气气的请她来做卿,在这里,每个人也对她毕恭毕敬。

    另外除了实力外,她对自己的姿色也是十分自信。

    就算是施家的弟媳人员,也有不少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对她可以说是言听计从。

    这让从小就高傲的她十分满足。

    可今天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一个毛头小子,竟然丝毫把她的美放在眼里,甚至眼神里还对她带着些不屑。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从小就在吹捧声中长大的高兰雯此刻十分确定一件事。

    她容忍不了这种男人的存在!

    正想着要怎么发泄这股怒火时,高兰雯突然发现柳薇宁如同跟屁虫一般跟着那江北然一起走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