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玄皇也会撒酒疯?

第二百六十四章 玄皇也会撒酒疯?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六十四章 玄皇也会撒酒疯?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唉……”

    一间大帐中,孟思佩双手托腮叹了口气,脸上满是忧愁之色。

    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天,但孟思佩却仍然感觉自己还沉浸在瘴气之中,仿佛一回头就能看到那个令她安心的身影。

    但也只是仿佛而已。

    正叹息间,大帐的帘布被掀开,万安青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时不时往回望的洪雅璇。

    听到动静的孟思佩忙起身行礼道:“宗主。”

    点点头,万安青打量了一下孟思佩道:“看你的样子,似乎还是有些心神不宁?”

    孟思佩闻言低下头轻声道:“让宗主见笑了。”

    “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就得抬头向前看。”万安青说完坐到了一把靠背椅上,“今日探查的如何?”

    拱拱手,孟思佩答道:“回禀宗主,方护印已经采集到了足够的瘴气,回宗后便可开炉炼丹,另外沿途的各镇村我们也都留下了记号,标注了可能为媒介的物品。”

    “好,如此大事,我们四方宗可不能落于人后。”喝了口茶,万安青继续道:“峰州那边选出来的新皇的确有些意思,虽然没有修为,却能发现不少我们忽略的问题,确实难能可贵啊。”

    孟思佩听完回应道:“能得到宗主这般夸奖,看来那位皇上的确有些真本事呢。”

    “嗯,所以老道想着我们也不该完全忽视那位皇上,再加上当今情况下,我们应该和峰州共渡难关,所以老道想着是不是该派人去皇宫补上庆贺之礼,算是肯定了他的身份,思佩你觉得呢?”

    “宗主英明。”孟思佩拱拱手,“通过这次事件,的确能看出梁国那些宵小的狼子野心,这种情况下,我们应当与峰州通力合作,消灭外敌。”

    “嗯……”万安青点点头,“那你觉得该挑选谁去送这份庆贺之礼比较好呢?”

    万安青话音刚落,站在他身后的洪雅璇连忙跨前一步拱手行礼道:“徒儿愿往!”

    看到洪雅璇如此主动,万安青先是一愣,接着思索片刻道:“也好,老道的徒儿亲自给他送礼,算是抬举那皇上了,只是璇儿啊……”

    看着*打量自己的眼神,洪雅璇双颊没来由的一红,忙低下头去。

    万安青则是会心一笑,连旁边的孟思佩都看出了些端倪。

    “哈哈哈,难怪你第一次见那皇上时就如此失态,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我……我没有。”洪雅璇连忙摆手道。

    “不必解释,放心,*不是老古板,虽然那皇上无甚修为,但也的确有些过人之处,这事*准了。”

    “真不是!*您误会了!徒儿只是……”

    “好了,不必多言,是不是的,你自己决定就好,那这送礼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到时候送完礼你若是想在宫中多待一会儿,*也提前准了。”

    知道自己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的洪雅璇只好拱手行礼道:“谢师傅恩典。”

    看着洪雅璇红扑扑的小脸蛋,大致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孟思佩突然有些触景深情,不禁开口道:“雅璇啊,若是真遇上了意中人,那就别犹豫,不然后悔都来不及。”

    听着副宗主认真的语气,洪雅璇都没顾得上害羞,抬头看了一眼副宗主道:“弟子谨记副宗主教诲。”

    座椅上,看着对望的两人,万安青忍不住捋了下胡须,感慨莫非是春来了?

    另一边,了解到季青临大志的江北然与他聊了许久,也渐渐了解到了一些他的为人。

    简单概括来说,就是值得一交。

    “说了这么多,现在能配我喝一杯了吧?”同样感觉和江北然颇为投缘的季青临抓起酒坛说道。

    江北然刚想答应,就看到两条选项跳了出来。

    选项一:与季青临把酒言欢。完成奖励:浮光妖录玄级上品

    选项二:告辞离开。完成奖励:随机基础技艺点1

    嗯?

    看到选项再次为这件事做出提示,江北然的确有些懵了,也不知道和这季青临喝杯酒为何会这么危险。

    选择了二,江北然起身拱手道:“朕实在是不胜饮酒,如今天色已晚,朕还有不少瘴气相关之事需要统筹,就先走一步了。”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炼丹1

    说完江北然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大帐。

    “哎!这臭小子……”见江北然走的这么果断,季青临倒也不怪他无礼,毕竟在刚才的谈话中,他也理解到了*为什么会选中这个小弟子,也感觉到他也许真的能为晟国带来改变。

    就是脾气实在有些怪……不过意外的挺对我胃口。

    摇摇头,季青临拿起酒坛“咕嘟……咕嘟……咕嘟”的给自己灌了好几口。

    ……

    “轰!”

    就在江北然准备去自家宗主那打个招呼时,一声巨响突然从身后响起,紧接着就看到季青临抱着他那坛锦波春飞上了半空。

    “咕嘟……咕嘟……咕嘟……”

    又给自己灌了好几大口,季青临将酒坛子往后一抛喊道:“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像什么样子!”

    说着手掌往前一身,就看到一个玄灵境的*者被他隔空吸到了手中。

    “你!给爷笑一个!”

    被抓住的玄灵一脸懵逼,挣扎着喊道:“你想干嘛!?”

    见那玄灵不配合,季青临打了个酒嗝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季青临正要凝聚玄气教训一下眼前这玄灵,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爆喝。

    “孽徒!还不快给本尊住手!”

    紧接着就看到殷江红的身影飞速掠上半空,一拳打在了季青临的脸上。

    被打了一拳的季青临似乎清醒了一点,在看清来者是殷江红后抓了抓头发道:“*?您老人家不是去五仙山了吗?”

    季青临这句话似乎触及到了殷江红的某个回忆点,一时间脸上的表情由错愕变的有些慈爱,但很快就又一拳打在了季青临的脸上。

    “孽徒!还不快跟我回去,在这丢人现眼!”说完便拽着季青临落回到了地面上。

    伴随着“*……您轻点,轻点的”讨饶声,两人渐行渐远。

    这爷俩……闹啥呢?看着这仿佛闹剧般的一幕,江北然忍不住摇了摇头。

    不过同时也明白了选项为啥让他赶紧撤。

    堂堂玄宗……竟然会撒酒疯?

    ……

    第二天一早,各宗各教都开始拔营,原本他们留守在此,除了探查情报外,还有着预防瘴气再次出现的目的,如今两天过去,在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情况下,在场的高层们自然是要回去主持大局了。

    江北然昨夜跟陆胤龙汇报了一下目前的情况,大概诉说了一下几个巨头接下来的计划,陆胤龙在知道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大动作后也就放下心来,接着又和江北然聊了一下庐临郡最近的情况。

    虽然各方面的政策和建设都是刚起步,但已经有大量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投奔到而来,按目前的势头来说,人口的增长趋势肯定会远超江北然当时承诺的三成。

    因为已经完成了汇报,江北然也就没跟着陆胤龙回归心宗,而是先回了一趟皇宫。

    还未落到静心殿,江北然突然听到一阵锣鼓喧天声。

    控制着祥云缓缓落到地面,江北然下云后整理了一下帝袍,缓缓走进了静心殿中。

    如今皇上突然消失和突然出现在宫里已是常态,一种宦官和宫女都是每时每刻都打起精神,不敢有丝毫偷懒。

    这会儿江北然刚踏进静心殿,王守贵便殷勤的迎上来行礼道:“参见陛下。”

    “嗯。”江北然点点头,然后扭头看向锣鼓声发出的地方问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为何如此喧闹?”

    王守贵一天连忙回答道:“回改陛下,那是才人们正在排练演出,说是皇上您想看。”

    “朕想看?”江北然回忆片刻,突然想起自己当时似乎的确说过让她们彩排些节目,到时候春节搞个联欢晚会什么的。

    明白发生什么事的江北然正打算去书房,就看到沐瑶一阵风般跑到了他面前,上下左右的仔细打量着他。

    “怎么了?”江北然皱眉问题。

    “我听说泰河郡那出了大事对吗?大爹他们都去了。”

    “你消息倒是挺灵通。”江北然一边说一边推开门进入了书房,“事情已经解决了,放心吧,你大爹没事,另外如你所见,朕也没事。”

    沐瑶听完松了口气,问道;“皇上,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坐到龙案前,江北然朝着跟进来的王守贵摆摆手道:“退下吧。”

    “遵旨。”王守贵说完便倒退着出去了。

    将瘴气中的事情跟沐瑶大约描述了一下之后,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摸出了一个哨子。

    推荐下,咪app真心不错,值得书友都装个,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在江北然吹响哨子时,沐瑶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差点吞没整个晟国的瘴气。

    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异族。

    还有连大爹都对付不了的强者……

    过了一会儿,沐瑶才重新看向江北然重新开口道:“皇上……最后是不是您……”

    “不该问的少问。”

    “哼……不问就不问。”

    ……

    第二天一早,各宗各教都开始拔营,原本他们留守在此,除了探查情报外,还有着预防瘴气再次出现的目的,如今两天过去,在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情况下,在场的高层们自然是要回去主持大局了。

    江北然昨夜跟陆胤龙汇报了一下目前的情况,大概诉说了一下几个巨头接下来的计划,陆胤龙在知道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大动作后也就放下心来,接着又和江北然聊了一下庐临郡最近的情况。

    虽然各方面的政策和建设都是刚起步,但已经有大量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投奔到而来,按目前的势头来说,人口的增长趋势肯定会远超江北然当时承诺的三成。

    因为已经完成了汇报,江北然也就没跟着陆胤龙回归心宗,而是先回了一趟皇宫。

    还未落到静心殿,江北然突然听到一阵锣鼓喧天声。

    控制着祥云缓缓落到地面,江北然下云后整理了一下帝袍,缓缓走进了静心殿中。

    如今皇上突然消失和突然出现在宫里已是常态,一种宦官和宫女都是每时每刻都打起精神,不敢有丝毫偷懒。

    这会儿江北然刚踏进静心殿,王守贵便殷勤的迎上来行礼道:“参见陛下。”

    “嗯。”江北然点点头,然后扭头看向锣鼓声发出的地方问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为何如此喧闹?”

    王守贵一天连忙回答道:“回改陛下,那是才人们正在排练演出,说是皇上您想看。”

    “朕想看?”江北然回忆片刻,突然想起自己当时似乎的确说过让她们彩排些节目,到时候春节搞个联欢晚会什么的。

    明白发生什么事的江北然正打算去书房,就看到沐瑶一阵风般跑到了他面前,上下左右的仔细打量着他。

    “怎么了?”江北然皱眉问题。

    “我听说泰河郡那出了大事对吗?大爹他们都去了。”

    “你消息倒是挺灵通。”江北然一边说一边推开门进入了书房,“事情已经解决了,放心吧,你大爹没事,另外如你所见,朕也没事。”

    沐瑶听完松了口气,问道;“皇上,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坐到龙案前,江北然朝着跟进来的王守贵摆摆手道:“退下吧。”

    “遵旨。”王守贵说完便倒退着出去了。

    将瘴气中的事情跟沐瑶大约描述了一下之后,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摸出了一个哨子。

    在江北然吹响哨子时,沐瑶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差点吞没整个晟国的瘴气。

    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异族。

    还有连大爹都对付不了的强者……

    过了一会儿,沐瑶才重新看向江北然重新开口道:“皇上……最后是不是您……”

    “不该问的少问。”

    “哼……不问就不问。”

    过了一会儿,沐瑶才重新看向江北然重新开口道:“皇上……最后是不是您……”

    “不该问的少问。”

    “哼……不问就不问。”

    百分之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