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章 重见天日

第三百章 重见天日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章 重见天日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

    被两大玄圣夹在当中,江北然顿感亚历山大。

    回头望了一眼,江北然看清了另一个声音的主人。

    ‘林诗蕴口中的那位神秘老者吗……’

    林诗蕴虽然见多识广,但也并没有把这次来的所有玄圣全都认全。

    比如这位突然出现的老者便是其中之一。

    不等江北然行礼,无象尊者笑道:“你个老鬼在叫谁老鬼呢?”

    听完这句话,江北然猛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他起鸡皮疙瘩的原因并不是话语的内容,而是声音。

    这声音似水如歌,娇翠欲滴,光是听就能让人脑中出现一个绝代佳人的形象。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咪\咪\阅读\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只是这声音不属于林榆雁,也不属于林诗蕴,而是那位无象尊者。

    此时无象尊者哪还有刚才老态龙钟的样子,摇身一变,竟成了一肤色如雪,体态婀娜,出尘若仙,貌倾天下的美人。

    她只是站在那,就秀似空谷幽兰,清若凌波水仙,带有淡淡的水雾之韵。

    在这份令人惊叹的美丽中,还带着三分威严,三分俏皮,以及四分出尘,仿佛不是凡间女子,近观近看都有一种神韵从骨子中沁出,出落的得人间而不食烟火,气度清华,风采嫣然,令人不敢直视。

    ‘举目青山出,回首暮云远。’

    情不自禁的在心里念了句诗词,江北然来到这个世界后见过这么多倾国倾城的佳人,但论气质,绝无一人可比眼前这位。

    实在是她恍若落入凡尘的仙子一般。

    此时她身上的衣服也不再是之前那件道服,而是换上了一袭白色纱衣被给人一种澄澈透明的感觉,双肩批着一条浅紫色的纱带,紫色的纱带无风自动,出尘飘逸,和江北然想象中的仙女形象简直如出一辙。

    ‘好家伙……这就是她叫做无象尊者的原因吗?大变活人呢这是?’

    要不是洞**仍然只有五个人,以及之前的确没有在那场旷日持久的大战中见过她,江北然真的很难相信那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竟会突然变成一个仙子。

    另外那位神秘老者在见到无象尊者“变身”后明显没有任何惊讶的反应,只是微笑着说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几个小辈?”

    “怎么,你想插一脚?”无象尊者问道。

    “这事情可没什么先到先得,为何就是我插一脚?”

    “懒得和你咬文嚼字。”一甩手,无象尊者先是又看了眼江北然,紧接着环视了一圈道:“能在我们的眼皮底子地下藏了这么久,倒是英雄出少年,年几何了啊?”

    “回禀前辈,晚辈二十有一了。”

    “二十一?”无象尊者和那位神秘老者同时愣了一下。

    紧接着无象尊者如鬼魅一般突然出现在江北然身前,并将手按在了他的胸口。

    “还真是二十一!?”

    无象尊者身为这片大陆的顶级强者,宗内各种天才鬼才怪才如过江之卿,数不胜数,但像江北然这样的,她还真是第一次见。

    仅仅二十一岁,就能布下这三重大阵,而且每一重皆为顶级大阵。

    不然也不可能在她们眼皮子底下躲这么久。

    另外就是……

    ‘他竟然能从刚才那招中活下来。’

    无象尊者刚才那招名为溷元圣吟,是她刚刚顿悟出来的招式,所以就尝试着使用了一下。

    作为尝试,有些失控自然是难免的,虽然她已经极力避免溷元珠的爆炸波及到灵脉,可惜最后还是事与愿违。

    而江北然所处的位置肯定在爆炸范围内,能活下来就足以证明他的本事有多大了。

    打量了一遍江北然,无象尊者又是一探,然后脸上的惊讶更盛了。

    “你的修为只有练气五阶?”

    “让前辈见笑了。”江北然拱了拱手。

    “有意思。”无象尊者将手收了回来,“师从何人啊?”

    但不等江北然回答,无象尊者就摆摆手道:“罢了,不重要,今日起你就是我的徒儿了。”

    “!?”

    无象尊者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皆是一惊。

    ‘这么霸道的吗?’

    江北然刚在心里感叹一句,三条选项就跳了出来。

    选项一:顺势成为无象尊者的徒弟。完成奖励:烟罗剑录地级上品

    选项二:感谢无象尊者的好意,并告知自己已有*。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

    ‘嘶……’

    江北然心中倒吸一口凉气,选项二无疑是完全不给这位尊者面子,被对方随手灭了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江北然不正常的事情见多了,所以很快便选择了二回答道:“承蒙尊者抬举,愿收晚辈为徒,只是晚辈早已有师尊在上,断不敢再投入他人门下。”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力量1

    “!?”

    听到江北然的回答,在产所有人又是一惊。

    ‘他竟然驳了一位玄圣的面子!?’

    但很快林榆雁就露出了痴迷的眼神。

    ‘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就是这么与众不同。’

    无象尊者也是明显被噎了一下,她高高在上这么久,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被人拒绝的感觉了。

    “知道我是谁还敢拒绝我,还真是好胆色。”无象尊者微笑着说道。

    “晚辈岂敢拒绝尊者,只是家师规矩严格,不许……”

    不等江北然说完,无象尊者直接道:“你*是谁?”

    就在江北然想着该怎么回答时,那位神秘老者突然出声道:“既然人家无意成为你的徒弟,又何必咄咄逼人呢?”

    看了一眼神秘老者,无象尊者瞪了他一眼道:“这与你何干?莫非你也想跟本尊抢徒儿?”

    “没这想法。”神秘老者先是摇摇头,然后一把将江北然拽到身后道:“只是想请仙子卖我个面子,随了他的心意吧。”

    “!?”

    再次被惊到的众人感觉已经有点懵了,怎么今天一个个的都不按套路出牌?

    收起惊讶,无象尊者看着神秘老者道:“你认识这小子?”

    “嗯,算是我们家的人吧。”

    “你们家的?”无象尊者双眼一眯,想质疑,但又不觉得眼前这老头应该不屑为了这种小事说谎。

    江北然听完就更懵了。

    ‘您哪位啊!?’

    江北然很确定自己绝对没有见过这位神秘老者,就更别说什么一家人了。

    ‘这些玄圣路子都这么野的吗?’

    重新打量了江北然一阵,无象尊者重新又变回了道袍老者的样子,“既如此,那我就不多费口舌了。”接着又看向神秘老者道:“你欠我一份人情。”

    “自然。”神秘老者点点头。

    再次看回江北然,无象尊者向他靠近了一步开口道;“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哪一路的小妖怪,但既然你如此有意思,我相信我们以后还会有见面机会的,到时候你了得帮我做件事。”

    虽然不是很能理解无象尊者的逻辑,但在没有系统选项的情况下,江北然自然不可能去驳一个玄圣的面子。

    于是立即拱手道:“晚辈自当遵命。”

    “行,既然得你这个承诺,那本尊也不算亏,去也。”无象尊者说完便瞬间消失在了洞穴中。

    看到无象尊者离去,江北然转身朝着神秘老者拱手行礼道:“多谢前辈出言相助,晚辈感激不尽。”

    “呵呵。”神秘老者朝着江北然慈祥的一笑,然后便消失在了原地。

    ‘我特么……’

    感觉自己今天一愣一愣的江北然无语了,这些玄圣行事实在太无章法。

    简直离谱!

    林诗蕴也是好一会儿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仿佛重新认识了江北然一般感叹道:“想不到你竟然认识玄圣级别的大人物,不过也是,也就只有玄圣家族中才能出你这样的鬼才吧。”

    ‘鬼才可还行。’

    心里吐槽一句,江北然也不打算解释,他虽然不知道那位神秘老者为什么要这么说,但又觉得他应该不是乱说的,毕竟他可是用一个玄圣级的人情换来了自己的自由身,非亲非故,干嘛这么帮他?

    ‘可我真没见过这位啊……’

    但他又明显没有要给自己解释的意思,解决完事情直接就消失了。

    突出一个神神秘秘。

    实在想不出什么头绪来的江北然索性也就不想了,反正这波他血赚,这刚觉醒的木灵脉让他一个人吸了个爽,还结识了两位玄圣。

    其中一个想收他为徒,一个直接视他为族人。

    先不说其中原因,最起码都是善意的。

    既然是血赚,那这波糊涂账自然也就不用细算了。

    再次尝试着出去阵外,这一回,系统没有给出任何选项,也就是的确没有危险了。

    这让江北然确定只有这两位玄圣发现了他,这让江北然不禁又思考了起来。

    那位无象尊者还容易理解一些,自己毕竟是在她的招式之下活了下来,被发现也是正常,而那位神秘老者就比较猛了,在其他玄圣都没发现的情况下,就他一人发现了,说明他在某一种玄艺或者招式上远超其他玄圣。

    ‘反正都是老怪物。’

    确定了可以出去,江北然也就不再拖沓,回头对二女说道:“走吧,可以出去了。”

    两女听完一愣,同时露出了不舍的眼神。

    她们是真喜欢上这样的生活了。

    但下一秒,江北然就已经带她们离开了蹑行周天阵。

    “嘶……”

    出来的瞬间,林诗蕴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其他强者打起来是将一切夷为平地,这些玄圣打起来是连平底都没留啊……”

    在江北然他们躲入地下之前,这里原本是一片丘林,但现在边说丘林了,连大地都完全陷了下去,就好像从来不存在一般。

    吹出一朵祥云,江北然招呼出林榆雁进了云,但就在林诗蕴感慨完也准备进云时,却突然看到一只手拦在了自己面前。

    “现在你不需要继续跟在我身边了,做你该做的事情去吧。”

    林诗蕴顿时愣住,但很快就明白了江北然口中该做的事情是什么。

    “可……你不担心我把你的秘密说出去了吗?”

    “你不会说的。”因为系统而自信的江北然回答道。

    ‘原来……他他已经如此信任我了吗……’

    一时间,林诗蕴也不知该高兴还是该失落。

    ——————————————————————————————————

    林诗蕴也是好一会儿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仿佛重新认识了江北然一般感叹道:“想不到你竟然认识玄圣级别的大人物,不过也是,也就只有玄圣家族中才能出你这样的鬼才吧。”

    ‘鬼才可还行。’

    心里吐槽一句,江北然也不打算解释,他虽然不知道那位神秘老者为什么要这么说,但又觉得他应该不是乱说的,毕竟他可是用一个玄圣级的人情换来了自己的自由身,非亲非故,干嘛这么帮他?

    ‘可我真没见过这位啊……’

    但他又明显没有要给自己解释的意思,解决完事情直接就消失了。

    突出一个神神秘秘。

    实在想不出什么头绪来的江北然索性也就不想了,反正这波他血赚,这刚觉醒的木灵脉让他一个人吸了个爽,还结识了两位玄圣。

    其中一个想收他为徒,一个直接视他为族人。

    先不说其中原因,最起码都是善意的。

    既然是血赚,那这波糊涂账自然也就不用细算了。

    再次尝试着出去阵外,这一回,系统没有给出任何选项,也就是的确没有危险了。

    这让江北然确定只有这两位玄圣发现了他,这让江北然不禁又思考了起来。

    那位无象尊者还容易理解一些,自己毕竟是在她的招式之下活了下来,被发现也是正常,而那位神秘老者就比较猛了,在其他玄圣都没发现的情况下,就他一人发现了,说明他在某一种玄艺或者招式上远超其他玄圣。

    ‘反正都是老怪物。’

    确定了可以出去,江北然也就不再拖沓,回头对二女说道:“走吧,可以出去了。”

    两女听完一愣,同时露出了不舍的眼神。

    她们是真喜欢上这样的生活了。

    但下一秒,江北然就已经带她们离开了蹑行周天阵。

    “嘶……”

    出来的瞬间,林诗蕴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其他强者打起来是将一切夷为平地,这些玄圣打起来是连平底都没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