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师兄真有男子气概

第二百七十五章 师兄真有男子气概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七十五章 师兄真有男子气概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地藏真晶……确定。”

    “惊天焱……有线索。”

    “大乘秘水……有线索。”

    自我结界中,江北然正在一个阵盘上做着推演,用船新版本的模拟修仙暗示了三天,如今他已经成功掌握到了这三件珍奇谱上宝物的线索。

    施凤兰的家里的确有地藏真晶,只是这地藏真晶可不是魂婴果或者极乐鸟,施凤兰随手就能偷出来。

    这种在奇珍谱上都能位列前百的宝贝,即使是施凤兰那样的大家族里,估计也是镇宅之宝级别的。

    所以怎么从施凤兰那得到地藏真晶依旧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惊天焱在江北然套话之下,知道了柳子衿是从她父亲那听说的,而他的父亲曾亲眼见过惊天焱。

    了解这个线索后,江北然决定找机会与那位柳家族长柳思存好好聊聊。

    至于最后的大乘秘水……并不是江北然暗示出来的,而是靠求签,签条上所写的的是。

    杳杳前程定无疑,石中存玉有谁知

    一时良匠分剖后,可见其中碧玉期

    这两句签词的意思大概就是他想要找的东西其实已经在他身边,只是他现在还没有办法发现,待到他能力足够时,其玉自现。

    虽然这两句签词非常模糊,但也能算是一条线索,以后多留意身边事物也许就会有发现。

    至于两仪秘羽和斩日琉这两件连奇珍谱上都搜不到的宝物,江北然仍旧没有任何线索。

    “还有就是这皇蛊……该怎么炼呢。”

    江北然看着掌心正在大快朵颐的绿色蛊虫喃喃自语道。

    这只从神秘布阵者那夺来的蛊虫,江北然给它取名叫老王,如果要说他目前所拥有的所有蛊虫中那只最有希望突破到皇蛊,老王无疑是最有希望的。

    如果炼制皇蛊这点,江北然也是已经考虑了好几天。

    最简单粗暴的解法肯定是将一百只王蛊放在一个缸里养,最后活着出来的那只就有可能是皇蛊。

    但先不说这方法只是江北然的臆测,光是炼制出一百只王蛊这点就已经足以令他头疼,毕竟在这个全民禁蛊的大陆上,想要找来这么多蛊炼制也是太为难人。

    ‘不好搞啊……’

    感叹一句,江北然收起阵盘离开自我结界,回到了归心宗。

    陪施凤兰她们玩过模拟修仙,江北然回到自己的小屋中开始继续认真思考下一步该往哪走。

    “师兄!您回来啦。”

    正在推演间,江北然耳边突然响起了林榆雁的传音入密。

    起身推开窗,江北然应声道:“嗯,刚回来不久。”

    “我被我爹叫回家了一趟,所以近些时日没来,不过我给师兄带了礼物,原本想偷偷放在师兄桌上的,想不到师兄先回来了。”

    “礼物就免了,这次回来找我有事吗?”

    林榆雁虽然每次来时都会先来他这蹲点,但换做以前只会默默的看着,而不会主动跟他搭话,所以江北然猜测她应该是有事相求。

    听到江北然猜中她的想法,林榆雁不禁红着脸想道。

    ‘这便是夫妻之间的心意相通吗……真是一点小秘密都藏不住呢,嘻嘻。’

    害羞了一会儿,林榆雁继续传音道:“真是什么事都瞒不住师兄,榆雁这次来的确是有事相求……”

    江北然刚要回应,就看到系统跳出了三条选项。

    选项一:直接拒绝林榆雁。完成奖励:锦云魅本(地级下品)

    选项二:让林榆雁继续说下去。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

    ‘又来!?’

    感觉系统越发不对劲的江北然感觉有些头皮发麻,同时也不自觉的将这次系统的不对劲和那个主线任务联系到了一起。

    ‘三年后……到底是有多危险的大事要发生?’

    揉了揉鼻梁骨,感觉有些头疼的江北然选择了二,传音道:“什么事?”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精神+1

    “嗡!”

    江北然这句回答让林榆雁的大脑整个都剧烈颤抖了一下。

    这已经是师兄第二次答应她的请求了,而且这次比上一次更干脆利落,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距离师兄离明媒正娶她已经不远了!

    ‘啊~’

    一时间,林榆雁感觉自己身体燥热不已,如此具有男子气魄的师兄,简直让她心跳加速到不行。

    “呼……”长出一口气,林榆雁不禁思考起师兄这次怎么会如此爽快的原因。

    ‘难道是因为上次夫妇吵架?一定是!师兄虽然表面不承认,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愧疚吧?对!一定是!’

    ‘唉呀!师兄~雁儿怎么可能生你的气呢,你就算折磨死雁儿,雁儿也会一直是笑着的呢。’

    “到底什么事?”

    就在林榆雁身体越发燥热时,师兄的传音突然传来,这才让她稍微冷静了一点。

    ‘嘻嘻,师兄真是心急呢,是急着想补偿我吗,连补偿都补偿的这么强硬,师兄真是好有男子气概哦。’

    缓了一口气,林榆雁传音道:“师兄,是这样的,我的小姑失踪了,所以想请你跟我一起去寻她。”

    “小姑?”江北然皱着眉头回了一句,“说具体一点。”

    “是!这个小姑是我父亲最小的妹妹,据父亲说,她从小就喜欢到处乱跑,时常让家里人担心,但我就特别喜欢小姑,因为她常常带着我一起偷跑出去玩。”

    “两个月前,我回了一趟家里,期间又和我姑姑去了好几个地方,可就在三天前,姑姑不声不响的又不见了,我把这事告诉了我爹,可我爹根本没当回事,因为小姑突然消失对于家里人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可是……我觉得这次小姑的消失很不正常,虽然她不是每次出去都会带着我,但大多数时候都会有一些预兆,可这次却一点都没有,她突然就不见了,这让我觉得很不正常。”

    江北然听完不禁沉思起来。

    根据上次陆胤龙的话语来说,林榆雁的家族也是相当的不普通,就算比不上施凤兰,估计也不会差的太远。

    而且她身体里似乎还封印着某些十分危险的东西。

    插手这么一个大家族的事情,江北然怎么想怎么觉得麻烦。

    但系统这次选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要让他帮忙。

    ‘西八……果然这次的主线任务只能靠我自己出手吗。’

    无奈的叹了口气,江北然传音道:“你没有将你的想法跟你父亲说吗?”

    “爹总是把我当孩子,说我想多了,所以万般无奈之下我才来求助师兄了,小姑是我特别重要的亲人,只要师兄愿意帮我,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

    ‘难道最后这两个连奇珍谱上都没有的珍宝……要靠林榆雁来获得?’

    于是江北然尝试着问道。

    “好,要我帮忙可以,那你可知两仪秘羽、凤仙石、斩日琉和玄阴奇焰?”

    沉默了好一阵,林榆雁才回答道:“抱歉……师兄,您说的这些东西我都没听过,但是我能帮您去找!我发誓我一定会找到的!”

    ‘不知道吗……’

    略显失望的江北然咂了下舌,继续传音道:“好,我可以帮你。”

    “真的!?多谢师兄!”

    “你现在去安梁村外的凉亭等我,我稍后就到。”

    一听到安梁村三个字,林榆雁不禁又想起了那一段缠绵悱恻的回忆,那些日子里她几乎天天会与师兄见面,还像一个等待丈夫归来的小妻子一般准备好美味佳肴,简直是男耕女织的典范。

    ‘这就是老地方等我的意思吗?师兄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呢……’

    答应了一声,林榆雁一蹦一跳的朝着安梁村外跑去。

    ‘约会~约会~又一次的约会~’

    兴奋间,林榆雁一掌拍在了路边的一只石狮子上,直接将它的头拍碎了一半。

    ‘哎呀~’

    捂着嘴喊了一声,林榆雁在石狮子旁留下一锭金子后便继续蹦跳着朝安梁村跑去。

    半个时辰后,江北然出现在了凉亭外,看着正欲站起的林榆雁说道:“坐着吧。”

    ——————————————————————————————————————

    ‘唉呀!师兄~雁儿怎么可能生你的气呢,你就算折磨死雁儿,雁儿也会一直是笑着的呢。’

    “到底什么事?”

    就在林榆雁身体越发燥热时,师兄的传音突然传来,这才让她稍微冷静了一点。

    ‘嘻嘻,师兄真是心急呢,是急着想补偿我吗,连补偿都补偿的这么强硬,师兄真是好有男子气概哦。’

    缓了一口气,林榆雁传音道:“师兄,是这样的,我的小姑失踪了,所以想请你跟我一起去寻她。”

    “小姑?”江北然皱着眉头回了一句,“说具体一点。”

    “是!这个小姑是我父亲最小的妹妹,据父亲说,她从小就喜欢到处乱跑,时常让家里人担心,但我就特别喜欢小姑,因为她常常带着我一起偷跑出去玩。”

    “两个月前,我回了一趟家里,期间又和我姑姑去了好几个地方,可就在三天前,姑姑不声不响的又不见了,我把这事告诉了我爹,可我爹根本没当回事,因为小姑突然消失对于家里人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可是……我觉得这次小姑的消失很不正常,虽然她不是每次出去都会带着我,但大多数时候都会有一些预兆,可这次却一点都没有,她突然就不见了,这让我觉得很不正常。”

    江北然听完不禁沉思起来。

    根据上次陆胤龙的话语来说,林榆雁的家族也是相当的不普通,就算比不上施凤兰,估计也不会差的太远。

    而且她身体里似乎还封印着某些十分危险的东西。

    插手这么一个大家族的事情,江北然怎么想怎么觉得麻烦。

    但系统这次选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要让他帮忙。

    ‘西八……果然这次的主线任务只能靠我自己出手吗。’

    无奈的叹了口气,江北然传音道:“你没有将你的想法跟你父亲说吗?”

    “爹总是把我当孩子,说我想多了,所以万般无奈之下我才来求助师兄了,小姑是我特别重要的亲人,只要师兄愿意帮我,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

    ‘难道最后这两个连奇珍谱上都没有的珍宝……要靠林榆雁来获得?’

    于是江北然尝试着问道。

    “好,要我帮忙可以,那你可知两仪秘羽、凤仙石、斩日琉和玄阴奇焰?”

    沉默了好一阵,林榆雁才回答道:“抱歉……师兄,您说的这些东西我都没听过,但是我能帮您去找!我发誓我一定会找到的!”

    ‘不知道吗……’

    略显失望的江北然咂了下舌,继续传音道:“好,我可以帮你。”

    “真的!?多谢师兄!”

    “你现在去安梁村外的凉亭等我,我稍后就到。”

    一听到安梁村三个字,林榆雁不禁又想起了那一段缠绵悱恻的回忆,那些日子里她几乎天天会与师兄见面,还像一个等待丈夫归来的小妻子一般准备好美味佳肴,简直是男耕女织的典范。

    ‘这就是老地方等我的意思吗?师兄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呢……’

    答应了一声,林榆雁一蹦一跳的朝着安梁村外跑去。

    ‘约会~约会~又一次的约会~’

    兴奋间,林榆雁一掌拍在了路边的一只石狮子上,直接将它的头拍碎了一半。

    ‘哎呀~’

    捂着嘴喊了一声,林榆雁在石狮子旁留下一锭金子后便继续蹦跳着朝安梁村跑去。

    半个时辰后,江北然出现在了凉亭外,看着正欲站起的林榆雁说道:“坐着吧。”

    “你现在去安梁村外的凉亭等我,我稍后就到。”

    一听到安梁村三个字,林榆雁不禁又想起了那一段缠绵悱恻的回忆,那些日子里她几乎天天会与师兄见面,还像一个等待丈夫归来的小妻子一般准备好美味佳肴,简直是男耕女织的典范。

    ‘这就是老地方等我的意思吗?师兄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呢……’

    答应了一声,林榆雁一蹦一跳的朝着安梁村外跑去。

    ‘约会~约会~又一次的约会~’

    兴奋间,林榆雁一掌拍在了路边的一只石狮子上,直接将它的头拍碎了一半。

    百分之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