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十九章 工欲善其事

第三百十九章 工欲善其事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十九章 工欲善其事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翌日清晨,江北然从厉伏城家中的房醒来,叠好被褥,江北然伸着懒腰走出了门外。

    “呀,王大哥您这么早就起了啊。”正在院子里晾晒衣服的唐听双擦了擦湿漉漉的手:“您等会儿,我这就帮您准备早食去。”

    接着不等江北然回话,唐听双就一溜烟跑了。

    大概是听到了唐听双的喊声,主卧门“砰”的一声被推开,厉伏城从里面跑出来说道:“王大哥,昨晚歇息的还好吗?”

    “嗯。”江北然点点头。

    “那你稍歇片刻,霍志尚的消息应该马上就会传回来。”

    点点头,江北然又问道:“月牙谷那边有什么新消息吗?”

    听到王大哥如此关心此事,厉伏城立即回答道:“今天的消息还没传回来,您稍等,我这就去催。”

    “不急,既然没消息就说明没什么特殊情况。”说完江北然重新走回了房间,关门前,江北然背对着厉伏城说道:“我还有些事要办,一个时辰内别来打扰我。”

    “是。”

    看着王大哥把门关上,厉伏城立即便当起了门卫,过了好一会儿,唐听双就端着粥和一些小菜跑了过来。

    “是给王大哥送的吗?”厉伏城看向唐听双问道。

    “是啊。”唐听双点点头,“少主你要不要也吃点?”

    “嗯,这些就留在这吧,王大哥有事要做,让我们别打扰他。”

    “哦哦。”唐听双点点头,停住了要迈进去的脚步,然后将托盘交给厉伏城继续道:“少主,那这些你吃了吧,我去厨房候着,王大哥出来你就喊我,我立马再送来。”

    厉伏城笑着点点头:“辛苦你了。”

    “这有什么辛苦的,那我去啦。”唐听双说完又朝着厨房跑去。

    等唐听双跑远,厉伏城重新看向王大哥的房间,并隐隐感觉到有一种十分玄妙的感觉从里面传出来。

    ‘不知道王大哥又在做何等化腐朽为神奇之事。’

    此时房间内,江北然正坐在香台前诚心祷告。

    待到礼成,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拿出了十三炷灵檀香。

    此香有沟通天地之能,是澜州青羊寺的宝物,每年都有各类人士苦苦去求。

    江北然很久之前便将这个任务交给了顾清欢,到这次他回来,顾清欢终于求到了此香。

    将十三炷灵檀香一一点燃,江北然开始闭幕诵念。

    烧香作为传达自己愿望的仪式手段,自然也有着诸多讲究。

    三炷香是为自己祈福,六炷香是为两辈人祈福,九炷香是为三代人祈福,而十三则是代表着功德*,称之为高香。

    诵念完祷词,江北然左手向上,右手在下握住香,高举过头顶拜了三拜。

    将十三支香围成圈插入香炉,江北然又拜了三拜。

    礼毕,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拿出了骆闻舟给他带来的梁国地图,同时拿出了用来卜卦的三足乌铜蟾。

    这也是江北然刚刚得到的宝物,是吴清策帮助了一位落难道长后得来的。

    所谓“凤凰非梧桐不栖,金蟾非财地不居”。

    这财当然并不专指金钱,一切有价值之宝皆为财,所以用三足蟾来求宝或者镇宅都有着求财之意。

    吴清策交给他的这只三足乌铜蟾,背刻北斗七星,头顶太极两仪,做工虽不细致,但却极具灵性,江北然第一次握住它时便感觉到自己似乎与什么未知之物产生了交流。

    江北然不知道那是不是这个世界的神仙,但却知道那的确是某种高高在上的存在。

    随便帮个落难道长便能获得如此至宝,这让江北然一时觉得吴清策似乎也有着主角级别的机缘,毕竟这剧情实在太熟悉了。

    给路边乞丐一块馒头就得到如来神掌什么的,实在太主角了。

    晃动了三下三足乌铜蟾,江北然将它的头冲下,用力一震!

    “噹!”“噹!”“噹!”

    三枚乌黑的铜钱被三足乌铜蟾喷了出来。

    这三枚乌黑铜钱落到梁国地图上后变没有立即倒下,而是围着地图转了起来。

    顺时针转一圈,逆时针转一圈后,三枚铜钱分别朝着三个方位滚去,然后依次停留在三个坐标上旋转了起来。

    “当啷……”

    片刻后,第一枚乌黑铜钱率先倒下,接着过了很久第二枚,第三枚才依次倒下。

    而第一枚乌黑铜钱落下的地方,地图上标注的正是月牙谷。

    “这月牙谷竟能要产出如此宝贵之物吗。”

    江北然之所以要骆闻舟绘制地图,为的就是卜卦之用,当然,地图肯定是要经过一些特殊处理的。

    经过阵法和祷告加持的地图,便具有了模拟坐标之能,可以帮助江北然更精确的进行卜卦。

    而在这次卜卦中,江北然求的就是梁国何处有宝物,三枚铜币代表着三个结果,而第一枚倒下的就代表着此处宝物最佳。

    铜币倒下的越快,就代表着宝贝的价值越高,按照刚才那枚乌黑铜币倒下的时间,这月牙谷中将出现的宝贝肯定是能进珍奇谱的存在,也难怪能引得梁国所有强者蜂拥而至。

    而另外两枚铜币明显隔了许久才落下,说明宝物的级别和月牙谷那个压根没法比。

    确定了月牙谷的确将有至宝降世,江北然拿起那枚铜币诵念道。

    “今日行筹,玉女侍傍。”

    “有急相佐,常辅扶匡。”

    “嗡!”

    铜币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鸣叫。

    等到铜币表面慢慢浮现出一阵绿色的光芒,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个罗盘。

    将罗盘放到铜币的正上方后,中间的指针立即开始转动起来,并时不时的停顿一下,而江北然则是将这些停顿默默记在心中。

    最后等到罗盘指针恢复平静,江北然才一一点数起来。

    “左辅星、天魁、艮挂、木、丁亥……”

    一一与卦象对应后,江北然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

    “玉石类至宝的吗……”

    刚才那一通卜算后,江北然除了知道这次将出现的宝物是玉石外,还知道了它的方位,会引起的异象以及特性等等。

    “果然不管干什么,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句话都是通用的啊。”

    虽然卜卦点没有增加,但在卜卦工具全面升级后,江北然的卜卦能力还是大幅度提升了,足以可见工具的重要性。

    将地图收起,江北然开始盘算起该怎么取这宝物。

    首先玉石类的至宝江北然是相当喜欢的,用来做成玉简简直不能更香。

    另外放在平时的话,江北然还有可能不会亲自去凑这个热闹,但如今正好赶上霍志尚那位大哥想要将梁国搅个天翻地覆,而据厉伏城所说,如今梁国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去了月牙谷,简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如果到时候有机会让那乱起来,清楚知道宝物位置的江北然自然能先人一步,轻松取走。

    ‘简直计划通,稳。’

    ‘接下来就得看看哪位霍家的长子究竟给不给力了。’

    待到午时,刚用完膳的江北然正在院中休息,突闻一阵脚步身急跑来。

    扭过头去,正好看见跑进院子中的厉伏城。

    “启禀王大哥,霍志尚回来了。”

    “还在那间庙堂中?”

    “是的。”

    “那走吧。”

    来到庙堂,江北然刚跨进去就看到一个和霍志尚有五分神似的男子站在他身边,一见到自己进来,立即跨步过来拱手行礼道:“在下霍鸿飞,拜见恩公,请受我一拜!”

    说完便直接双膝跪地,向江北然行了一个大礼。

    江北然并没说话,而是先打量了一遍这霍鸿飞,然后用精神力探测了一下他的修为。

    ‘玄皇巅峰!?’

    江北然不禁心里一惊,这可是直逼梁国巅峰强者的修为,但按照霍志尚之前所说,这霍鸿飞并没有振臂一呼,吹起反击的号角,也就是仍然没有脱离谭家。

    如此情况下,他这是默默偷发育,偷到了玄皇巅峰?

    ‘有点东西。’

    跪在地上的霍鸿飞见江北然不说话,便又行了一礼道:“事情我已经听我的弟弟说过了,文康是我活在这世间唯一的意义,您帮我找到了他,就等于救了我的命,如此大恩,鸿飞定然全力报答。”

    收起心中的猜测,江北然看向霍鸿飞说道:“好,这份报恩之情我感受到了,剩下的话站起来说吧。”

    明白江北然话中意思的霍鸿飞直接站了起来,再次拱手行礼道:“多谢陛下。”

    这声“陛下”喊的颇有深意,江北然能听出他是在提前表达臣服之意。

    从系统没有跳出任何选项这点来看,江北然能确定这霍鸿飞的确只有满腔的复仇怒火,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让谭家万劫不复。

    至于之后的事情,他完全没有想过。

    坐上那再次沾满了灰尘的椅子,江北然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既然都是自己人,那就直接坐下谈吧。”

    霍鸿飞听完搬过一张椅子坐到了江北然对面,而历伏城和霍志尚则是站在一旁听着。

    “打算从哪里说起?”江北然问道。

    霍鸿飞愣了片刻,回答道:“就从我入赘那谭家开始说起吧。”

    会议片刻,霍鸿飞开始娓娓道来。

    “谭家欲要灭我霍家一事,我弟弟已经跟你说过了,后来为了保我全族性命,我发妻牺牲了自己的性命,我也当众给那谭梓柔跪下,亲吻了她的脚趾。”

    听着霍鸿飞仿佛在说旁人之事一般描述着这段残酷经历,江北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原本的霍鸿飞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已经是另外一个人。

    一个满心只有复仇之志的人!

    “入赘谭家之后,那谭梓柔对我很好,就像是主人对宠物那般好,无论我受到谁的欺负她都会站出来护着我,对此我很感激,也尽我所能的回报了她。”

    听到这,霍志尚双拳不禁紧紧握住,虽然他能想象到大哥入赘谭家的生活,但这还是第一次听大哥亲自诉说。

    看着曾经意气风发的大哥被折磨成如此样子,霍志尚就向冲出去与那谭家拼了!

    微笑着对霍志尚摇了摇头,霍鸿飞继续道:“靠着我竭尽全力的讨好那谭歆柔,她也完全对我放下了戒心,与我做了一对恩爱夫妻,同时我也越来越了解谭家。”

    “谭家之主谭咏德乃是苍雷教教主的徒弟,这层关系外人很少知道,而那谭永德的发妻乃是真元宗宗主颜思渊的小女儿。”

    ‘真元宗?’江北然眉头一挑,感慨着谭家的水还真深。

    这梁国各宗之间互相攻伐,真元宗作为第一强宗,跟苍雷教“打成一片”的次数也不少,却不想私底下竟然联了姻。

    ‘贵圈真乱啊……’

    越发搞不明白梁国的国家体系,或者说这里压根就没什么体系,大家都是真性情,全凭个人喜好做事。

    这么一想,倒觉得这样更符合梁国的气质。

    “所以你才觉得想要彻底灭掉谭家,只有将整个梁国全部浇的天翻地覆才行吗?”

    “陛下英明。”朝着江北然拱拱手,霍鸿飞继续道:“越发融入谭家之后,我发现这个谭家确实是梁国中十分特殊的存在,不止苍雷教和真元宗,还有大大小小一十四个宗门的人员在这家族之中,而且都是梁国中排的上号的宗门。”

    听到这,厉伏城也不禁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他虽然听过这谭家,但真不知道这谭家水深到这地步。

    江北然琢磨片刻问道:“在你看来,这谭家……究竟是怎么回事?”

    朝着江北然拱了一下手,霍鸿飞才回答道:“依在下愚见,这谭家似乎是梁国中的一个止戈之器。”

    ‘止戈?’

    江北然眉头一皱,但很快就琢磨出了霍鸿飞的意思,同时感慨着梁国似乎也没有他表面上看上去如此野蛮粗暴。

    如霍鸿飞所说,这谭家包含了梁国各大强宗的亲属人员,那么当这些宗门打到不可开交,你死我活的时候,这谭家中族人便会站出来从中调解也好。

    给个阶梯下也好,谭家有什么特殊手段也好。

    总的来说,这谭家好像……是梁国的守护者?

    ‘奥特曼大家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