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你也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五十八章 你也不按套路出牌?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五十八章 你也不按套路出牌?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唉装睡也是个辛苦活啊。’

    因为有太多后续的事情要处理,所以殷江红只是稍微问了江北然几个关于蒙面人的问题后就将他送回到了营地中歇息。

    而江北然也只能闭上眼装睡,一边回忆着刚才的自我结界,一边想着自己什么时候醒过来比较适合。

    这一装就装到了傍晚,等到营地里响起嘈杂的议论声时,江北然这才调整回正常的吐纳状态,“艰难”的睁开了双眼。

    但不等江北然要水喝,就见一个人影缓缓走进帐篷说道:“醒了呀,我的皇帝陛下。”

    江北然侧头看去,发现来者是澜州魔头,殷江红的逆徒,季青临。

    “见过季教主。”江北然张开发白的双唇说道。

    “装的还挺像。”季青临嘴角微微翘起,然后来到江北然耳边轻轻说道:“我知道你的秘密。”

    ‘嗯!?’

    江北然心里‘咯噔’一下,但表情却是丝毫不变道:“不知季教主指的是哪个秘密?”

    “啧啧。”咋了两下舌,季青临走到旁边的小桌旁坐下道:“不必对我遮遮掩掩,我们是同类人。”

    江北然越听越觉得不对味,要是这季青临能看透他的实力,那系统早该给选项才对,而现在系统迟迟不跳选项……意思是他没有威胁?

    江北然这个念头刚起,三个选项便跳了出来。

    选项一:问季青临是怎么知道的。完成奖励:无量剑轴地级中品

    选项二:沉默不语。完成奖励:飞花妖抄玄级上品

    选项三:“不知季教主指的是哪一类?”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介货果然不是好人啊。’

    选择了三,江北然开口问道:“不知季教主指的是哪一类?”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力量1

    “好,既然你要装,那我就陪你玩玩。”季青临说完用大拇指指了指外面道:“殷教主是我*这件事你已经知道了,相信你也看出来了,他老人家不太待见我。”

    对于这句话,江北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是静静的听着。

    见江北然不回话,季青临压低声音道:“所以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季教主请说。”

    “我们联手把那老头干掉怎么样?”

    ‘噗……你丫的不按套路出牌啊。’

    江北然本以为季青临会说什么喜欢自己能帮着缓和缓和的他们的关系,想不到一上来就是这么*的问题。

    “还请季教主莫要说这种戏言。”

    “谁跟你说戏言了,你以为那老头是好人?告诉你,既然他能让你坐上这皇位,就能把你拉下来,这老头最不容许的就是一个阵营里有两个声音,所以你被那老头弄死也只是迟早的问题而已。”

    “朕相信殷教主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装傻?”季青临笑了一声:“我就不信你坐在这位置上没有担心过那老头哪天突然翻脸。”

    “只要朕做好份内之事,殷教主为何要与朕翻脸?”

    “好,既然你喜欢装傻,那我们就略过这个话题,我之所以想找你联手呢,一是觉得你现在挺得那老头的信任,二来是你的确挺聪明,三嘛……我知道你的潜力巨大无比,和你联手对我未来的所有计划都有好处。”

    见江北然正要开口,季青临直接打断道:“你不用说话,今天来找你,只是把这些话告诉你,我相信以你的聪明,肯定是想过未来和退路的,而这两条路里不管哪一条,都免不了要看殷老头的脸色,你……应该不希望自己的小命被捏在别人手里吧?”

    季青临这番话其其实问题不大。

    若是江北然没有系统护驾,的确会因为殷江红这个存在而惶惶不可终日,但问题是他有,所以就丝毫不虚。

    不过这季青临的确有些特别,而且既然他已经找上门来,那自己肯定也是要趁机会多了解他一点,毕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嘛。

    于是江北然勉强坐起身,开口问道:“不知季教主和殷教主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才会闹到如此地步?”

    “想知道啊?”季青临笑了一声,“你答应跟我联手,我就告诉你。”

    江北然刚要回答,就看到两个选项跳了出来。

    选项一:“那朕还是不听了”完成奖励:钢骨宝卷地级下品

    选项二:答应季青临,时候将此事告诉殷江红。完成奖励:随机特殊属性点1

    ‘嗯?’

    看到特殊属性点出现,江北然知道自己想要知己知彼这心思又被系统理解为主动找事了。

    选择了二,江北然回答道:“好,朕答应你。”

    这下轮到季青临愣住了。

    “你……答应跟我联手?”

    “对。”江北然点头。

    “就为了听我和殷老头之间的事?”季青临又问。

    “对。”江北然继续点头。

    “嘶……”季青临倒吸了一口气,接着突然狂笑起来。

    笑了好一会儿季青临才说道:“从刚看到你时我就有这感觉了,你小子的脑袋多多少少跟我一样有些问题。”

    江北然直视微微一笑,没有回话。

    从怀中摸出一支上好的红酸枝烟杆,将它点燃放入嘴中嘬了一口后季青临打量了江北然一眼道:“你是不是打算听完就把这事去告诉殷老头?”

    季青临话音刚落,又有两个选项跳了出来。

    选项一:“季教主说笑了,朕当然不回去说。”完成奖励:昭武鬼本地级下品

    选项二:“是的。”完成奖励:随机特殊属性点1

    ‘这么赚!?’

    看到又是一个特殊属性点,江北然乐的眼睛都快眯起来了。

    不过这选项……也是真的完全不按套路来啊。

    选择了二,江北然点头道:“是的。”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言灵1

    看到这次加的特殊点是言灵,江北然脸上的喜色就更明显了,毕竟就目前来说,江北然认为卜卦和言灵这个特殊属性点潜力是最高的。

    “咳……咳!”

    另一边,被江北然回答呛着的季青临好一会儿才缓过来道:“你小子疯了?”

    “朕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有意思,你就这么料准我不担心你把这事告诉殷老头?”

    “是的。”江北然点点头,“一来算上这一回,朕与季教主你也就见过两面,才两面您就和我商量这种大事,那只有两种原因,一是您不怕我把这件事说出去,二是如果朕不答应您,您就会杀了朕,不过朕觉得季教主应该不是如此粗莽之人。”

    “这么自信?”

    “只是实话实话。”

    其实通过这段对话以及几个系统选项,江北然发现季青临好像也不是真的想杀殷江红,不过是过过嘴瘾罢了,两人之间究竟是个什么关系,江北然还真挺好奇。

    又嘬了一口烟枪,季青临喷出一口烟雾道:“难怪在遇到瘴气时,*会特地写信把你叫来,你的确是很特别啊,好,看在你这么实话实说的份上,我就跟个你讲讲我跟*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啧,该从哪里说呢……”

    季青临嘬了口烟杆,“算了,都是些破事,还是不说了,联手的事下次再说吧,走了走了。”

    ‘哈!?老子爆米花都准备好了,你就这么走了!?’

    看着季青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帐篷,江北然突然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营地外,各方人马正陆陆续续的回到临时搭建的营地中,孟思佩走到营地门口,数十个澜州*者便迎上去问道。

    “孟宗主您没事吧?刚才那瘴气中有迷阵,这才跟你走散了,后来我一直在寻你,只是没寻到。”

    “孟宗主我这给你准备了些上好的天尘丹,能帮你清理掉体内参与的瘴毒,还对调理身体有帮助的。”

    “孟宗主你看着有点憔悴啊,是不是受伤了?我懂些祛毒之法,要不我们去屋里检视一番?”

    “哪里冒出来的癞*,来来来,你懂什么祛毒之法说与我听听,还想和孟教主那去屋里,我看你是居心不良!”

    “你是何人?我与孟教主说话关你何事?”

    正当两人要吵起来时,孟思佩却是径直从人群中走过,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嗯?’

    众人有些奇怪,平日里孟教主就算拒绝,也不会这么无视他们,今个这是怎么了?

    ‘难道真的受了很重的伤?’

    “佩儿,怎么失魂落魄的?”就在孟思佩漫无目的的在营地里游荡时,一道如洪钟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回过神来的孟思佩这才抬手向面前的万安青拱手道:“宗主。”

    点点头,万安青说道:“听殷教主说,此次能破除瘴气,你居功甚伟,做得好,做得好啊。”

    孟思佩连忙摇头道:“思佩只是做了些微末之事,实在谈不上居功,这次能破除瘴毒,全靠……”

    “嘘……“万安青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话等会儿再说,先随老道来吧。”

    “是。”孟思佩拱拱手,跟在万安青身后走向了一座大帐。

    掀开帘布,孟思佩一进去就看到了殷江红和关十安两人,行过礼后,孟思佩朝着殷江红鞠了一躬:“刚才多谢殷教主及时相救,不然思佩恐怕就没命回到这了。”

    殷江红听完摆摆手道:“就算本尊不出手,那位高人也会救你的。”

    孟思佩听完一时间感到情绪有些复杂,同时胸口突然感觉到一阵发闷。

    “咳!咳!咳!”

    咳嗽了几声的孟思佩感觉身体一下虚弱了许多,甚至有些站不稳。

    一旁的万安青连忙扶着她坐下,并搭上了她的脉搏。

    不一会儿,万安青便皱眉道:“你身体透支的太厉害了。”说完看向殷江红他们道;“老道先带她去调养,议会之事,先往后推一推吧。”

    殷江红听完点头道:“也好。”

    但孟思佩却是摆手道;“我还撑得住,几位是想听我遇到那位前辈后发生了什么吧,我先说完再去修养也不迟。”

    不等万安青拒绝,孟思佩就说起了自己是怎么被那位前辈救下,又怎么找到阵眼,最后**大阵的经过。

    另外其中的种种细节孟思佩也没放过。

    “……所以我猜测他应该也是异族人,不然不会如此清楚那布阵者的弱点。”

    殷江红听完点头道:“原来如此……那一切就都说通了。”

    ————————————————————————————————

    ‘难道真的受了很重的伤?’

    “佩儿,怎么失魂落魄的?”就在孟思佩漫无目的的在营地里游荡时,一道如洪钟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回过神来的孟思佩这才抬手向面前的万安青拱手道:“宗主。”

    点点头,万安青说道:“听殷教主说,此次能破除瘴气,你居功甚伟,做得好,做得好啊。”

    孟思佩连忙摇头道:“思佩只是做了些微末之事,实在谈不上居功,这次能破除瘴毒,全靠……”

    “嘘……“万安青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话等会儿再说,先随老道来吧。”

    “是。”孟思佩拱拱手,跟在万安青身后走向了一座大帐。

    掀开帘布,孟思佩一进去就看到了殷江红和关十安两人,行过礼后,孟思佩朝着殷江红鞠了一躬:“刚才多谢殷教主及时相救,不然思佩恐怕就没命回到这了。”

    殷江红听完摆摆手道:“就算本尊不出手,那位高人也会救你的。”

    孟思佩听完一时间感到情绪有些复杂,同时胸口突然感觉到一阵发闷。

    “咳!咳!咳!”

    咳嗽了几声的孟思佩感觉身体一下虚弱了许多,甚至有些站不稳。

    一旁的万安青连忙扶着她坐下,并搭上了她的脉搏。

    不一会儿,万安青便皱眉道:“你身体透支的太厉害了。”说完看向殷江红他们道;“老道先带她去调养,议会之事,先往后推一推吧。”

    殷江红听完点头道:“也好。”

    但孟思佩却是摆手道;“我还撑得住,几位是想听我遇到那位前辈后发生了什么吧,我先说完再去修养也不迟。”

    不等万安青拒绝,孟思佩就说起了自己是怎么被那位前辈救下,又怎么找到阵眼,最后**大阵的经过。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