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阵

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阵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阵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

    “吱————”

    在布阵者吞下绿色蛊虫的瞬间,整个结界里的股虫卵都发出了一种令人心烦的噪音,且噪音声越来越多大,令人感觉焦躁无比。

    半空中,孟思佩已经情不自禁捂上了耳朵,想让自己镇定下来。

    就连殷江红也皱起了眉头,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啊”

    一声舒服的*声从布阵者的口中发出,只见他身上的皮肤逐渐开始剥落,露出了里面红色的肉和血管。

    殷江红虽然不知道他吃下去的那个虫子是什么吗,但也不打算就这么看着。

    双掌凝聚出两团黑色的液体,殷江红瞬间来到布阵者身后扔出一团,接着又瞬身来到布阵者面前一掌拍出。

    “呲”

    一阵被蒸发的声音响起,无论是殷江红从布阵者背后扔出的那团黑水,还是他正面拍向布阵者的那团黑水,竟全部被布阵者爆发出来的靛青色玄气瞬间蒸发!

    ‘怎么可能!?’殷江红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幕。

    眼前这个刚才还和自己平分秋色的人,竟然仅仅靠玄气就让自己近不了身!

    感受到殷江红的惊讶,布阵者狂笑道:“知道害怕了吗?晚了。”

    说完他的身躯突然膨胀了将近一倍,红色的血肉也变成了黑色。

    ‘异……形!?’

    感觉既视感极强的江北然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

    变成异形的布阵者一掌拍出,速度之快竟让殷江红都来不及防,只能抬起左臂挡住头部。

    “唔!”

    左臂被拍中的殷江红发出一声闷哼,他清楚感受到自己的左臂已经断了。

    ‘他到底吃了什么东西!?’

    殷江红本以为这布阵者吃下那虫子后最多也就提高一两个阶的修为,但现在看来远远不止!

    没等殷江红继续思考,异形的下一掌又拍了过来。

    已经知道差距的殷江红没有再硬抗,捏碎食指上的一颗黑宝石戒指,整个人化作一道虚影躲过了这一章。

    “嗷!!!”

    在殷江红虚灵化的瞬间,布阵者就好像识破了殷江红找书一般张开满是尖牙的大嘴发出了一声令人心颤的尖叫声。

    虚灵化的殷江红立即剧烈波动起来,并迅速变回了尸体。

    “噗!”

    咳出一大口鲜血,殷江红没有去擦掉血渍,以为他知道那怪物的又一次攻击已经来了!

    底下,江北然看着还在观战殷江红大战“异形”的孟思佩喊道:“回来!继续做我们的事情。”

    孟思佩这才回过神,连忙飞回到了江北然身边。

    “拿着这张,去把……”

    “砰!”

    就在江北然交待着孟思佩该怎么做时,殷江红直直摔落在了他面前,并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放弃吧,你们已经没有机会活着出去了。”

    布阵者说着随手一挥,仅凭掌风就直接把孟思佩打飞了出去。

    收拾掉孟思佩,布阵者慢慢走向江北然,一双眼睛不停的打量着他。

    “你……”

    布阵者刚开口,江北然眼前就跳出了三个选项。

    选项一:救治殷江红,并喂他吃下银羽星罗丹。完成奖励:瑶琅经地级上品

    选项二:继续破阵。完成奖励:后土玄书地级下品

    选项三:划破自己的手掌。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割破手指?’

    虽然有些奇怪,但江北然还是立即选择了三,并用指甲划开了自己的右手手掌。

    稳操胜券的布阵者正打算问问眼前这蒙面人究竟是何方高人,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突然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怎么……”

    完全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布阵者缓缓跪到在了地上,一双眼死死的盯着江北然,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道:“你……做……了……什……啊!!!”

    一声痛苦的嘶吼后,那仿佛异形一般的身体逐渐开始崩溃,仿佛漏了气一般的球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崩溃缩小,黑色的血液和肉块喷的到处都是。

    这时从坑里爬出来的殷江红有些懵,这刚才还不可一世的怪物怎么突然就被废了?

    ‘难道说……’

    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了眼蒙面人,殷江红心里不禁有些犯怵。

    自己靠着法宝追着这布阵者进来时其实完全没有搞清楚情况,他不知道这个空间是哪,也不知道这蒙面人是谁,只知道这蒙面人看上去似乎也是那布阵者的敌人,这才稍微放下心来。

    如今看到这蒙面人仅仅在自己爬出坑的数息只就解决掉了这怪物……

    ‘他到底是谁……’

    殷江红有些不敢轻举妄动,毕竟他根本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万一他是个见人就杀的怎么办……

    诡异的氛围中,布阵者最终变回了原本的样子,只是身体已经有些支离破碎,伤的极重。

    与此同时,刚才被他吞下去的那只绿蛊虫从他心脏部位爬了出来,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向了江北然……的掌心。

    ‘丫的原来是来吃自助餐的……’

    感觉到自己血液以极快速度开始流失的江北然连忙祭出呼吸回血*,拼命的加快吐纳速度。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体质1

    看着系统提示响起,江北然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从养王蛊开始,他就发现自己血液对它们似乎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就算是那种十分桀骜不驯的王蛊,在闻到他的血香味后也会变的十分听话。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咪\咪\阅读\a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简单来说就是只要给他们血喝,它们就都是乖孩子。

    而刚才自己割破手掌,让血液的香味散发出来时明显是勾起了布阵者体内那只蛊的食欲,所以才这么不管不顾的冲出来要吃的。

    ‘不过你丫也太能吃了吧!?’

    已经感觉自己体内血液被吸干好几轮的江北然感觉自己有些头晕,吐纳虽好,但也不能贪杯啊……

    而就在江北然感觉晕眩感越来越强时,那绿色的蛊终于喝饱,心满意足的爬进了江北然怀里,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就好像它本就是江北然的宠物一般。

    在江北然拿出手帕擦手时,空间里的气氛再度变的很僵硬。

    布阵者似乎受到了极大反噬,倒在地上没法动。孟思佩被眼前被刚才那一阵掌风打的浑身瘫痪,也没法动。殷江红则是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所以不敢动。

    将手上的血液擦干,江北然缓缓走到了孟思佩面前。

    “张嘴。”

    孟思佩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将嘴张开了。

    没办法,刚才那一幕带给她的震撼实在太大了,在布阵者变成怪物,并两招就打废殷江红的那一刻,她以为他们今天都会命丧于此。

    然而面对强大到如此地步的怪物,前辈竟然只用一招就把他给废掉了。

    ‘这得是熟悉到什么地步才能如此明白对方的弱点?’

    正惊讶间,孟思佩感觉到一股清甜的汁水流入了自己嘴里,并迅速开始滋润她残破的身躯。

    看着眼前正在喂自己喝药的前辈,孟思佩突然俏脸一红,不知为何想起了刚才双唇接触时的柔软。

    ‘这应该不算第一次吧……前辈只是为了救我性命而已,又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嗯,不算!绝对不算!’

    “活动一下手脚,看看好了没。”江北然收起黑色的瓷瓶道。

    孟思佩听完立即停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尝试着抬起了自己的双手。

    “好……好了。”孟思佩看着自己的双手说道。

    “那就起来做事。”

    “……”

    ‘这位前辈真的是完全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啊……’

    在心里嘟囔一句,孟思佩顺从的站了起来。

    旁边殷江红看着那蒙面人似乎没有要找自己麻烦的意思,便尝试着朝那布阵者跨出了一步。

    见蒙面人依旧没有反应,这才放下的朝布阵者走去,打算用法宝将他捆起来。

    而就在殷江红掏出一个黑匣子时,江北然的面前突然跳出了三个选项。

    选项一:任由殷江红带走布阵者。完成奖励:惊世龙封地级中品

    选项二:赶走殷江红。完成奖励:月禅玄轴玄级中品

    选项三:让殷江红杀了布阵者。完成奖励:随机基础技艺点1

    直接选择了三,江北然开口道:“本王劝你最好别想着抓活的,他比你想象中麻烦的多。”

    听到蒙面人声音的殷江红浑身一僵,转身拱手道:“多谢前辈指点。”

    虽然殷江红是很想把这个布阵者带回去严刑逼供,好好了解一下事情的原味,但如今那位高人开口了,自己也只能服从。

    毕竟自己的命都是人家救的,他还有什么资格提反对意见。

    走到已经完全呈昏迷状态的布阵者面前,殷江红右掌再次凝聚出一团黑色液体,朝着布阵者扔了过去。

    在黑色液体接触到布阵者的一瞬间,只听“刺啦”一声,布阵者的身体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被溶解。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音律1

    看到系统提示,江北然就知道那个布阵者已经死透了,重新拿出一张符篆开始交待孟思佩该怎么做。

    如今布阵者已死,要破阵就变的更加易如反掌,不过在破阵之前,江北然先是研究了一番这自我结界究竟是个怎么回事。

    半个时辰后,看出些门道来的江北然看向孟思佩说道:“照本*才交待你的去做吧。”

    “是。”孟思佩说完便拿着符篆飞上了崖壁。

    之后仅仅花了一盏茶的时间,江北然便破掉了第二个阵眼,同时布阵者的自我结界也彻底崩坏。

    重新踏入渔村中,孟思佩看着已经远没有刚才那么浓郁的瘴气高兴道:“前辈!您真的太……咦……前辈?”

    孟思佩四下环顾,却怎么也找不到前辈的身影。

    正要问问殷江红有没有看到前辈,却发现殷江红也不见了。

    “这……”

    孟思佩突然感到一阵巨大的失落感,他知道前辈肯定是不辞而别了。

    ‘就不能好好打声招呼再走吗……我……我还有话想说呢。’

    失落间,孟思佩脑中突然闪过了当时山洞中的那个身影,离开的时候也是什么话都没留下。

    ‘这些高人行事作风都一样的吗……不对不对,我现在不该想他的!但……但他也救了我的命啊。’

    一时间孟思佩纠结了起来,感觉自己似乎陷入了情感纠葛之中。

    另一边,刚出结界的殷江红就凭着记忆飞向了他和江北然被冲散的地方,虽然心里觉得已经没什么希望,但他还是必须去找找!

    随着时间的推移,瘴气慢慢散去,失去了瘴气的帮助后,那些异族强者很快便陷入了溃败,逃的逃,死的死。

    “咳……咳咳咳!”

    正当殷江红四处寻找着江北然时,一阵咳嗽声突然从一堆乱石底响起。

    听到咳嗽声的殷江红大喜过望,连忙一掌拍飞了所有乱石,从里面将虚弱无比的江北然给拉了出来。

    “你小子还真没死啊!”殷江红一把抱住江北然喊道。

    因为当初是他带着江北然进入这瘴气,也是他保证自己会护他周全,要是江北然真的命丧于此,他还是会相当内疚的。

    “殷……殷教主?我没死?”江北然说话时,脸上的表情两分惊讶,三分虚弱,五分劫后余生。

    “对,你小子没死!不过你小子怎么可能会没死呢!?”

    殷江红一边说一边搭上了江北然的脉搏,发现他的五脏六腑虽然都十分虚弱,但却是都好好的。

    “水,有……有没有水?”江北然伸手道。

    “有,当然有。”殷江红说着将一个水袋递给了江北然。

    “咕嘟……咕嘟……咕嘟……”

    将水袋里的水全部喝完,江北然这才长吁一口气道:“当时朕和殷教主您分开时,本以为死定了,但却突然遇到一位高人相助,他给朕喂了一粒丹药,又把我藏匿于此,我这次苟延残喘了下来。”

    “高人?哪位高人,可得好好谢谢人家。”殷江红说道。

    “这……朕也不知道,那高人蒙着面,看不清脸。”

    “蒙面!?”殷江红的表情一时间变的有些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