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五十四章 玩的花啊……

第二百五十四章 玩的花啊……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五十四章 玩的花啊……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七曜不可望,星宿不可查,这也是瘴气的目的之一吗……”

    少了两种辅助手段,江北然思考片刻,端起手中罗盘,开始展开精神力领域。

    “宫……巽……兑,三秋之法,夏临未时,很好,依旧还在奇门遁甲的范围内。”

    江北然本以为这些异族人所摆阵法是他们自创的体系,但如今站在阵眼之上细细观察,发现仍然阵术还在奇门遁甲的范围内。

    在奇门遁甲体系中,后天八卦、洛书、二十四气节时等等学问皆包含在内,复杂程度堪比考研。

    但万变不离其宗,阵法都是以时、恐、数相配以构成基本格局和构架,只要摸清阵法的格局,那就可破之!

    以阵眼为坐标,江北然的精神领域迅速拓展出去,阵型的结构图也不断的在他脑内构成、粉碎、再构成……

    好家伙……*格局构架!?

    再解析了数遍精神领域反馈回来的架构图后,江北然发现这瘴气中不仅仅是他所想的连环大阵这么简单。

    一般的连环大阵其实就是阵中套阵,在有限的范围内,摆下最多的大阵。

    这样的摆阵之法虽有些难度,但能做到的人还是不少。

    然而这瘴气中的阵法显然要比连环大阵高端太多,摆阵之人用同一个阵眼,衍生出了数种阵法,如此摆出的大阵,效果远大于一加一,所有大阵之间相互辉映,相互承托,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是乘以数倍的。

    “有点意思。”

    江北然嘴角微翘,这可以说是他目前为止见过最为厉害的大阵,没有之一,相当有挑战感。

    “先从三奇入手吧……”

    吐出一口气,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拿出了十八块象征着阳遁的甲骨牌。

    “凌天辅兮皆助我,列阵!”

    随着江北然一声诵念,十八块甲骨牌迅速飞到半空中,并开始自行排列。

    ……

    “呼呼呼”

    听着背后风声阵阵,处于戒备状态的孟思佩忍不住起了好奇心。

    看一眼……应该没关系吧?

    抱着这样的心情,孟思佩悄悄往后瞥了一眼,只一眼,她就呆住了。

    只见那蒙面高人身后的斗篷无风自动,散发着一种令人炫目的气势。

    半空中,十八块看上去十分古老的骨牌不停排列出各种阵型,没组合出一种都让孟思佩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要知道她成为玄皇后就算是面对宗主都很少产生这样的感觉,可见这些阵型的声势之大。

    难道说……他在引动天地之力?

    以孟思佩玄皇境的实力,借用天地之力已是驾轻就熟,然而借终归是借,别人有的才能借到。

    而引动天地之力则是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引导天地之力更好的去为他服务。

    这便是只有突破到玄宗后的才可领悟的大能。

    果然好厉害……还好他是帮我们这边的,不然这次澜州恐怕又要大麻烦。

    就在孟思佩感慨时,十八块骨牌终于都悬停了下来,同时各自之间建立起了一种肉眼很难察觉到的链接。

    “咕嘟……”

    看着面前的大阵,孟思佩咽了口口水,再看向大阵中心的蒙面高人,自己竟有一种不敢直视的渺小感。

    高人还是那个高人,但即使隔着一层面罩,孟思佩仍能感觉到他的气质已经完全变了。

    好像看看他面罩下的样子啊……

    这个念头刚起,孟思佩就猛摇了两下头。

    你在想什么呢!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异族人!再说……你不是一直在等那个救了你的怪人吗。

    “嗖!”

    突然间,一块骨牌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朝着都西南方飞去,不等孟思佩疑惑出声,就看到剩下的十七块骨牌也以同样惊人的速度朝着各个方向极速飞去。

    片刻后,江北然端着狂颤不已的罗盘对孟思佩说道:“注意,来人了。”

    “是!”

    孟思佩答应一声,玫红色的玄气瞬间从她体内涌出,进入了凰形态。

    “何方高人在此破阵!”

    随着一声如洪钟敲击般的话语,一个穿着黑袍的男子从天而降,直奔江北然而来。

    嗯?说的竟然是本地话?江北然有些意外的看了那黑袍男子一眼。

    他本以为这是异常异族入侵大战,但如今看来……更加错综复杂起来了。

    而就在那黑袍男子快要飞到江北然面前时,甩动着九条翎尾的孟思佩一惊迎了上去,只听一声凰鸣,孟思佩双翅一挥动,无数花瓣一般的火焰便朝着黑袍男子激射而去。

    “滚开!”

    黑袍男子爆喝一声,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如蛇身一般的大剑。

    用力一挥,剑身上的舌头喷出了一片紫色的毒液,将孟思佩激射出的火焰尽数扑灭。

    好厉害!

    心中暗叫一声,孟思佩却是毫无退缩之一,迎着毒液就来到黑袍男子面前一掌拍出。

    黑袍男子侧身躲开后左手一挥,就看到无数毒虫朝着孟思佩飞了过来。

    “凰临九天!”

    见到毒虫袭来,孟思佩不躲不闪,一双火焰双翼猛地一扇,狂暴的凰炎便将毒虫全部烧尽。

    不错嘛,脑子虽然不太行,但打还是挺能打的。

    地面上,江北然早已用精神力探测出来者的修为是玄皇九阶,而孟思佩的修为则是玄皇八阶,虽然只是一阶之差,但九阶和八阶的差距是最难估算的。

    比如某些*者在玄皇九阶卡了整整数十年,甚至百年,这类玄皇九阶的实力可是远超那些刚入玄皇九阶的。

    至于八阶的,那就更不在话下了。

    见到孟思佩能顶住来者,江北然也就不再去管。

    既然能把守阵者引来,那就说明第一步走对了,果然是这个解法没错。

    “遁甲开!春分三九六、芒种六三九,以丑为点、以酉为支、急急如律令!”

    念诵间,江北然手中一支早已准备好的如意签猛地爆出一阵紫光,化作了一个伞。

    “啪”的一声,江北然将伞撑开,在用伞遮住头顶时,他以前的一切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再有瘴气、不再有高山、不再有流水,有的只是点和线。

    “原来是玉女守门之势,果然高手……竟藏的如此之深,但也就到此为止了。”

    从怀中摸出一枚铜钱,江北然对准不远处的一个芒星将铜钱给弹了过去。

    “不!”

    半空中,正在与孟思佩颤抖的黑袍男子怒吼一声,正待飞身去扑那枚铜钱,却是被孟思佩死死拦住。

    最终,铜钱落到了拿出芒星上,在黑袍男子和孟思佩的注视下,铜钱高速的旋转了起来。最终变成了一个黑色的风穴,开始不断将周围的瘴气吸入其中。

    “该死!”

    黑袍男子怒骂一声,脸上的表情不仅仅是愤怒,更多的还有恐惧。

    收起伞,将重新变回来的签子放进怀中,江北然刚准备功成身退,就看到那正在不断吸取瘴气的风穴突然消失不见,周围又变成了原来的模样。

    怎么可能!?

    江北然楞住,他万分确定自己绝对破了这个大阵,但为何会变成这样?

    难道阵眼不止一个!?

    这是江北然唯一能想到的可能,若是这大阵有两个阵眼,那在其中一个阵眼被破坏的情况下,另外一个阵眼就会自行启动,继续维持大阵的运行。

    双阵眼大阵,玩的花啊……

    若不是敌对状态,江北然是真想找这个布阵之人好好聊聊,简直太有才了。

    然而就在江北然感慨之时,他感知到又一道身影正朝着这边告诉飞来,修为同样也是玄皇九阶。

    同时江北然眼前跳出了两个选项。

    选项一:帮助孟思佩击败两名敌人。完成奖励:白龙霸书地级下品

    选项二:向孟思传音入密:“又来了个厉害的,本王先走一步,你自己想办法脱身。”。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直接选择了二,江北然朝着半空中的孟思佩传音入密道:“又来了个厉害的,本王先走一步,你自己想办法脱身。”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体质1

    “啊!?”

    孟思佩低头看去,发现原本站在那里的蒙面高人已经离开,只留下自己还在苦苦支撑。

    太过分了吧!

    心中万般委屈的孟思佩有点想哭,平日里都是别人舍身为她争取撤退时间,哪有过把她当做挡箭牌的!

    但孟思佩也知道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一个黑袍人她就已经快顶不住了,若是再来个一样厉害的,她非交待在这不可。

    于是她立即从怀中拿出了一面铜镜,朝着远处照去。

    黑袍男子也不管这铜镜是何物,再次举起蛇剑刺了过来。

    “噗!”

    这一剑刺了个空,那长着翅膀的女人竟然瞬间便消失在了他面前。

    怎么回事?黑袍男子愣住,完全不知道她是怎么逃走的。

    这时远处又一个白衫男子破空而来,落到黑袍男子旁边问道:“发生了什么?”

    “教主的阵……被破了。”

    “什么!?”白衫男子震惊的喊道,“这晟国怎么可能有人能破教主的大阵?”

    “我也不知道啊……”黑袍男子说完不禁用力抓了抓头发,啐了一口道:“那个*究竟是什么来头!”

    白衫男子叹了口气,拍了拍黑袍男子的肩膀道:“既然此处的阵眼已失,那我们只能全力守住另一个处了。”

    “嗯,快走!”黑袍男子说完便率先朝着西南方飞去。

    远处一颗松树下,满身挂满了树叶和松果的孟思佩从树上跳下。

    用手拍了拍上衣,孟思佩不禁噘着嘴肚腩道:“什么嘛……利用完我就跑了,真过分!”

    “喂,别说的这么难听啊,谁说本王跑了?”

    听到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孟思佩吓的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你、你、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孟思佩指着蒙面高人问道。

    “本王自然有本王的办法,倒是你那宝贝很不错啊,借本王瞅瞅?”

    “不给……”孟思佩将铜镜藏到了身后。

    “哦。”点点头,江北然开始思考下一步计划。

    看着蒙面高人竟然直接就放弃了,孟思佩眨巴了两下眼睛问道:“前辈,你就不多争取一下吗?”

    “争取什么?”江北然抬头问道。

    “可以谈一下条件啊……如果条件合适,我也不是不能把它给你看看。”

    “本王真要看,杀了你再把那宝贝夺过来不就是了,干嘛要这么麻烦?”

    “……”

    一时间,孟思佩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自己竟无言以对。

    虽然从没见蒙面高人展示过任何修为,但孟思佩早就认为这他的修为远超自己了。

    至于刚刚为什么要跑,估计是后面来的那个是他的熟人,怕被发现。

    再次觉得自己机智无比的孟思佩长出一口气,将身后的铜镜递给蒙面高人道:“刚才我只是跟您开个玩笑,您要看,尽管拿去看就是了。”

    “本王现在没兴趣了。”更新最快..()/ ../

    “……”

    莫名感觉心里一阵失落的孟思佩只好捧着铜镜说道:“这面铜镜叫镜花水月,它可以让我瞬间出现在镜面中映出的地方。”

    好东西啊。

    江北然在心中赞叹一声,保命利器他见过不少,但要论简单有效,这镜花水月绝对算一个,能照多远就能跑多远呗,要是照着月亮,岂不是能上天?

    再次觉得自己机智无比的孟思佩长出一口气,将身后的铜镜递给蒙面高人道:“刚才我只是跟您开个玩笑,您要看,尽管拿去看就是了。”

    “本王现在没兴趣了。”

    “……”

    莫名感觉心里一阵失落的孟思佩只好捧着铜镜说道:“这面铜镜叫镜花水月,它可以让我瞬间出现在镜面中映出的地方。”

    好东西啊。

    江北然在心中赞叹一声,保命利器他见过不少,但要论简单有效,这镜花水月绝对算一个,能照多远就能跑多远呗,要是照着月亮,岂不是能上天?过不少,但要论简单有效,这镜花水月绝对算一个,能照多远就能跑多远呗,要是照着月亮,岂不是能上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