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猜

第三百三十四章 猜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三十四章 猜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正所谓说了一个谎就要用一百个谎去圆。

    施鸿云明显对神罗之体这个为所未闻的体质产生了巨大兴趣,不停询问着江北然各种关于这体质的细节。

    江北然还能怎么办呢,只能不停的“补充设定”。

    也还好他一开始说的够假大空,所以补充起细节来也有足够多的空间。

    “嗯……你这火孽阵摆的确实不错,但本君并为从里面看出什么特殊之处。”

    听着施鸿云的疑问,江北然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话里的意思很简单,你这阵是摆的很好,但我看不出你这神罗之体特别在哪。

    “回前辈的话,我这神罗之体最大的作用乃是可知何处摆阵最为适合,从而借势布置出超出我能力范围的大阵。”

    “哦?”施鸿云点点头,“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能引动的天地之力要比其他阵法师更多一些?”

    ‘补充的好啊!’

    江北然在心里暗暗鼓掌,他还真没想到可以这么解释,修为这种东西是可以直接测出来的,但玄艺可没办法直接测,都是通过专门机构考试才能给予证明的。

    所以江北然即使说自己只是个四品阵法师也完全没问题。

    实力不够,体质来凑。

    ‘很好,以后这就是我的人设了。’

    在心里赞了施鸿云一句,江北然拱手道:“前辈英明。”

    “难怪你年纪轻轻就能布出如此大阵,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终于琢磨出原因来的施鸿云连连点头,明白了这江北然的妖孽之处究竟在哪。

    “湘儿。”

    这时施鸿云突然喊了一声,然后就看到一名穿着暴露的美艳女子走了过来。

    施施然行了一礼,那名唤湘儿的女子娇滴滴道:“宗主您唤我?”

    将湘儿搂进怀里亲了一口,施鸿云一指江北然道:“去给这小子安排一下房间和通牒,顺带着带他在这熟悉熟悉。”

    ‘……’

    ‘???’

    怎么就房间了!?怎么就熟悉熟悉了?我还打算回去吃晚饭的好不好!

    听着施鸿云一副直接要把自己留在这的意思,江北然刚想拱手说话,就听施鸿云道。

    “本君对你这体质颇感兴趣,你就在这多住一阵。”

    施鸿云这语气明显不容拒绝,在系统没跳选项的情况下江北然也不打算头铁,只好顺势拱手道:“多谢前辈。”

    “无须气,从你刚才从乾坤戒里拿出来的那些东西来看,看来你精通的不止布阵一道啊。”

    ‘艹!老东西想榨干我!’

    在心里喷上一句,江北然回答道:“只是略有涉及罢了,难登大雅之堂。”

    仿佛没有听到江北然的话,施鸿云继续道:“我族内精通玄艺之人也不在少数,小五啊。”

    “在!”施弘方立即应声。

    “带这小子到处去逛逛,不必设防。”

    施弘方听完一愣,不必设防这句话的份量有多重他自然再清楚不过。

    ‘老祖宗看来是真的对这江北然另眼相看啊。’

    “遵命。”施弘方行礼道。

    将目光收回,施弘方拉了拉湘儿的衣领道:“湘儿啊,我还是喜欢你之前传的那套道服,今儿这衣服太艳了。”

    湘儿听完扭动了两下身子,娇声道:“那湘儿下次穿上道袍时再拿上拂尘来找您好不好。”

    “妙哉,妙哉,那自然是极好的。”

    ‘……’

    听着两人的对话,江北然突然想起了小七对他说过的道姑特别有市场。

    ‘看来此言非虚啊……’

    在湘儿的*蛋上捏了一下,施鸿云放开她说道:“领着这小子出去吧。”

    “是。”

    朝着施鸿云行了一礼,湘儿走到江北然身边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公子这边请。”

    “多谢。”

    正当施弘方朝着老祖宗行完礼也准备跟着江北然一起离去时,就听老祖宗突然喊道。

    “小五,你先留着,等湘儿领着他熟悉完这里再去找他,”

    “是。”施弘方立即转过身答应道。

    等到江北然被湘儿领走,施鸿云背着手走到施弘方旁边说道:“这小子身上谜团不少啊,再查他一次。”

    “是。”施弘方恭敬的回答道。

    既然都把江北然找这来了,他的身世自然也是早已查过。

    只是查来查去,他在进入归心宗前都是个普通的平民,父母双亡的他从小就被婶婶收养,之后便一直生活在那个村落里。

    当然,能查到的东西也只是从他左邻右舍的口中得来,究竟是不是只是表象他们也不得而知。

    后来入归心宗七年,他也没有表现出过任何天赋,甚至直到今天都只是一个小小的记名弟子,人生最高光的时候竟然就只是当了那边境小国的皇帝,还是一个毫无实权的皇帝。

    观其一生,可以说是平平无奇,最多也就是脑子挺好使。

    而这和老祖宗所说的表现明显不符,这小子可是在十六位玄圣眼皮底子下躲了一年多,有如此实力,却又显的平平无奇,那结果只有一个。

    这小子在藏拙。

    不过既然老祖宗都说了他身上的确毫无修为,那就说明在修为上他的的确确就是个练气五阶,所以他的特别之处就肯定是在其他地方了。

    如今虽然问出来一个神罗之体,但老祖宗明显还是不太满意。

    吃下一颗佳人喂来的葡萄,施鸿云琢磨片刻道:“小五,你猜这江北然会不会是哪一家扔去民间历练的小辈?”

    “这……”施弘方低头思考了一会儿,“回老祖宗的话,各大家族稀奇古怪的历练之法确实不少,的确不排除这种可能。”

    又吃下一刻葡萄,施鸿云若有所思的对施弘方说道:“你可曾见过有哪个小辈在面对本君时可以如此镇定自若的?”

    “确实没有。”施弘方直接回答道。

    也不知道该说江北然心大还是什么,他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做露怯,面对大陆顶尖的强者,不仅没有紧张到不能说话,甚至还能侃侃而谈,这就算是族内的老祖宗最疼爱的小辈都不敢如此。

    “那就说明他见过的大人物恐怕不少啊,和玄圣面对面这种情况恐怕也是常有的事。”

    这一点施鸿云之前在木灵脉那就感觉到了,在明知五象尊者是玄圣的情况下,还敢当面拒绝她,要知道他当时可不知道自己会帮他说话。

    而且哪个*者不渴望有一位玄圣级的*,但对这小子来说仿佛毫无*力。

    所以综合来看,他的来头绝对不小。

    相当的……不小。

    ——————————————————————————————————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后面重复的内容为防盗内容,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

    正所谓说了一个谎就要用一百个谎去圆。

    施鸿云明显对神罗之体这个为所未闻的体质产生了巨大兴趣,不停询问着江北然各种关于这体质的细节。

    江北然还能怎么办呢,只能不停的“补充设定”。

    也还好他一开始说的够假大空,所以补充起细节来也有足够多的空间。

    “嗯……你这火孽阵摆的确实不错,但本君并为从里面看出什么特殊之处。”

    听着施鸿云的疑问,江北然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话里的意思很简单,你这阵是摆的很好,但我看不出你这神罗之体特别在哪。

    “回前辈的话,我这神罗之体最大的作用乃是可知何处摆阵最为适合,从而借势布置出超出我能力范围的大阵。”

    “哦?”施鸿云点点头,“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能引动的天地之力要比其他阵法师更多一些?”

    ‘补充的好啊!’

    江北然在心里暗暗鼓掌,他还真没想到可以这么解释,修为这种东西是可以直接测出来的,但玄艺可没办法直接测,都是通过专门机构考试才能给予证明的。

    所以江北然即使说自己只是个四品阵法师也完全没问题。

    实力不够,体质来凑。

    ‘很好,以后这就是我的人设了。’

    在心里赞了施鸿云一句,江北然拱手道:“前辈英明。”

    “难怪你年纪轻轻就能布出如此大阵,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终于琢磨出原因来的施鸿云连连点头,明白了这江北然的妖孽之处究竟在哪。

    “湘儿。”

    这时施鸿云突然喊了一声,然后就看到一名穿着暴露的美艳女子走了过来。

    施施然行了一礼,那名唤湘儿的女子娇滴滴道:“宗主您唤我?”

    将湘儿搂进怀里亲了一口,施鸿云一指江北然道:“去给这小子安排一下房间和通牒,顺带着带他在这熟悉熟悉。”

    ‘……’

    ‘???’

    怎么就房间了!?怎么就熟悉熟悉了?我还打算回去吃晚饭的好不好!

    听着施鸿云一副直接要把自己留在这的意思,江北然刚想拱手说话,就听施鸿云道。

    “本君对你这体质颇感兴趣,你就在这多住一阵。”

    施鸿云这语气明显不容拒绝,在系统没跳选项的情况下江北然也不打算头铁,只好顺势拱手道:“多谢前辈。”

    “无须气,从你刚才从乾坤戒里拿出来的那些东西来看,看来你精通的不止布阵一道啊。”

    ‘艹!老东西想榨干我!’

    在心里喷上一句,江北然回答道:“只是略有涉及罢了,难登大雅之堂。”

    仿佛没有听到江北然的话,施鸿云继续道:“我族内精通玄艺之人也不在少数,小五啊。”

    “在!”施弘方立即应声。

    “带这小子到处去逛逛,不必设防。”

    施弘方听完一愣,不必设防这句话的份量有多重他自然再清楚不过。

    ‘老祖宗看来是真的对这江北然另眼相看啊。’

    “遵命。”施弘方行礼道。

    将目光收回,施弘方拉了拉湘儿的衣领道:“湘儿啊,我还是喜欢你之前传的那套道服,今儿这衣服太艳了。”

    湘儿听完扭动了两下身子,娇声道:“那湘儿下次穿上道袍时再拿上拂尘来找您好不好。”

    “妙哉,妙哉,那自然是极好的。”

    ‘……’

    听着两人的对话,江北然突然想起了小七对他说过的道姑特别有市场。

    ‘看来此言非虚啊……’

    在湘儿的*蛋上捏了一下,施鸿云放开她说道:“领着这小子出去吧。”

    “是。”

    朝着施鸿云行了一礼,湘儿走到江北然身边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公子这边请。”

    “多谢。”

    正当施弘方朝着老祖宗行完礼也准备跟着江北然一起离去时,就听老祖宗突然喊道。

    “小五,你先留着,等湘儿领着他熟悉完这里再去找他,”

    “是。”施弘方立即转过身答应道。

    等到江北然被湘儿领走,施鸿云背着手走到施弘方旁边说道:“这小子身上谜团不少啊,再查他一次。”

    “是。”施弘方恭敬的回答道。

    既然都把江北然找这来了,他的身世自然也是早已查过。

    只是查来查去,他在进入归心宗前都是个普通的平民,父母双亡的他从小就被婶婶收养,之后便一直生活在那个村落里。

    当然,能查到的东西也只是从他左邻右舍的口中得来,究竟是不是只是表象他们也不得而知。

    后来入归心宗七年,他也没有表现出过任何天赋,甚至直到今天都只是一个小小的记名弟子,人生最高光的时候竟然就只是当了那边境小国的皇帝,还是一个毫无实权的皇帝。

    观其一生,可以说是平平无奇,最多也就是脑子挺好使。

    而这和老祖宗所说的表现明显不符,这小子可是在十六位玄圣眼皮底子下躲了一年多,有如此实力,却又显的平平无奇,那结果只有一个。

    这小子在藏拙。

    不过既然老祖宗都说了他身上的确毫无修为,那就说明在修为上他的的确确就是个练气五阶,所以他的特别之处就肯定是在其他地方了。

    如今虽然问出来一个神罗之体,但老祖宗明显还是不太满意。

    吃下一颗佳人喂来的葡萄,施鸿云琢磨片刻道:“小五,你猜这江北然会不会是哪一家扔去民间历练的小辈?”

    “这……”施弘方低头思考了一会儿,“回老祖宗的话,各大家族稀奇古怪的历练之法确实不少,的确不排除这种可能。”

    又吃下一刻葡萄,施鸿云若有所思的对施弘方说道:“你可曾见过有哪个小辈在面对本君时可以如此镇定自若的?”

    “确实没有。”施弘方直接回答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