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天降神兵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天降神兵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天降神兵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咚咚!”

    “脓包”中,一声仿佛心跳般的声音吓的孟思佩抓住了江北然的衣角。

    江北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玄皇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意识到自己出丑的孟思佩连忙收回手,低着头支支吾吾道:“是这地方实在太压抑了,这到底是是哪?”

    “等会儿再跟你解释。”江北然一边说一遍拿出了一只铜*,“不过有一点本王要先提醒你一下,等会儿你可能会死。”

    孟思佩嘴巴微张,不禁退后一步道:“前辈此言何意?”

    “没时间跟你解释了,告诉你只是希望你做好觉悟,如果运气好的话,还是有可能活下来的。”说完江北然对正要继续提问的孟思佩做了个噤声手势。

    “如果还想有机会活着出去,就闭上嘴。”

    “哦……”孟思佩点点头。

    环顾四周,江北然看出这个大概有一个足球场这么大,墙壁上和地上粘着的全都是类似虫卵之物。

    ‘但若是虫卵……我不该认不出是什么虫子的卵,难道是什么异族特有的虫子吗?’

    难得被触及到智商盲区的江北然对这些卵很感兴趣,只可惜时间紧迫,没时间给他研究了。

    “呼……”

    不得不说,这自我结界里的威压的确不小,不然玄皇境的孟思佩也不至于被心跳声吓成这样。

    正视前方,江北然看到的是一具已经被抽干的尸体。

    “这是你吧。”江北然看着身旁的青年灵魂问道。

    虽然被绑在支柱上的尸体已经面目全非,但青年还是毫不犹豫的点头道:“嗯……是我。”

    ‘献祭了一个村的人,为的就是找出他这个祭品吗……这种恶毒的献祭之法,应该是蛊饲了。’

    既然蛊会被大多数*者排斥,并不惜合作起来产出它,就是因为它的确有许多十分*的分支,光是听就让人头皮发麻的那种。

    从乾坤戒中摸出一把小刀,江北然上前一步朝着干尸的胸口画了一刀。

    胸口被剖开的瞬间,站在江北然身后的孟思佩连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因为那里面全是各种各样长相恶心的蛊虫。

    被惊醒的蛊虫们立即齐齐望向江北然,各种各样的触须疯狂摆动着,似乎都在收集江北然的信息。

    “抱歉,吵到你们休息了。”江北然微笑着说了一句,然后将手伸进了蛊群之中。

    看到这一幕,孟思佩感觉自己都有些喘不过来气了。

    蛊群在确定了江北然身上熟悉的味道后,并没有发起攻击,而是任由江北然将手伸了进来。

    在蛊群中摸索了一阵,江北然找到了他要的东西。

    接着只听“咔哒”一声,江北然缓缓将手拔了出来,手中已是多了一颗仍在跳动的紫色心脏。

    这颗心脏作为祭祀的媒介,是破开这第二个阵眼的关键所在,净化它就是江北然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有祭坛加持的阵法吗……难怪会如此厉害。’

    心中感慨一句,江北然拿出一块满是咒文的羊皮包裹住了紫色心脏,就在江北然下一步该用黄纸来烤还是用符水来泡时,突然精神力猛地一震。

    “来了。”

    “什么来了!?”此刻精神极度紧张的孟思佩忙问道。

    “这个空间的主人,帮本王挡住他,现在已经到最后一步了。”

    不等孟思佩问主人是谁,一道人影便从外面猛地冲了进来。

    感受到那可怕到极点的威压,孟思佩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前辈说有可能会死,因为来者……

    是一名玄宗!

    但事已至此,孟思佩也知道自己无路可退,直接从乾坤戒中摸出一颗燃烧着金色火焰的灵丹吞下。

    “哑!!”

    只听一声凰鸣,孟思佩整个人化作金色的凰正面朝着那人影冲了过去。

    但那人影只是不屑的笑了一声,随手就是一掌拍向了孟思佩。

    然而就是这看似普通的一掌,却直接将凰形态的孟思佩直接拍成了漫天的金色火苗。

    ‘玄宗之威,竟恐怖如斯!?’

    见到孟思佩直接被秒杀,江北然也是有些诧异。

    但下一秒,漫天的金色火苗又重新凝聚起来,再度变成了一只凰朝着那玄宗冲去。

    “找死!”

    玄宗厉喝一声,又是一掌拍向孟思佩,但这一回不等自己被拍散,孟思佩直接自己化成了一道火焰躲开了攻击,同时缠上了玄宗的身体,试图将他捆住。

    但玄宗只是玄气一震,便把火绳给震散。

    地面上,江北然没工夫去欣赏这场激斗,他正拿出一张黄纸点燃,同时拿出一根如意签变出了一根紫色的木炭。

    见到那根紫色的木炭,玄宗立即瞪圆了眼睛。

    “给我滚开!”

    鸦青的玄气全力爆开,玄宗双手右手抬起,竟将那些分散在各处的金色火焰全部吸了过来。

    “哑!!!”

    一声悲鸣,那些被吸过来的金色火焰重新凝聚成了凰被玄宗死死掐住了脖子,并逐渐恢复成了人型。

    “等会儿在收拾你。”

    玄宗说完便将孟思佩甩向了一边。

    只听“轰”的一声,孟思佩被完全砸进了岩壁之中。

    没有要问江北然到底是谁的意思,玄宗直接俯冲下来,已经变成黑色的右掌直接冲着江北然天灵盖拍来,这一击,就是奔着取他性命来的!

    “哑!!”

    又是一声凰鸣,岩壁中的孟思佩用镜花水月瞬移到江北然面前,替他接下了这一掌。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咪\咪\阅读\app\\书源多,书籍全,!

    “噗!”

    已经脱离凰形态的孟思佩猛地吐出一口鲜血,但身体却是死死的挡在了江北然面前。

    “想杀他……先过我。”孟思佩虚弱的说道。

    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玄宗开口道:“好,本王满足你!”

    这一刻,孟思佩心如止水,她在进入瘴气前就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如今为了澜州,为了晟国,她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

    “本尊说过你跑不了的!”

    就在玄宗准备一掌拍向孟思佩时,一个披头散发的高大身影猛地冲了进来,并一脚踢飞了那个玄宗。

    看到如同神兵降临般的殷江红,江北然顿时明白过来了。

    原来起初袭击他们的那人就是这个大阵的主人。

    “你竟然能追进这里。”被踢飞的玄宗看着殷江红说道。

    “本尊要杀的人,没有一个能跑掉。”

    “哼,既然你非要送上门来,那本王就在这解决掉你!”

    “你还不配!”

    说完两大玄宗便战到了一处。

    看到前来救援的殷江红,放下心来的孟思佩软软倒在了地上,气息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消失。

    “前……前辈,我要死了吗。”

    孟思佩刚才在中了那玄宗那一掌时,就知道自己中毒了,而且远比之前的墨绿色瘴气还要毒。

    放下用咒文纸包着的心脏,江北然用手搭上了孟思佩的脉搏。

    ‘这是什么毒!?’

    江北然只是稍微一探查,就发现孟思佩体内的毒素极其复杂,根本不是某一种解毒药能够化解的。

    而现在开始配置的话,孟思佩恐怕根本撑不到那时候。

    看着仿佛全知全能的蒙面高人都一下愣住,孟思佩就知道自己体内的毒已经解不了了。

    “前……辈,能不能答应我一个……呜!?”

    就在孟思佩要说出遗愿时,就感觉到自己的双唇被吻住了,瞬间大脑一片空白的她连挣扎都忘了,当然,她现在也没力气挣扎。

    下一秒,孟思佩只感觉吻住他的前辈用力一吸,自己体内就发生了某种变化,好像有什么东西顺着她的喉咙被吸进了前辈的嘴里。

    片刻后,江北然放开了孟思佩,重新拉好面罩道:“运功调养吧,你没事了。”

    还处于愣神状态的孟思佩呆若木鸡的坐在那,但她的确感觉到身体的不适感完全消失了。

    ‘发生了什么!?我……我被……亲了?’

    从没谈过男女之事的孟思佩懵了,她知道她现在应该感谢前辈的救命之恩,但又觉得自己吃了天大的亏,一时间两种情绪让她完全呆住了。

    “咳……咳!”

    这时重新拿起心脏的江北然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这一下顿时把孟思佩拉回了现实中。

    “前辈!?你没事吧!?我这有不少解毒药,您看看有没有能帮到你的。”孟思佩说完便一股脑的开始往外掏药瓶。

    “本王没事。”江北然摆摆手,“打你的坐去。”说完就又咳嗽了两声。

    ‘淦……这毒的确有点厉害啊。’

    要救孟思佩,江北然想到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就是将她体内的毒引到自己体内,然后凭借自己强大的体质和毒抗化解掉它。

    但江北然万万没想到,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是百毒不侵了,却差点被这口毒给整破防,浑身上下都感觉到十分的不舒服。

    不过幸好江北然还有着吐纳这个特殊点,只是几个呼吸间,他就感觉到身体状态好了很多。

    ‘看来回去还得在毒抗上多下点苦功夫了。’

    “呼……”

    又完成了一次吐纳,感觉身体完全轻松下来的江北然再度开始研究该如何净化眼前的心脏。

    “轰!”

    两大玄宗间的战斗可谓是气势十足,殷江红每一招出手都能引得这自我结界的空间剧烈颤抖,那布阵者则是拿出了一件像是瓶子一样的宝物,里面不停的释放出各种颜色的毒气。

    “破魂魔吟!”

    “九色瘴!”

    “轰!”

    又是一次剧烈的碰撞,空间再次剧烈的摇晃起来。

    但江北然却是完全没有在意,他先是用黄纸点燃了紫色木炭,然后开始用烟不停的熏烤着被咒文羊皮纸包裹着的心脏。

    那布阵者见到这一幕心里已经急到了,绕开殷江红的又一次攻击,径直朝着江北然冲去。

    映江红虽然不知道那个蒙面人是谁,但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人既然如此想杀他,那自己就绝对要拦住他。

    “你的对手在这呢!”

    殷江红一个瞬身来到布阵者身后,手中凝聚出一团如水一般的黑色液体朝着布阵者喷了过去。

    布阵者似乎很忌惮这种液体,连忙闪身躲过。

    不得已,只能继续和殷江红战斗一处。

    江北然这边,当羊皮咒文纸被烟熏成了灰色之后,江北然便小心翼翼的把皱纹纸拨开,露出了里面已经恢复红色的心脏。

    ‘好……接下来就是破阵了。’

    环顾一圈四周,江北然拿起手边的铜*晃动了起来。

    一阵铜钱碰撞的声音后,通*从肚子里吐出了六枚花纹不同的铜币。

    “辅为大凶,冲为小吉,英为小凶……好家伙,每一个解法都是凶险万分啊。”

    ——————————————————————————————————

    又是一次剧烈的碰撞,空间再次剧烈的摇晃起来。

    但江北然却是完全没有在意,他先是用黄纸点燃了紫色木炭,然后开始用烟不停的熏烤着被咒文羊皮纸包裹着的心脏。

    那布阵者见到这一幕心里已经急到了,绕开殷江红的又一次攻击,径直朝着江北然冲去。

    映江红虽然不知道那个蒙面人是谁,但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人既然如此想杀他,那自己就绝对要拦住他。

    “你的对手在这呢!”

    殷江红一个瞬身来到布阵者身后,手中凝聚出一团如水一般的黑色液体朝着布阵者喷了过去。

    布阵者似乎很忌惮这种液体,连忙闪身躲过。

    不得已,只能继续和殷江红战斗一处。

    江北然这边,当羊皮咒文纸被烟熏成了灰色之后,江北然便小心翼翼的把皱纹纸拨开,露出了里面已经恢复红色的心脏。

    ‘好……接下来就是破阵了。’

    环顾一圈四周,江北然拿起手边的铜*晃动了起来。

    一阵铜钱碰撞的声音后,通*从肚子里吐出了六枚花纹不同的铜币。

    “辅为大凶,冲为小吉,英为小凶……好家伙,每一个解法都是凶险万分啊。”

    一阵铜钱碰撞的声音后,通*从肚子里吐出了六枚花纹不同的铜币。

    一阵铜钱碰撞的声音后,通*从肚子里吐出了六枚花纹不同的铜币。

    “辅为大凶,冲为小吉,英为小凶……好家伙,每一个解法都是凶险万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