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二十三章 他们都想坑我!

第三百二十三章 他们都想坑我!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二十三章 他们都想坑我!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百分之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一座宅院门口,厉伏城看向身后的孟思佩说道:“孟宗主,这宅子虽然旧了些,但为了掩人……”

    “我明白,带我进去就好。”

    “这边请。”

    走进宅院中,厉伏城挠了挠背后。

    从月牙谷一路回到镇上,他能明确感觉到孟思佩一直死死盯着他,而且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心,那股玄皇巅峰级的压迫感也一直让他感觉如芒在背,汗水几乎完全打湿了后背。

    领着孟思佩走到一扇木门前,厉伏城推开门道:“这里便是卧室,里面日常所需的东西应该比较齐全,当然,您如果有任何需要都能跟我说,我立马让人给您置办。”

    走进房间扫了一眼,孟思佩回答道:“不用麻烦,只是暂住几日罢了,就不必费心了。”

    “随您的心意来就好,那您先休息,我就在门口候着。”

    厉伏城说完刚要关门离去,就听孟思佩喊道:“且慢。”

    厉伏城只好保持着关门的姿势顿住,想着该来的终归还是要来。

    “孟宗主还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没什么吩咐,你也不必如此拘束,我就是……有些问题想问问你。”

    “孟宗主请说。”

    “你与那位前辈……是什么关系?”

    厉伏城似乎早有准备,直接拱手回答道:“回禀孟宗主,前辈吩咐过,若是你询问此事,我什么都不能回答,若是您要追问,那我只能……”

    “罢了罢了,我也猜到会是如此,那你也去歇着吧,不用替我守门,怪辛苦的。”

    “这是前辈吩咐的事情,我莫敢不从,若是您嫌我碍眼,我可以去大门外候着。”

    “那倒也不必,就这样吧,辛苦你了。”

    “不辛苦,那孟宗主您好好休息。”厉伏城说完关上了门。

    听着木门被关上的声音,孟思佩先是叹了一口气,但很快又笑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她应该算是又靠近了前辈一点点。

    一想到前辈很可能一直在暗中保护她,孟思佩就觉得心里暖暖的,坐在桌前双手托腮,一双小脚在桌下有规律的左右晃动起来。

    ‘不知道前辈在梁国干什么呢……’

    另一边,江北然回来后立即联系上了霍鸿飞,霍鸿飞也很效率,当天晚上便赶了过来。

    “拜见陛下。”

    熟悉的庙堂中,霍鸿飞向江北然行礼道。

    “引乱之事思考的如何了?”江北然开门见山的问道。

    “已经着手在办了,三日……不,两日内一定给陛下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不必了,我帮你找了个更大的乱子,你只要配合一下就可以了。”

    “更大的乱子?”霍鸿飞愣了一下,有点不明白这位应该是初来乍到的皇上能惹出什么乱子。

    “没错。”江北然点点头,然后将孟思佩和自己顺势做好的计划一并告诉了他。

    “这……”

    霍鸿飞有点懵,这惊喜来的太突然了。

    如果真按皇上所说,那这绝对是一个将梁国搅到天翻地覆的好机会,甚至足以伤其筋骨。

    用不可思议的眼神忘了江北然一眼,霍鸿飞从他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上感到了可怕。

    ‘好可怕的人物……’

    在霍鸿飞的心中,这一切绝不是什么巧合,而是这位皇上安排好的。

    什么不小心误入月牙谷的玄皇,哪会有这么蠢的玄皇?

    而能够让一位玄皇冒这么大的风险为他做事,可见这位皇上的势力之大,手下可用之人之多。

    ‘果然是天助我也,竟然送来如此一位当世强者助我复仇,谭家……这比十年的债,我要你们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看着霍鸿飞的脸色变了又变,江北然换了个坐姿道:“机会已经给你创造好了,你应该能把握住吧?”

    霍鸿飞听完立即拱手道:“请陛下放心!若如此大好机会我都不知如何把握,那也不配和您谈什么合作,只是……”

    “但说无妨。”见霍鸿飞面露犹豫之色,江北然直接摆手道。

    “陛下可否让那位孟宗主配合我一二?”

    “自然可以。”

    “谢主隆恩!”霍鸿飞鞠躬行礼道。

    将孟思佩居住的地方告诉霍鸿飞后,江北然站起身道:“去到那以后,剩下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跟伏城说,他会转告于我。”

    “是,那在下这就出发。”

    “去吧。”

    等霍鸿飞离开,江北然思考片刻后身形便也消失在了庙堂之中。

    ……

    “砰!”

    月牙谷苍雷教阵地中,林仁武拿起一个杯子狠狠摔在地下。

    “气死老子了!”

    今天他这老脸算是丢尽了!

    还被那颜思渊骑在头上拉屎拉尿,偏偏他还没法还嘴。

    想到这,林仁武又一掌拍碎了一张桌子。

    而且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那秋鸿朗的话才是真正惹到他火起的。

    “他娘的!老子要弄死你们还需要和那些晟国狗合作?”骂娘间林仁武又一掌拍碎了一张椅子。

    越想越气的林仁武不禁想到了孟思佩,到现在他也没想通那女人究竟意欲何为。

    她明显不是乱闯进来的,不然后续准备也不会做的如此之足,无论是破了尹修良的天感人仪阵,还是提前摆下的幽煌阵,都说明她是有备而来。

    ‘可她身后既然有如此高明的布阵者,为何还会如此莽撞的闯入阵内呢……’

    ‘难道就是为了引诱我过去!?’

    林仁武猛地一瞪眼,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高。

    月牙谷内只有他让尹修良摆下的天感人仪阵,也就是那孟思佩进来后,尹修良肯定会先汇报给他。

    ‘引诱我去和那孟思佩见面然后往我身上泼脏水?’

    再回想一下秋鸿朗和那颜思渊一搭一唱的样子。

    ‘想联手坑老子!?’

    来回踱了好几步的林仁武一下停住,扯开嗓门厚道:“都进来!”

    随着林仁武这一嗓子尹修良和另一个中年人迅速走进帐篷拱手道:“宗主林宗主。”

    他们两人都知道林仁武今天脾气很大,故而一直待在门口不敢进来,可如今听到呼唤,也只能硬着头皮进来听令。

    又叫人搬来三张椅子,林仁武坐下后翘起一条腿压了压手道:“都坐,都坐,你们给老子分析分析,这件鸟事到底是不是有人想搞老子。”

    说完林仁武便将自己的想法告知了两人。

    晏文光是苍雷教的二把手,平日里负责管理教中大小事务,所以林仁武对他很是信任,所以说完后第一时间就看向了他。

    被宗主盯住的晏文光也不含糊,直接皱眉回答道:“如果真按您这么说,那此事的确有些蹊跷,一来那晟国玄皇没道理孤身来到这月牙谷,还故意暴露自己,这明显是有目的的,再者另外两位宗主都知道这谷内只有您设下了感知阵法,故而肯定会先他们一步去看看……”

    “对!”林仁武一拍扶手,“老子就是这么想的!这两个没*的!肯定是他们坑我!”

    这时一旁的尹修良也点头道:“林宗主,其实我也有一件事要告知您。”

    “说!”

    “当时着急我还没觉着,但事后我检查发现我这天感人仪阵是被人从内部破坏,也就是那人早已在阵内。”

    林仁武眉头一皱,问道:“有何说法?”

    朝着林仁武一拱手,尹修良回答道:“回禀宗主,我布下的这天感人仪阵虽不敢说梁国内无人可破,但绝没有人可以提前发现,并悄声无息的进入阵中,所以我的想法是……破阵之人早已在阵内。”

    “你的意思是……”林仁武摸了摸下巴,“是那两个老东西手下有能人!?”

    尹修良摇摇头:“不需能人,这天感人仪阵最大的优势便在于布下后极难被人探测到,同时这也是他最大的价值,然而那颜思渊和秋鸿朗都是知道我摆下此阵的,所以只需找一位精通阵法的人来,便能从内部破解此阵。”

    林仁武听完脸一下就黑了,“你确定绝对不是有人悄悄从外面进来?”

    这话听到尹修良一下激动的站起来喊道:“林宗主,我这一生都在研究阵法一事,我布下的天感人仪阵梁国之内绝对无人可从外部发现,当然,晟国内也绝无此等能人!”

    “妈了个巴子!”

    林仁武听完直接拍案而起:“两个老畜生!跟晟国联手坑我,还往我身上泼脏水!老子现在就弄死他们去!”

    “宗主且慢!”

    见自家宗主一副要跟人拼命的样子,晏文光连忙拦在他身前喊道。

    “干嘛!”林仁武吼道。

    “此事影响颇大,还请宗主先冷静一下,待我替您分析一二。”

    “还有什么好分析的!那两条老狗摆明了要坑我!”

    “是!这一点确认无误,只是我们还得分析一下那两人为何要如此做,以及他们是不是真的想要联手对付我们,如果真是的话……宗主,我们还得想点万全之策才行。”

    听完晏文光的话,林仁武稍微冷静了一些,重新坐到椅子上说道:“好,那你就好好分析分析,那两条老狗究竟要干嘛!”

    见拦住了自家宗主,晏文光松了口气后说道:“首先是他们二人为何要联手,依属下看,很可能是为了那即将现世的宝物。”

    ——————————————————————————————————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