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九十章 现在能报的恩,就别拖日后了

第二百九十章 现在能报的恩,就别拖日后了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九十章 现在能报的恩,就别拖日后了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

    ‘散修竟然都这么富吗……’

    取下清风的乾坤戒,江北然发现里面有着不少珍贵的天材地宝,甚至有些在晟国都是有价无市,千金难求的。

    ‘不愧是祁国。’

    对于江北然来说,这种发横财的机会并不多,一来他很少有能直接出手的时候,二来有时候要保持高人形象,不能干搜尸这种掉逼格的事情。

    所以这笔横财发的属实不易。

    摆下丧魂阵,点燃风雷火,在将十四个玄王扒干净之后,江北然完成了神形俱灭一条龙服务,直接给他们全送走了。

    看着江北然熟练的架势,在后面全程观看的林诗蕴一愣一愣的,忍不住又看向林榆雁问道。

    “丫头,你这情郎……不会就是干这个的吧?”

    坐在树墩子上的林榆雁听完捧着脸回答道:“姑姑你不觉得师兄烧尸体的样子都特别帅吗?”

    “得,没救了。”

    下了定论的林诗蕴摇摇头,坐到她旁边又问道:“你这情郎叫啥名,我等会儿也好谢谢人家。”

    林榆雁听完突然一震,缓缓扭过头,用有些空洞的眼神看着姑姑说道:“姑姑,我替您感谢就好了,关于师兄,您还是别知道太多比较好哦。”

    “咕嘟……”

    感受着自己侄女突然散发出来的煞气,林诗蕴不禁愣住。

    ‘这还是自己那听话的乖乖小侄女吗?怎么会变的如此可怕?’

    在林诗蕴的印象中,自家小侄女一向是待人彬彬有礼,说话细声细气,每时每刻都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但就在刚才,她身上哪还有什么春风,简直比冬日的寒风还要冷冽百倍。

    ‘莫非是封印之力不够了?还是说……爱情真的会改变一个人?’

    对于小侄女的“护食”,林诗蕴并没有介意,毕竟小女孩嘛,刚陷入爱河的时候杀个人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两位小姐,茶烹好了。”

    小七端着一个茶壶和茶杯来到两人旁边行礼道。

    林榆雁此刻正在专心欣赏师兄烧尸体的英姿,随手摆了摆道:“放旁边吧,我等会儿喝。”

    “好的。”小七点点头,又看向林诗蕴问道:“您需要吗?”

    “嗯。”点点头,林诗蕴接过茶杯抿了一口,“味道不错,这是什么茶叶?”

    “安路村的浮来青,要是林小姐喜欢,我去帮您多买些来。”

    “倒也不用特地去买。”林诗蕴说着又喝了一口,看了看江北然,又看了看林榆雁,最后看向小七问道:“你是……”

    小七立即心领神会,回答道:“我叫小七,是王大哥手下一个跑腿的,平时就帮着认认路。”

    “哦~”林诗蕴点点头,表示明白。

    听到小七的话,林诗蕴一边继续欣赏着师兄处理尸油,一边开口道:“姑姑,我们这次能找到你虽然主要是靠着师兄神机妙算,但小七也是有一份功劳的。”

    “原来如此。”林诗蕴看了眼小七,“那我倒是该好好谢谢你。”

    小七一听,连忙摆手道:“不敢不敢,举手之劳罢了,哪敢谈谢。”

    不过话虽这么说,小七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这可是林家人的一份人情!那真是金山银山都不换啊。

    “说起来,你们怎么找到我的?”林诗蕴疑惑道。

    本着不该答的不乱答,小七继续默默的沏着茶,林榆雁则是回答道:“这个得师兄告诉你才行,我不能说。”

    “小丫头,还没嫁出去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啊?”林诗蕴有些没好气的回答道。

    一听到“嫁出去”三个字,林榆雁又害羞的低下了头,不一会儿又扭过头来看着林诗蕴回答道:“不管师兄的敌人是谁,我都会站在师兄这一边的哦~嘻嘻。”

    ‘得,这孩子废了。’

    在几人聊天时,处理完十四个玄王尸体的江北然走了回来。

    摘掉冰丝手套,江北然看着小七说道:“回去后再让你朋友打听一下,赤阳宗究竟有没有少了弟子。”

    小七正要称“是”,就见王大哥突然又摇了摇头。

    “还是算了。”然后看向林榆雁道:“你跟她一起合作调查,她出钱,你选人,务必好好完成这事。”

    “是!”

    小七虽然答应的依旧很恭敬,但心里却是深深的失落起来。

    从刚才对话听来,他知道他这次的情报出现了失误,虽然这是因为太过仓促的原因,但为大人物办事,人家哪里会管你过程有多艰难,结果不行那就是不行。

    而对于无比珍惜这次机会的小七来说,让王大哥失望是他不能接受的结果。

    在小七陷入深深的自责时,林诗蕴站起身朝着江北然拱手道。

    “这次多谢少侠出手相助,救命之恩,来日定当报答。”

    林诗蕴话音刚落,江北然面前就跳出了三个选项。

    选项一:“林小姐可有受伤?”完成奖励:清明幽阵图(地级下品)

    选项二:“举手之劳罢了,林小姐不必如此气。”完成奖励:八星鬼劲(玄级上品)

    选项三:“别来日了吧,能报的话现在就报了如何?”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看着选项三,江北然不禁都感觉有些闪了腰。

    感觉到系统越发不对劲的江北然选择了三,微笑道:“别来日了吧,能报的话现在就报了如何?”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魅力+1

    ‘啧……怎么又是它。’

    要说这次新增的所有新属性中,江北然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魅力,因为这俩字看起来简直跟惹麻烦画上了等号,当然,如果魅力能高到让天道都为他倾倒,那倒也算是不错。

    不过这种可能性实在太低了。

    听完江北然的回答,林诗蕴明显一愣,她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没有到过跟她说话的,或者说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会给她来上这么一句回答。

    不过面对救命恩人,林诗蕴还是硬着头皮点头道:“不知这位少侠想要什么报酬?只要是我能弄来的,我绝无二话。”

    瞬间,又是三条选项出现在了江北然面前。

    选项一:“我需要两仪秘羽。”完成奖励:苍焰宝书(地级中品)

    选项二:“林小姐可知皇蛊?”。完成奖励:屠魔宝本(地级下品)

    选项三:“请林小姐跟在我身边一段时间,让我观察你一阵。”完成奖励:随机基础技艺点+1

    ‘两仪秘羽?皇蛊!?系统,你这还真是疯狂暗示啊。’

    突然间,江北然明白系统为何一定要让他插手这件事了,原来竟有两件主线任务中所需要的的材料和林诗蕴有关。

    不过从选项来看,直接问林诗蕴讨要的话,必然会引来巨大的麻烦,所以还得从长计议还行。

    。

    就在江北然要选下三时,眉头突然一皱。

    ‘淦!’

    算上这两次,再加上他之前赶到凤双城,和从凤双城过来的这段路,他今天已经触发了十三次选项,已经逼近安全上限了。

    先让自己冷静下来,江北然在脑中捋了一遍系统这次的用意,接下来的对话中,他必须要靠自己完成,不然再触发几次的话,那就真的是大事不妙了。

    思考了好一会儿,江北然才选下了三回答道:“请林小姐跟在我身边一段时间,让我观察你一阵。”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果酵+1

    这个回答让林诗蕴又是一愣,同时感觉到身边一股浓郁的煞气正在她身边酝酿着。

    没去看自己那明显醋坛子翻了的侄女,林诗蕴皱眉道:“不知少侠此言究竟何意?”

    打量了林诗蕴一遍,江北然回答道:“计划赶不上变化,原本我答应林榆雁插手这件事是因为我只需要查出你在哪就好,但现在我涉及的有点深也,让你看到了一些本不该看到的东西,所以为了你不把这件事传出去,所以才请你在我身边待上一阵。”

    “不该看的东西?”林诗蕴思考片刻,一下明白过来道:“你是说你刚才展现出来的肉身强大?”

    “因为某些原因,我不打算在将我的实力暴露给太多人知道,所以在确定林小姐你是可以保守秘密的人之前,请恕我不能放你走。”

    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的林诗蕴松了开眉头,点头道:“原来是这样,没问题,既然你是为了救我才不得已暴露的实力,那我自当配合你的要求。”

    同时林榆雁身上的煞气也慢慢收了回去,因为她明白这的确是师兄的习惯。

    “多谢林小姐的理解,那今日我们就先歇息会儿,明日再回去。”

    “为什么?这五里沟我已经探查过了,并没有秘境,我们还是……”林诗蕴奇怪的问道。

    “林小姐。”江北然打断了林诗蕴的话,并朝着她微微一笑道:“既然林小姐已经在我的队伍里,那有一条规矩我先要跟你说一下,那就是我的队伍里只有服从,没有为什么。”

    ‘他刚救了我的命、他刚救了我的命、他刚救了我的命……’

    意识到江北然是个怪人的林诗蕴强行说服自己没去和他计较。

    再看看自己一脸痴笑的小侄女。

    林诗蕴不禁摇头想到。

    ‘这丫头不会就是被他给带坏的吧……’

    ——————————————————————————————————

    就在江北然要选下三时,眉头突然一皱。

    ‘淦!’

    算上这两次,再加上他之前赶到凤双城,和从凤双城过来的这段路,他今天已经触发了十三次选项,已经逼近安全上限了。

    先让自己冷静下来,江北然在脑中捋了一遍系统这次的用意,接下来的对话中,他必须要靠自己完成,不然再触发几次的话,那就真的是大事不妙了。

    思考了好一会儿,江北然才选下了三回答道:“请林小姐跟在我身边一段时间,让我观察你一阵。”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果酵+1

    这个回答让林诗蕴又是一愣,同时感觉到身边一股浓郁的煞气正在她身边酝酿着。

    没去看自己那明显醋坛子翻了的侄女,林诗蕴皱眉道:“不知少侠此言究竟何意?”

    打量了林诗蕴一遍,江北然回答道:“计划赶不上变化,原本我答应林榆雁插手这件事是因为我只需要查出你在哪就好,但现在我涉及的有点深也,让你看到了一些本不该看到的东西,所以为了你不把这件事传出去,所以才请你在我身边待上一阵。”

    “不该看的东西?”林诗蕴思考片刻,一下明白过来道:“你是说你刚才展现出来的肉身强大?”

    “因为某些原因,我不打算在将我的实力暴露给太多人知道,所以在确定林小姐你是可以保守秘密的人之前,请恕我不能放你走。”

    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的林诗蕴松了开眉头,点头道:“原来是这样,没问题,既然你是为了救我才不得已暴露的实力,那我自当配合你的要求。”

    同时林榆雁身上的煞气也慢慢收了回去,因为她明白这的确是师兄的习惯。

    “多谢林小姐的理解,那今日我们就先歇息会儿,明日再回去。”

    “为什么?这五里沟我已经探查过了,并没有秘境,我们还是……”林诗蕴奇怪的问道。

    “林小姐。”江北然打断了林诗蕴的话,并朝着她微微一笑道:“既然林小姐已经在我的队伍里,那有一条规矩我先要跟你说一下,那就是我的队伍里只有服从,没有为什么。”

    ‘他刚救了我的命、他刚救了我的命、他刚救了我的命……’

    意识到江北然是个怪人的林诗蕴强行说服自己没去和他计较。

    再看看自己一脸痴笑的小侄女。

    林诗蕴不禁摇头想到。

    ‘这丫头不会就是被他给带坏的吧……’‘他刚救了我的命、他刚救了我的命、他刚救了我的命……’

    意识到江北然是个怪人的林诗蕴强行说服自己没去和他计较。

    再看看自己一脸痴笑的小侄女。

    林诗蕴不禁摇头想到。

    ‘这丫头不会就是被他给带坏的吧……’林诗蕴不禁摇头想到。

    ‘这丫头不会就是被他给带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