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马

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马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马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转载请注明出处:..>..

    ‘师兄的眼睛里好像有光呢。’

    面对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的师兄,林榆雁什么话也没说,就是坐在对面痴痴的看着,脸上满是笑意。

    等到江北然做完总结,这才抬起头看向林榆雁道:“既然现在五里沟的可能性如此之大,能就从这里开始查吧。”

    “是。”林榆雁立即应了一声。

    “这次行动还是你和小七共同执行,随时保持联系。”

    听到师兄依然不出手,林榆雁虽有些小失望,但还是立即点头应了下来。

    江北然不和他们一去去的理由还是和以前一样,一旦他亲身参与到某次行动中,那么这次行动的难度就将大幅度提升,这也是他一直在培养小弟的最大理由。

    确定了第一步计划,江北然继续问道:“其他几处秘境点有查到东西吗?”

    “有。”林榆雁说完立即将刚才本子上记下来的内容全部说了出来。

    “嗯,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记住了这么多信息,不错。”江北然点头道。

    林榆雁听着内心一喜,行礼道:“多谢师兄夸奖。”

    “不过这些消息听起来有些杂乱,可信度如何?”

    从林榆雁刚才的描述中,江北然发现同一个秘境点在同一个时间有着完全不同的传闻,而且离谱程度堪比小道消息。

    听到师兄的疑问,早有准备的林榆雁立即回答道:“是的,小七说这些消息都是他拜托各地的朋友查来的,因为时间太过仓促,所以一时间没法筛选出其中有价值的。”

    “也罢,你们先去五里沟看看,若是能找到你姑姑是最好,若找不到,就再回来商议,去吧。”

    “是!那就请师兄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林榆雁说完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退出了房间。

    来到楼下,林榆雁很快在小二的指引下找到了小七,朝着他点点头,林榆雁开口道:“出发吧。”

    “好的。”小七说着立即跟到了林榆雁身后。

    一路走出城外,林榆雁回过头看向小七问道:“你就不问问你的王大哥说了什么?”

    “嘿嘿,我要做的就是听嫂子吩咐,其他都不重要。”

    “你倒是不计得失。”满意的点点头,林榆雁继续道:“你觉得我们在去五里沟之前还该做些什么准备?”

    朝着林榆雁拱拱手:“还请嫂子恕小七无能,如今不仅是五里沟,连凤双城内也都是是赤日宗的眼线,我最多就是调动一些小帮派的人,但他们可都没胆子去查赤日宗。”

    “这样啊……”

    林榆雁想了想,觉得这件事的确是有些为难小七这个普通人了。

    “那我们就去外围看看,只要确定人在里面我们就走。”

    “好,那就听嫂子的。”

    虽然不知道这位林家大小姐怎么确定她要找的人在不在五里沟,但大家族嘛,总有些自己隐秘的特殊手段,当然,既然都说是隐秘了,他这个外人当然是多问问题多吃屁。

    乖乖跟着做事就行了。

    百年前,凤双城旁边曾经发生过一次大地震,让地面整整下陷了100多尺,附近几十个村寨全部覆没,之后灌入的湖水就成了这五里沟。

    五里沟本身就风景秀美,再加上有秘境的传说,所以常年都有大量游来此一游。

    只是传说终归是传说,整个黄平郡的秘境传说简直多如牛毛,大多数人也就听个新鲜,很少有人把它当一回事,所以大多数来五里沟的主要还是看美景的。

    “嫂子……”

    在来到五里沟的入口时,小七突然按着脑袋喊道。

    “怎么了?”林榆雁奇怪的问道。

    “我突然感觉有些头疼,还一阵阵的犯恶心,越靠近五里沟这感觉越强烈。”

    林榆雁听着眉头一皱,因为这两种感觉她都没有,那么可能性就有两种。

    一是有人在五里沟摆下了某种阵法,只是这阵法对*者无效,却会让普通人感觉极为不舒服,从而达到劝退他们的目的。

    二就是五里沟发生的异象导致了这种现象。

    林榆雁认为前者的可能性比较大,毕竟这种情况如果是异象导致的,那不太可能只有小七觉得难受,而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来那赤日宗的确试图要封锁这个五里沟。’

    确定了这一点的林榆雁拿出了腰牌,开始往里输送玄气。

    林家腰牌除了沟通的作用外,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可以互相感应。

    如果附近还有一个人在往腰牌里输入玄气,那么林榆雁就能感应到她。

    因为一般只有遇到危险时才会使用这个功能,所以林榆雁的想法是一旦自己的腰牌有反应,就立即回去通知爹爹。

    然后绕着五里沟走了一圈,林榆雁手中的腰牌也没有发生任何反应,这让林榆雁既松了一口气。又觉得有些失望。

    毕竟从之前的分析来看,姑姑在这里的可能性非常大。

    确定腰牌没反应,林榆雁回头对小七道:“走吧。”

    见嫂子似乎没找到自己要找的人,小七也感觉有些失望,毕竟如果这次能一下就推测成功,他在王大哥心里的印象也能更好。

    不过他并没有把这种可惜表现在脸上,而是点点头,跟在了林榆雁的身后。

    离开的路上,林榆雁思考着另外几个秘境传闻,思考着接下来该去哪里寻找姑姑。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一直跟在林榆雁身后的小七突然开口说道:“嫂子,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刚才已经走过这个地方了?”

    林榆雁听完猛地回过神来,观察起了周围。

    按照正常来说,这点时间应该足够他们走上大道了,可现状却是他们仍然在五里沟徘徊,而这……

    十分不正常。

    “清风,那两个人似乎察觉到了,怎么办,要不要动手?”

    被称作清风的男人眉头紧锁,目光死死的盯在在林榆雁身上。

    他们是一群散修,同属于一个叫做“天马”的组织,平日里回伪装成各大宗门的人来掩盖踪迹,或者用这层身份来挡掉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这次他们路过五里沟时突然见到了天水从天而降,他们原本就知道这五里沟有秘境传说,如今又有天水降下,顿时让他们更加确信这五里沟肯定有大气运。

    为了独吞这个大秘密,他们立即分散开来杀掉了附近目睹到这场天水的百姓。

    但在消灭这些“目击者”时,他们突然遇到了个硬点子,那女人有着玄王的修为,但这并不重要,因为她们一行十四人最低也是玄王二阶,联起手来就算是玄皇都有一战之力,更何况是一个和他们同阶的。

    可麻烦就麻烦在这个女人竟然是林家人,在发现打不过后就亮出了林家的腰牌。

    初见这腰牌时,这些天马的散修全都愣住了,开玩笑,这可是林家,祁国最强大的家族之一,谁敢碰到他们的人?

    可在哪林家人亮腰牌之前,他们这些天马的散修已经把她打成重伤了,所以不得罪也得罪了,而且现在这五里沟内很可能有秘境入口,一旦进去,那再出来很可能就成为玄宗,玄尊了,这对于他们这些散修来说可以说是致命的*。

    综合这两点,天马的散修们恶向胆边生,突然出手夺走了这林家女人手中的腰牌,并直接下了杀手。

    腰牌被抢时林诗蕴也懵了,她作为老“探险家”,经常在各处秘境和别人发生冲突,但每次只要她一亮身份,周围的人都会立刻恭敬起来。

    接着她在大度的说两句不打不相识之类的话,结交一些和她一样喜欢搜寻秘境的朋友。

    但这一次,这万试万灵的方法竟然失效了。

    在感觉到一剑向自己的心口处刺来时,林诗蕴才终于明白过来。

    ‘他们竟然真的敢杀我!?’

    但林诗蕴毕竟是林家的人,即使在重伤状态下,身上还是藏了不少宝物,在连续使用了好几张金符合玉简后,林诗蕴几乎要逃出生天,但奈何对方人太多,而且极有组织性,瞬间就把守住了所有可以能离开五里沟的路线,并慢慢向中间靠拢,打算将她围死在里面。

    ————————————————————————————————————

    腰牌被抢时林诗蕴也懵了,她作为老“探险家”,经常在各处秘境和别人发生冲突,但每次只要她一亮身份,周围的人都会立刻恭敬起来。

    接着她在大度的说两句不打不相识之类的话,结交一些和她一样喜欢搜寻秘境的朋友。

    但这一次,这万试万灵的方法竟然失效了。

    在感觉到一剑向自己的心口处刺来时,林诗蕴才终于明白过来。

    ‘他们竟然真的敢杀我!?’

    但林诗蕴毕竟是林家的人,即使在重伤状态下,身上还是藏了不少宝物,在连续使用了好几张金符合玉简后,林诗蕴几乎要逃出生天,但奈何对方人太多,而且极有组织性,瞬间就把守住了所有可以能离开五里沟的路线,并慢慢向中间靠拢,打算将她围死在里面。腰牌被抢时林诗蕴也懵了,她作为老“探险家”,经常在各处秘境和别人发生冲突,但每次只要她一亮身份,周围的人都会立刻恭敬起来。

    接着她在大度的说两句不打不相识之类的话,结交一些和她一样喜欢搜寻秘境的朋友。

    但这一次,这万试万灵的方法竟然失效了。

    在感觉到一剑向自己的心口处刺来时,林诗蕴才终于明白过来。

    ‘他们竟然真的敢杀我!?’

    但林诗蕴毕竟是林家的人,即使在重伤状态下,身上还是藏了不少宝物,在连续使用了好几张金符合玉简后,林诗蕴几乎要逃出生天,但奈何对方人太多,而且极有组织性,瞬间就把守住了所有可以能离开五里沟的路线,并慢慢向中间靠拢,打算将她围死在里面。腰牌被抢时林诗蕴也懵了,她作为老“探险家”,经常在各处秘境和别人发生冲突,但每次只要她一亮身份,周围的人都会立刻恭敬起来。

    接着她在大度的说两句不打不相识之类的话,结交一些和她一样喜欢搜寻秘境的朋友。

    但这一次,这万试万灵的方法竟然失效了。

    在感觉到一剑向自己的心口处刺来时,林诗蕴才终于明白过来。

    ‘他们竟然真的敢杀我!?’

    但林诗蕴毕竟是林家的人,即使在重伤状态下,身上还是藏了不少宝物,在连续使用了好几张金符合玉简后,林诗蕴几乎要逃出生天,但奈何对方人太多,而且极有组织性,瞬间就把守住了所有可以能离开五里沟的路线,并慢慢向中间靠拢,打算将她围死在里面。腰牌被抢时林诗蕴也懵了,她作为老“探险家”,经常在各处秘境和别人发生冲突,但每次只要她一亮身份,周围的人都会立刻恭敬起来。

    接着她在大度的说两句不打不相识之类的话,结交一些和她一样喜欢搜寻秘境的朋友。

    但这一次,这万试万灵的方法竟然失效了。

    在感觉到一剑向自己的心口处刺来时,林诗蕴才终于明白过来。

    ‘他们竟然真的敢杀我!?’

    但林诗蕴毕竟是林家的人,即使在重伤状态下,身上还是藏了不少宝物,在连续使用了好几张金符合玉简后,林诗蕴几乎要逃出生天,但奈何对方人太多,而且极有组织性,瞬间就把守住了所有可以能离开五里沟的路线,并慢慢向中间靠拢,打算将她围死在里面。腰牌被抢时林诗蕴也懵了,她作为老“探险家”,经常在各处秘境和别人发生冲突,但每次只要她一亮身份,周围的人都会立刻恭敬起来。

    接着她在大度的说两句不打不相识之类的话,结交一些和她一样喜欢搜寻秘境的朋友。

    但这一次,这万试万灵的方法竟然失效了。

    在感觉到一剑向自己的心口处刺来时,林诗蕴才终于明白过来。

    ‘他们竟然真的敢杀我!?’

    但林诗蕴毕竟是林家的人,即使在重伤状态下,身上还是藏了不少宝物,在连续使用了好几张金符合玉简后,林诗蕴几乎要逃出生天,但奈何对方人太多,而且极有组织性,瞬间就把守住了所有可以能离开五里沟的路线,并慢慢向中间靠拢,打算将她围死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