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十一章 你就是我最疼爱的师弟了

第三百十一章 你就是我最疼爱的师弟了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十一章 你就是我最疼爱的师弟了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在之前有催眠加成的拷问中,江北然了解到养鬼其实并不是一定要像田格这样如此血腥暴力。

    血池、尸山、怨魂这些手段虽然的确能够加快鬼魂变强的速度,但同样也会让鬼魂变的无比凶残,从而难以控制,且成长的上限也会受到遏制。

    田格是因为想要先制造出几个强大的鬼魂用于自保,所以才用了这种极端的手段。

    一般来说,鬼魂成长时最需要的就是阴气。

    对于鬼魂来说,阴气就等同于*者的灵气,是必不可少的。

    除了阴气外,煞气、戾气、狂气这些也都是鬼的最爱,这类气息在那种四战之地尤为强盛。

    另外吸收死去强者的魂力、吸**气、自我*都能够让鬼实力上升。

    而在又这么多方法的情况下,田格还是使用了最极端的方法来达到目的,这也是江北然不打算给他任何机会的理由,因为这个人骨子里就没把别人的命当做一回事。

    用了一天的时间,江北然把这些养鬼的知识都教给了墨夏。

    墨夏的接受能力也比他想象中要强,很多东西都是一教就会,让江北然省心许多。

    最后检查一遍,确认墨夏的确全部听进去后江北然终于放下心来。

    在墨夏和青青熟络时,江北然看向吴清策道:“帮一名弟子请个长假,这点权限你还是有的吧?”

    “师兄放心,包在我身上了。”吴清策立即拱手道。

    点点头,江北然走到了田格的尸体旁。

    将一张张符纸贴在田格尸体上,这些都是用来抑制他的戾气,并对他灵魂产生一定的压制作用。

    接着在摆下一座封魂阵,江北然将一把铃刀递给了墨夏。

    看着这把刀身下挂着一串铁环的铜刀,墨夏略带疑惑的接了过来。

    “若是田格的灵魂醒来,你便晃动这把铃刀。”

    “我知道了。”墨夏说完尝试着晃动了一下铃铛,只听得一阵叮当作响。

    “好,那从今日起,你便在此安心学习驭鬼之术。”说完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两本棋谱递给墨夏:“这里面记录着我的一百二十七场对局,送给你。”

    “多谢师兄!”

    比起什么世间仅有一人所会的驭鬼之术,墨夏明显要对这两本棋谱更有兴趣。

    “食物补给稍后我会让人送来,若是你觉得待不住了,也可以告知于我。”

    “是!”

    “那你便好好修行吧,我走了。”

    江北然说完转身消失在了茅草屋中。

    “嗯!?”

    看到师兄突然消失,旁边的吴清策不禁一愣。

    他有些不明白自己现在是该跟着一起回去,还是继续待在这里教新师弟一些“规矩”。

    “咳!”

    轻咳一声,吴清策踱着步子来到了墨夏面前。

    听到吴执事的轻咳声,正在为得到两本棋谱而欣喜的墨夏也只能先将它们放下,恭敬的行礼道:“再次感谢吴执事刚才出手相助。”

    摇摇头,吴清策回应道:“你应该感谢师兄,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你。”

    “师兄自然是要感谢,但吴执事同样也是要谢的。”

    “嗯。”满意的点点头,吴清策思索片刻才继续道:“就像我之前说的,从今日起,我们便是同为师兄门下的师兄弟了,我入门比较早,若是愿意的话,你可以喊我一声大师兄。”

    墨夏听完明显一愣,虽然他已经从吴执事的态度中猜到了一些,可当吴执事亲口说出他是师兄坐下大弟子时,墨夏还是感到震惊无比。

    因为吴清策是宗主亲传弟子这件事是全宗上下都知道的,而现在他又说他是师兄的大弟子……那他这身本事究竟是从何而来?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全晟国风头最劲的年轻一代弟子,能教出这样弟子的*那能差的了吗?

    ‘问题是……师兄他的修为不是练气五阶吗?’

    不过墨夏并没有深入去想这些问题,而是先恭敬的行礼道:“墨夏拜见大师兄!”

    满意的点点头,吴清策回应道:“当然,以后有外人的话,你还是称我为吴执事。”整理了一下黑白长衫,吴清策继续道:“刚才我看你对师兄事似乎不是很了解,或者说心里还有很多疑惑不敢问,对吗?”

    墨夏一听,立即头如捣蒜般回答道:“是的,还请大师兄为我解惑!”

    “你先跟我说说你知道的事情吧。”

    “我知道的事情……”墨夏说着掰起了手指,“师兄棋艺很好、师兄是皇帝、师兄很少在堂里待着、师兄……师兄……”

    看着墨夏这么快就卡壳,吴清策立即明白这位新师弟是真的对师兄一无所知。

    这可让吴清策犯了难,按理说师兄将墨夏带到此地,传授了驭鬼之术之前又说了那样一番话,那肯定是把他当自家弟子了。

    所以吴清策觉得师兄把他留下来应该就是要给他说说师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可吴清策又怕自己理解错了,万一说错了什么话,那问题可就大条了。

    就在吴清策纠结时,实在想不出师兄还有什么特别之处的墨夏朝着吴清策拱手道:“大师兄,还请您为我解惑。”

    看着墨夏真挚的眼神,以及那声动听的“大师兄”,吴清策决定豁出去了。

    ‘师兄留我下来肯定是这个目的!’

    “好,那你可得仔细听好了,师兄的厉害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完的。”

    “是,多谢大师兄!”

    在接下来的半个时辰内,吴清策将师兄的种种事迹,不对,应该说神迹告诉了墨夏一部分,至于没说的那部分,是吴清策为了将来有可能挨罚时还能辩解一句我并没有全都告诉师弟而留的。

    墨夏也是一名十分合格的听众,在听到吴清策形容师兄的伟岸时,他也会非常配合的鼓起掌来。

    “大师兄,您跟着师兄很久了吧?”在吴清策喝茶歇息的空闲间,墨夏好奇的问道。

    “嗯,已经很久很久了。”吴清策点点头。

    “好厉害,大师兄您被师兄选中肯定也是有着过人的本事,如今又跟师兄学了这么久,难怪能够成为年轻一代中的翘楚,墨夏好生佩服。”

    这句话算是挠到吴清策的痒痒肉上了,这会儿他脑中就只剩下了一个字。

    ‘爽!’

    作为师兄的开山大弟子,吴清策一直是非常骄傲的,尤其是越来越了解师兄的神秘与强大后,吴清策就更觉得自己一定是被上天选中的幸运儿。

    但可惜这份骄傲他只能独自欣赏。

    跟外人吧,不能说,虽然全宗的弟子都很佩服他,但吴清策知道他们佩服的方向压根就不对,晟国年轻弟子第一人?这种称号吴清策压根就不屑,能成为师兄开山弟子才是他最大的荣耀。

    外人不能说的情况下,自家几个师弟也很难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大师兄。

    顾清欢实在太能干,甚至集体行动时吴清策会觉得自己才是师弟,而且他也时常会觉得比起他来,师兄更器重顾师弟。

    骆闻舟吧,也很能干,很多时候都能独当一面,压根就不需要他帮什么忙。

    吴清策倒也不是觉得这两个人不尊重自己,相反,他们两人对自己这个师兄还是很恭敬的,无论是言语还是行动上。

    只是吴清策更想要的是那种师弟对师兄的依赖,以及崇拜!

    吴清策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了,毕竟师兄收来的徒弟那都是天之骄子,无论是天赋还是处事能力,那都是个顶个的高。

    可就在今天!一个真正的萌新师弟终于出现了!

    墨夏的出现简直满足了吴清策对师弟的一切幻想。

    ‘没错,就是这种崇拜感!这种明白我能被师兄收为弟子是有多么了不起的崇拜感!’

    看着墨夏那闪闪发光的眼睛,吴清策瞬间就单方面决定了。

    从今天起,他就是我最疼爱的师弟!

    ……

    另一边,江北然已经回到了归心宗,他之所以没有让吴清策一起离开,的确有着让他给墨夏“科普”一下的意思,毕竟自己吹自己太尬了,所以让吴清策来说才是最好的。

    ‘希望他能读懂我的意思吧。’

    来到回雁峰,江北然本打算去和堂主和礼堂打个招呼,却突然发现一只瑛蜂鸟朝着他急速飞来。

    伸出手指接住瑛蜂鸟,江北然从它的翅膀中取出了信件。

    摊开读了一遍,江北然发现这次的信是骆闻舟送来的。

    ‘效率还真是不错。’

    将整封信的内容读完后,江北然直接坐上祥云离开了归心宗。

    飞到一处湖泊旁,江北然缓缓走下了云。

    “*!”

    江北然刚下云,便听到了远处惊喜的呼喊声。

    扭头望去,就看见骆闻舟朝着他飞奔而来。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待骆闻舟站定后,江北然慰问道。

    “不辛苦!都是些小事罢了。”骆闻舟说完立即从乾坤戒中拿出几份地图递给江北然道:“*,这是您要我做的地图,您看看,还满意吗。”

    从两年前开始,江北然就给了骆闻舟两个任务,一是要他去其他国家寻找各种各样的植物种子回来,之前的土豆便是成果之一。

    第二就是江北然让他在寻找种子的路上,将各个国家的版图都记下来,绘制成地图。

    为此江北然将绘制地图的技艺全传授给了他。

    如今两年过去,骆闻舟终于交上了他的作业。

    看着一张张脉络清晰的国家地图,江北然欣慰的开口道:“比我想象中的更好,辛苦了。”

    “*满意就好。”

    将地图收好,江北然顺手用精神力探查了一下骆闻舟,发现他的修为竟然也已经达到了玄灵。

    ‘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会制造惊喜。’

    之前两个修为蹿升已经让江北然很惊讶了,但都比不上骆闻舟。

    因为骆闻舟并没有把心思放在*上。

    对于他来说,炼丹才是第一位的,这也是江北然把绘制地图这个任务交给他的原因。

    一来他擅长搜集情报,不管去哪都能很快融入其中,二来就是他无心*,比起枯燥的修行来,这种旅行式的任务明显更适合他。

    但没想到这小子不仅旅开心了,而且连修为都没落下,一点都不比他的两个师兄差。

    “何时晋升的玄灵?可有奇遇?”

    面对*,骆闻舟当然不会有任何隐瞒,直接拱手回答道:“回禀*,我路经曲国时出手救了一位族长的长子,那位族长为了感谢我,便用他们家族的秘术传输了大量玄气进入我体内,帮助我突破了两重境界。”

    ‘竟然还有这种秘术?’

    这种直接灌输功力的操作江北然还真没见过,不过他在深入思考前,先是问道:“这种秘术可有限制?”

    “*英明,据那位族长所说,这种秘术的施展需要准备许多东西,只是具体是什么那位族长并没有说。”

    秘术嘛,不外传是肯定的,不过就算那位族长不说,江北然也能猜到这种秘术的施展难度,毕竟要是不难的话,他们就能批量制造玄灵级强者了,那还不得上天?

    不过不管再怎么复杂,这种能够直接灌输玄力的*还是相当霸道,确实勾起了江北然的好奇心。

    “曲国的哪一家?”

    “屈家,族长的名字叫做屈志泽,是一名玄皇级的强者。”

    看到*饶有兴趣的表情,骆闻舟拱手道:“*,这一路上弟子还遇到了许多奇闻异事,不知是否愿意听听。”

    “嗯,说吧。”江北然点头道。

    见*感兴趣,骆闻舟立即如同打开了话匣子般滔滔不绝起来。

    等他骆闻舟说完时,太阳已经开始缓缓沉入群山之中,夕阳映红了半边天。

    <dividc2>

    <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