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别搞的我像是反派一样

第二百八十九章 别搞的我像是反派一样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八十九章 别搞的我像是反派一样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呼……呼……”

    江北然的话一出口,天马的散修们呼吸瞬间急促起来,他们只是一群没有后台的散修而已,就算被团灭在这里,估计连给他们立坟的都没有。

    不然他们也不至于连个擅长乾坤术的帮手都找不到。

    看着一脸玩味表情的江北然,清风突然觉得自己好蠢,对方可是林家的人,连皇上都要卖他们三分面子,他把赤阳宗这种底层宗门搬出来能有什么用?

    冬霜这会儿心跳速度也是极快,刚才发起突袭的灰雨四人修为都在玄王七阶左右,是他们这个小团队里最能打的几个,本来的目的是想让他们一口气*那个夏家小姐,可谁知竟被那个神秘年轻人一击击退。

    “怎么办,清风,打……还是逃?”

    清风思考片刻,露出了一个决绝的眼神道:“既然已经得罪了林家人,就算从这里逃走也是死路一条,不如跟他拼了,也许他刚才那一击只是用了什么法宝而已,不然怎么可能完全不用任何玄气。”

    天马的散修们一听,纷纷觉得有理,眼前这个年轻人怎么看也不过二十岁出头,光凭肉身就能碾压玄王?

    ‘这怎么可能!’

    一时间,十四名玄王都有了一些底气。

    刚刚被踹飞的灰雨也捂着胸口说道:“正好把打算用在那个林家女人的手段都用在这小子身上,秋木和夏川已经摆好了三重大阵,再加上我们的合击之法,就算这小子是玄皇,也不见得能赢我们。”

    听完灰雨的话,十四名玄王的底气顿时更足了。

    对啊,为了对付这林家女人,他们可是准备了不少手段,占据了极大的地利优势,就应该更从容一点才对。

    一时间天马的散修们快速的移动了起来,站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惊蛰一七四,小寒二八五,阳遁,散华之阵吗……”

    看着江北然喃喃自语着什么,伤势已经痊愈的林诗蕴起身对江北然说道:“给姐姐透个底,你究竟是什么修为,等会儿打起来我也好照顾着你点。”

    江北然听完微微一笑,“等会儿打起来请你放开手脚去打就是,我能照顾好自己的。”

    林诗蕴一听,顿时压低声音道:“你刚才还真是虚张声势啊?你到底什么修为?”

    “打起来便知道了,林小姐,就麻烦你先打头阵了。”

    看着江北然往林诗蕴身后躲去,天马的散修们瞬间狂喜。

    “那小子刚才果然是用了什么法宝,现在不行了,上!先废了那个林家女人!”

    随着灰雨一声令下,天马的散修们一拥而上,朝着林诗蕴冲了过来。

    “嘿!把老娘当软柿子了是吧!”

    林诗蕴怒喝一声,右手一抖,一杆百花枪便出现在她手中。

    用力一挥,只见无数花瓣呈龙卷之势朝着周围散去,攻向了那十四个玄王。

    只可惜这招虽然看着声势浩大,但却连阻止一下那些玄王的脚步都做不到,只是被先头的几人用玄气一震,便全部“凋谢”落地。

    轻松化解掉林诗蕴的第一波攻势,十四名玄王各显神通,纷纷祭出自己最擅长的招式朝着林诗蕴攻来。

    一时间,风云变色,连躲在远处的林榆雁都感觉到一阵威压,身为普通人的小七更是已经连呼吸都快做不到了,幸好林榆雁及时拿出一张银色的符纸化作屏障罩住小七,这才让他终于缓了过来。

    林诗蕴作为天马这些散修的手下败将,也知道自己敌不过他们,但想到身后的几个小辈,想着自己怎么也不能退,于是她心一横,刚要架起百花枪奋力一搏,就感觉有人从她身后拉了她一把。

    “哎!?”

    疑惑的叫了一声,林诗蕴便已经来到了江北然身后,还没等她问“为什么要拉我。”,那十四个玄王的攻势已经来了。

    看着那些“特效”浮夸的招式,江北然摇摇头,叹气道。

    “就这?”

    紧接着猛地一拳挥出。

    “轰!”

    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后,十四个玄王惨叫着倒飞回去,全部倒在地上*不止。

    目睹了全程的林诗蕴眨巴两下眼睛,瞬间感觉眼前这个弟弟一样的年轻人变的无比高大。

    ‘他……究竟是谁!?’

    近距离目睹了这一拳之威的林诗蕴有些难以置信,因为她仍然没有感受到眼前这个年轻人调动任何玄气。

    要知道这可是十四名玄王的联手一击,仅用肉身就一击化解,即使林诗蕴见多识广,也有些懵了,她认识的人中,就算强大如玄尊,在对付修为比自己低的*者时也不会仅凭肉身去打啊。

    身后,小七也惊了个呆,他刚才从几人的对话中已经知道对面那十四个人全是玄王级的强者,

    玄王啊!对于他们这些普通老百姓来说,那可是天神一般的存在,抬手间便能引得天地变色。

    然而十四个天神般的存在,竟被自己新认的这位大哥一拳*?

    ‘我到底……认了个什么样的大哥啊。’

    甩了甩手,江北然看着地上哼哼唧唧的十四人道:“你们十四个人,就没一个招式一样的,还说自己都是赤阳宗的阳使?欺负老实人呢?”

    倒在地上的清风满脸震惊,他刚才根本就没看清那个林家的年轻人做了什么,就感觉到一股无法抵抗的力量袭来,让他瞬间丧失了抵抗之力。

    这一刻,清风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

    他并不是恐惧江北然的力量,而是恐惧未知。

    如果江北然直接展现出玄皇或者玄宗的修为,那他们也算死了个明白,可现在他们就像在和一个完全陌生的存在战斗一般,完全不知道他使用的究竟是什么力量。

    “啊!!!”这时灰雨突然怒吼着从地上站了起来,红着眼看向江北然道:“障眼法而已!你以为你骗得到我吗!”

    说完灰雨嘴巴突然用力一咬,并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灰雨!”天马的散修们同时叫了一声,他们自然知道灰雨吞下去的是什么。

    皇极丹。

    吞服后可以激发体内的所有潜力,大幅度提升当前修为,但代价就是这皇极丹会燃烧服用者的生命力。

    在悲壮的气氛中,灰雨双眼中冒出了摄人心魄的紫芒,头发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白。

    “哈哈哈哈!”

    狂笑一声,灰雨看着身后的人道:“都瞎喊什么,吃这药又不会死,不过是耗些精血罢了,秋木,夏川,把你们布好的阵都开了,看爷爷怎么杀他。”

    秋木和夏川同时点头道:“放心,大阵随时可以开启。”

    “好,那我可就上了。”

    灰雨说完右手一伸,刚才掉在远处的灰灵剑便飞回了他手中。

    抖了个剑花,灰雨死死盯着江北然说道:“小子,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什么来路,但你别想这么轻易就取走我们兄弟几个的命。”

    见江北然不说话,灰雨再次怒喝一声,就看到一股黑气缠绕到了他的灰灵剑上。

    “虚张声势的小子,就让我来揭穿你的真面目!”

    灰雨说着踏步向前,同时那股缠绕在灰灵剑上的黑气越来越浓,最终如同怨灵一般化作了一张张可怕的脸。

    随着一阵阵凄厉的惨嚎声,灰雨距离江北然越来越近。

    见到灰雨无畏的冲向那林家青年,秋木和夏川同时盘腿诵念道。

    “驱马神鼓响皆应,降下真气入吾身。”

    “凡居召处立感应,百里感声无不闻”

    两人话音刚落,一条肉眼可见的气线便将他们是十四个人串联了起来。

    这阵名叫归一阵,作用是可以让阵内怀有符篆的人联通一气,由大阵主持者调配他们的玄气。

    简单来说就是秋木和夏川作为归一阵的主持者,可以将另外十三人的一部分玄气输入秋雨体内,让他招式的威力倍增。

    “秋雨!靠你了!”

    “秋雨,赢了我请你喝酒!最贵的!”

    “秋雨,这次天马第一人的名头我就先让给你了,记得还我!”

    ……

    随着一句句友情的话语,天马的散修们纷纷将自己的玄气通过气线传送给了秋雨。

    感受着同伴们的玄气和友谊,秋雨一时间豪气万丈,手中灰灵剑上的黑气也变的更为汹涌!

    剑上那凄厉的叫声更是如鬼哭神嚎一般让人肝胆俱裂。

    “受死吧!装模作样的小子!”

    当剑势达到时,秋雨如鬼魅般闪现到江北然面前一剑刺出。

    随着这一剑刺出的,还有那可怕至极的死气,这股死气甚至让站在后面的林诗蕴都感觉到一阵窒息。

    ‘这股死气没用冲我来都能强烈到如此地步,如果正面承受……’

    林诗蕴光是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她确定如果是她来正面硬接这股死气,估计当场便会疯魔。

    “撑住啊!”林诗蕴用力喊道。

    “噹!”

    只听一声脆响,半截灰灵剑插到了旁边的地面上。

    “你……你……”

    灰雨瞪大了眼睛,浑身颤栗不止。

    他自认刚才自己的一击即使面对玄皇都能产生巨大的威胁,但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只是一弹手指,就将他的灰灵剑给折断了。

    “你什么你。”江北然摸了摸自己的食指,扫视了一圈那些天马的散修道:“我说你们一个个搞的这么悲壮干嘛?弄清楚情况好不好,搞的我好像是恶人一样,杀老百姓的是你们吧?想灭口的也是你们吧?”

    江北然说完又指向灰雨,“还有你,这剑上的死气练了几十年了吧,就我所知,这种死气都是由怨念转化而成,由此可见你杀了多少无辜。”

    接着江北然一个个指过去道:“就你们这些十恶不赦的散修,还在跟我这搞什么伙伴友情的戏码,恶不恶心啊?”

    一时间,天马的散修们竟哑口无言,因为正如江北然所说,作为没有靠山的散修,他们平时杀人越货的勾当没少做,为了利益,滥杀无辜什么的更是家常便饭。

    ——————————————————————————————————

    感受着同伴们的玄气和友谊,秋雨一时间豪气万丈,手中灰灵剑上的黑气也变的更为汹涌!

    剑上那凄厉的叫声更是如鬼哭神嚎一般让人肝胆俱裂。

    “受死吧!装模作样的小子!”

    当剑势达到时,秋雨如鬼魅般闪现到江北然面前一剑刺出。

    随着这一剑刺出的,还有那可怕至极的死气,这股死气甚至让站在后面的林诗蕴都感觉到一阵窒息。

    ‘这股死气没用冲我来都能强烈到如此地步,如果正面承受……’

    林诗蕴光是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她确定如果是她来正面硬接这股死气,估计当场便会疯魔。

    “撑住啊!”林诗蕴用力喊道。

    “噹!”

    只听一声脆响,半截灰灵剑插到了旁边的地面上。

    “你……你……”

    灰雨瞪大了眼睛,浑身颤栗不止。

    他自认刚才自己的一击即使面对玄皇都能产生巨大的威胁,但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只是一弹手指,就将他的灰灵剑给折断了。

    “你什么你。”江北然摸了摸自己的食指,扫视了一圈那些天马的散修道:“我说你们一个个搞的这么悲壮干嘛?弄清楚情况好不好,搞的我好像是恶人一样,杀老百姓的是你们吧?想灭口的也是你们吧?”

    江北然说完又指向灰雨,“还有你,这剑上的死气练了几十年了吧,就我所知,这种死气都是由怨念转化而成,由此可见你杀了多少无辜。”

    接着江北然一个个指过去道:“就你们这些十恶不赦的散修,还在跟我这搞什么伙伴友情的戏码,恶不恶心啊?”

    一时间,天马的散修们竟哑口无言,因为正如江北然所说,作为没有靠山的散修,他们平时杀人越货的勾当没少做,为了利益,滥杀无辜什么的更是家常便饭。

    接着江北然一个个指过去道:“就你们这些十恶不赦的散修,还在跟我这搞什么伙伴友情的戏码,恶不恶心啊?”

    一时间,天马的散修们竟哑口无言,因为正如江北然所说,作为没有靠山的散修,他们平时杀人越货的勾当没少做,为了利益,滥杀无辜什么的更是家常便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