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六十章 女神倒了

第二百六十章 女神倒了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六十章 女神倒了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

    “牺牲的玄皇共计九人,其中澜州五人,峰州四人。玄王三十二人,其中澜州十四人,峰州十八人,玄灵的具体统计还没出现,但目前估计不会少于百人。”

    听着洪雅璇报出来的一个个数字,在场的几位大佬都是眉头紧锁。

    要知道玄皇可都是能成为一方宗主的强者,一下子牺牲了九人,这对于晟国来说绝对是巨大的损失。

    玄王和玄灵也是各大宗门与魔教中的中流砥柱,如今一下牺牲掉上百人,也着实令人心痛。

    更让在座几位大佬难受的是这瘴气完全是无妄之灾,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们是谁,来自哪里,就像是一场连*者都挡不住的天灾一般席卷了整个晟国。

    另外更让四个巨头头疼的是那些异族究竟会不会卷土重来,从殷江红的描述来看,那些入侵者的首领实力非常强悍,如果不是有那位蒙面高人相助,他们全军覆没在瘴气里都是有可能的。

    而且他们也不知道那所谓的蒙面高人究竟是什么立场,人家这次是帮着晟国,万一下次就是他领头来进攻晟国呢?到时候他们还能不能顶住?

    沉默了好一会儿,殷江红先开口道:“总之梁国的事情先缓缓吧,这段时间我们还是要以修生养息为主。”

    “既然此事已了,那本座就回去继续闭关了,后会有期。”

    关十安说完朝着众人拱拱手,便直接离席而去。

    对于关十安这样的突然告辞,其他几人所有些诧异,都也都表示了理解,毕竟以目前的情况来说光是修生养息肯定不足,只有变的更强才能守住晟国。

    “雅璇,你也先退下吧。”

    “是。”洪雅璇恭敬的朝着关十安行了一礼,强忍住再看一眼江北然的冲动离开了大帐。

    这时季青临也站起身道:“既然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就先这么着吧,我就欣赏关宗主,打铁还需自身硬,与其祈祷那些异族人别再来,还不如让自己变的更强。”

    “区区玄皇,口气倒是不小。”殷江红笑道。

    “不瞒*说,徒儿最喜欢那些觉得我只是区区玄皇的对手了,尤其是过招后他们那震惊的眼神,总是让我欲罢不能呢。”

    “咳。”万安青轻咳一声,“两位,既然决定了要修生养息,那我们两州之间还应该通力合作才是。”

    将目光从季青临身上收回,殷江红又看向江北然道:“皇上,如今可以说得上是晟国生死存亡的时刻了,你不说两句?”

    “有几位前辈在此主持大局,朕还是……”

    “少说废话,你有什么想法*隼础!

    “是啊。”季青临也点了点头:“我也是很期待皇上您的高见呢,你不会真打算当个吉祥物吧?”

    “既然两位前辈这么问了,那朕就谈些浅见。”略做思考,江北然才继续说道:“朕认为瘴气也好,异族人也好,他们都不可能凭空出现,若是几位前辈愿意,可以组织些强者在瘴气出现过的范围内好好搜寻一番,看看有没有某种入口。”

    “你觉得……会是什么样的入口?”

    “极有可能是某种阵法。”

    “说得有理。”殷江红朝着江北然微笑着点点头。

    ‘艹!我是不是掉坑里了?’

    既然提到了阵法,江北然觉得殷江红肯定是不会漏掉自己的,最多也就是帮着低调一点,但打工是肯定是要打工了。

    不过江北然也就稍微吐槽一下,如今的局势的确就如殷江红所说,若是不谨慎处理,晟国很可能要面临灭顶之灾,自己想要继续安心发育的话,还是得让晟国挺过去。

    ‘出点力……就出点力吧。’

    “还有呢?”殷江红继续问道。

    “以朕的看法,虽然修生养息对于如今的晟国很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备战,所有州郡都必须进入战时状态,做好更充分的准备,如此一来,下次瘴气再临时也不至于和这次一样慌张。”

    “依你之见,我们该做些什么准备?”这时季青临插嘴问道。

    “研制针对这次瘴气的解毒丹,布置可以抵御瘴气的大阵,进行抵抗瘴气的*等等。”

    “是哦。”季青临点点头,“你这脑子的确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只想着提高自己的实力,却没想到去削减别人的力量,妙哉,妙哉!”

    ‘你们是赛亚人吗……’

    忍不住在心里吐了个槽,不过江北然觉得这种一根筋也算是*者的通病了,好像只有靠修为,靠硬实力赢了对方才是赢,若是用些其他手段来辅助就是卑鄙小人一样。

    “你继续说。”见到江北然愣住,季青临连忙催促道。

    “朕……暂时也只能想到这些,但仅是这些,恐怕就够各位前辈忙一阵了。”

    “有事忙总比没事忙强,好,那这回就听你安排。”季青临说完看向万安青道:“万老爷子也意见吧?”

    万安青点点头:“善,皇上所说皆是良言,可行之。”

    “好,那事不宜迟,趁着瘴气还有残留,我们先去组织人手搜索一下吧。”殷江红说完站起身对江北然道:“邰英纵那边,就由你去说吧。”

    “好。”江北然点点头。

    ‘看来殷老头也很明白掩月宗的真正当家是谁嘛。’

    “既如此,就先散了吧。”殷江红说着带头走出了大帐。

    万安青紧随其后也走了出去,剩下的季青临在出去前先是拍了拍江北然的肩膀道:“我对跟你联手越来越有兴趣了,好好考虑一下,我随时等你消息。”

    说完便离开了大帐。

    ‘唉,这晟国真是越来越不太平喽~’

    伸了个懒腰,江北然缓缓走出了帐篷,四下环顾了一阵,想着该去哪找邰左相。

    只是邰左相还没找着,江北然就发现一双眼睛时不时的瞄一眼自己。

    ‘这傻妞刚才不是表现的挺好,怎么一出来就又现原型了。’

    在偷瞄江北然的自然是洪雅璇,自集源镇凉亭一别,她已经有大半年没再见过那位高人了,也想过自己有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那位高人,但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在此遇到如此相像之人。

    刚才出帐篷时她稍微打听了一下,才终于从一位前辈口中得知了那个年轻人是晟国的新皇帝。

    但她作为洪家这样大家族的女儿,对于*者不能当皇帝这点还是非常明白的。

    所以大帐里那皇上究竟是不是高人就让她有些疑惑了。

    思来想去,她决定先跟在皇上身后观察观察,若他真是高人,一定会想办法躲开或者警告自己,若他不是的话,这个皇上和那高人长的这么像,说不定就是兄弟之类的,那就更改认识认识了。

    想着横竖都不亏,洪雅璇就偷偷躲在一根柱子后一直等着,直到江北然从大帐中走出来。

    ‘真的好像啊……’

    虽然已经过去了大半年之久,但洪雅璇对于救了她全家人性命的高人还是记忆犹新,确定自己绝对没有认错。

    见到皇上环顾了一下四周就朝着南边走去,洪雅璇便也悄悄的跟了上去。

    江北然倒是不介意多了这么一条小尾巴,反正系统没跳提示,她爱跟着就跟着好了。

    比起各宗各教人员刚刚回来时,此刻的营地要安静了许多,还有许多地方响起了一片哭声,应该是得知了自家宗门有人战死的消息。

    想到这,江北然便没有先去找邰英纵,而是先找到了自家宗门的临时据点。

    来到营帐的一角,江北然远远就看到了正眉头紧锁的陆胤龙,心想着看来自家宗门看来也有伤亡。

    注意到看向自己的目光,陆胤龙缓缓抬起头,看到了不远处身穿帝袍的江北然。

    “呼……”吐出一口气,陆胤龙朝着江北然招了招手。

    缓步走到陆胤龙面前,江北然拱手道:“拜见宗主。”

    “何时来的?”

    因为来时熟人太多,所以陆胤龙一直在打招呼,倒是没注意到自家这位记名弟子也来了这。

    “联军进入瘴气前就来了,只是一直在殷教主那听命,故而没来向宗主请安,还请宗主原谅则个。”

    “这种情况下还请什么安。”陆胤龙说完用手拍了拍江北然道:“没事吧?”

    “没事。”江北然点头道。

    “唉。”陆胤龙突然叹了口气,“没事就休息去吧,本座还有事要想。”

    见宗主没有要跟自己说宗里伤亡情况的意愿,江北然也就不自讨没趣,拱拱手转身离开了。

    然而他还没走两步,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北然!?”

    江北然听完立即回头拱手道:“拜见堂主。”

    没错,喊住江北然的正是蓝心堂堂主张鹤卿,只是现在的他看上去满脸焦急,似乎遇到了什么天大的难事。

    “你怎么在这?”张鹤卿疑惑道。

    “受殷教主传唤而来。”

    “殷江红?你什么时候跟那魔头关系这么好了?”

    “当上皇帝之后。”

    “倒也是,既然他们会推你上去,那自然是信任你的。”张鹤卿说着突然摇头道:“先不说这些了,你这有没有什么上好的解毒丹?”

    和江北然相处了这么多年,张鹤卿一直很清楚他虽然修为不高,但脑子灵活的很,经常能帮他弄来意想不到的东西,所以才有此一问。

    “堂主中瘴毒了?”

    “不是我,是于*中毒了,而且远不止是瘴毒这么简单,这会儿诸白扇正在给她治疗呢。”

    听到这,江北然终于明白张鹤卿一张脸为啥会紧张到这地步了,原来是女神倒下了。

    不过想到于曼文身中剧毒,江北然也是有些担心,毕竟相处了这么久,若是她真出了什么事,江北然还是会有些伤心的。

    从乾坤戒中摸出翠绿色的瓷瓶,江北然将它递给张鹤卿道:“这瓶护心丸是殷教主送我的,虽然不能解毒,但能暂保于*无碍,堂主您先送去吧。”

    “我就知道你有本事!”张鹤卿锤了一下江北然的胸口接过瓶子。“这份人情算我欠你的。”

    张鹤卿说完便朝着一处营帐跑去。

    见到张鹤卿跑远,江北然不禁思考起该下一步该怎么办。

    解毒丹他自然有许多,只是现在还不知道于曼文中的究竟是什么毒,乱吃解毒药只会让她的身体情况变的更糟。

    不过只要服下护心丸,她的性命暂时不会有大碍。

    ‘希望诸白扇能治好她吧。’

    ————————————————————————————————

    见宗主没有要跟自己说宗里伤亡情况的意愿,江北然也就不自讨没趣,拱拱手转身离开了。

    然而他还没走两步,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北然!?”

    江北然听完立即回头拱手道:“拜见堂主。”

    没错,喊住江北然的正是蓝心堂堂主张鹤卿,只是现在的他看上去满脸焦急,似乎遇到了什么天大的难事。

    “你怎么在这?”张鹤卿疑惑道。

    “受殷教主传唤而来。”

    “殷江红?你什么时候跟那魔头关系这么好了?”

    “当上皇帝之后。”

    “倒也是,既然他们会推你上去,那自然是信任你的。”张鹤卿说着突然摇头道:“先不说这些了,你这有没有什么上好的解毒丹?”

    和江北然相处了这么多年,张鹤卿一直很清楚他虽然修为不高,但脑子灵活的很,经常能帮他弄来意想不到的东西,所以才有此一问。

    “堂主中瘴毒了?”

    “不是我,是于*中毒了,而且远不止是瘴毒这么简单,这会儿诸白扇正在给她治疗呢。”

    听到这,江北然终于明白张鹤卿一张脸为啥会紧张到这地步了,原来是女神倒下了。

    不过想到于曼文身中剧毒,江北然也是有些担心,毕竟相处了这么久,若是她真出了什么事,江北然还是会有些伤心的。

    从乾坤戒中摸出翠绿色的瓷瓶,江北然将它递给张鹤卿道:“这瓶护心丸是殷教主送我的,虽然不能解毒,但能暂保于*无碍,堂主您先送去吧。”

    “我就知道你有本事!”张鹤卿锤了一下江北然的胸口接过瓶子。“这份人情算我欠你的。”

    张鹤卿说完便朝着一处营帐跑去。

    见到张鹤卿跑远,江北然不禁思考起该下一步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