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师兄归来

第二百六十五章 师兄归来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六十五章 师兄归来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癸水毒芝、破岳灵骨、苍炎冥参……

    看着苏修羽带来的各种宝材,江北然几乎就要笑出声。

    这都是江北然作为梁国合作者要来的,而且这些并不是江北然给自己索要的好处,而是用来拉拢各方宗主,教主。

    而那些宗主、教主起步也是玄王级,一般的宝材肯定无法打动他们的心,所以江北然自然也就能合情合理的漫天要价了,毕竟这些付出都是为了离间正魔两道,并最终拿下整个晟国,下点血本也是应该的。

    将几个乾坤戒随手摆到一边,江北然满意的点头道:“朕一看你就知道是能办好事的人,保持下去,好处少不了你的。”

    “多谢陛下。”苏修羽叩首道。

    “退下吧。”

    “是。”苏修羽答应一声,倒退到书房门口撑开幻空幛离开了。

    又喝了口热茶,江北然看向一旁的沐瑶问道:“最近在批改奏折时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听到皇上突然关心自己,沐瑶顿时觉得心里甜滋滋的,但表情却是很骄傲的说道:“这么点小事怎么可能难倒我。”

    “很好。”江北然肯定的点点头:“朕要离开一段时间,皇宫里的事情就都交给你了。”

    说完江北然便朝着后院走去了。

    还愣在原地的沐瑶半天没缓过神,眨巴着眼睛在思考自己是不是给他当免费劳力了?

    来到后院,江北然老远就看到六尾狐扒在阵壁上疯狂挥动着自己的六条尾巴。

    “主人、主人、主人,您可回来了。”

    看着无比兴奋的小狐狸,江北然从乾坤戒中直接拿出一块紫晶朝它扔了过去。

    六尾狐看到后立即一跃而起,张开嘴将紫晶咬住,然后就在她快要愉悦的往肚子里吞时,却发现更多的晶石朝着它扔了过来。

    五块、十块、二十块……

    最终看着眼前仿佛小山一般的晶石,六尾狐不禁张大了嘴,口中那块紫晶也随即掉落在地,身体也是不住的往后退。

    “这……这是最后一顿吗?”六尾狐紧张的问道。

    还不等江北然回答,刘狐狸叫嗷嗷哭道:“是不是那个臭老头提前来了?他是不是要杀我!呜呜呜,主人,小小可是您的宠物,您要救我呀,呜呜呜,小小不想死……”

    “小小……?你啥时候又叫这名了?”江北然问道。

    “娘说……可爱较小的名字会激起主人的保护欲,主人觉得小小好听吗?不好听我再换一个,欢欢、小妮、蔡蔡、主人喜欢哪个,我就叫哪个。”

    “你娘教你的东西还真多……”又往阵法里扔了块晶石,江北然解释道:“没人要杀你,只是朕最近恐怕没空过来,多给你准备些吃的。”

    听到不用死,六尾狐这才松了口气,这重新摇起尾巴道:“主人遇到麻烦了吗?需不需要小小帮忙?小小什么都会的。”

    但刚说完,六尾狐就立即补充了一句道:“除了画那个什么设计图,其他都行。”

    “你确定?”江北然打量着六尾狐问道。

    “就算不会……小小也会用心学的,小小可聪明了!娘一直说小小是最最聪明的孩子。”

    “你要是能自己把这阵法解开,朕就觉得你能帮上我的忙。”

    “小小……小小……呜……”仿佛被说中了什么伤心事,六尾狐说着说着泪水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

    摇摇头,江北然拿起卷云筒吹出了祥云。

    看着江北然就要上云,六尾狐急问道:“主人您什么时候再来呀,主人,主人”

    在六尾狐的呼喊声中,祥云腾空而起,朝着东南方飞去。

    “呜”六尾狐仰天栽倒在地,心想着:‘娘,小小恐怕是回不去了,呜呜呜,您怎么还不来救我呀。’

    坐着祥云回到归心宗,江北然落到了回雁峰上。

    ‘嗯?’

    江北然正要回自己的小屋看看,就发现墨夏正抱着璎珑棋盘蹲在门口。

    “你在这作何?”

    听到师兄的声音,墨夏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朝着江北然行礼道:“好几天晚上都未曾等到师兄,我就想着白天来看看……请师兄放心,我是完成了课业和修行才来的,绝没有偷懒。”

    “等我下棋?”江北然走过来问道。

    连忙让到一边,墨夏鞠躬行礼道:“上次师兄那一步十三之十七……我回去想了好久,终于想到了一些应对之法,所以还想和师兄再下一盘,还求师兄成全!”

    “哦?你的意思是想到破解之法了?”江北然一边说一边推开了木门。

    墨夏听完连忙摇头道:“不敢,只是觉得……有一点可能。”

    走进屋内,江北然刚要再说些什么,就看到了一叠字帖旁薄薄的一张字条。

    ‘是师兄!?’

    惊喜之下,江北然立即上前一步拿起纸条,发现上面果然是师兄的字迹,内容是他已经回来了,若是有空,可来小聚一番。

    将纸条折好,江北然拍了一下墨夏的肩膀道:“下棋的事,明日再说吧,出去时别忘了把门带上。”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小屋。

    “师兄……我……”墨夏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到师兄已经消失在了他的实现中。

    “就一盘,一盘就好啊,唉……”叹了口气,墨夏抱着璎珑棋盘走出了小屋,顺手将房门关上后又一*蹲了下来,想着师兄若是马上回来的话,说不定还能下上一盘。

    径直来到飞羽堂,江北然刚进弟子的住宿区,就看到师兄迎面朝着他走了过来。

    “哎?北然你回来了啊。”陆帛归微笑着打招呼道。

    “见过师兄。”江北然立即上前行了一礼,“师兄这是出门?”

    “嗯,听说堂主他们回来了,我正打算去请安呢,听说出了大事。”

    “师兄请放心,周堂主安然无恙。”

    “哦?你知道?”陆帛归说完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道:“瞧我这记性,我听人说你现在已是晟国的新皇了是吧,恭喜啊,师兄早就知道你肯定会有展翅翱翔的一天。”

    “师兄谬赞了,我也只是被赶鸭子上架而已。”

    “还是这么谦虚,好,既然堂主没事,那我也不着急过去了,随我回屋吧,我正好听听你这短时间究竟经历了些什么。”

    “好。”江北然高兴的点头道。

    来到陆帛归的小屋中,陆帛归泡上了一壶雪芽茶,给江北然倒上一杯后说道:“自从你上次去参见那掩月宗的少年英杰会后,我们就一直没见过了吧,算算时间也快一年了。”

    “嗯,十一个月了。”江北然点点头。

    陆帛归听完笑了一声:“这大半年里可真是发生了不少事啊,峰州这次动荡可是相当不小,你这皇帝,当的不容易吧?”

    叹了口气,江北然点头道:“是啊,夹在那些大人物之间,真的好累。”

    “不过我也没想到你竟然会被选上皇帝这个位置,看来师兄对你的了解还是不够多啊,哈哈哈。”

    “不不不,不怪师兄,我自己也没想到……”一顿摇头后江北然解释道:“我坐上这皇位完全是阴差阳错,只是因为那次英杰会上我阴差阳错的帮了那殷教主一个忙,他就一直不肯放过我……”

    “哈哈哈。”陆帛归听完大笑了几声,又给江北然添上一些茶道:“无须跟我解释,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在师兄眼里你永远都是那个练不成*的小师弟,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师兄说,师兄一定想办法帮你。”

    “多谢师兄!”江北然行礼道。

    “哦对了,你之前给我的那些符我都用的差不多了,药也没剩几瓶,真的很好用啊,那位殷教主是不是看出了你这方面的潜能,才看中了你?”

    “也有一些吧。”说完江北然立即从怀里摸出两枚乾坤戒递给师兄道:“我想到师兄这次出去这么久,这些消耗品肯定用的差不多了,所以这次帮你多准备了一些。”

    “师弟有心了。”接过江北然递过来的两枚乾坤戒,陆帛归也摸出一个玉瓶道:“这是在清剿那些叛党时,影月阁阁主为了感谢我们帮助,给我的一瓶他们阁内的独门丹药,叫做精元丹,说是能激发人的潜力,我觉得挺适合你,而且就算不能激发你的潜力,这丹也有着振奋精神的作用,你现在日理万机的,这药挺适合你。”

    “多谢师兄。”

    “另外还有这个。”陆帛归说着从乾坤戒中取出一件软甲,“虽然你现在应该不缺这些了,不过这件软甲可以抵挡玄灵以下的玄气攻击,我觉得挺适合你,就……”

    “缺,当然缺!”江北然立即接过软甲,“那些个大人物就知道让*活,我这皇上可是整天党的提心吊胆呢,有这件软甲护着,我就安心多了。”

    “你喜欢就好。”陆帛归高兴地点点头。

    将软甲收好,江北然喝了口热茶问道:“师兄,您这次离开了这么久,又遇到了这么多事,修为是不是又有所提升了?”

    陆帛归听完点头道:“勉强总算是突破到玄灵了。”

    “太厉害了!”江北然激动的喊道,“我就知道师兄的天赋不比任何人差。”

    陆帛归听完摇头道:“差得远呢,乱星堂那个吴清策才是天纵之才,不仅在英杰会上夺魁,这次剿灭叛党时也是最耀眼的那个,我估摸着,他应该马上也要冲击选灵境了,才刚二十岁啊,真是后生可畏。”

    “吴清策?他不行,比师兄您差远了。”

    “哎!”陆帛归听完立即摆了摆手:“休得乱说,不盲目自大也是*者很重要的品质,那个吴清策的确很有潜力,要是有机会啊,你应该多跟他接触接触,我觉得他以后肯定会成为我们宗里的重要人物。”

    “师兄您不必过谦,我觉得您以后才是归心宗的顶梁柱。”江北然说完顺手从怀中将那本《北斗灵功》拿出来递向师兄道:“师兄,这本*送给您,您看看适不适合您练。”

    “*?”陆帛归惊讶的看了江北然一眼,然后接过了《北斗灵功》,“是什么品阶的?”

    插播一个app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

    江北然也没隐瞒,直接回答道:“黄级中品*。”

    “黄级中品!?”陆帛归听完表情不禁更惊讶了,“你怎么会有如此贵重之物?快收好,师兄可受不起这么大的礼。”

    见到师兄将*推回来,江北然连忙说道:“师兄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练不了啊,拿着也是浪费,您就收着吧,您练了不就等于我练了?以后我找您帮忙时底气也足一些。”

    ——————————————————————————————————————

    陆帛归听完点头道:“勉强总算是突破到玄灵了。”

    “太厉害了!”江北然激动的喊道,“我就知道师兄的天赋不比任何人差。”

    陆帛归听完摇头道:“差得远呢,乱星堂那个吴清策才是天纵之才,不仅在英杰会上夺魁,这次剿灭叛党时也是最耀眼的那个,我估摸着,他应该马上也要冲击选灵境了,才刚二十岁啊,真是后生可畏。”

    “吴清策?他不行,比师兄您差远了。”

    “哎!”陆帛归听完立即摆了摆手:“休得乱说,不盲目自大也是*者很重要的品质,那个吴清策的确很有潜力,要是有机会啊,你应该多跟他接触接触,我觉得他以后肯定会成为我们宗里的重要人物。”

    “师兄您不必过谦,我觉得您以后才是归心宗的顶梁柱。”江北然说完顺手从怀中将那本《北斗灵功》拿出来递向师兄道:“师兄,这本*送给您,您看看适不适合您练。”

    “*?”陆帛归惊讶的看了江北然一眼,然后接过了《北斗灵功》,“是什么品阶的?”

    江北然也没隐瞒,直接回答道:“黄级中品*。”

    “黄级中品!?”陆帛归听完表情不禁更惊讶了,“你怎么会有如此贵重之物?快收好,师兄可受不起这么大的礼。”

    见到师兄将*推回来,江北然连忙说道:“师兄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练不了啊,拿着也是浪费,您就收着吧,您练了不就等于我练了?以后我找您帮忙时底气也足一些。”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