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收徒

第二百六十八章 收徒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六十八章 收徒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向沐瑶了解了一下这三个月里晟国的情况,江北然发现计划比他想象中进行的还要顺利,庐临郡的确正在慢慢向着他想象中的样子进化。

    “另外阳崇郡那边虽然没有庐临郡这么顺利,但百姓们的生活也比之前好上了许多,皇上,您说我们是不是该将这新政推广到整个晟国了。”

    “当然不行。”江北然否决道。

    “为什么?”沐瑶很是不解的问了一句,“如今阳崇郡和庐临郡的情况让其他郡县都十分羡慕,甚至还有其他郡的百姓历经艰险偷渡到庐临郡来,这证明皇上您的政策很成功啊。”

    看了沐瑶一眼,江北然摇头道:“真不知道你看了这么久的书,执了这么久的政学了到些什么。”

    “我……”沐瑶刚想反驳,但想起自己反驳皇上就没赢过,所以索性低下头准备听听自己到底哪里错了。

    “庐临郡之所以能如此顺利的执行新政,是因为朕优先将资源集中到了那里,也就是举全国之力在帮它发展,不然你以为哪来的这么多钱粮?”

    “至于阳崇郡,作为掩月宗的所在的峰州第一郡,它们本身就有着极为优渥的资源,所以施行起新政来阻力也不大,至于其他郡……若是突然间涌入大量流民,光是粮食供应就是个大问题,现在明白了吗?”

    “知道了。”沐瑶点点头,“那……其他郡该怎么办呢?”

    “待时机成熟时你自然会知道。”

    江北然话音刚落,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

    “进。”江北然开口道。

    “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孔芊芊捂着*走进来道:“启禀皇上,板子打完了。”

    “嗯,还有别的事吗?”

    孔芊芊刚想说“没有了”,就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喊道“回禀皇上,的确有一件事,有一个叫洪雅璇的人这三个月一直想要拜访您,她自称是澜国四方宗宗主的徒弟。”

    听到洪雅璇的名字,江北然挑了下眉头问道:“她说是来干什么的了吗?”

    “她说是替她们宗主来向皇上您献合力的,奴婢一直跟她说把东西留下,奴婢会禀报给皇上,但她就是不愿意,说是一定要亲自送给您才行。”

    ‘贺礼……’江北然听完暗自点了两下头,算是有些明白洪雅璇是来干嘛的了。

    “她上次来是什么时候?”

    “嗯……”孔芊芊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应该是五天前,她还说一旬后会再来的。”

    “朕知道了,退下吧”

    “奴婢遵旨。”孔芊芊说完便退出了御书房。

    等御书房的门重新关上,沐瑶就开始不停的用余光偷瞄皇上。

    “有什么话就直接说。”正翻看着一本奏折的江北然说道。

    沐瑶听完犹豫片刻,最终还是问道:“皇上认识那个洪雅璇吗?”

    “有过一面之缘。”

    “就只是这样吗?我怎么觉得……”

    沐瑶话到一半,就看到江北然瞪向她的眼神,知道自己不能继续再问下去的沐瑶只能在心里默念道:“不知道又是谁家姑娘又要遭难了……”

    夜里,江北然站在宫外凝望星河,脑中思索着该怎么做才能最高效的维持住自我结界。

    “参见皇上。”

    正思考间,一道人影来到江北然面前向江北然拱手道,正是明天要一起面见那位玄尊的历伏城。

    “看起来干练了不少啊。”江北然打量着历伏城说道。

    如果说去梁国之前历伏城还有点像个书生,那么这次回来后,身上的气势已经凌厉的像一个武者。

    听到王大哥的夸赞,历伏城拉下了挡住半张脸的围巾,笑着回应道:“梁国实在太乱了,我们时常会莫名其妙的被卷入战争中,与人交手的次数远比在晟国要多。”

    看着历伏城右脸上有一道还在恢复的剑伤,江北然拿出一个木盒递给她道:“涂在伤口上,明天就会好了。”

    “多谢皇上的关心,不过……”历伏城摸了摸那道伤口,轻声道:“就让它留着吧,它会时刻提醒我记住这个教训。”

    江北然听罢也没多问,默默的收回了木盒问道:“事情进展的顺利吗?”

    “顺利……甚至可以说是出乎意料的顺利。”

    “哦?怎么说。”债主

    “我原本以为我们潜入梁国需要费上一番功夫,却不曾想一路上都没受到过什么阻碍,十分轻松地就达到了一座县城里安顿下来,后来我原本打算先调查一下所在的州郡,然后在徐徐图之,却不像因为卷入了一场大战,从而结识了一位性情豪爽的寨主,那寨主也不问我们从何而来,只因脾气相投就给我们安排了住处,让我们很快就获得了落脚点。”

    ‘这就是主角光环吗……’

    江北然虽然想到过让历伏城去梁国应该不会碰到什么太难的麻烦事,但也没想到会轻松到如此独步,简直就像是有人铺好了路等他来走一样。

    ‘就离谱!’

    “后来呢?”江北然问道。

    “后来我以这座赤焰寨为据点,安排兄弟们分散去了各郡县做基本调查,期间虽然发生过不少意外,但我们并没有折损什么人马,相反倒是结识了许多当地的俊杰。”

    “所以你们算是在梁国扎根成功了?”

    “不敢说成功,但算是建立起了一些人脉。”

    ‘三个月就带着组织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站稳脚跟……大概这就是主角吧。’

    心中感慨一句,江北然不动声色道:“很出色,朕果然没有看错你。”

    “多谢陛下夸赞,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的。”

    “嗯,既然你在梁国进行的很顺利,那我们就来聊聊明日之事吧。”

    历伏城听完脸上不禁浮现出了一些迷茫,他至今也没想明白那位玄尊到底想干嘛,突然的出现,突然的消失,期间还定下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约定,简直让他云里雾里。

    “你觉得那位玄尊是为谁而定下的约定。”江北然突然抛出一个问题。

    “自然是为皇上而来。”历伏城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不。”江北然摇摇头,“那位玄尊定是为你而来。”

    “我?”历伏城有些惊讶。

    在历伏城心里,他和皇上判若云泥,正所谓萤火之广汽能与皓月争锋,能引起一位玄尊感兴趣的,当然只有皇上这样的人中龙凤,怎么也轮也轮不到他。

    “没错,那位闫宗主很大可能是看中了你的四象之体,朕认为他应该是想要收你为徒。”

    “玄尊……要收我为徒?”历伏城瞪大了眼睛,满脸都是惊讶之色。

    要知道玄尊可是这片大陆上的尖端战力,拥有着争夺中原的资格,每一个都是跺跺脚就能让一个国家抖三抖的人物。

    这样的大人物,收徒要求自然也是高之又高,每一个都是万里挑一的绝世天才。

    而历伏城完全不觉得自己具备这样的资格。

    似乎看出历伏城的困惑,江北然继续道:“授业恩师并不只是在*上,那位玄尊自然看中了你的四象之体,自然是要教导你阵法之学。”

    “阵法……”历伏城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江北然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更希望皇上来教导我。”

    江北然听完摇摇头。“朕说过了,我们之间是平等的关系,朕并不打算教你什么,再者说,那位玄尊的布阵能力应该远在朕之上,若是他真想收你为徒,你可要珍惜这个机会。”

    “是。”历伏城拱手道。

    谈完话,江北然让王守贵给历伏城安排了住处后变回寝宫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正趴着睡觉的六尾狐突然耳朵一动,然后立即蹦了起来,欢快的跑到了阵壁边上满脸期待的望向远处,在江北然出现的那一刻,六尾狐兴奋的甩动起了尾巴,可当意识到江北然身后跟着的历伏城时,就突然炸毛了。

    “嗷!嗷!嗷!!!”

    听着六尾狐气的用兽语不停喊“滚”,江北然对它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道:“嘘,看到他来,你应该感觉高兴才对。”

    六尾狐听完六条尾巴顿时垂了下去,委屈巴巴道:“主人……是不是那个老头要来了……”

    “嗯,约定之日已到,不管结果如何,你都不用继续关在里面了。”

    “呜哇!!!”六尾狐听完“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躺在地上不停的打滚道:“我不要,我不要,那还不如一直关着我呢,主人,你别让那臭老头过来好不好,我愿意一直在这里给您当宠物,求您了。”

    六尾狐话音刚落,就看到一到人影从天而降,落到小狐狸面前微笑道:“你说不想让谁来啊?”

    这一声提问吓的六尾狐七魂去了六魄,四仰八叉的摔在地上“嗷呜~”“嗷呜~”“嗷呜~”的惨叫。

    “拜见闫宗主。”江北然朝着闫光庆拱手道。

    历伏城听完也连忙跟着喊道:“拜见闫宗主。”

    朝着两人点点头,闫光庆开口道:“嗯,这小狐狸你们养的不错,还生龙活虎的。”

    面对闫光庆这夸赞,江北然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回,毕竟这压根算不上考验,就是每天投食罢了,是个人都能养好。

    思索片刻,江北然拱手答道:“幸不辱命。”

    闫光庆听完笑了一声,背过身去眺望远方道:“你这小皇帝的确有些意思,来时我四处看了看,发现其中一郡有着相当多奇怪的东西,那河流中如城墙一般的建筑是何物?”

    “回闫宗主的话,那建筑名为水坝,是用来拦截渠道水流以抬高水位。不仅能防洪,还能集中水头可形成的水库帮助农民灌溉农田。”

    “防洪,灌溉农田,还真是奇思妙想,可惜就是无甚修为,不然老夫还以为晟国也明白了皇权的重要性,要老夫说……”

    正说话间,闫光庆突然摆动了一下手中的铃铛

    只听“叮铃”一声,历伏城突然感觉到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全起来了,用万分惊惧的眼神朝着北方望去。

    “哈哈哈哈……好!好一个四象之体!果然妙哉!”

    察觉到历伏城的表现,闫光庆突然狂笑起来,感慨那林婆的占卜术果然厉害。

    在闫光庆狂笑时,历伏城仍处于某种极为惊恐的状态,仿佛魂都被抽走了一般。

    一旁的江北然则是默默地观察着,这一老一少,一个快笑疯,一个快吓疯,让江北然获得了一种难得的情绪。

    ‘莫名。’

    他不知道闫光庆在笑什么,也不知道历伏城在怕什么,这感觉对于习惯了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江北然来说着实有些陌生。

    终于,笑过瘾的闫光庆重新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铃铛,随着“叮铃”一声,历伏城一*坐在了地上,全身像是洗了桑拿一般大汗淋漓。

    看到江北然朝历伏城看去,闫光庆笑道:“勿要担心,老夫只是测他一测罢了。”

    说完不等江北然提问,就自行解释道:“老夫在百里开外布下了一座琅琊阵,并用秘法将它隐藏了起来,刚才老夫用铃铛取消了隐藏的秘法,这小子竟然一下就感受到了根本未运行的琅琊阵,这等天赋,简直是为了阵法一道而生。”

    ‘琅琊阵……’

    江北然在心里唏嘘一声,这可是传说中的上古大阵,即使是江北然都不甚了解这个大阵的效果究竟是什么。

    ‘如此大阵……说摆就摆,玄尊果然恐怖如斯。’

    “所以伏城是感受到那琅琊阵的可怕,才会吓成这样的吗?”

    “没错,琅琊镇作为十大凶阵之一,岂是他一个小小大玄师可以触碰的,所以光是感应道,就足以让他肝胆俱裂。”

    ‘您老这测试方法也忒狠了一点……’

    解释完,闫光庆走到仍旧惊魂未定的历伏城面前说道:“你叫历伏城是吗?”

    历伏城的呼吸虽然仍有些急促,但还是强撑着站起来道:“是。”

    “你可愿跟着老夫修行阵法一道?”

    想起王大哥昨日那句“若是他真想收你为徒,你可要珍惜这个机会。”再加上历伏城认为自己如果真的想帮上王大哥的忙,凭现在的他还是太弱小了。

    于是他“噗通”一下跪倒在地,行礼喊道:“*在上,请受伏城一拜!”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