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地一百零九章 选拔

地一百零九章 选拔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地一百零九章 选拔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真……真死了啊?”

    白衣女鬼见新主人一掌直接拍翻自己的旧主人后震惊道。

    瞥了那女鬼一眼,江北然回答道:“是的。”

    女鬼一听,喜上眉梢道:“太好了!杀的好,杀的好,自从被这恶人抓来以后,我每天都要做自己不情愿的事情,要不是被魂印控制住,我早就逃了。”

    江北然听完嘴角微微一翘,回道:“是吗?”

    然后顺手便给女鬼添加了一个新的魂印。

    感觉到浑身一颤的女鬼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陪着笑脸道:“主人您刚才还说不要我呢,其实您还是很喜欢人家的吧,您放心,我……”

    不等女鬼说完,江北然就朝着她摆手道:“给你添加魂印是为了监视你,若是以后再让我发现你化作厉鬼夺人性命,我会立马抓到你,并让你魂飞魄散。”

    女鬼听完立即露出了一个尴尬而又不是礼貌的微笑,连连点头道:“当然不会,当然不会,我本来就不喜欢吓人,是那恶人逼着我才不得不干的。”

    “那就最好了。”

    江北然说完重新看向田格的尸体。

    竟然没有化作厉鬼吗?

    江北然本以为田格肯定会死的怨气冲天,然后化作厉鬼出现,却不曾想什么事都没发生。

    不过江北然也不清楚鬼怪究竟是如何出现的,所以也不确定是不是人一死就会直接灵魂出窍。

    于是他转过身看向那个女鬼问道:“你死了之后是什么时候变成鬼的?”

    “我……”

    女鬼听完仿佛想起了什么伤心事,一双猩红的眼睛突然变的有些黯淡。

    这时青青举手喊道:“好叔叔,好叔叔!这个问题我会答!”

    朝着青青点了下头,江北然问道:“嗯,答吧。”

    “我变成鬼的时候看到我娘趴在我身上哭,我想去抱抱我娘,但是抱不到,后来我听到我爹说我已经死了三天了,该大粪了,好叔叔,是我死了就要变大粪了吗?”

    大粪?江北然眉毛一挑,但很快就明白了什么意思。

    说的应该是打坟吧。

    有些心疼的看了青青一眼,江北然回答道:“不是大粪,是打坟,你爹爹的意思是给你造个家,让你好有地方住。”

    “哦我就说我爹爹不会这么狠心吗,我爹爹可疼我了。”

    这时一旁回过神来的女鬼回答道:“我也忘记我是什么时候变成鬼,怎么变成鬼的了,但我听别的鬼说这个好像都说不准,有些刚死就会化作厉鬼,有些死了好久才会变。”

    不确定吗……

    看了眼地上田格的尸体,江北然决定也不瞎猜了,直接在脑中产生了一个直接离开的念头。

    选项一:直接离开。完成奖励:百变冥功地级中品

    选项二:焚毁田格的尸体,诛灭其神魄后再离开。完成奖励:连环*地级下品

    选项三:留下人看守此地。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还真是个麻烦。

    用最简单粗暴的办法的验证过后,江北然确定了这个田格必然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化作厉鬼来找他麻烦,而且是地级中品级的麻烦,而且从第二个选项来看,就算像以前那样给他一条龙送走,也只能稍微降低一点风险而已,该来的还是会来。

    难搞啊。

    第三个选项看起来虽然很简单省事,但找谁来看守这里就是个问题了。

    首先这地方养了这么久的鬼,阴气简直旺盛到可怕,若是阳气不够充足,恐怕很难抵御。

    二来留人守在这里的目的大概率是监视田格的鬼魂,那么能看到鬼就是留守者的必备条件之一。

    然而江北然除了自己外,也就认识田格一个能见鬼之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去哪再找一个。

    思考片刻,江北然想出了一个主意。

    在之前田格的袒露中,江北然其实对养鬼已经有了充分的了解,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是对魂力的运用,只要学会了使用魂力,那么之后的一切就都好说了。

    也就是说江北然完全可以自己教出一个养鬼人来。

    想要学会魂力,精神力强大自然是最重要的先决条件,在自己几个小弟里挑选的话,江北然的首选肯定是顾清欢。

    没有犹豫,江北然直接放出瑛蜂鸟把消息送给了顾清欢。

    半炷香的功夫,顾清欢就出现在江北然面前拱手道:“师兄。”

    朝着顾清欢点点头,江北然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

    虽然民间一直有这鬼魂的传说,但如今听到师兄说真有人能看到鬼还是让顾清欢大为惊讶。

    等顾清欢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江北然才继续道:“我需要你驻守此地,防止那田格的鬼魂出来为祸世间。”

    顾清欢虽然还在为鬼魂之事感到玄妙,不过他并没有将这种情绪表露出来,而是拱手道:“全凭师兄吩咐。”

    “好,那现在我便教你识鬼之术。”

    江北然说着用精神力包裹住了顾清欢。

    按田格的说法,他进入那秘境后就感觉到了巨大的魂力冲击,等到魂力冲击结束后他就慢慢觉醒了见鬼的能力。

    在江北然听来,这就是有强者用类似精神力的力量强行激活了田格的能力,让他能够看到鬼魂。

    所以江北然也就效仿着尝试了一下。

    感觉到精神力袭来的顾清欢虽然感觉自己头部仿佛某种重物不停敲打,但却也始终没吭一声,默默承受着。

    但人的承受力终有极限,当精神力达到极限时,顾清欢突然脚下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见到顾清欢脸色泛白,江北然也及时收回了精神力,询问道:“感觉如何?”

    顾清欢这会儿只感觉眼前一片模糊,甚至听师兄说话时都觉得耳边锣鼓喧天,根本听不清楚。

    看出顾清欢异样的江北然上前一步搭上顾清欢的脉搏,紧接着在他身上几个大穴位上连点数下。

    “呕!”

    晕眩感消失的瞬间,顾清欢狂吐不止,就仿佛要把五脏六腑都一起吐出来一般。

    等到顾清欢差不多吐完,江北然才将一粒清心丹塞进他嘴里。

    “多……多谢师兄。”嚼碎丹药后顾清欢虚弱的说道。

    “休息会儿吧。”

    看着开始闭目养神的顾清欢,江北然不禁陷入了沉思。

    首先,觉醒魂力的方法应该没错,因为江北然刚才已经感觉到自己马上就能让顾清欢的精神力冲破限制了,但问题在于顾清欢的精神力似乎没有他想象的这么强。

    在田格的描述中,他在秘境里承受了一个时辰才觉醒魂力。

    而顾清欢刚才才承受了半个时辰就已经到极限了,若不是江北然及时收回精神力,那么顾清欢的精神力就不是冲破限制,而是完全崩溃了。

    一盏茶过后,缓过来的顾清欢慢慢睁开双眼,看着凝神思考的师兄,顾清欢拱手行礼道:“抱歉让师兄失望了。”

    “无妨,身体如何了?”

    “已无大碍。”顾清欢说完强撑着站了起来。

    见顾清欢双眼已经恢复清明,江北然点头道:“看来这驭鬼之术不适合与你,我再另觅人选吧。”

    “是。”

    虽然心中觉得可惜,但顾清欢对于师兄会第一时间想到自己这件事还是感到了高兴。

    “嗯,回去吧,这里阴气太盛,不能久待。”

    “是,那我就先告辞了。”

    朝着师兄行完礼,顾清欢便转身离去。

    虽然对于顾清欢精神力不够强大的这件事感到意外,但江北然也没纠结太久,也尝试着找来了吴清策。

    ……

    “啊!疼、疼、疼,师兄,疼!”

    这次倒是不出江北然所料,仅仅过了一刻,吴清策就已经双手抱头在地上滚来滚去,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收起精神力,不等江北然帮吴清策治疗,他就直接吐了一地。

    上去拍了两下吴清策的后背,江北然叹息道:“是为兄太天真了。”

    仍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的吴清策压根听不清师兄在说啥,只能扭过头做出一副询问的表情。

    喂吴清策吃下一颗清心丹,江北然摇摇头,让他好好休息。

    一个时辰后,吴清策才终于缓和过来,只是还没什么力气说话,仍然十分虚弱的样子。

    看着吴清策一副想爬起来,却完全使不出劲的样子,江北然才明白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顾清欢的精神力的确很强,最起码比起吴清策来要强出很多。

    但田格的精神力却比他们加起来还要强。

    也难怪他能被秘境选中……看来不是运气,而是天赋啊。

    意识到田格的精神力有多强大后,江北然一时间竟有些不知该找谁来学习这驭鬼之术了。

    要找那丫头来试试嘛……算了,虽然她是很有希望,但还是让她再睡会儿吧。

    这时挣扎了半天的吴清策终于爬了起来,踉跄着走到江北然面前拱手道:“师兄,我……我成了吗?”

    瞥了眼吴清策,江北然问道:“你觉得呢?”

    “对不起,师兄……刚才实在太疼了,我一时……”

    “不用解释,*本就有适合与不适合,勉强不来,你先回去吧。”

    江北然说完脑中突然闪过一个人,于是立即朝着准备告辞离去的吴清策喊道:“等等。”

    吴清策听完立即转身拱手道:“师兄还有何事吩咐?”

    “去蓝心堂把一个叫墨夏的弟子领来。”

    墨夏?吴清策在脑内搜索了一遍,发现自己应该并没有听过这个弟子的名字。

    不过他还是拱手回答道:“是,我现在就去。”

    离开沼泽地,吴清策吹了声口哨,接着便见到浑身通红的血影兽狂奔而来。

    熟练的翻身上背,吴清策骑着它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归心宗。

    来到回雁峰,吴清策跳下血影兽开始寻找师兄口中的墨夏。

    “吴执事好。”

    “拜见吴师兄。”

    “吴执事,今天怎么回来我们蓝心堂,有什么我能效劳的吗?”

    ……

    如今吴清策在归心宗绝对称得上第一红人,宗主亲传弟子,晟国潜龙榜第一人,年仅二十一就已经在冲击玄王……

    种种头衔如层层光环般让吴清策熠熠生辉,再加上他这别致的造型,可以说归心宗全宗上下就没一个不认识他的。

    见到一个面熟的师弟,吴清策朝他点点头道:“嗯,我来找一个叫墨夏的弟子,你知道吗?”

    “墨夏?”那蓝心堂弟子愣了片刻,这才回答道:“认识,他是我们堂里有名的棋痴,吴执事需要我带您去找他吗?”

    “那就麻烦你了。”

    “吴执事哪里话,应该的,应该的。”

    那蓝心堂弟子说完立即带着吴清策朝蓝心轩走去。

    因为是白天的关系,大多数弟子都在外*,所以蓝心轩中人不多。

    但叶高在里面找了好一会儿却也没见到墨夏的身影。

    “奇怪了……他应该在这才是啊。”

    “不在吗?”站在他身后的吴清策问道。

    “嗯,照理说他几乎每时每刻都泡在这里,今天也是奇了怪了,竟然不在。”

    这时旁边有一个蓝心堂弟子走过来问道:“老高,找谁呢?”,然后在看到他身后站着的吴清策时又立即行礼道:“见过吴执事。”

    看到来人,叶高问道:“找墨夏呢,你见着他了吗?”

    “墨夏?”崔伟奇皱了下眉头,小声道:“是你找他,还是……”

    “吴执事找。”

    见崔伟奇有些躲闪的眼神,吴清策问道:“师弟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

    “没有没有。”崔伟奇连忙一顿摆手,然后才小声说道:“墨夏他……他被人带去后山了。”

    “后山,何意?”吴清策不解道。

    崔伟奇左顾右盼一阵,这才回答道:“是这样的,墨夏棋艺虽然很高……但说话太直,经常得罪人,刚才下棋时他直接说教了几个师兄一番,惹得他们发了火,所以拉去后山解决了,不过这种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过会儿他应该就会回来。”

    吴清策听完却是眉头一皱,开口道:“你知道具*置吗?”

    “大概能猜到一些。”

    “好,带我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