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零八章 原来是个低配版的

第三百零八章 原来是个低配版的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零八章 原来是个低配版的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我说……我说……求您把解药给我。

    不得不承认,这田格还是相当硬气,就算江北然捏碎了他全身上下二十八块骨头也依旧没有回答任何江北然提出的问题。

    对于这种硬汉,江北然直接就将一颗蛇蛊丹塞进了他嘴里。

    这毒药的作用很简单,一旦服下就会不停唤醒吞食者内心最深层的恐惧,并且将这些恐惧不停的在吞食者的脑内循环播放。

    田格虽然忍得住肉体上的折磨,但被这蛇蛊丹折磨了一天一夜后精神却是完全崩溃了,他现在只想睡个好觉,别的一无所求。

    将一小瓶可解蛇蛊毒的*粉末倒入田格口中,江北然问道:“何处学的养鬼之术?”

    吞下粉末的田格长舒一口气,一双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睛也总算有了些生气。

    缓和片刻,田格开口回答到:“是在一处秘境中所学。”

    哦豁。

    虽说秘境一般都会出现在灵气比较浓郁的地方,但那是因为大多数秘境都是前辈高人留下的洞府,所以才会在玄气浓郁的地方。

    至于真正的福地洞天,那就是全大陆随机刷新了,当然,玄气浓度高的地方肯定会比较容易刷到。

    江北然猜测这田格既然能在晟国撞上一座秘境,那大概率是福地起步,如此这种级别的奇遇中,学会连自己都没听过的秘术也就情有可原了。

    不过这田格虽然人在晟国,但并不代表他就是在晟国碰上的秘境,所以江北然还是问了一句道:“你是在何处遭遇的秘境?

    田格听完脸上虽然满是犹豫之色,但一想到那蛇蛊丹的可怕,还是认命般回答道:“石临郡、暨封县的宝方院中。”

    石临郡……还真是在晟国中,这小子大气运啊。

    能够在晟国这种玄气薄弱的边缘小国中遇上一处秘境,这绝对是天选之子级别的气运。

    只不过这小子明显走在了歪路上,主角是不可能主角了,莫非是未来的大反派之一?

    指了指血腥味飘来的方向,江北然问道,“那边是什么?”

    “血池,给鬼积累煞气所用。”

    “这就是你不仅要骗钱,还把难民都杀了的理由?”

    “是。”田格一点也没狡辩的意思,痛快的回答道。

    听到这,江北然基本已经确定了,这货走的就是大反派的路子,前期双手沾满鲜血,引来主角围剿后展现出一手从未有人见过的驭鬼之术,b格直接拉满。

    搬过一张椅子坐到田格面前,江北然点燃一炷香问道:“如何养鬼,驭鬼,与我说说吧。”

    “说了你会放过我吗?”

    “不会。”江北然直接了当的回答道。

    田格明显一愣,然后笑道:“那我为何要告诉你?”

    拿出装有蛇蛊丹的瓶子往半空抛了抛,江北然回答道:“说出来的话,我会让你死的痛快点。”

    意识到对方确实要弄死自己的境况,田格吐出一口气说道:“就算我不杀那些难民,他们最后的结局也是一样的。”

    “我没兴趣和你谈论这些,你只需要告诉我该如何养鬼和驭鬼,不然我就再喂你吃一颗蛇蛊丹。”

    紧紧的握住双拳,求生欲已经达到的田格决定先让眼前这个神秘人意识到自己的价值,等他明白为了那些穷苦百姓而杀了自己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必然就会重新考虑。

    脑中闪过一大堆盘算后,田格回答道:“欲要学养鬼与驭鬼之术,那首先必须得学会捉鬼,而想要捉鬼,就必须得先能看见鬼,我就先从这里说起。”

    “不用,我能看见鬼。”

    田格听完摇头道:“你之所以可以看到那个女鬼,是因为我为她做了加持,一般情况下你是看不到的。”

    朝着田格身边一指,江北然说道:“你旁边坐了个老头,应该一直在思考怎么救你出去。”

    接着又往后一指:“这站着个壮汉,估计只要你一声令下,他就会想办法拦住我去追你。”

    “还有躲在帘布后面的那个小孩,看我老半天了,眼睛瞪得不累吗?”

    听着江北然把自己的养的鬼一个个认出来,田格的神情比起一开始见到江北然还要惊讶。

    他一直以为这驭鬼一术是他的独门绝学,却想不到竟然还有人能和他一样看到鬼魂。

    看到田格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江北然问道:“现在可以继续往下说了吗?”

    田格原来有一肚子如何才能看见鬼的理论学说,如今却全部被堵在了嗓子眼,无奈之下他只能点头道:“既然前辈能见到鬼,那我就来跟您讲讲该如何捉鬼。”

    指了指旁边的鬼老头,田格解释道:“鬼魂没有任何实体,所以无论是拳脚还是玄气都无法对它们造成伤害,想要降服它们,就必须先学会使用你的魂力。”

    “何为魂力?”

    “简单来说就是调动灵魂的力量,我知道这样说很难理解,但这就是我在秘境中得到的启发,后来我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才勉强算是掌握了一点,该怎么形容呢,就是……”

    就在田格想要具体描述一下魂力为何物时,一双眼睛突然瞪的老大,因为他发现一股极为强势的魂力向他袭来。

    “你……您也掌握了魂力?”田格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同时他也终于明白眼前这个人为什么能找到自己了。

    “算是吧,你这魂力除了压制鬼魂之外,可还有其他作用?”

    处于震惊中的田格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回答道:“没有了,魂力就只能用来对抗鬼魂而已。”

    听到田格这句回答,江北然明白精神力并不等同于魂力,而是一种更高阶的力量,硬要说的话,魂力最多也就算个精神力分支。

    确定自己可以使用所谓的“魂力”,江北然问道:“所以我现在能捉鬼了吗?”

    “还不行……虽然您掌握了魂力,但想要捉鬼,还必须得掌握一些运用魂力的技巧,因为光是用魂力压制住了鬼并没有用,您必须再给它打上一个魂力印记才行,这样才能让它只臣服你一人。”

    田格说完不禁想起自己当初为了学会这标记之法,付出了整整三年时间才终于略有小成。

    而就在他感慨时,他身边那老人突然震惊的看向江北然问道:“你!你要作何!?”

    江北然也没理他,控制着精神力检查了他一遍后很快就发现了那个田格的魂力印记。

    原来如此,这不就是低配版的精神力印记嘛。

    瞬间明白这印记原理的江北然只是念头一动,那老头身上原本属于田格的印记就瞬间碎裂,同时打上了全新的魂力印记。

    属于江北然的魂力印记。

    “这……”田格彻底懵了,这世上还有人会用魂力也就罢了,但用的比他还好是怎么回事?

    “然后呢?”江北然做了个驱赶的手势,把那老头赶走后问道。

    这会儿田格人都快傻了,只能干笑着说道:“前辈……您就别再戏弄小人了,您不仅魂力强大,而且用的要比小人好上许多,哪里还需要小人来教?”

    “让你说便说,哪来这么多废话。”

    摸不透江北然的脾气,田格也只好继续回答道:“既然您已经能施加魂印,那么捉鬼对您来说便不是难事了,接下来便是养鬼和驭鬼。”

    “如同*者一样,鬼也有强大与弱小,而且在资质上同样也有着巨大差距。”

    “鬼也能*?”江北然问道。

    “是的,只是*的方式不太一样,而且前期主要得靠主人饲养才行。”

    “比如你那个血池就是吗?”

    “是的。”田格点点头,“想要让鬼变的强大,就要从五个方面来培养它,一为煞,二为狂、三为怨、四为阴,五为戾。”

    “那么鬼可以培养到何种境界呢?与*者的实力对比如何?”

    “这……”田格露出一个为难的神情,“小人也是刚开始养鬼,究竟能将鬼养到何种地步我也不曾知道。”

    江北然思索片刻,想到自己也没见过什么特别厉害的鬼,也没听到过什么关于鬼的传闻。

    也就是说这个田格很可能是这片大陆上第一个养鬼的人。

    “你刚才说鬼也有资质好坏之分,那如何才能抓到资质较好的鬼呢?”

    “这还真没什么诀窍可言,有时候一位玄王级强者的鬼魂还不如一个普通人,其中实在无甚规律可循。”

    “那该如何分辨鬼魂资质的好坏呢?”

    “这很简单。”田格说完便朝着那个一直躲在帘子后的小孩招了招手,喊了声“过来。”

    对于田格的命令,小男孩明显无法拒绝,所以即使满脸的不情愿,那鬼魂的男孩还是朝着江北然这边走了过来。

    “前辈你可以先用魂力包裹住它,然后再慢慢地控制着魂力往中间挤压,等到鬼魂感受到足够的压力,便会释放出自己的气来。”

    “若气为黑色,那便是煞气,若是黑色的气息十分浓郁,那便说明这鬼魂煞气冲天,有着极高的培养价值。”

    “另外四种呢?”

    “红色为狂气、灰色为怨气、紫色为阴气、绿色为戾气。”

    “那如果是各种颜色相混合呢?”

    “这种十分少见,小人曾经见过一只,只可惜没抓到他。”

    默默将这些信息都记在脑子里,江北然又开始继续抛出各种问题。

    例如什么样的颜色该如何培养,不同气的鬼魂区别在哪,要不要一直把鬼魂带在身边等问题七七八八的问了个遍。

    最后问到夜里,昨天经受了一天精神折磨,今天又完全没睡的田格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

    “前辈,可否让我先睡会儿……”

    一句话问的低声下气,早已没了最开始的那副硬汉形象。

    而之所以会变成这样,除了江北然已经彻底用实力征服了他之外,还有一点就是江北然最初时燃起的那炷香。

    这炷香不仅能安神,还有着催眠的作用,尤其对那些精神力脆弱的人尤其有效。

    如今田格的精神力几乎已经崩溃,这炷香很快便将他彻底催眠成了一个“乖孩子”,问什么就会答什么,而且答案绝对真实。

    看着眼睛已经完全睁不开的田格,江北然点头道:“睡吧。”

    “多谢前……”没等最后一个辈字说出,田格便重重摔在地上睡过去了。

    经过一下问的一问一答,江北然对这养鬼之术算是有了比较充分的了解,知道该如何挑选有潜力的鬼,以及该如何培养它们。

    “好叔叔,你以后养我好不好。”

    这时全程参与了两人谈论的青青突然跳到江北然面前问道。

    “养你?”江北然打量了青青一遍,笑道:“养你有什么用?你会打架吗?”

    “当然会!”青青猛地一点头,“村里能打过我的孩子没几个。”

    “那还真厉害,不过我也还没彻底学会该怎么养鬼,你再等等吧。”

    见好叔叔不肯收自己,青青有些失落,只好决定好好锻炼自己,成为一个优秀的鬼魂,到时候肯定能让好叔叔同意。

    第二天晚上,感觉自己被踢了一脚的田格猛地跳了起来。

    “谁!?谁踢我!?”

    “看来已经睡够了。”看着精神无比的田格江北然笑道。

    而在看到江北然的微笑后,田格却是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他本以为今天遇到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却不曾想回来时还是要面对“江北然”这个现实。

    前辈,能告诉你的术法我已经都告诉你了,实在没什么别的能说了。

    “是吗?”江北然瞥了田格一眼。“那是不是说明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这句话听的田格心里一慌,忍不住喊道:“前辈就一定要杀我!?”

    “为了一己私欲,杀害数千百姓,你觉得你该不该杀?”

    “前辈,你给个机会让我将功赎罪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这么做了。”

    “你下去问他们吧,若是他们同意,我就把你从地府里拉出来。”江北然说着一巴掌一巴掌拍在了田格的脑门上。

    “你……”田格至死都不敢相信,在自己如此表现的情况下,竟然还是……

    难逃一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