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出发前的准备

第三百二十九章 出发前的准备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二十九章 出发前的准备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

    既然让师兄发现了,江北然也就不再遮遮掩掩,又一次拿出装着龙涎丹和昊元丹的瓶子推到师兄面前。

    “既然师兄已经发现,那我也就不遮掩了,之所以让她们来麻烦师兄,其实就是想借她们的手将此药送给你。”

    “唉……你啊。”陆帛归摇了摇头,“师兄知道你现在出息了,但你终究只有练气五阶,应该多为自己考虑考虑才是,师兄用不着如此贵重的东西。”

    “实不相瞒,师兄,这些药对现在的我来说,并不算很贵重。”

    “哦?”陆帛归有些惊讶的打量了江北然一眼,“当皇帝好处这么多吗?哦不对,我听说现在好像是那殷魔头的女儿坐上了皇位,发生什么了?”

    为了说服师兄相信自己很“富”,江北然思索片刻回答道:“师兄您知道我的,我从来都不喜欢做抛头露脸的事情,这皇位也是万般无奈之下被那魔头推上去的,如今在那位置上周旋了这么久,我总算是找到办法退了下来。”

    “那殷魔头舍得放你?”

    “嗨……”江北然叹口气,“明面上我是退下来了,但要做的事可比在皇位上还多,不过与此相对的,那位教主也挺大方,给了我诸多好处,这些灵药便是这么来的。”

    “原来如此……”陆帛归点点头,“那说明你做的不错啊。”

    “勉勉强强吧。”

    “哈哈哈,好,那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这两瓶灵药我就收下。”将两瓶丹药放入乾坤戒,陆帛归又抬头看向江北然道:“说起来,那五个水镜堂的小师妹还真听你话啊,跟师兄说说,你最喜欢她们当中的哪一个?”

    “只是熟人罢了,师兄你应该知道,我做过她们铁印。”

    看着江北然没有任何波动的表情,陆帛归不禁摩挲起了下巴。

    “你这还真是完全不考虑男女之事。”

    “保命要紧。”

    “哈哈哈哈。”

    听着江北然的回答,陆帛归突然一阵大笑。

    “倒是像你的风格,行吧,那既然你没有这方面意思,那师兄也就不多说了。”

    从和江北然接触开始,陆帛归就发现这孩子做什么事都是小心翼翼的,而且常常不按章程办事,做出些令人匪夷所思的选择来。

    陆帛归一直觉得这是因为他那身世导致的,从小没有父母,养父养母又待他不好,下定决定刚逃出来就被人拐到了黑煤窑。

    虽然陆帛归没亲眼瞧见,但也知道江北然在这黑煤窑里肯定没少受苦。

    ‘大概也就是这样的经历,才磨砺出了他这样的性格吧。’

    喝了口茶,江北然起身道:“师兄,那这药你记着吃,先吃昊元丹打好身体基础,然后再服龙涎丹增幅力量。”

    “好,我知道了。”陆帛归点点头。

    “那我就先去了,这次我在宗里逗留不了太久,还有不少事情要办,下次回来再给师兄你带礼物,师兄保重。”

    江北然说完也不给陆帛归拒绝带礼物的机会,直接推门离去。

    离开飞羽堂,江北然一边走一边思考着这次去施家应该准备些什么,虽然目前看来他们应该是好意相邀,但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准备的,毕竟施家的位置肯定也在中原六国的范围里,选项肯定又是要跳的飞起,多做些准备总没错。

    “师兄。”

    正思考间,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传音入密,回头看去,只见林榆雁正蹲在远处的小山包上朝着他挥手。

    江北然刚奇怪林榆雁怎么知道自己回来了,就想起自己腰间还挂着那把白雾剑。

    作为一把开启灵智的武器,白雾剑愣是不能塞进乾坤戒,所以江北然也只好让它低调些,自己收敛起气息,要是散发出来一点,就立即把它封印到山里去。

    白雾剑也是很听话,就这么一直默默的挂在江北然腰间,旁人看来就只是一把很普通的铁剑罢了,突出一个平平无奇。

    不过作为这把剑的真正主人,林榆雁还是有办法感应到它的。

    “回去吧。”江北然拔出腰间的白雾剑说道。

    但白雾剑仍然装死,一动不动。

    只是江北然这次要去的不是梁国,而是施家,那种能出玄圣的家族里各种人才肯定都有,白雾剑很有可能会被发现。

    所以江北然这次没打算再宠着它,直接说道:“两个选择,要么回你主人那去,要么被我封印到结界里,选吧。”

    “嗡……”

    白雾剑突然发出一声剑鸣,似乎十分不舍。

    “三……二……”

    “嗡。”

    又一声剑鸣,白雾剑“嗖”的一下飞回了林榆雁怀中。

    捧住飞回来的白雾剑,林榆雁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道:“霄儿,我想你想的好苦啊。”

    白雾剑听完不禁抖动了一下,撒娇一般在林榆雁的身上蹭了两下。

    保持着微笑的表情,林榆雁继续道:“回去再收拾你。”

    将白雾剑挂到腰间,林榆雁继续朝着江北然传音道;“师兄,我前些日听到一则奇闻,说是溧湖乡那边出了异象,您……”

    “晚点再说吧,这几日我有事要忙。”

    江北然说完便继续朝着山下走去。

    见师兄对奇闻没兴趣,林榆雁就知道师兄肯定又有事要出门了。

    ‘不行……这次说什么也得跟上师兄才行。’

    低头看了眼腰间的白雾剑,想到上次的计划失败,林榆雁想着必须得想个更完善的才行了。

    下了山,江北然先回到了金瑶镇的自我结界中。

    “拜见师兄。”正在自我结界中*的顾清欢立即起身行礼道。

    “继续练吧,我回来拿点东西就走。”江北然说着便往里面的房间走去。

    “是。”

    等看到师兄走进房间里,顾清欢才直起身来。

    ‘师兄这次回来的好快啊。’

    因为之前几次的经验,顾清欢本以为师兄这次出去少说也是几个月,没想到这才不到一个月就回来了。

    这有点打乱他给师兄惊喜的计划。

    继续打坐,大概运行了两个周天后,顾清欢听到了师兄出来的脚步声。

    不等他起身,就听师兄说道:“不用起来了,我还得出趟远门。”说完拿出一叠符纸递给顾清欢道:“有事找我就写在这纸上,怎么用我都写上面了,拿去分给清策他们一些。”

    “是。”顾清欢接过符纸答应道。

    “嗯,那你接着*吧。”江北然说完身形便消失在自我结界之中。

    ‘师兄真是……越来越忙了啊。’

    坐上祥云,江北然飞到了墨夏所在的沼泽。

    “哒”“哒”“哒”

    ……

    还未走进茅草屋,江北然就听到里面不停落子的声音。

    ‘这瘾是真大啊……’

    感慨一句,江北然推开门走了进去。

    ‘嗯?’

    进房间的第一幕,江北然有些懵,因为他发现墨夏并不是在研究棋谱,而是正在对弈,和一个鬼魂对弈。

    见到江北然进来,那鬼魂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江北然直勾勾的看着他后莫名有些心慌。

    看到鬼魂奇怪的样子,墨夏这才回过神来,向身后看去。

    “师、师、师兄!对不起,我没注意到您来了。”

    被吓了一跳的墨夏一下窜了起来,结巴着行礼道。

    “不必紧张,接着下你的。”

    “多……多谢师兄。”

    点点头,墨夏重新坐回了座位上。

    “他……他也能看到我?”鬼魂小心翼翼的问墨夏道。

    “是的,我来给您介绍一下。”墨夏说着起身站在江北然身前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师兄,我之所以能看见您,就是因为他教授了我识魂之法。”

    听到墨夏用“您”来称呼那个鬼魂,江北然有些奇怪的问道:“那个鬼魂原本好像不是这里的?”

    “对!”墨夏用力的一点头,“半个月前,我正在研究师兄您的棋谱时,这位老人家突然就饶有兴趣的坐在旁边一起看,后来我便邀请他对弈一局,发现他的棋艺相当之高,后来就一直下到现在,哦,师兄您放心,我都是*完之后才下的。”

    看了眼那个还在打量自己的老人,江北然点点头道:“接着下吧,让我看看这位老者棋艺有多高。”

    “好。”

    点点头,墨夏再次坐回了位置上,拿起手中的白子落了下去。

    那老人的鬼魂又看了江北然几眼,这才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棋盘上,与墨夏“厮杀”起来。

    一个时辰后,墨夏长叹一口气,“我认输了。”

    老者点点头,安慰道:“下的不错,这次你差点就赢我了。”

    ‘果然有点东西。’

    看完整局棋的江北然暗自点了点头,这老者的棋艺的确非常高,不仅布局高明,而且非常懂得怎么随着局势的走向随机应变。

    将棋盘收拾好,墨夏看向老者道:“您稍等一会儿。”

    老者听完点点头,保持静坐。

    站起身,墨夏先朝江北然行了一礼道:“师兄,我去给您泡茶。”

    “不用了,我就来看看你,看你在这习惯的不错。”

    点点头,墨夏轻声道:“嗯……一开始是有些怕,但清策师兄一直都有来陪我,后来遇到这位老者之后,就慢慢习惯与鬼魂相处了。”

    “哎!好叔叔你来了啊!”

    墨夏话音刚落,就看到青青从外面飘了进来,朝着江北然兴奋的喊道。

    看着这个总是活力无限的小女孩,江北然笑道:“出去玩了吗?”

    “嗯!青青看不懂他们下棋,所以就出去玩啦!”

    青青刚说完,后面就又有好几个小孩子的鬼魂跟着飘了进来,纷纷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江北然。

    青青也立即介绍道:“好叔叔,这些都是我新交的朋友。”

    江北然扫了他们一眼,发现这些小鬼都不是原来住在这的,因为他们身上没有任何戾气。

    看看一群小孩,再看看那个棋盘前静坐的老者,江北然不禁感慨道。

    ‘这地方……挺招鬼啊。’

    用精神力勘察了一下周围,江北然很快便找到了那个当初被自己打上了魂印记好的女鬼。

    让青青自己去玩之后,江北然走到沼泽旁看到了那个正漂浮在半空的女鬼。

    ‘等等……你是谁?’

    如今这个女鬼变的眉清目秀,甚至脸上还带些潮红,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和当初那个双眼布满血丝,嘴巴裂到耳根的压根就不是一个鬼。

    “哎!大王您来啦。”

    这时女鬼也注意到了江北然,连忙从半空中降了下来。

    “你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了?”江北然问道。

    “嘻嘻,奴家好看吗?”女鬼捧着脸害羞道。

    “我是在问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见大王没有要夸自己一下的意思,女鬼有些委屈的回答道:“奴家刚变成鬼那会儿就是现在这样,只是因为遇到了那个大恶人,吸收了诸多戾气才变了样。”

    “所以你如果不一直吸戾气的话,就会变回原本的样子?”

    女鬼听完望向跟在江北然身后的墨夏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自从这位新的小主人来了之后,我就慢慢变回来了。”

    看了眼墨夏,江北然问道:“你来这之后做过些什么?”

    墨夏思索片刻,掰着手指数道:“我先是按照师兄你说的将这里打扫了一边,把那些血啊尸体的都处理掉了,然后就打扫了一遍,再然后就是每天练功和下棋。”

    ‘是因为这里被打扫干净的原因?’

    在心里做了个猜测后,江北然重新看向女鬼问道:“我问你,以前这里就经常会招来鬼魂吗?”

    “没有,大多数都是那个恶人抓来的。”

    ‘奇怪……’

    要说以前这里招鬼江北然还比较能理解,毕竟这里戾气极重,应该很受鬼的欢迎。

    但现在都打扫干净了,照理来说应该就成了一处普通的地方,怎么反而更招鬼了呢?

    想到这,江北然不禁打量起了墨夏。

    ‘不会又是啥特殊体质吧……’

    以前江北然老听说特殊的体质怎么怎么稀有,怎么他现在就感觉跟大白菜似的这么廉价呢。

    不过江北然这会儿还不确定究竟是不是墨夏的原因,毕竟鬼这方面的知识他也不是很多。

    ‘下次回来时做几个试验验证一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