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恩怨局

第二百五十九章 恩怨局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五十九章 恩怨局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转载请注明出处:..>..

    季青临此言一出,其余三人皆是点头道:“也好。”

    于是殷江红主动起身,离开帐篷到了江北然的休息处。

    这会儿江北然已经喝过了水,坐在羊皮褥子上思考着这次瘴气可能带来的影响,见到殷江红掀开脸帘布进来,他就知道麻烦又来了。

    “殷教主。”江北然朝着殷江红拱手道。

    “能起来吗?”殷江红笑着问道。

    但不等江北然回答,殷江红就继续道:“起得来就起来跟我过去,起不来我就把你扛过去,所以,起得来吗?”

    “殷教主……您这叫强买强卖。”

    “我还就强买了,赶紧起来。”

    “唉……”叹了口气,江北然站起身,从乾坤戒中拿出帝袍穿在了身上。

    满意的点点头,殷江红带着江北然回到了议事的大帐中。

    和三为巨头打过招呼,江北然在殷江红和关十安之间坐了下来。

    “北然啊,你这次可又立了大功。”

    江北然刚坐下,关十安便用力拍了下他的肩膀说道。

    嗯?江北然楞了一下,差点就下意识的去看季青临一眼。

    但很快关十安便接着说道:“那梁国宵小果然也意识到了这瘴气,你们才进去不久,就有弟子来报有梁国人欲要闯关,还好老夫及时赶去,才镇住那些豺狼之辈。”

    江北然听完拱手道:“那也是靠关宗主神威盖世,可不是朕的功劳。”

    “哈哈,若不是你及时提醒,恐怕现在晟国更是乱作一锅粥,不必谦虚。”

    这时一旁的季青临也开口道:“确实,当时你提出这一点时我也很意外,若是多给我些时间想,也许我会想到这点,但在事情如此紧急的情况下,你还能考虑的如此全面,确实难得。”

    “多谢季教主夸奖。”朝着季青临拱拱手,接着引开话题道:“只是这次瘴气还是造成了晟国不少损失,对梁国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殷江红听完捻了捻胡须,双眼中爆出精光道:“我们也不必如此被动防守,那梁国屡次挑衅,也是时候给他们些教训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听到殷江红这话,江北然也没有要劝说的意思,一来虽然晟国连续经历了内乱已经瘴气事件,但梁国其实也不太平,就江北然调查到的情报来说,他们的内耗极其严重。

    梁国之所以一直没打起来,主要是因为几个顶尖战力都是对立关系。

    这也是江北然觉得殷江红会跟关十安主动示好的理由,毕竟欲攘外必先安其内,先把外部不安定因素解决掉再内斗也不迟。

    季青临听完也赞同道:“要不是人家怎么都说我像*您呢,我也是这么想的,打他龟儿子的!颜思渊那个老东西当年就打不过*您,现在肯定就更不是您对手了。”

    殷江红斜了季青临一眼道:“那要是让你去对付他呢?”

    “那自然更不是我的对手了。”

    “哦?”殷江红意味深长的拖了个长音,“看来为师要重新教教你别不知天高地厚这句话时什么意思了呢。”

    “哈哈哈。”季青临笑了几声,“*要指点徒儿,那徒儿自然是求之不得,这几年我可都盼着这一天呢。”

    眼看着两人火药味又起,万安青轻咳一声道:“还是先谈正事吧,既然现在梁国已退,那我们主要就来聊聊这瘴气之事,便从老道先说起吧……”

    “老道不擅阵法,故而进入瘴气时首先想到的是寻找强者之气,不曾想这这瘴气远比老道想的更为麻烦,不仅能阻挡老道我的神识,更能让老道我找不着方向,说来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直到这瘴气散去,老道也没和殷教主口中那布阵者交上手,也没遇到什么异族强者。”

    躺赢啊这是……

    江北然本以为这万安青最为晟国最年长的强者,各方面的技艺应该都有涉及,如今看来,似乎就算是至强者,不擅长各种玄学之术也是很正常的。

    听万安青说完,殷江红开口道:“本尊带着北然进入瘴气后不久便被那布阵者袭击,如今想来……”殷江红看着江北然道:“是不是你当时已经找到了阵法的破解之处,故而引得那不这阵来袭?”

    江北然摇摇头,“那阵法隐藏的极好,朕并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至于那布阵者之所以会找上我们……恐怕是因为我们那仔细搜索的架势就是在寻找破阵之法,故而那布阵者才会找上我们,以绝后患。”

    接下来的剧情就和江北然想的差不多,在他带着孟思佩四处寻找阵眼时,殷江红一直在和那个布阵者缠斗。

    至于那布阵者之所以那时没吃下绿蛊虫,应该是因为反噬之力太强,就算解决了殷江红,他自己恐怕也会虚弱道维持不了大阵。

    “在和那布阵者战了几百回时,本尊突然感觉到那布阵者面色一僵,紧接着瘴气就稀薄了很多,本尊便想到必然是有能人开始破阵,不过那布阵者似乎并不是很急,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又与本尊战了百回合。”

    “可就在本尊的玄气快要被他消耗一空时,他的脸色突然变的十分紧张,疯了一般朝着东南方向飞去,本尊靠着一件追踪法宝才追进了一处结界之中。”

    接着当殷江红说到那蒙面高人抬手间就将那化身为怪物的布阵者解决时,关十安有些讶然道:“那怪物能三招就*你,却被拿蒙面人一招*?”

    关十安说话时将“三招”这两个字强调的特别明显,引得季青临哈哈大笑。

    “两个在外面看戏的倒是有脸笑。”殷江红有脸不屑的笑道。

    “谁看戏了!”关十安一掌拍在桌上,“要不是本座主持大局,你一从瘴气里出来,就得马上面临一场新的恶战。”

    “说来说去,这次瘴气被驱散也是本尊出的力远比你们多,你们有什么好笑的?你们现在应该跪在地上给本座叩另两个头才是。”

    “我呸!”关十安啐了一口,“要是让老夫进到那瘴气中,肯定解决的比你更好。”

    “嗯嗯,嘴上说谁不会?我那小孙子还说他能用尿把天捅个窟窿呢,不比你关十安更厉害?”

    “嘿!”被占了大便宜的关十安拍案而起,就听万安青道:“关宗主,还是先听殷教主说下去吧。”

    关十安也知道正事要紧,只好重新坐回位置上道:“这次本座看在万宗主的份上,就先不与你计较。”

    殷江红也懒得再理他,继续道:“那蒙面高人的事情你们也听孟副宗主详细描述过了,从他的种种表现来看,应该是跟着这些异族人一起来到晟国的,只是目的与他们完全不同,说到这……殷江红看向关十安道:“打扫战场时有抓到活口吗?”

    “害……本座正准备说呢。”关十安叹了口气,“这些个异族人都是不要命的,逃掉的那些只要被抓到就会引发体内的毒药,救都救不回来,另外这次瘴气中也不只是异族人,有几个会说人话的被逮到时也自杀了,只是死之前他们说了句,我们还会回来的。”

    被触碰到某个记忆点的江北然差点笑出声。

    只是忍住笑后又不禁思考起这句话的深意来。

    还会回来……意思他们只是先遣队而已吗?这先遣队都这么厉害了,主力军过来不得踏平晟国?

    另外几人虽然没有和江北然一样的笑点,却有着同样的担忧,若是他们下次做好准备,又没有蒙面高人相助,晟国恐怕会遭受严重的打击,甚至直接被抹去。

    低头沉思片刻,殷江红开口道:“从瘴气和*看来,这些很有可能是当初那些蛊族中的漏网之鱼,只是他们不知道躲在了什么地方,如今羽翼丰满,便回来报仇了。”

    关十安刚才虽然嘲笑殷江红三招被*,但其实心里明白那布阵者既然能三招*殷江红,那他肯定也好不到哪去,若是正面遇上,肯定讨不了好。

    “北然,你有什么看法。”殷江红突然开口道。

    “这……朕只是一练气境弟子,对于如此强大的敌人,实在给不出什么好主意。”

    “呵。”这时季青临突然笑了一声,“你修为是不搞,但脑子不差,我们也是看中这一点才来这参加议会的,你总不能就这样敷衍我们吧?”

    季青临话音刚落,两个选项便跳了出来。

    选项一:“既然季教主如此说,那朕便大胆假设一下”。完成奖励:青涛妖掌地级下品

    选项二:“那不然朕换个方式来敷衍各位?”。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嗯?

    这两个选项着实让江北然有些莫名,一这个回答竟然能达到地级?莫非是我如果仔细讨论这件事的话,会露出什么马脚?

    这季青临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稍微思考了一会儿,江北然选择了二说道:“那不然朕换个方式来敷衍各位?”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敏捷1

    “好胆!”季青临拍了两下手,然后看向殷江红道:“*,这小皇帝怕是有些被您宠坏了啊。”

    “宠的再坏……”殷江红抬眼看向季青临,“也坏不过你啊。”

    “*,您这话可就没意思了,您何时宠过我?我小时候见着您可害怕了,要是我像他那般说话,您大耳帖子早扇过来了吧。”

    “是吗?但本尊打的这么狠,也没见你学会尊师重道啊,索性也就不严了,没用。”

    “*说笑了,这天下间……还有比我更尊重您的?”

    看着相爱相杀师徒俩,江北然知道自己算是通过刚才的回答把注意力又引到了其他地方。

    “好了,不讨论这些屁话了,在说些正事吧。”殷江红说完表情严肃道:“这次入瘴气牺牲的英才与不少,各宗各教都可谓元气大伤,我们作为带头者,还是应给给他们一个交代。”

    “殷教主此言甚是。”万安青点点头,“老道我已经让徒儿去统计了,等会儿数字便会出来。”

    说来也巧,万安青刚说完,就听到账外一个婉转动听的声音喊道:“*。”

    “是老道那小徒儿来了。”

    看起来万安青似乎很喜欢这徒弟,说话时眉开眼笑的。

    “进来吧。”万安青说道。

    选项二:“那不然朕换个方式来敷衍各位?”。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嗯?

    这两个选项着实让江北然有些莫名,一这个回答竟然能达到地级?莫非是我如果仔细讨论这件事的话,会露出什么马脚?

    这季青临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稍微思考了一会儿,江北然选择了二说道:“那不然朕换个方式来敷衍各位?”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敏捷1

    “好胆!”季青临拍了两下手,然后看向殷江红道:“*,这小皇帝怕是有些被您宠坏了啊。”

    “宠的再坏……”殷江红抬眼看向季青临,“也坏不过你啊。”

    “*,您这话可就没意思了,您何时宠过我?我小时候见着您可害怕了,要是我像他那般说话,您大耳帖子早扇过来了吧。”

    “是吗?但本尊打的这么狠,也没见你学会尊师重道啊,索性也就不严了,没用。”

    “*说笑了,这天下间……还有比我更尊重您的?”

    看着相爱相杀师徒俩,江北然知道自己算是通过刚才的回答把注意力又引到了其他地方。

    “好了,不讨论这些屁话了,在说些正事吧。”殷江红说完表情严肃道:“这次入瘴气牺牲的英才与不少,各宗各教都可谓元气大伤,我们作为带头者,还是应给给他们一个交代。”

    “殷教主此言甚是。”万安青点点头,“老道我已经让徒儿去统计了,等会儿数字便会出来。”

    说来也巧,万安青刚说完,就听到账外一个婉转动听的声音喊道:“*。”

    “是老道那小徒儿来了。”

    看起来万安青似乎很喜欢这徒弟,说话时眉开眼笑的。

    “进来吧。”万安青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