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三十章礼物

第三百三十章礼物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三十章礼物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呜”

    清晨,柳子衿伸着懒腰从床上爬了起来。

    ‘今天陆师兄应该帮淼淼把柳镇的事情解决了吧,今天该轮到我了!’

    一边思考着该怎么麻烦陆师兄,柳子衿一边坐到了梳妆镜前。

    熟练的将头发打理成凌云髻,柳子衿刚要去穿衣服,就看到一只*的纸鸢朝着她飞了过来。

    “嗯?”

    柳子衿疑惑的低吟一声,有些奇怪这纸鸢从何而来。

    伸手接住纸鸢,柳子衿刚在心里惊叹一声这纸鸢折的好生精巧,就看到它自行展了开来。

    ‘信?’

    将信纸拿起,柳子衿阅读了起来。

    ‘啊……这……’

    柳子衿的脸色一下变的很难看,然后一*坐回了梳妆台前。

    ‘这下恐怕师兄再也不会找我们办事了……’

    信纸上虽然只有短短一行陆师兄那边你们不用去了,但柳子衿却读出了其中浓浓的失望之情,就好像是师兄站在他面前用无比失望的眼神看着她一般。

    ‘师兄……请不要这样看着我……’

    柳子衿越想越觉得难受,但这难受中却还包含着一丝兴奋。

    意识到自己身体开始变奇怪的柳子衿停止了脑补,并推开门跑了出去。

    半晌,五朵金花聚集在了方秋瑶的小屋中。

    “这下完了。”

    “肯定完了。”

    “我们都完了。”

    传阅完信纸的虞家三姐妹同时叹气道。

    叹完气,三人立即分析起师兄为什么会寄这封信给她们。

    “二姐!肯定是你前天拜托陆师兄帮你去罗天郡找邪教的事情太假了!明明那个邪教才百来个人而已,头领也只是个大玄师,哪里需要陆师兄出手帮忙。”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我这不是不知道那邪教在哪,拜托师兄帮忙一起找吗,怎么就假了?你那件事才有问题吧!竟然让陆师兄去帮你找什么天笺石,那种石头随便找个拍卖行都能买到好吧。”

    “谁说的!我就没买到!而且……”

    “好啦,好啦”这时柳子衿插到三人中间压了压手,“现在争论这个也没有意义,一起想想该怎么解决才是。”

    “呜……”

    听到柳子衿的话,三姐妹的脸一下都垮了下来。

    “陆师兄对师兄这么重要……我们却把这事给办砸了,师兄……师兄怎么可能原谅我们嘛。”

    方秋瑶也是叹了口气,“总之先去找师兄道歉吧……”

    “啊”

    虞家三姐妹一起拖了个长音。

    “师兄平时训人就够吓人的了……这次我们犯这么大的错,他肯定会更凶的。”

    “是啊,师兄发起火来……好吧,虽然我没见过师兄发火的样子,但一定超可怕!”

    “对啊对啊!”

    这时柳子衿开口道:“道歉的事……我一个人去吧。”

    “啊?”

    另外四人同时惊叫一声。

    “不行!怎么每次犯了错都让子衿姐你去背锅。”

    “对啊!我们,我们一起去吧!师兄再凶也不可能吃了我们吧。”

    “是!我们一起去认错就是了,刚才我们是开玩笑的。”

    ……

    看着突然又争着要一起去的三姐妹,柳子衿摇头道:“是我没有替你们想好主意,才让陆师兄发现了我们不是真心求助,这次就让我先去吧,等师兄气消了一些我们在一起去。”

    “子衿姐”虞家三姐妹眼泪汪汪望着柳子衿。

    摸了摸三人的头发,柳子衿又看了眼方秋瑶道:“那我先去找师兄,你们在这等我消息。”

    “辛苦你了,子衿姐。”

    “没事。”

    微笑着摇摇头,柳子衿转身朝着蓝心堂的方向走去。

    看着子衿姐“悲壮”的背影,虞家三姐妹不禁同时感慨道:“子衿姐……真的好好啊。”

    ……

    另一边,江北然确定墨夏过的还挺安逸之后也就放心的回到了归心宗,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去汀兰水榭,而是先来到了山下安梁村外的凉亭。

    “师兄!”林榆雁惊喜的跳出亭子朝着江北然跑了过来。

    她刚才还一直在思考着要怎么才能自然而然的跟着师兄一起出去,就看到一只纸鸢朝着她飞了过来,打开一看,竟是师兄约她见面!

    ‘秘密约会!’

    林榆雁突然觉得自己这辈子值了,师兄竟然主动找她约会,而且还是在熟悉的“老地方”。

    ‘这……这就是老夫老妻间的情调吗?’

    将信方方正正叠好藏进一个小盒子,林榆雁精心打扮了一番后立马就感到了凉亭,原本她还想着布置布置这里的,却没想到师兄来的这么快。

    ‘是急着见我吗,嘻嘻。’

    见到林榆雁,江北然拿出一块刻着白鹭的玉丢了过去。

    林榆雁见着立即伸手接住。

    “这块鸿玉应该可以压制住你体内的煞气,送你了。”

    “多谢师兄!”

    林榆雁满脸幸福的将玉捧在手心,作用什么的不重要,这是师兄第一次主动送她礼物,光是这一点,就值得林榆雁将它视若生命。

    正当林榆雁思考着要不要用脸好好蹭几下鸿玉时,江北然又扔了一个锦囊给她。

    见林榆雁接住,江北然继续道:“帮我办件事,要办的事情锦囊里都写好了。”

    “是!我一定完成!”林榆雁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那就这样,等你完成了我自会来找你。”

    江北然说完便转身离去。

    等到师兄的背影彻底消失,林榆雁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锦囊。

    拿出里面的一张字条,林榆雁越读表情越惊喜,气息也越来越重,最后忍不住用手擦了擦嘴角。

    ————————————————————————————————————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老朋友,老朋友都懂

    “呜”

    清晨,柳子衿伸着懒腰从床上爬了起来。

    ‘今天陆师兄应该帮淼淼把柳镇的事情解决了吧,今天该轮到我了!’

    一边思考着该怎么麻烦陆师兄,柳子衿一边坐到了梳妆镜前。

    熟练的将头发打理成凌云髻,柳子衿刚要去穿衣服,就看到一只*的纸鸢朝着她飞了过来。

    “嗯?”

    柳子衿疑惑的低吟一声,有些奇怪这纸鸢从何而来。

    伸手接住纸鸢,柳子衿刚在心里惊叹一声这纸鸢折的好生精巧,就看到它自行展了开来。

    ‘信?’

    将信纸拿起,柳子衿阅读了起来。

    ‘啊……这……’

    柳子衿的脸色一下变的很难看,然后一*坐回了梳妆台前。

    ‘这下恐怕师兄再也不会找我们办事了……’

    信纸上虽然只有短短一行陆师兄那边你们不用去了,但柳子衿却读出了其中浓浓的失望之情,就好像是师兄站在他面前用无比失望的眼神看着她一般。

    ‘师兄……请不要这样看着我……’

    柳子衿越想越觉得难受,但这难受中却还包含着一丝兴奋。

    意识到自己身体开始变奇怪的柳子衿停止了脑补,并推开门跑了出去。

    半晌,五朵金花聚集在了方秋瑶的小屋中。

    “这下完了。”

    “肯定完了。”

    “我们都完了。”

    传阅完信纸的虞家三姐妹同时叹气道。

    叹完气,三人立即分析起师兄为什么会寄这封信给她们。

    “二姐!肯定是你前天拜托陆师兄帮你去罗天郡找邪教的事情太假了!明明那个邪教才百来个人而已,头领也只是个大玄师,哪里需要陆师兄出手帮忙。”

    “我这不是不知道那邪教在哪,拜托师兄帮忙一起找吗,怎么就假了?你那件事才有问题吧!竟然让陆师兄去帮你找什么天笺石,那种石头随便找个拍卖行都能买到好吧。”

    “谁说的!我就没买到!而且……”

    “好啦,好啦”这时柳子衿插到三人中间压了压手,“现在争论这个也没有意义,一起想想该怎么解决才是。”

    “呜……”

    听到柳子衿的话,三姐妹的脸一下都垮了下来。

    “陆师兄对师兄这么重要……我们却把这事给办砸了,师兄……师兄怎么可能原谅我们嘛。”

    方秋瑶也是叹了口气,“总之先去找师兄道歉吧……”

    “啊”

    虞家三姐妹一起拖了个长音。

    “师兄平时训人就够吓人的了……这次我们犯这么大的错,他肯定会更凶的。”

    “是啊,师兄发起火来……好吧,虽然我没见过师兄发火的样子,但一定超可怕!”

    “对啊对啊!”

    这时柳子衿开口道:“道歉的事……我一个人去吧。”

    “啊?”

    另外四人同时惊叫一声。

    “不行!怎么每次犯了错都让子衿姐你去背锅。”

    “对啊!我们,我们一起去吧!师兄再凶也不可能吃了我们吧。”

    “是!我们一起去认错就是了,刚才我们是开玩笑的。”

    ……

    看着突然又争着要一起去的三姐妹,柳子衿摇头道:“是我没有替你们想好主意,才让陆师兄发现了我们不是真心求助,这次就让我先去吧,等师兄气消了一些我们在一起去。”

    “子衿姐”虞家三姐妹眼泪汪汪望着柳子衿。

    摸了摸三人的头发,柳子衿又看了眼方秋瑶道:“那我先去找师兄,你们在这等我消息。”

    “辛苦你了,子衿姐。”

    “没事。”

    微笑着摇摇头,柳子衿转身朝着蓝心堂的方向走去。

    看着子衿姐“悲壮”的背影,虞家三姐妹不禁同时感慨道:“子衿姐……真的好好啊。”

    ……

    另一边,江北然确定墨夏过的还挺安逸之后也就放心的回到了归心宗,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去汀兰水榭,而是先来到了山下安梁村外的凉亭。

    “师兄!”林榆雁惊喜的跳出亭子朝着江北然跑了过来。

    她刚才还一直在思考着要怎么才能自然而然的跟着师兄一起出去,就看到一只纸鸢朝着她飞了过来,打开一看,竟是师兄约她见面!

    ‘秘密约会!’

    林榆雁突然觉得自己这辈子值了,师兄竟然主动找她约会,而且还是在熟悉的“老地方”。

    ‘这……这就是老夫老妻间的情调吗?’

    将信方方正正叠好藏进一个小盒子,林榆雁精心打扮了一番后立马就感到了凉亭,原本她还想着布置布置这里的,却没想到师兄来的这么快。

    ‘是急着见我吗,嘻嘻。’

    见到林榆雁,江北然拿出一块刻着白鹭的玉丢了过去。

    林榆雁见着立即伸手接住。

    “这块鸿玉应该可以压制住你体内的煞气,送你了。”

    “多谢师兄!”

    林榆雁满脸幸福的将玉捧在手心,作用什么的不重要,这是师兄第一次主动送她礼物,光是这一点,就值得林榆雁将它视若生命。

    正当林榆雁思考着要不要用脸好好蹭几下鸿玉时,江北然又扔了一个锦囊给她。

    见林榆雁接住,江北然继续道:“帮我办件事,要办的事情锦囊里都写好了。”

    “是!我一定完成!”林榆雁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那就这样,等你完成了我自会来找你。”

    江北然说完便转身离去。

    等到师兄的背影彻底消失,林榆雁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锦囊。

    拿出里面的一张字条,林榆雁越读表情越惊喜,气息也越来越重,最后忍不住用手擦了擦嘴角。

    将信方方正正叠好藏进一个小盒子,林榆雁精心打扮了一番后立马就感到了凉亭,原本她还想着布置布置这里的,却没想到师兄来的这么快。

    ‘是急着见我吗,嘻嘻。’

    见到林榆雁,江北然拿出一块刻着白鹭的玉丢了过去。

    林榆雁见着立即伸手接住。

    “这块鸿玉应该可以压制住你体内的煞气,送你了。”

    “多谢师兄!”

    林榆雁满脸幸福的将玉捧在手心,作用什么的不重要,这是师兄第一次主动送她礼物,光是这一点,就值得林榆雁将它视若生命。

    正当林榆雁思考着要不要用脸好好蹭几下鸿玉时,江北然又扔了一个锦囊给她。

    见林榆雁接住,江北然继续道:“帮我办件事,要办的事情锦囊里都写好了。”

    “是!我一定完成!”林榆雁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那就这样,等你完成了我自会来找你。”

    江北然说完便转身离去。

    等到师兄的背影彻底消失,林榆雁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锦囊。

    拿出里面的一张字条,林榆雁越读表情越惊喜,气息也越来越重,最后忍不住用手擦了擦嘴角。

    百分之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