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建立不世之功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建立不世之功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建立不世之功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

    闫光庆也不是什么讲究凡俗礼仪的人,历伏城这一头磕下去,就算是他的亲传弟子了。

    “拿着。”闫光庆说着将一个乾坤戒丢向历伏城。

    历伏城见到连忙生出双手接住,不等他问里面是何物,就听闫光庆说道:“这里面些老道所写的阵法书和符宝,等你能摆出书上的所有阵法,老夫自然会来找你。”

    江北然一听,不禁在心里感慨道:好家伙……这玄尊教徒弟的水平跟我一个级别的啊。

    这种甩手掌柜式的教学方法江北然简直太熟了。

    看着历伏城有些愣神,闫光庆笑道:“若是连这里面的东西都需要老夫来教你,那老夫不收你这徒弟也罢。”

    听完这句话,历伏城情不自禁的看向了江北然,想起当年王大哥也只是给了他一本阵法书,然后就啥也不管了。

    原来强者教别人东西都是这样的吗……

    明悟过来的历伏城立即行礼道:“是,徒儿谨遵师命!”

    “嗯。”满意的点点头,闫光庆又打量起了江北然,“小皇帝,老夫看你好似有些野心,可否也想带着这小小晟国去中原争霸一番?”

    闫光庆话音刚落,江北然面前就跳出了三个选项。

    选项一:“晚辈并无此意,做的这些无非想让百姓们过上好日子罢了。”完成奖励:鹰幽谱玄级上品

    选项二:“晚辈也没想这么多,只是想偏安一隅罢了。”。完成奖励:天锐真图玄级中品

    选项三:“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书友大本营可领!

    看来又是个喜欢直来直去的。

    选择了三,江北然豪气道:“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力量1

    一旁历伏城听完这句话时,一双眼睛瞪的老大,感觉有一种霸者之气从王大哥身上喷涌而出,让他几乎不敢直视。

    闫光庆听完则是大笑道:“有意思,你这小皇帝倒是不像那些狗东西一样喜欢说些废话,既然居于高位,自然都想更进一步,这才是人之常情,只是这话……”闫光庆摸着下巴“啧”了一声,“倒不像是一个皇帝该说出来的,你身居皇位,又毫无修为,如何带那三尺剑,又如何立那不世之功?”

    “国家社稷是剑,忠臣良相是剑,宗门魔教……亦为剑。”

    “好狂妄的一句大话,毫无修为,却想驱使那些强者为你所用?”

    “这世间本就该分工明确,强者做强者的事情,权者做权者的事情,结果是各自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你这套理论……倒是新鲜,听起来有点意思。老夫我就喜欢新鲜玩意儿,若是你真能让老夫看到些不同的东西,以后你们这晟国老夫照了,但若是你只会说大话,那老夫就会觉得很没意思,而老夫最讨厌的,就是没意思。”

    这是靠山送上门?

    江北然本就想过晟国若要在夹缝中生存,找个好大哥是必不可少的,虽然将必然不知道自己这番话哪句戳中了这玄尊的*,但结果来说,这位玄尊的确有要给他们晟国当大哥的意思。

    于是江北然行了一礼道:“晚辈定当竭尽全力,为闫宗主呈现一场史无前例的盛宴。”

    “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年轻人就该像你这样才对嘛,畏首畏尾的,像什么样子,痛快!”闫光庆说完看向历伏城道:“徒儿,好好学学,记得以后也多给老夫带来些惊喜。”

    “徒儿记得了。”历伏城拱手道。

    “不错,不错,今日老夫这一趟算是没买白跑,希望下次再见时,你们都能带给老夫更多惊喜。”

    见闫光庆似乎要走,江北然开口道:“闫宗主,不知你打算如何处置这六尾狐?”

    “哦。差点将这孽畜给忘了。”闫光庆说完看了眼又炸毛,又瑟瑟发抖的六尾狐,然后问江北然道:“你希望老夫怎么处置它呢?”

    “晚辈不知这六尾狐与闫宗主之间发生过什么,故而不敢妄加提议。”

    “这时候你倒是小心起来了,这孽畜与老夫无甚渊源,之所以问你,只是觉着老夫要是放了这孽畜后,它不敢找我报仇,反而把火气撒在你身上,那你岂不……”

    “不会的,不会的!”六尾狐一顿摇头:“小小从无害主人之心,从来没有。”

    “老夫让你说话了吗?”闫光庆瞪了六尾狐一眼说道。

    “呜……”被瞪了一眼的六尾狐立马低下头去,不敢在说话。

    “这狐狸可是狡猾的很,老夫不知道你它给过你什么许诺,但多半情况下,它只要一从这出去,就全都作废了,所以老夫给你两个建议,一是老夫帮你处置了它,你呢,也欠老夫一份情,二呢,你就这么继续养着它,等你哪天你达到了你说的那个境界,再处置它也不迟。”

    六尾狐听完十个爪子都紧紧抠住了地面,身体也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因为不管江北然做哪个选择,它的未来都将黯淡无光。

    “既如此,那就烦请闫宗主将它放了吧。”

    “哦?”

    “嗷!?”

    江北然的答案让一人一兽都十分意外,但闫光庆很快便缓过来道:“你当真不怕这狐狸来报复你?你别看它现在对你摇尾乞怜,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当它的修为可堪比玄宗境。”

    “多谢闫宗主如此关心晚辈,只是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晚辈愿意相信它不会加害于我,还请闫宗主放了它吧。”

    “嗷呜呜呜……”

    听到江北然竟如此信任自己,六尾狐不禁嚎啕大哭起来,它原本以为江北然是一个冷酷无情、心如木石、刻薄寡恩之人,每次看到自己时也是表现的毫无感情。

    却想不到在这关键时刻。

    他竟然……他竟然……

    想到这,六尾狐又嚎啕大哭起来。

    “好,正好让老夫看看你这小皇帝究竟是盲目自大,还是胸有成竹。”闫光庆说完拿出那只铃铛晃了一下,霎时间,四方锁灵阵便被解除。

    感受到阵壁消失的六尾狐立即从地上爬起来飞也似的跑了。

    看着这一幕,闫光庆笑道:“再给你个机会,老夫现在去把它抓回来还来得及。”

    “多谢闫宗主关心,这是晚辈自己的选择,若晚辈真选错了,也该由晚辈自己承担。”

    “好!”闫光庆点点头,“不管最后结果如何,老夫喜欢你这脾性。”

    两人说话间,刚才跑远的六尾狐突然又跑了回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到江北然肩膀上用舌头舔了一下他的侧脸后才再次狂奔而去,瞬间就没了身影。

    摸了摸自己的右脸,江北然一脸嫌弃道:“它就不知道自己有口臭吗?”

    “哈哈哈,若不是还有事要办,老夫还真想再和你多聊聊,不过还是下次再见吧,老夫去也。”闫光庆说完便破空而去。

    “恭送闫宗主*。”江北然和历伏城同时看着瞬间消失在天际闫光庆行礼道。

    行完礼,历伏城有些疑惑的看了王大哥一眼,不过他虽然不理解王大哥为何要放走这小狐狸,可他明白王大哥肯定想的要比他多得多,所以怎么也轮不到他去担心。

    于是他拿出*给他的那枚乾坤戒,从里面拿出了几本阵法书后看向王大哥道:“皇上,这些阵法书看上去都颇为深奥,不知可否请您与我一同参悟?”

    选项一:“也好。”完成奖励:寒梅宝法地级下品

    选项二:训斥历伏城。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选择了二,江北然皱眉道:“既然你现在已经是闫宗主的徒弟,那你就要先弄清楚你的身份,你作为徒弟自然可以学,而朕只是一外人而,你可是想要害朕陷入险境?”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精神1

    历伏城一听连忙弯腰拱手道:“我绝无此意,只是单纯的相与皇上您分享而已。”

    “少天真了,以后莫要再犯这种错误,去把,做你该做的事情去。”

    历伏城虽然还想解释几句,但他心里明白王大哥并不是真的在生他的气,只是在教他做人的道理而已,所以立即应了一声“是”,告辞离去。

    “嗷呜呜呜……”

    听到江北然竟如此信任自己,六尾狐不禁嚎啕大哭起来,它原本以为江北然是一个冷酷无情、心如木石、刻薄寡恩之人,每次看到自己时也是表现的毫无感情。

    却想不到在这关键时刻。

    他竟然……他竟然……

    想到这,六尾狐又嚎啕大哭起来。

    “好,正好让老夫看看你这小皇帝究竟是盲目自大,还是胸有成竹。”闫光庆说完拿出那只铃铛晃了一下,霎时间,四方锁灵阵便被解除。

    感受到阵壁消失的六尾狐立即从地上爬起来飞也似的跑了。

    看着这一幕,闫光庆笑道:“再给你个机会,老夫现在去把它抓回来还来得及。”

    “多谢闫宗主关心,这是晚辈自己的选择,若晚辈真选错了,也该由晚辈自己承担。”

    “好!”闫光庆点点头,“不管最后结果如何,老夫喜欢你这脾性。”

    两人说话间,刚才跑远的六尾狐突然又跑了回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到江北然肩膀上用舌头舔了一下他的侧脸后才再次狂奔而去,瞬间就没了身影。

    摸了摸自己的右脸,江北然一脸嫌弃道:“它就不知道自己有口臭吗?”

    “哈哈哈,若不是还有事要办,老夫还真想再和你多聊聊,不过还是下次再见吧,老夫去也。”闫光庆说完便破空而去。

    “恭送闫宗主*。”江北然和历伏城同时看着瞬间消失在天际闫光庆行礼道。

    行完礼,历伏城有些疑惑的看了王大哥一眼,不过他虽然不理解王大哥为何要放走这小狐狸,可他明白王大哥肯定想的要比他多得多,所以怎么也轮不到他去担心。

    于是他拿出*给他的那枚乾坤戒,从里面拿出了几本阵法书后看向王大哥道:“皇上,这些阵法书看上去都颇为深奥,不知可否请您与我一同参悟?”

    “好!”闫光庆点点头,“不管最后结果如何,老夫喜欢你这脾性。”

    两人说话间,刚才跑远的六尾狐突然又跑了回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到江北然肩膀上用舌头舔了一下他的侧脸后才再次狂奔而去,瞬间就没了身影。

    摸了摸自己的右脸,江北然一脸嫌弃道:“它就不知道自己有口臭吗?”

    “哈哈哈,若不是还有事要办,老夫还真想再和你多聊聊,不过还是下次再见吧,老夫去也。”闫光庆说完便破空而去。

    “恭送闫宗主*。”江北然和历伏城同时看着瞬间消失在天际闫光庆行礼道。

    行完礼,历伏城有些疑惑的看了王大哥一眼,不过他虽然不理解王大哥为何要放走这小狐狸,可他明白王大哥肯定想的要比他多得多,所以怎么也轮不到他去担心。

    于是他拿出*给他的那枚乾坤戒,从里面拿出了几本阵法书后看向王大哥道:“皇上,这些阵法书看上去都颇为深奥,不知可否请您与我一同参悟?”“好!”闫光庆点点头,“不管最后结果如何,老夫喜欢你这脾性。”

    两人说话间,刚才跑远的六尾狐突然又跑了回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到江北然肩膀上用舌头舔了一下他的侧脸后才再次狂奔而去,瞬间就没了身影。

    摸了摸自己的右脸,江北然一脸嫌弃道:“它就不知道自己有口臭吗?”

    “哈哈哈,若不是还有事要办,老夫还真想再和你多聊聊,不过还是下次再见吧,老夫去也。”闫光庆说完便破空而去。

    “恭送闫宗主*。”江北然和历伏城同时看着瞬间消失在天际闫光庆行礼道。

    行完礼,历伏城有些疑惑的看了王大哥一眼,不过他虽然不理解王大哥为何要放走这小狐狸,可他明白王大哥肯定想的要比他多得多,所以怎么也轮不到他去担心。

    于是他拿出*给他的那枚乾坤戒,从里面拿出了几本阵法书后看向王大哥道:“皇上,这些阵法书看上去都颇为深奥,不知可否请您与我一同参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