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吃货

第二百九十二章 吃货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九十二章 吃货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王大哥!您的大恩大德小七没齿难忘,待您再来祁国时,只要您一句话,上刀……”

    “行了,你知道我不爱听这些废话。”

    城门楼前,小七正在眼泪汪汪的送别王大哥。

    林榆雁的办事效率很高,仅仅花了一天,就让小七进入了林家下属的宗门,坤天宗。而且要不是小七极力拒绝,林榆雁甚至打算直接让他进入中层。

    抹掉眼泪,小七朝着王大哥用力拱手道:“小七永远都是您的马前卒!”

    “嗯,回去吧,我也该走了。”

    江北然说完便转身离去。

    小七则是深深的鞠了一躬,直到江北然的背影彻底消失也没直起来。

    对于他来说,这几天简直过的如梦似幻,这么短的时间里,他从一个小帮派成员一跃成了坤天宗的弟子,而且还有着林家大小姐推荐这个巨大的背景。

    如此巨大的变化,简直是用鲤鱼跃龙门都不足以形容。

    另外他也很清楚,他现在的一切都是王大哥所赐,不管他以后变成什么样,这一点是绝对不能忘记的!

    ……

    “朝东走吧。”

    行走在荒原上,江北然突然调转方向说道。

    跟在他后面的林诗蕴忍不住喊道:“怎么又改道?这样会越走越远的。”

    江北然回头看了她一眼,“我的队伍里只有服从,这句话我不想再说一遍了。”

    “嘿,我这暴脾气!”

    虽然林诗蕴很感谢江北然的救命之恩,但从小就生长在大家族的她哪里连续受过这种气,当即就有点想发作了。

    看着林诗蕴打算掏腰牌,江北然双眼一瞪,开口道:“你想……做什么?”

    只是一个眼神,林诗蕴全身瞬间绷住,她原本只是想假装用令牌叫人,完全没想到江北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我……我……”

    感受着一股又一股精神威压袭来,林诗蕴攥着腰牌的手心全是汗。

    她很确定,如果自己再有进一步的动作,眼前这个年轻人会毫不犹豫的杀掉自己,就像那天杀掉那十四个玄王一样。

    被完全压制住的林诗蕴转动眼珠看向林榆雁,却发现自家侄女完全没有要帮自己说话的意思,只是乖乖的站在一旁。

    这倒也不是林榆雁真不管自己姑姑,而是她明白师兄在立规矩时如果她出来帮姑姑说话,不仅不能帮到姑姑,反而会起反效果。

    发现指望不了自己侄女,林诗蕴只能用颤抖着的声音说道:“我……我只是开个玩笑。”

    “既然你现在要跟着我行动,就请遵守我的规矩,不然下一次我就不只是威慑你而已了。”

    江北然说完放开了精神威压,继续朝前走去。

    “呼……呼……”

    精神威压松开的那一刻,林诗蕴一下就瘫软在地上大口的喘起了粗气,后背早已完全被打湿。

    “姑姑,你没事吧?”林榆雁递了一块锦帕林诗蕴道。

    没好气的接过锦帕,林诗蕴瞪了一眼林榆雁道:“你这丫头,还知道我是你姑姑呢,刚刚竟然见死不救。”

    “我可不是见死不救,只是我比姑姑你更了解师兄,我刚才要是开口帮你说情,下场只会更糟。”

    “他到底……”

    林诗蕴刚想说些什么,但想起刚才的那种恐惧感,还是把话给咽回去了。

    知道姑姑想说什么的林榆雁拍了拍她肩膀道:“放心吧,姑姑,只要你乖乖听话,师兄人其实特别好。”

    ‘好你个大头鬼!’

    在心里骂了一句,林诗蕴心有余悸的看了眼还在继续朝前走的江北然,总有种心里话也会被他听到的畏惧感。

    “来,姑姑,我扶你起来。”

    被林榆雁搀扶起来后,两人慢慢跟上了江北然的脚步。

    同时林诗蕴也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虽然之前江北然对她还挺气,但其实就是将她软禁在身边,自己并不是来“做”的,而是来“坐牢”的,要是表现的不好,还有被杀头的风险。

    “咕嘟……”

    吞了口口水,林诗蕴原本觉得江北然只是个怪人,但现在更觉得他像个疯子。

    杀人不眨眼的疯子……

    明白自己处境的林诗蕴谨慎了许多,同时在心里说服自己道。

    “他救过我的命,他救过我的命,他救过我的命……”

    而看着不敢再胡乱插嘴的林诗蕴,江北然心中也很是满意,虽然因为两仪秘羽和皇蛊的关系,他并不打算跟林诗蕴把关系搞僵,但前提还是林诗蕴必须得乖乖听话。

    毕竟江北然也不知道林诗蕴这个“包袱”他究竟要背多久,如果经常惹事的话,那就真的太麻烦了。

    申时,已经用掉十次选项的江北然就地扎营,开始准备今天的晚餐。

    安排完小七之后,他并不打算继续逗留在祁国,因为就如他之前的想法一样,他不想每天都走钢丝,这太容易翻车了。

    现在的祁国明显不是适合他“发育”的地方。

    “咕嘟……”

    坐在火堆旁,忍不住耸动两下鼻子的林诗蕴不停吞咽着唾沫。

    ‘香……好香啊。’

    林诗蕴平日里走南闯北,兜里又不缺钱,所以各种山珍海味,当地特色都吃过,自认也是个美食家。

    但江北然烹饪的香味还是勾起了她的食欲,因为光是闻味道她就知道肯定很好吃。

    “咕噜噜……”

    林诗蕴连忙脸红着抱住肚子,暗骂自己的胃太不争气,平时自己对它这么好,关键时刻竟然让她丢人。

    一旁的林榆雁则是笑道:“师兄做的美食天下第一,嘴馋不算丢人。”

    “真有这么好吃?”林诗蕴悄声问道。

    “那当然。”林榆雁自信满满的说道。

    回头望向正在不远处正在切五花肉的江北然,林诗蕴聚集目光认真观察了起来。

    正所谓久病成医,久吃成厨,吃过这么多没事,林诗蕴对做菜也是有些小心得的,在吃到美味佳肴时也会特地去后厨看看,或者直接把大厨请回自己家里。

    这会儿江北然正将一勺菜油倒进锅里,金黄里带着些绿绿的颗粒,也不知道是加了什么料。

    油一入锅,立即被大火烧的微微冒烟,让生油的腻味全部散去,紧接着菜籽油那浓厚的香味立即随着白烟飘进了林诗蕴鼻子里。

    ‘香!真的好香!’

    林诗蕴能确定那菜籽油觉得大有名堂,不然绝不能飘出这种她从未闻过的香味。

    再次睁开眼时,林诗蕴发现江北然已经将火放小,拿起锅斜着一摇,在锅壁上整齐的挂了一圈油。

    ‘那是什么?’

    看着江北然顺手拿起的一个坛子,从里面倒了些酱料进锅里,只是这酱料的样子林诗蕴从未见过,既不像磐柳城的辣酱,也不是柞宁府的麻酱。

    但就冲酱料入锅后传出来那股带点涩味的糟豆腐香味,林诗蕴就知道它绝对好吃!

    “咕嘟……”

    忍不住又吞了口口水,林诗蕴情不自禁的站起身凑了过去。

    虽然她现在还是有点怕江北然,但美食当前,她也顾不得这么许多了。

    假装不经意的走到江北然身边,林诗蕴见他没驱赶自己,便鼓起勇气问道:“少侠,你刚才倒进去的是什么酱?”

    江北然回头看了她一眼,随口答道:“豆瓣酱。”

    “豆瓣酱?”

    林诗蕴好奇的又凑过去看了眼,“有这种酱料吗?”

    “自己做的。”

    江北然一边说一边又倒了些豆瓣酱入锅里。

    离的近了,林诗蕴发现这豆瓣酱如果后并不像其他酱料一般一入油就咔咔地炸,它只是微微地嗫喏着,只是默默散发着自己的香味。

    这时江北然用铲子稍稍一推,热油与豆瓣一充分接触,那勾人的香味便被瞬间引爆,林榆雁光是吸两口香味就感觉自己吃了好几口肉,忍不住的活动起腮帮子。

    “喜欢做菜?”江北然微笑着问道。

    既然要跟林诗蕴打好关系,江北然下午给了一棒子,现在自然要给一颗甜枣。

    江北然这主动搭话,果然让林诗蕴暂时收起了对他的恐惧之情,点点头道:“也谈不上爱做菜,就是喜欢吃。”

    听林诗蕴主动承认自己是个吃货,江北然自然不会放过这机会,翻炒了一下豆瓣酱道:“炒这豆瓣酱可是门学问,炒嫩了不行,盖不住肉的腥味,炒老了更不行,那就直接没香味了。”

    “那该怎么办呢?”林诗蕴很配合的发问道。

    “加作料,分摊一些热量,也增加一些香味。”

    江北然说着抓起一把蒜末和请教节子往锅里一撒,霎时间,红白绿三色夹在一起,讨喜的很。

    “爱吃辣吗?”江北然问道。

    “爱吃,爱吃。”林诗蕴连连点头。

    江北然见状又顺手抓起一把小米辣和朝天椒往锅里一撒,霎时间,有些呛人,但却香辣无比的味道钻入了林诗蕴鼻子中。

    “咳咳!”

    被呛到咳嗽的林诗蕴却没舍得闭气,实在是这香味太上头。

    ——————————————————————————————————

    “咕嘟……”

    坐在火堆旁,忍不住耸动两下鼻子的林诗蕴不停吞咽着唾沫。

    ‘香……好香啊。’

    林诗蕴平日里走南闯北,兜里又不缺钱,所以各种山珍海味,当地特色都吃过,自认也是个美食家。

    但江北然烹饪的香味还是勾起了她的食欲,因为光是闻味道她就知道肯定很好吃。

    “咕噜噜……”

    林诗蕴连忙脸红着抱住肚子,暗骂自己的胃太不争气,平时自己对它这么好,关键时刻竟然让她丢人。

    一旁的林榆雁则是笑道:“师兄做的美食天下第一,嘴馋不算丢人。”

    “真有这么好吃?”林诗蕴悄声问道。

    “那当然。”林榆雁自信满满的说道。

    回头望向正在不远处正在切五花肉的江北然,林诗蕴聚集目光认真观察了起来。

    正所谓久病成医,久吃成厨,吃过这么多没事,林诗蕴对做菜也是有些小心得的,在吃到美味佳肴时也会特地去后厨看看,或者直接把大厨请回自己家里。

    这会儿江北然正将一勺菜油倒进锅里,金黄里带着些绿绿的颗粒,也不知道是加了什么料。

    油一入锅,立即被大火烧的微微冒烟,让生油的腻味全部散去,紧接着菜籽油那浓厚的香味立即随着白烟飘进了林诗蕴鼻子里。

    ‘香!真的好香!’

    林诗蕴能确定那菜籽油觉得大有名堂,不然绝不能飘出这种她从未闻过的香味。

    再次睁开眼时,林诗蕴发现江北然已经将火放小,拿起锅斜着一摇,在锅壁上整齐的挂了一圈油。

    ‘那是什么?’

    看着江北然顺手拿起的一个坛子,从里面倒了些酱料进锅里,只是这酱料的样子林诗蕴从未见过,既不像磐柳城的辣酱,也不是柞宁府的麻酱。

    但就冲酱料入锅后传出来那股带点涩味的糟豆腐香味,林诗蕴就知道它绝对好吃!

    “咕嘟……”

    忍不住又吞了口口水,林诗蕴情不自禁的站起身凑了过去。

    虽然她现在还是有点怕江北然,但美食当前,她也顾不得这么许多了。

    假装不经意的走到江北然身边,林诗蕴见他没驱赶自己,便鼓起勇气问道:“少侠,你刚才倒进去的是什么酱?”

    江北然回头看了她一眼,随口答道:“豆瓣酱。”

    “豆瓣酱?”

    林诗蕴好奇的又凑过去看了眼,“有这种酱料吗?”

    “自己做的。”

    江北然一边说一边又倒了些豆瓣酱入锅里。

    离的近了,林诗蕴发现这豆瓣酱如果后并不像其他酱料一般一入油就咔咔地炸,它只是微微地嗫喏着,只是默默散发着自己的香味。

    这时江北然用铲子稍稍一推,热油与豆瓣一充分接触,那勾人的香味便被瞬间引爆,林榆雁光是吸两口香味就感觉自己吃了好几口肉,忍不住的活动起腮帮子。

    “喜欢做菜?”江北然微笑着问道。

    既然要跟林诗蕴打好关系,江北然下午给了一棒子,现在自然要给一颗甜枣。

    江北然这主动搭话,果然让林诗蕴暂时收起了对他的恐惧之情,点点头道:“也谈不上爱做菜,就是喜欢吃。”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