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又是个傻妞

第二百五十三章 又是个傻妞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五十三章 又是个傻妞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这个拿着。”在确定了激斗的是两名玄皇后,江北然将一个玉瓶扔给了孟思佩。

    伸手接住玉瓶,孟思佩奇怪的问道:“这是何物?”

    “在这瘴气里你吸收灵气太慢了,瓶子里有三颗紫霄丹,待你体内玄气枯竭时就吞一颗,足够帮让你恢复战力。”

    紫霄丹?三颗!?

    惊讶的瞪了一眼玉瓶,孟思佩表情一下愣住。

    这紫霄丹可是七品丹药,而且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那种,在补充玄气的效果方面几乎无丹药能出其左右。推荐阅读../../

    孟思佩贵为玄皇,像紫霄丹这样的宝药自然也是寻找过的,然而寻遍整个澜州,都没有找到一颗。

    原因也很简单,澜州最好的炼丹师就在他们四方宗,然而就算是那位炼丹师都没信心炼制出紫霄丹,就更别说去其他地方找了。

    然而眼前这个蒙面人竟然随手就丢给了她三颗,语气之随意,就好像是请她吃几块果脯一般。

    异族……竟然如此强大?

    惊讶过后,孟思佩还是将玉瓶递向江北然道:“前辈这礼物太贵重了,我受之有愧。”

    “谁送你礼物了?给你这药是怕你等会儿死了影响本王计划。”

    “……”

    感觉自己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的孟思佩深吸一口气问道:“计划?”

    “没错,你现在就去帮天上那个人类玄皇,打赢之后把他支开,本王有事要办。”

    孟思佩听完不禁愣了半晌。

    这位高人莫非与同族有仇?怎么老帮着自己这边杀他们的族人?

    “前辈为何自己不出手?”孟思佩问道。

    “唉……”江北然叹了口气,“你非要本王用满是失望的眼神看着你吗?”

    孟思佩听完不禁有些尴尬,但又突然觉得这种被训斥的感觉似曾相识。

    一时间,孟思佩将眼前这个蒙面人的形象和曾经在蛊雕洞穴里遇上的那个神秘人联系在了一起。

    都一样的欠揍!

    在心里嘟囔一句,孟思佩问道:“可前辈刚才不是帮了我?”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本王之所以救你,就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本王,懂了吗?”

    只想接触我吗?难道……在这位前辈眼里我是什么特别的存在?

    一时间,孟思佩内心有种奇怪的感觉升腾而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还发什么呆呢,赶紧去啊。”

    被江北然的催促声拉回现实,孟思佩收好玉瓶便要催动玄气开启凰形态。

    “咳!咳!咳!!!”

    突然狂吐好几口血的孟思佩半跪在地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头痛欲裂的感觉让她眼前一阵泛黑。

    看着孟思佩的表现,江北然眉头一簇,明明刚才已经给她服下太还丹,按理说足以清除她体瘴毒,怎么还会有这么重的内伤?

    疑惑间,江北然从乾坤戒中取出六根金针一根根甩向了孟思佩后背,精准的命中了六个穴位后江北然上前一步说道:“把手给我。”

    “呼……”

    此时被金针刺中的孟思佩长舒一口气,刚才那头痛欲裂的感觉一下褪去许多,在听到江北然的话后缓缓抬起了手。

    一把抓住孟思佩的手,江北然按上她的脉搏开始聆听。

    感觉到手被握住的孟思佩俏脸有些微红,这还是她第一次和陌生人有肢体接触,一时间竟感觉自己有些紧张。

    然而这种紧张感很快就被一个声音打消了。

    “你是不是傻?”

    一咬下嘴唇,孟思佩瞪了江北然一眼道:“前辈,就算您救了我的命,但也……”

    “你刚才是不是同时吃了碧莹丹和天罗丹?”

    孟思佩一惊,问道:“前辈这都能把的出?”

    “唉……”探口气,江北然放开了孟思佩的手臂,“你这种脑子竟然也能晋升到玄皇,实在不可思议。”

    “我……我怎么了我!”理不直气也壮的问道。

    “碧莹丹是解毒的没错,但它解的是羽蛇毒,术业有专攻你懂不懂,你中了瘴毒,吃碧莹丹有什么用?再说着天罗丹就更扯了,这是用来预防中毒的,你中了毒再吃它有什么用?”

    孟思佩听完一时间哑口无言。

    “这……这不都是解毒的吗?别人献给我的时候也没说这么……清楚呀。”

    孟思佩说到最后声音明显小了很多,估计是想起人家的确说过,只是她没怎么在意。

    她当时连续吃下这两颗解毒丹其实是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想着这两颗怎么也是七品灵药,就算解不了这瘴毒,也总该有些效果。

    “唉……绝了。”叹口气,江北然继续道:“就算你分不清解毒药,是药三分毒这句话你总听过吧?还好炼制出这两粒灵药的大师手法出色,极大程度去掉了里面的毒素,不然就不是你吐两口血就能解决的了。”

    孟思佩听完这才恍然大悟,连声道:“多谢前辈指点,思佩受教了。”

    “以后别乱吃灵药了,以前你乱吃那是你修为高,顶得住,一旦你遇到今天这种情况,随时要了你的命。”

    江北然说完又拿出一个布包道:“我先给你针灸治疗一下,但这只是应急措施,回去后你得好好调养,不然身体会留下损伤。”

    “请问该如何调养?”

    “找个高品医帮你看看就行了,转过去。”

    孟思佩听完正准备转身,突然小心翼翼的问道:“针灸……是不是需要*服啊?”

    “你很想脱吗?”

    孟思佩头立即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那就不用脱,赶紧转过去。”

    听着江北然不屑的语气,孟思佩顿时红了脸,也不知道是急的还是羞的,或者说是又羞又急。

    打开布包,江北然从里面抽出各种材质的针分别朝着孟思佩的魂门穴、气海穴、悬枢穴等等位置扎去。

    仅仅一瞬,孟思佩就感觉自己的精气神全回来了,体内的玄气运行也一下舒畅了许多。

    好厉害……

    从接触后面这位高人到现在,他接连展示了符术、阵法、炼器、蛊术,现在竟连医术都如此精通……

    异族人学习能力这么强的吗?

    正想着,孟思佩又感觉到一股热流直冲脑门,浑身穴道就好像是都被打通了一般舒畅。

    “啊”

    忍不住*一处声的连忙用手捂住嘴。

    “别乱动。”

    听到身后的呵斥声,孟思佩不禁僵住,一下都不敢动。

    不知道这位前辈是什么修为呢……

    虽说这位前辈展示了各方面的强大,但从头到尾全是没有调动过一点玄气,让她完全猜不到他究竟是什么修为的强者。

    但孟思佩细想了一下就释然了。

    估计他是怕一用招式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到时候通敌的罪名可不小。

    哦原来这就是他要救我的原因。

    一瞬间,孟思佩觉得自己机智的一笔。

    “好了,起来吧。”

    就在孟思佩暗暗佩服自己的睿智时,江北然的声音再次从身后响起。

    站起身,孟思佩朝着江北然鞠了一躬道:“多谢前辈。”

    “别谢了,办正事要紧,赶紧去吧,那玄皇快被打死了都。”

    “好!”孟思佩这才火急火燎的运起玄气来。

    “轰!”

    玫红色的玄气冲天而起,化作双翼与九条翎尾在孟思佩身后飘动。

    “果然完全好了。”

    一握右拳,孟思佩挥动着火焰一般的双翼朝着半空飞去。

    虽然关十安就已经让我有这种感觉了,但看到这傻妞我才终于确定,*天赋和智商真的一点关系都没啊……

    在心里吐槽完,江北然又忍不住抬头仰望道:“就不能给我找个智商正常的女人来吗!”

    不过刚吐槽完,江北然就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系统选这傻妞当工具人了,好骗呗!

    半空中,墨羽教教主盛清随强忍着胸口快要炸裂的感觉与眼前一名异族女修战了百来个会和,如今已是强弩之末。

    “要不是这该死的瘴气……爷爷我怎么可能会输给你,咳!咳!”

    盛清随左手紧紧抓住自己的胸口,右手挥动金丝龙鳞刀再次顶住了异族女修的攻击。

    “嘻嘻嘻嘻……”

    见到盛清随快要不行的样子,异族女修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同时手中软鞭再次抽出,如同毒蛇吐信一般朝着盛清随的要害处咬去。

    吾命休矣!

    就在盛清随陷入绝望时,一声熟悉的凰鸣突然传入他耳中,为他点燃了生的希望。

    “是孟教主吗!?老夫在这!快来帮帮我!”

    那异族女修也听到了凰鸣声,正要去找那声音的来出,就感觉到自己的脸被踢中了。

    “砰!”

    猝不及防下中了孟思佩一脚的异族女修直接垂直砸入了地面中。

    “果然是孟教主!”盛清随激动的喊了一声,“这次多亏你了,老夫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

    “道谢的话等会儿再说吧。”孟思佩说完拿出一颗灵药扔给盛清随道:“服下,可解瘴毒。”

    “多谢!”

    盛清随也不气,直接将灵药吞了下去。

    “好厉害的灵药!”

    仅仅一瞬,盛清随就感觉到自己快要炸裂的胸口缓解了许多,四肢的僵硬感也完全消失了。

    “既然盛教主毒解了,我们就先联手解决掉那个异族人吧。”

    “好!”

    盛清随能在中毒的情况下和异族女修战上这么多个会和,自然说明那个异族女修的实力和他差不多,甚至还要更差点。

    如今盛清随恢复全省状态,还有孟思佩与他联手,自然是很轻松的就解决掉那异族女修。

    “#”

    留下一句两人听不懂的异族语,异族女修缓缓倒在了地上,没了气息。

    彻底放下心来的盛清随朝着孟思佩拱手道:“这次实在多亏孟教主相助了,不然老夫今日恐怕要命陨此地。”

    “盛教主言重了,思佩相信就算没有我的帮助,盛教主也一定能赢下来。”

    “哈哈哈,你就别恭维老夫了,你刚才但凡来迟一步,老夫也没法在这跟你说话。”

    “盛教主你伤的……”

    孟思佩话刚到一半,就听到耳边传来了江北然的传音。

    “赶紧把他支走!现在是寒暄的时候嘛?你咋心眼这么大呢?”

    用力的咬了一口下嘴唇,孟思佩在心里重复念道。

    “他救了我的命、他救了我的命、他救了我的命……”

    发泄完毕,孟思佩朝着盛清随道:“盛教主,如今这瘴气内还有很多人像我们一样陷入了苦战,套的话还是出去再说吧,我来时发现东面那边似乎有打斗声,还劳烦您去看看,我准备再去西面找找。”

    “好!”盛清随大喝一声,“孟教主侠肝义胆,盛某佩服!那我这就去东面救人,我们稍后再会!”

    “稍后再会!”孟思佩拱手道。

    用力的朝着孟思佩点了下头,盛清随腾空而去,朝着东面飞去。

    看到里盛清随离开,孟思佩这才松了口气,虽然不算什么太大的谎,但她还是有些紧张,毕竟她平日里行事一向光明磊落。

    “去白圈外替本王*。”

    就在孟思佩准备转身寻找蒙面高人时,就听到他那沙哑的声音说道。

    白圈?

    孟思佩低头看了一眼,发现地上竟然真的多出了一个白圈,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画上的。

    站到白圈中央,江北然开口道:“现在开始我要破阵了,等会儿很有可能就会有守阵者过来,若是玄皇级的,你就想办法解决掉他,若是玄宗级的,你就想办法帮我拖一会儿。”

    孟思佩本以为那蒙面高人会说若是遇到玄宗级的就赶紧跑呢,想不到竟然是要她拖一会儿。

    “玄宗级强者我怎么可能拖得住……”

    “拖不住就拿命拖,本王是在救你们所有人的命,明不明白?”

    听着蒙面高人突然严肃的语气,孟思佩也立即正色道:“是!请放心,在我死之前,绝对没人能来打扰前辈您。”

    “这还差不多。”

    听着蒙面高人突然严肃的语气,孟思佩也立即正色道:“是!请放心,在我死之前,绝对没人能来打扰前辈您。”

    “这还差不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