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二十章 十年之恨

第三百二十章 十年之恨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二十章 十年之恨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梁国有谭家这样的存在属实让江北然有些意外,有种莽夫突然耍起绣花针的感觉。

    乱中有序。

    这大概就是对梁国最好的形容。

    琢磨了一会儿这颇为神奇的谭家,江北然重新看向霍鸿飞问道:“既然你已经知道谭家在梁国的能量如此庞大,那我相信你也准备了足够完善的计划去颠覆它。”

    “在下不敢言完善二字,但也已经是我所能想到的极限。”

    “愿闻其详。”

    从乾坤戒中掏出三本仿佛账本一样的册子,霍鸿飞双手递向江北然道:“陛下,在下描述之前,劳请您先观此册。”

    伸手接过霍鸿飞递来的书册,江北然翻开第一本看了起来。

    “唰……唰……唰……”

    庙堂中一片寂静,只有江北然翻页的声音。

    一直到江北然彻底翻完第一本,才感慨的点了点头。

    什么叫处心积虑?这就叫处心积虑!

    书册上几乎记录了一切谭家的来往宗门,而且是事无巨细,都记了下来。

    ‘就算是闻舟也做不到如此地步吧。’

    除了谭家的日常交际外,书册中还记录了梁国各大宗门之间的摩擦以及合作,很容易便能看出哪个宗门和哪个宗门关系比较融洽,哪个宗门明显看哪个宗门不顺眼。

    接着又翻看完第二本和第三本,江北然吐出一口气道:“你的意志我感受到了,说说你的计划吧。”

    朝着江北然拱拱手,霍鸿飞开口道:“既然陛下看完了此三册书籍,那相信您已经发现梁国虽然有着一些维护关系的手段,但本质上还是一盘散沙,无论是驱狼吞虎,还是各个击破都不算难事。”

    “若真是这么简单,你也就不需要我的帮助了吧。”

    “陛下英明。”霍鸿飞行了一礼,“使用手段的确可以让梁国各大宗门之间互相咬起来,然而一旦达到某个临界点,那几个最强的宗门便会站出来,使用谭家这张柔情牌,所以在下的想法是,在这个临街点到来之前,请晟国来给予梁国致命一击!”

    “嗯……”江北然思索片刻,“你的意思是你先把梁国搞到鸡飞狗跳,在梁国要死不死的那一刻给我信号,让我带人杀过来?”

    “在下正是此意!”

    “可有具体计划?”

    “有,请陛下听我为您一一道来。”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内,霍鸿飞讲述了数个他准备实施的计划,可以说计划中的每一步都凸显着他对梁国的了解之深。

    “啪、啪、啪。”

    听完霍鸿飞的表述,江北然很有节奏的拍了三下手,表达了自己对这位复仇者的敬意。

    “看来可以提前祝我们合作愉快了。”

    听到江北然的话,霍鸿飞双拳猛地一握。

    他忍受这等非人屈辱这么多年,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彻底推翻谭家,但他处心积虑了这么久,却一直觉得差了点什么,如今差了的那点东西终于来了!

    另外若是换做别人,霍鸿飞有可能不会这么快就全面信任,但这位晟国皇帝找到了他的儿子,这让霍鸿飞冥冥之中有一种他就是上天派来帮他成大事之人的感觉。

    而且这位皇帝也表现出了非常信任他的样子。

    明明在别人眼里,他只是谭家的一条狗而已,可这位皇帝却对他异常信任。

    这也让霍鸿飞觉得如此绝妙的合作机会如果错过了,恐怕就再也不可能等到第二次。

    一拍即合。

    江北然坐直身体开口道:“你那些计划都很有价值,不过你不觉得有一个更好的机会就在眼前吗?”

    “陛下说的是……月牙谷?”

    “没错,正是月牙谷,狗抢食的时候才是最容易互相斗起来的,如今这么好的机会放在眼前,不利用一下岂不是可惜?”

    “陛下英明,这月牙谷确实是一次机会,只是在下还没有想出最佳的谋划,故而才没告知陛下。”

    “那就好好想,你还有八天的时间,足够你谋划了吧?”

    “八天?”霍鸿飞表情一愣,有些不明白眼前这位皇上口中的八天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知道那宝物将何时降世?’

    没错,已经算清一切的江北然当然知道那块绝世好玉何时会出世,他甚至连这块玉是会是什么颜色都知道了。

    拍了拍愣住的霍鸿飞,江北然起身说道:“听我的就好,八天后申时,狂欢将会准时开始。”

    见到王大哥向外走去,厉伏城也连忙跟上,留下了霍家兄弟两人在庙堂面面相觑。

    “志尚,那位皇上……他究竟……”

    看着大哥欲言又止的样子,霍志尚拱手道:“说实话,我对这位皇上也是知之甚少,只知道他高深莫测,是一位不显山不露水的大能。”

    “这点我也看出来了,这份自信是装不出来的,只是不知道他为何能如此确定那宝物将在八天后出世,甚至精准到时辰。”

    霍志尚思考片刻,回答道:“这位皇上当初寻找文康时,要了他的生辰八字和画像,我本以为他是要举全国之力去找,但之后并没有感受到这样的动静,可文康还是很快就被他找到了。”

    “你是说……他能掐会算?”霍鸿飞有些惊讶的问道。

    “确实很有可能。”

    “果然是一位大能。”

    在玄龙大陆上,号称自己能掐会算的道士半仙绝不在少数,但真正能做到的只是凤毛麟角,甚至凤毛麟角都没有,除了真正信奉这些的信徒外,大多数人根本不信世间真有人能未卜先知。

    当然,在认识江北然之前,霍鸿飞也不信。

    ‘看来只是我的见识太少而已。’

    感慨完,霍鸿飞看着自己弟弟说道:“虽然你应该清楚,但大哥还是要再提醒你一句,能认识如此隐士高人是我们的幸运,切不可将所见所闻之事传出去,哪怕一点。”

    “大哥放心,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那位皇上是真正的大隐隐于市,手段之高绝非我能想象,故而我心中只有崇敬,绝无其他想法。”

    “你能这么想就好了。”满意的点点头后,霍鸿飞披上一件斗篷,转身说道:“那我现在便好好回去思考,别辜负了那位皇上对我的第一次考校。”

    “大哥慢走。”

    挥挥手,霍鸿飞慢慢走出了庙堂。

    大街上,跟在江北然后面的厉伏城仍感觉有些震撼。

    就在刚才那小小的庙堂中,一国之运似乎就已经被决定,毕竟在厉伏城的心中,只要是王大哥要做的事,就没有做不成的,所以这梁国……注定要亡!

    “伏城。”

    正思考间,厉伏城突然听到了王大哥的呼唤。

    “在!”厉伏城拱手道。

    “跟我去趟月牙谷。”

    厉伏城听完一愣,但还是立即回答道:“是!”

    以江北然原本的想法,自然是想自己一个人去探的,但刚准备出发,系统选项就跳出了提示。

    选项一:独自去往月牙谷。完成奖励:玄鸟幽阵图(玄级上品)

    选项二:带上厉伏城一同前往月牙谷。完成奖励:随机基础技艺点+1

    在看到这两条选项时,江北然竟感觉有些欣慰,自己培养的人终于能帮着左右系统的判断了。

    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能帮到他了。

    架云带着厉伏城前往月牙谷,在进入离月牙谷最近的溧水县时,厉伏城突然开口道:“王大哥。”

    “何事?”江北然回道。

    “前方有一座大阵,如果我没感觉错,应该是天感人仪阵,这阵法布的煞是厉害,正好布在地璇眼上,可以借助山川之力,我可否请教王大哥一句,若是遇到这种阵,该怎么破?”

    看着厉伏城满脸好奇的样子,江北然一时间竟有些分不清他究竟是真的要问该怎么破阵,还是借着问该怎么破阵来提醒他前面有阵法。

    厉伏城拥有着极其稀少的四象之体,这体质制可以感应到还未开启的大阵,可谓实用至极。

    ‘这就是系统要我带上厉伏城的原因吗……’

    天感人仪阵是一种感应阵法,入阵者不会感觉到任何异常,但一举一动皆会被布阵者发现,就如同被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摄像头监视了一般。

    ‘这小子完全就是个雷达啊……’

    沉思片刻,不管厉伏城究竟是诚心发问,还是找借口提示他,江北然选择了直接回答:“既然是阵,那自然有破解之法,想要破天感人仪阵,就得宫坎和宫中两个位置入手。”

    江北然说完指了指地下道:“天盘丁奇,地盘六癸是何格局。”

    “朱雀投江之局。”厉伏城立回答道。

    “知方位,明格局,知道该怎么破了吗?”

    厉伏城望着下方思考许久,终于抬头道:“知了!”

    “好,破阵易,避阵难,在不触发大阵的情况下入阵才是上上之策,你可知该如何悄声无息的进入这天感人仪阵?”

    “还请王大哥指点。”厉伏城拱手行礼道。

    “甲为贵神,属阳为,庚为阳金,金克木,所以此类遁甲之阵最忌讳庚,故而若想悄无声息的入此阵,就得先生木,你可有解法了?”

    厉伏城揉着脑袋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之前给我的阵法书中云八卦甲子,神机鬼藏,意为世间神妙之处均藏于八卦和甲子之中,然而我太愚笨,至今无法搞懂十天干与十二地支组成的六十花甲子,尤其是其中的季节时辰符号更是如同天书一般。”

    将祥云停顿下来,江北然拿出一块罗盘说道:“八卦与甲子蕴含世间万物,自然复杂难学,然奇门遁甲就是将它们的规则组合在一起,构成一个囊括天、地、人、神在内的模型。”

    “模……型?”厉伏城歪着脑袋有点懵。

    “你可以理解为自成方圆。”

    “哦~”厉伏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看着厉伏城抓耳挠腮的样子,江北然问道:“莫非你*还未指点你奇门遁甲之术?”

    “教是教了些……”厉伏城说完从乾坤戒中拿出一本书来,“其实从上次拜师后,我也就比王大哥您多见过一次*而已,那一次是*来考校我功课,见我答的不错,便在又给了我两本阵法书里去了。”

    接过厉伏城手中的那本阵法书,江北然翻了两页后不禁在心里直呼内行。

    这*当他简直比他还潇洒。

    江北然自认已经够散养的了,但好歹还在自己视线范围内。

    那闫光庆压根就是把厉伏城往山里一扔,能活着出来就还是他徒弟,出不来就死里面吧。

    ‘这年头当*都这么轻松的吗?’

    将阵法书还给厉伏城,江北然说道:“也许这是那玄尊对你的考验吧,若是实在有不懂的地方,偶尔我也可以指点你一下。”

    “真的吗!?”厉伏城惊喜的喊道,喊完就要往下跪,却是被江北然一把拉住。

    “要跪跪你*去,我只是偶尔指点你两句罢了,不必如此。”

    “是。”

    看着厉伏城狂喜的样子,江北然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那闫光庆也是牛逼……这教学方法竟能捡漏的让我都看不过去,看来我还是责任心太重啊,得改……得改……’

    知道厉伏城不熟奇门遁甲,江北然也就没了继续考校他的意思,直接示范了一遍该如何无声无息的进入天感人仪阵。

    跟着师兄从南边进入月牙谷,感觉到天感人仪阵的确未被他们两人触发的厉伏城差点就拍起手来,不停的小声佩服着王大哥。

    思考片刻,江北然看着厉伏城说道:“进去后若是再感应到什么阵法,直接说便是。”

    虽然这么说出来稍微有损他的高人形象,但他高的地方多了去了,也不差这一个,毕竟稳才是第一位,头铁是不可能头铁的。

    听完师兄的叮嘱,厉伏城连忙点头称“是”,同时心中一顿狂喜。

    ‘我终于能帮上王大哥的忙了!’

    这简直是他一直以来的夙愿,王大哥数次救他性命,又为他指引了人生的方向,这些恩情厉伏城一个都不敢忘,每时每刻都想着该如何报恩。

    如今机会终于来了,他必须得好好表现!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