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新的篇章

第二百七十一章 新的篇章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七十一章 新的篇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参见陛下。”

    林月殿内,苦等江北然三个月的洪雅璇终于如偿所愿,向江北然行了一礼。

    “免礼,朕闭关了三月,让洪使者久等了。”

    “是雅璇来的不巧,与陛下无关。”洪雅璇说完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长盒道“盒中是一条万丈灵参,*者吃了可精进修为,普通人吃了可延年益寿,是家师命我送来赠与皇上,祝皇上寿比南山。”

    “万宗主有心了。”江北然说完给了王守贵一个眼神,王守贵会意后立即将长盒接了过来。

    “替朕感谢万宗主,另外朕也备了些薄礼,等会儿麻烦洪使者送回去。”

    “陛下还是直接喊我名字吧,或是喊我为雅璇也行,这使者二字听着怪别扭的。”

    “称呼还是别随意更改比较好,洪使者远道而来,朕已命人备好酒菜,来人啊,带洪……”

    “哎!等等,等等!”听到皇上一副要送的样子,洪雅璇连忙摆手道:“皇上,这席不忙着吃,我还有些很重要的话要传达给您,还请您先屏退左右。”

    江北然听完朝着宫殿内的宫女和宦官挥了挥手,所有人便倒退着离开了。

    “说吧,是何重要的话?”

    “这话是我替*转达的,他老人家认为皇上您不仅聪明,且极具大局观,我四方宗现在尚缺一名司徒,就是需要皇上您这样独具慧眼的人来担当,当然,我们宗司徒待遇也十分丰厚,每月都会分配定量的中品灵石,以及下品灵石若干……”

    “如果是这件事,朕只能说承蒙贵教主错爱,朕已经是归心宗的弟子,也并无要去其他宗门的意思”。

    “皇上,家是并无意催促,您还可慢慢考虑。”

    “好,那便替朕多谢万宗主,来人!”

    随着江北然一声呼喊,王守贵从外快步走了进来。

    “领洪使者去偏殿用膳吧。”

    “遵旨。”王守贵行礼道。

    “朕还有有些政务要忙,就不奉陪了。”江北然说完便起起身离开了。

    “哎!”洪雅璇虽然还有很多话想说,但见到江北然离去,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跟着王守贵去了偏殿。

    送走了洪雅璇,江北然径直回到了御书房中,在沐瑶既有些惊讶,又意料之中的眼神中坐回了龙案前。

    识趣的什么都没问,沐瑶继续看起自己的书来。

    夜里,写下上百条预备方案的江北然回到寝宫,点燃一根熏香,舒服的躺到了龙榻上。

    一边思考着还有什么政策需补充,江北然一边缓缓闭上了双眼。

    “呲溜~”

    正待睡去,江北然突然的脸庞突然被什么舔了一下。

    “朕都说了你有口臭。”

    江北然一边说一边缓缓睁开双眼。只见两层楼高的六尾狐占据了大半个寝宫,正眯着它那对狐狸眼死死盯着自己。

    见江北然醒来,六尾狐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嘴边,露出一副极为凶残的样子。

    “嗯……”江北然一捂鼻子,一脸嫌弃道:“你明明只是吃晶石,怎么嘴里会有腐臭的味道,啧。”

    见江北然丝毫不怕,六尾狐又换了个造型,挥舞着六条粗又长的尾巴,张开血盆大口靠近缓缓靠近江北然。

    “干嘛?你要吃了我啊?”江北然问道。

    六尾狐这才得意道:“怕了吧,嘻嘻嘻,人类,我要你为过去羞辱我付出代价!”

    “我要真怕你吃了我就不会放你走。”江北然说着掀开被子走到了桌前,倒上一杯茶看着六尾狐道:“你那样站着累不累啊?”

    见江北然丝毫不怕自己,六尾狐“哼”了一声,心中虽有些不爽,但更多的却还是开心。

    “嘤咛”一声,六尾狐变成了人型,就是江北然第一次见她时的那样的明艳动人。

    “你真就这么相信我不会吃了你呀。”六尾狐蹦蹦跳跳的来到桌前,闻了一口茶香,伸出手道:“我也要喝!”

    “想喝自己倒。”

    “主人果然是很特别的存在呢~”六尾狐说着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

    “回来找朕有事吗?”

    “喂!我可是还叫你主人哎,你不该表示一下吗?”

    “若是你真还把朕当主人,就不该提这样无理的要求。”

    “小小当然有把主人当主人呀,不然刚才早就一口吃掉你了。”六尾狐献媚道。

    “所以你找朕到底有何事?”

    “哼~真没意思。”

    见江北然软硬不吃,六尾狐喝了口热茶道:“本来本狐是来报恩的,但现在不想报了。”

    江北然:“哦。”

    “你就不觉得可惜吗!本狐可是大妖!就你们这小小晟国,你不管许下什么愿本狐都能替你实现。”

    “朕本就没打算要你报恩,又何来可惜一说?”

    从鼻孔里喷出两团气,六尾狐觉得自己再和眼前这人聊下去会忍不住吃掉它,于是便跳上桌子直视着江北然问道:“你那日……为什么愿意放我走?”

    “你只是想活着,有什么错?”

    六尾狐听完眨巴了两下眼睛:“可是……人类杀异兽不是天经地义之事吗?”

    江北然摇摇头:“这世上从没有什么事是天经地义的。”

    “但大多数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朕为何要与他们一样?”

    “嘻嘻。”六尾狐听完突然笑了,“我的主人果然与众不同。”

    说完六尾狐又在江北然脸上舔了一口,留下一句“我要回去找我娘了。”就飞出了寝宫。

    嫌弃的擦了擦脸,江北然伸了个懒腰重新躺回了床上。

    隔天一早,江北然又奋笔疾书了一上午,觉得足够沐瑶应付一阵后便将它们都留给了沐瑶,自己坐上祥云回到了归心宗。

    昨日和邰英纵聊了一下午,江北然差不多已经明白两位巨头的意思,庐临郡的新政可以继续扩张,但就像江北然之前所说的,扩张必须得有足够的物资做保障,所以他并不打算盲目扩大新政范围。

    抱着这样的想法,江北然先找上诸白扇跟他商讨了一下此事。

    诸白扇听完也表示完全认同,如今在庐临郡新政实施方面,他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一把手,也深知庐临郡繁华表面的背后投入了多大心血,要是一下将区域增加一倍,这难度可远不止一倍。

    与诸白扇达成共识后江北然告辞离去,按他的想法来说,庐临郡想要真正的富强起来,那最起码也得要个一年半载,现在还处于要细心呵护的阶段,哪有这么快就能摘胜利果实。

    离开天云峰,江北然先去向师兄请了个安,告知自己已经出关的消息。

    见到江北然,陆帛归高兴的将他迎入屋内道:“你回来的还真是时候,我也是刚刚出关。”

    “师兄又闭关了?”江北然问道。

    “是啊,那日你将北斗灵功送我,当夜我便看了个通宵,并发现这*似乎十分适合我。”

    “那就太好了,所以师兄此次出关,是已经练成了?”

    “哎!”陆帛归摆摆手,“黄级*哪有这么轻易便可练成,只是刚刚有些感悟罢了,此次出关是有别的事情要处理。”

    “有感悟就好,那说明师兄你离练成不远了。”

    “希望如此。”陆帛归说着将桌上一个放着糕点的盘子推到江北然面前:“尝尝,临江县的梅花酥,很有名的。”

    “多谢师兄。”江北然点点头,拿起一块梅花酥放入口中。

    瞬间,一种特殊的香味在江北然口中散开,可谓是甜而不腻,还带些清香。

    “临江县的梅花酥,果然名不虚传。”

    “喜欢就多吃点,我买了不少,这些你都带回去好了。”陆帛归说着就拿出个油纸袋将梅花酥往里放。

    待梅花酥都放进油纸袋中,陆帛归说道:“明日我得去一趟乐南郡,估计要待上个十天半个月。”

    “乐南郡?”江北然思索片刻道:“我记得那里是陨日教的势力范围吧?师兄去那作何?”

    “哈哈,这做了皇上就是不一样,势力划分记得很清楚嘛,没错,乐南郡的确是陨日教的势力范围,我这次去是因为上次剿除叛党时和他们有些合作,这次是他们邀请我的。”

    ——————————————————————————————————

    “嘻嘻。”六尾狐听完突然笑了,“我的主人果然与众不同。”

    说完六尾狐又在江北然脸上舔了一口,留下一句“我要回去找我娘了。”就飞出了寝宫。

    嫌弃的擦了擦脸,江北然伸了个懒腰重新躺回了床上。

    隔天一早,江北然又奋笔疾书了一上午,觉得足够沐瑶应付一阵后便将它们都留给了沐瑶,自己坐上祥云回到了归心宗。

    昨日和邰英纵聊了一下午,江北然差不多已经明白两位巨头的意思,庐临郡的新政可以继续扩张,但就像江北然之前所说的,扩张必须得有足够的物资做保障,所以他并不打算盲目扩大新政范围。

    抱着这样的想法,江北然先找上诸白扇跟他商讨了一下此事。

    诸白扇听完也表示完全认同,如今在庐临郡新政实施方面,他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一把手,也深知庐临郡繁华表面的背后投入了多大心血,要是一下将区域增加一倍,这难度可远不止一倍。

    与诸白扇达成共识后江北然告辞离去,按他的想法来说,庐临郡想要真正的富强起来,那最起码也得要个一年半载,现在还处于要细心呵护的阶段,哪有这么快就能摘胜利果实。

    离开天云峰,江北然先去向师兄请了个安,告知自己已经出关的消息。

    见到江北然,陆帛归高兴的将他迎入屋内道:“你回来的还真是时候,我也是刚刚出关。”

    “师兄又闭关了?”江北然问道。

    “是啊,那日你将北斗灵功送我,当夜我便看了个通宵,并发现这*似乎十分适合我。”

    “那就太好了,所以师兄此次出关,是已经练成了?”

    “哎!”陆帛归摆摆手,“黄级*哪有这么轻易便可练成,只是刚刚有些感悟罢了,此次出关是有别的事情要处理。”

    “有感悟就好,那说明师兄你离练成不远了。”

    “希望如此。”陆帛归说着将桌上一个放着糕点的盘子推到江北然面前:“尝尝,临江县的梅花酥,很有名的。”

    “多谢师兄。”江北然点点头,拿起一块梅花酥放入口中。

    瞬间,一种特殊的香味在江北然口中散开,可谓是甜而不腻,还带些清香。

    “临江县的梅花酥,果然名不虚传。”

    “喜欢就多吃点,我买了不少,这些你都带回去好了。”陆帛归说着就拿出个油纸袋将梅花酥往里放。

    待梅花酥都放进油纸袋中,陆帛归说道:“明日我得去一趟乐南郡,估计要待上个十天半个月。”

    “乐南郡?”江北然思索片刻道:“我记得那里是陨日教的势力范围吧?师兄去那作何?”

    “哈哈,这做了皇上就是不一样,势力划分记得很清楚嘛,没错,乐南郡的确是陨日教的势力范围,我这次去是因为上次剿除叛党时和他们有些合作,这次是他们邀请我的。”“嘻嘻。”六尾狐听完突然笑了,“我的主人果然与众不同。”

    说完六尾狐又在江北然脸上舔了一口,留下一句“我要回去找我娘了。”就飞出了寝宫。

    嫌弃的擦了擦脸,江北然伸了个懒腰重新躺回了床上。

    隔天一早,江北然又奋笔疾书了一上午,觉得足够沐瑶应付一阵后便将它们都留给了沐瑶,自己坐上祥云回到了归心宗。

    昨日和邰英纵聊了一下午,江北然差不多已经明白两位巨头的意思,庐临郡的新政可以继续扩张,但就像江北然之前所说的,扩张必须得有足够的物资做保障,所以他并不打算盲目扩大新政范围。自己坐上祥云回到了归心宗。

    昨日和邰英纵聊了一下午,江北然差不多已经明白两位巨头的意思,庐临郡的新政可以继续扩张,但就像江北然之前所说的,扩张必须得有足够的物资做保障,所以他并不打算盲目扩大新政范围。

    百分之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