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零一章 皇上驾到?

第三百零一章 皇上驾到?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零一章 皇上驾到?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

    花了十天的时间,江北然终于飞回了晟国境内,感受着一口气飞出千米也不会有系统选项的*,江北然觉得呼吸都畅快了起来。

    ‘果然还是这里适合我。’

    感受着自由的气息,江北然慢慢朝着归心宗飞去,而就在飞过庐临郡头顶时,江北然突然眉头一皱,因为他发现下放聚集着大量难民,他们不仅衣衫褴褛,而且个个面带死气。

    ‘瘟疫?’

    见过不少次这种景象的江北然驾着云落到了地面。

    下云前,江北然对林榆雁说道:“你先自己回去吧。”

    然后也不等林榆雁回应,江北然就指挥着祥云重新飞上半空,继续朝归心宗飞去。

    “官爷!求您醒醒好吧,您不让我进去,让俺闺女进去行吧!俺闺女才两岁!才两岁啊!”

    “官爷!俺给您磕头了!求求您放俺们进去吧!这方圆百里就你们这还能活命,您就醒醒好,救救我们吧!”

    “娘!娘!娘你醒醒,你醒醒,我们马上就能进去了,娘!!!”

    ……

    穿行在难民群之间,听着一阵阵撕心裂肺呼喊声的江北然正顺手检查着他们身上的症状。

    ‘的确是瘟疫没错,但又不是普通瘟疫。’

    各种各样的瘟疫江北然见过不少,但这么邪门的还真是第一回见,因为一般瘟疫代指的事那些强制性的传染病,归根结底还是病菌作祟。

    但这些百姓身上不止有着咳血、高热、皮肤瘀斑等能用科学解释的症状外,还有着非常玄学的黑气缠身。

    ‘莫非是之前那次瘴气的余波?’

    检查完难民们的症状,江北然抬头朝着紧闭城门的河沂镇。

    河沂镇是庐临郡最北的大镇,南来北往的人相当多。

    此时城头上那些卫兵虽然紧闭城门,但却没有暴力驱赶这些难民,甚至还会从镇里丢出些食物来。

    可见这里的父母官也不是狠心置这些难民于不顾,而是实在没办法。

    “皇上驾到!”

    就在江北然想着去哪里找这瘟疫的源头时,突然听到一声奸细的高喝声。

    ‘啥玩意儿?朕不是在这吗?’

    江北然当然知道这个声音喊的不是自己,所以立即好奇的探出脑袋看去,想看看驾到的事哪位皇上。

    同样听到这声吆喝的还有难民们,只见他们仿佛见到了救星一般眼神中透出了精光,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朝着皇上的仪仗队冲去。

    ‘噗……竟然是她!?’

    看着身穿皇袍的沐瑶,江北然顿时懵了。

    倒不是说奇怪沐瑶能登上皇位,因为如果让江北然来选新皇,肯定也会选她。

    只是一来晟国有着只有普通人才能当皇帝的规矩,这条规矩虽然被他打破了,但也只是打破了一点,毕竟他是个在练气境停滞了五年的*废材。

    但沐瑶在*上的天赋绝对称得上上佳,算是彻底打破了只有普通人才能当皇帝的规矩。

    二来沐瑶是殷江红的女儿,关十安……不对,邰英纵竟然会同意这件事。

    ‘也真是怪哉……’

    “都退下!”看到灾民们朝着圣驾冲来,后排的护卫们立即拈弓搭箭,前排的护卫们则刺出长枪,组成一个圆阵将皇上保护在了里面。

    看着寒光凛凛的长柄武器,难民们立即放缓了脚步,还有一部分则是直接跪下来拼命磕头。

    “皇上,求您救救我们吧!救救我们吧!”

    “都退下,谁让你们那动武了。”

    随着沐瑶一声娇喝,护卫们立即转身朝着沐瑶跪下道:“是属下鲁莽了,请陛下降罪。”

    这时沐瑶站在身边的孔芊芊立即跳出来挥手呵斥道:“没点眼力劲,还不快退下。”

    “是!”护卫们答应一声,立即将圆阵撤去。

    看着依然不敢上前,仍在原地磕头的难民们,沐瑶主动走进难民群中说道:“请各位放心,朝廷一定会全力医治你们,请大家不要放弃希望。”

    “陛下!!!”

    “陛下圣明啊!”

    “陛下果然如传闻中一样,是和上一位一样的好皇上啊!”

    ……

    对于沐瑶振奋人心的话语,难民们感动到无以复加,一个个都已是热泪盈眶,有的甚至头都磕破了。

    “皇上!救救我女儿!求你救救我女儿。”

    这时一位几乎已经衣不蔽体母亲抱着一个幼童跪到沐瑶面前喊道。

    “好,我来看看。”

    沐瑶说着用玄识检查了一遍小女孩,又探出手在小女孩的额头上摸了摸。

    ‘这死气真是越来越难缠了。”

    感受着小女孩体内来路不明的死气,沐瑶深深皱起了眉头。

    将一道玄气缓缓输入小女孩体内,沐瑶让这个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小女孩有了一丝生气。

    “娘……我饿。”

    听到女儿睁开眼的样子,妇人“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口中不停呢喃道:“多谢皇上,多谢皇上!”

    沐瑶虽然知道自己这只是治标不治本,输进去的一道玄气只能帮她度过一时而已,真正想要救她,就必须找到治疗这种瘟疫的办法。

    ‘如果是他的话……会怎么做呢。’

    就在周围越来越多难民争相着求皇上也救救自己时,感觉到一阵无力的沐瑶突然瞪大了眼睛。

    “你!?”

    跪成一片的难民中,此时正有一个她熟悉的身影微笑望着她。

    不等沐瑶再喊些什么,江北然冲着沐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并示意她去边上聊。

    沐瑶一时间思绪虽然异常混乱,但还是先招呼来几位宗门的弟子为难民输送玄气,并又鼓励了难民们几句后才朝着江北然示意的方向走去。

    作为皇上的贴身丫鬟,见到沐瑶突然离开,孔芊芊当然也是立即追了过去。

    来到一处小坡上,沐瑶一眼就见到了那个他心心念念的人儿。

    一时间心里激荡无比的沐瑶有很多话想问,但到了嘴边却仅剩一句。

    “哼,你还知道回来呢。”

    沐瑶话音刚落,就见刚跟过来的孔芊芊高呼一声。

    “皇上!?皇上!!!”

    带着满脸的惊讶和高兴,孔芊芊朝着江北然飞奔而来,却被江北然轻松闪身躲过。

    看着扑了个空的孔芊芊,江北然笑道:“别瞎喊,我现在可不是皇上了。”

    “对哦。”孔芊芊连忙捂住嘴,然后又看向沐瑶道:“皇上,喊错人要挨板子吗?”

    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沐瑶说道:“你没喊错,有什么好罚的。”说完看向江北然道:“我大爹说了,只要你回来,这皇帝的位置还是你的,我只是迫于无奈才帮你当一下而已,我才不喜欢当什么皇帝呢!”

    见自己没喊错,孔芊芊立即又跑到江北然面前喊道:“皇上,您失踪这么久是去哪了!?全峰州的人都在找你呢。”

    “遇上点棘手的事情,被困住了。”说完江北然看向沐瑶问道:“介意给我说说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吗?比如这奇怪的瘟疫。”

    “咳!”沐瑶轻咳一声,“这事可就说来话长了,不过你放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孔芊芊听完眨巴了两下眼睛,看向沐瑶道:“皇上……哦不对,师姐,你这几天不是都愁的睡不着觉吗?怎么突然就……哎呀!疼疼疼,疼!”

    不等孔芊芊把话说完,沐瑶已经一把抓着她的后脖颈将她丢到了自己身后。

    看着熟悉的闹剧,江北然突然会心一笑,一种回家了的感觉油然而生。

    收拾完孔芊芊,沐瑶看向江北然说道:“也就一点点麻烦而已,我能处理的,不过既然现在你回来了,我就把它交给你吧。”

    “好,不过在说瘟疫之前,能不能跟我说说这一年多里晟国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一个时辰后,江北然点点头,微笑道:“你这皇上做的不错,也许可以考虑继续当下去。”

    从江北然出发去祁国开始算起,晟国大概发生了这么几件大事。

    一是*者们去各郡各镇摆下防止瘴气的大阵,同时为有可能再次袭来的异族做了新的防御部署。

    二就是他这个皇帝突然不见了,这可急坏了正魔两派的一众高层,甚至连澜州那边的两位大佬都惊动了。

    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殷江红虽然不觉得江北然会遇上什么会伤及性命的祸事,但朝廷这边还是需要个话事人的。

    一阵商议后,沐瑶被推了上去,一来她跟着江北然学了很多,又熟练掌握了批阅奏折的能力,临时顶替一下完全没问题。

    二来正魔两道现在算是蜜月期,而且邰英纵也不觉得江北然会真的一去不复返,所以也就答应了这个提议。

    第三件事是庐临郡的大力发展有了十分喜人的效果,这一点对于和江北然一样喜欢微服私访的沐瑶来说感受尤其深刻,看着大街上所有百姓脸上几乎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让沐瑶有种十分不真实的感觉。

    因为她曾经的梦想就是打造这样的一个国家,但她又知道这也只能是一个梦想而已。

    可如今却有人正在替她实现这个梦想,而且已经初具规模。

    看着一个个神奇的建筑物拔地而起,沐瑶不止一次的想把江北然脑袋打开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些什么。

    如果汇报到这里结束的话,那足以称得上国泰民安的一年,经历了数次风波的晟国终于迎来修养期,正在蓬勃生长。

    然而就在上个月,一种可怕的瘟疫席卷了整个峰州。

    它不仅和其他瘟疫一样致死率奇高,而且最可怕的是它连*者都能传染。

    一些宗门弟子在被这种瘟疫缠上后不少都英年早逝,连宗内的高层都救不了。

    对于这种连*者生命都能剥夺的瘟疫,峰州的*界一下变的人心惶惶。

    很快,一波又一波的提议被提了出来。

    一部分人认为特殊情况就必须采用铁血手段,将得病的百姓们全部聚集起来,一把火全少了,自然也就消灭了源头。

    从沐瑶的描述来看,会议上有不少人同意这个提议,而最终制止了这个建议的人正是沐瑶。

    她的理由很简单,这次的瘟疫传播速度实在太快了,大半个峰州几乎都被卷了进去,粗略统计下,都已经有五成百姓感染这种瘟疫,若是全部烧光,那峰州将元气大伤。

    最快速有效的办法被否决,正魔的高层们只能另想对策。

    有些认为应该先找到源头,在想办法解决,有些认为应该组织起一支药师队伍,让他们加快研究这次瘟疫的办法,还有些认为可以试试以毒攻毒。

    最后这些办法都被采纳了,然而都收效甚微。

    虽然不少人都猜测这次瘟疫和之前那次瘴气有关,但又找不到源头。

    药师队伍组是组起来了,但对于这种能够传染给*者的瘟疫他们也是闻所未闻,至今也没拿出一个有效的治疗方案。

    至于以毒攻毒,更像是个无稽之谈般被搁浅了。

    “连*者都能杀死的瘟疫,那些百姓得了之后竟然没有立即死亡?”听完沐瑶的描述后,江北然问道。

    “是的。”沐瑶点点头,“这点我也很奇怪,这瘟疫虽然致死率很高,但持续时间却很长,无论是平民也好,*者也好,都是被长时间折磨后才死去的。”

    江北然听完思考片刻,觉得这个瘟疫若是人为的,那就真的是歹毒至极,且想置晟国于死地。

    如果说一种瘟疫致死率极高,且发作很快的话,那演变出来的结果就是一座城一夜之间就变成了死城,但不管怎么说,这场瘟疫也就结束了。

    但这次的瘟疫致死率又高,发作又慢,简直是灭国利器,因为发作的越慢就会传染的越多,最终蔓延所有郡县。

    ‘峰州还真是倒了血霉啊,怎么净碰到这些邪门的事情。’

    心里感慨一句,江北然想起什么似的回答道:“我刚才听那些百姓说,庐临郡似乎没事?”

    “对!”沐瑶立即点头,“在峰州几乎完全瘫痪的情况下,庐临郡却很快就控制住了传染,如今可以说是峰州的唯一一块净土。”

    “嗯……”江北然点点头,似乎想到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