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主角气运可不能只蹭蹭而已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主角气运可不能只蹭蹭而已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主角气运可不能只蹭蹭而已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多谢前辈相救。”

    感觉到自己身体正在恢复的星罗宗巡风向江北然拱手感谢道。

    “不必谢本王,本王救你也只是因为有些事情需要你帮忙。”

    ‘本王?’听到这个自称,星罗宗巡风有些诧异,没想起来峰州境内有哪个强者喜欢用这个自称。

    ‘难道是澜州那边的高人?’

    没有深入思考这个问题,星罗宗巡风抱拳道:“前辈请尽管说,救命之恩,在下必定竭力相报。”

    点点头,江北然问道:“你是吃了避毒丹进来的是吗?”

    “是。”

    “张嘴。”

    星罗宗巡风一愣,不明白眼前这位前辈是何意,但还是缓缓将嘴张开了。

    而就在他张开嘴的一瞬间,一颗丹药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进了他嘴里。

    速度之快让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把整颗丹药吞了下去。

    “前辈,这是……?”星罗宗巡风紧张的问道。

    “吃下这粒丹药,你体内避毒丹产生的效果就会消失。”

    “这!?那岂不是……”

    星罗宗巡风话说刚到一半,一双眼睛就瞪得老大,脸上和脖颈处的青筋也都爆了出来。

    “为……为什……”

    星罗宗巡风掐住自己的脖子死死盯着江北然,完全不明白眼前这人为什么刚救了他又要杀他。

    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瘴气被他吸入,他眼前的一切都慢慢的模糊起来,同时脑袋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对他低语道。

    “睡吧……睡吧……睡着就不痛苦了。”

    就在他准备遵从这个声音睡去时,一股突如其来的清凉感直冲脑门,同时浑身难受的感觉也一扫而空。

    “哈————”

    差点感觉自己要死过去的星罗宗巡风猛吸了一口气,然后便是一顿咳嗽。

    “刚才感觉到了什么?”

    听到前辈又抛出一个问题,星罗宗巡风本能的往后爬了两步。

    “若是本王真想杀你,你觉得你现在还可能活着吗?”江北然低沉道。

    吞了口口水,星罗宗巡风这才颤颤巍巍的开口道:“前……前辈究竟意欲何为……”

    “本王只是想知道你在吸入这瘴气后会有什么后果,从而来分析着瘴气该如何破除,所以……你刚才感觉到了什么?”

    明白怎么回事的星罗宗巡风稍微松了口气,忍不住在心里腹诽一句“您早说嘛……”之后才仔细描述了一番自己刚才的所有感受。

    江北然听完抿了抿手指,心中已然对这瘴气有了些许了解。

    ‘毒伤身,蛊控神,高级货啊……’

    在峰州,能让江北然瞧得上眼的大师很少,大多被宗派供奉起来的炼丹师或是锻造师水平都只能算还行,离一流都差了很多。

    但制造出此瘴气之人,在用蛊方面的水平绝对堪称一流。

    ‘玄宗修为、一流的阵法布置手法、还是一流用蛊大师,这种怪物……究竟是从哪块石头里蹦出来的?’

    沉思片刻,江北然转身继续朝着东南方走去。

    “哎!?前辈,您去哪!?”看到前辈要走,星罗宗巡风连忙喊道。

    “怎么,你想跟着本王吗?”江北然回头问道。

    想着这位前辈刚才一言不合就把他当试验品的举动,星罗宗巡风有些犹豫,但想到自己待在这大概率也是等死,便拱手喊道:“就让在下为前辈效犬马之劳吧!”

    星罗宗巡风话音刚落,江北然面前就跳出了两条选项。

    选项一:带上他。完成奖励:千鸟剑书(玄级下品)

    选项二:“本王不需要废物。”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艹,好大一个拖油瓶。’

    江北然本来是有点想带上这星罗宗巡风的,毕竟他还是更喜欢藏在幕后,等会儿若是发生了什么,可以让他怼上去,然而这个工具人很明显非常不合格。

    选择了二,江北然摇头道:“本王不需要废物。”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敏捷+1

    ‘废……废物?’

    星罗宗巡风整个人呆住,能成为的玄灵的哪个不是曾经惊才艳艳过,他作为星罗宗的中层,平时可谓是高高在上,所有弟子都以他为目标在努力着。

    然而现在却被人当面骂成了一个废物。

    ‘就算我真是个废物……也没必要当面说出来吧。’

    有些委屈的星罗宗巡风在心中嘟囔道,毕竟对眼前这个抬手间就能取他性命的前辈还是很有畏惧感的。

    在知道这瘴气中还有让人迷失方向的效果后,江北然也开始有些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究竟一直在往东南方向走了。

    为了保险起见,江北然从乾坤戒中将如意签筒拿了出来。

    万事不决求个签,玄学就得用玄学来打败。

    认真做了一遍求签前的准备,江北然从如意签筒中倒出了一支签来。

    握住签子,江北然低声诵念道。

    “天圆地方,宇宙无……尼玛!?”

    江北然正在诵念呢,就见一道人影突然向他这边高速飞了过来。

    “砰”的一声,人影先是撞在了江北然怀里,然后摔在了地上。

    “咳!”

    倒在地上的人咳出一大口鲜血,明显伤的不轻。

    ‘碰瓷啊喂……’

    突然间,将必然感觉这一幕似曾相识,好像自己曾经经历过,而且发出了相同的吐槽。

    “咳……咳……”

    这时地上的人缓过劲来慢慢站了起来。

    在看清她长相的那一刻,江北然懵了。

    ‘什么叫孽缘?这特么就是孽缘啊。’

    撞在她怀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江北然当初在洞穴中遇到过的四方宗副宗主,凰仙-孟思佩。

    ‘乖乖……这如出一辙的出场方式,难道是我从叶凡那蹭来的主角气运还没结束,天道非要把这女人送到自己这来?’

    孟思佩也没想到自己会砸在别人身上,所以站起身后先是往后连退了好几步,用十分警惕的眼神打量着江北然。

    毕竟江北然现在浑身剩下都包裹的十分严实,根本看不出他是本地人还是异族人。

    “小心。”江北然出声提醒道。

    听到江北然说出的是本地话,孟思佩这才放下心来,猛地转过身和从瘴气中冲出来的一个壮汉对了一掌。

    “噗!”

    本就重伤的孟思佩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往后连退了好几步。

    而那个异族壮汉明显不打算放过孟思佩,右手凝聚起一团黑色的玄气,再次朝着孟思佩轰了过来。

    同一时间,江北然眼前出现了三条选项。

    选项一:离开这里。完成奖励:昱暝妖卷(地级中品)

    选项二:亲自出手救下孟思佩。完成奖励:霁月圣经(玄级上品)

    选项三:协助孟思佩赢下那异族壮汉。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嗯!?’

    看到跑路竟然是最危险选项,江北然不禁想对系统说一句“你不对劲。”

    不过吐槽归吐槽,江北然还是立即选择了三,并从乾坤戒中抽出一张银色的符纸甩了出去,正好挡在了孟思佩的身前。

    “护!”

    江北然大喝一声,就看见银色符纸绽放出了耀眼的光芒,并形成了一道屏障挡在了孟思佩面前。

    “砰”的一声,异族壮汉的拳头轰在了屏障上,砸出了一道道龟裂纹。

    见到身后之人出手相助,松了口气的孟思佩连退几步重新调整好了姿态。

    “多谢兄台帮忙。”

    “客气。”江北然说完又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蓝晶色的瓶子丢向了孟思佩,“吃下去,你伤的很重。”

    孟思佩先是接住了蓝晶色的瓶子,然后开口道:“多谢兄台好意,只是那异族人*诡异的很,我刚才已经服过好几枚丹药,却都无法……”

    “哪来这么多话,让你吃就吃。”

    听到江北然训斥的语句,孟思佩虽有些愠怒,但知道现在不是耍小脾气的时候,所以还是打开瓶子从里面取出一颗药丸送进了嘴里。

    与此同时,那异族壮汉已经突破了屏障,再次朝着孟思佩攻了过来。

    孟思佩正要接招,就听到身后之人开口道:“运功疗伤,我来拖住他。”

    接着就看到五张银色的符纸飞到了异族壮汉面前,只听一声“锢!”,五张银色符纸便化作锁链紧紧锁住了异族壮汉的四肢和脖颈。

    这下孟思佩知道自己是遇到厉害的高人相助了,顿时放下心来盘膝而坐,开始运功疗伤。

    仅仅只是一个小周天,孟思佩就感觉到自己体内积累下来的那些伤害瞬间恢复如初,同时不知为何运行不畅的玄气也恢复了正常。

    ‘好厉害的灵药!’

    孟思佩作为玄皇,身边也是常备各种灵丹妙药的,然而刚才她吸入了一口那异族人吐出的黑雾后,这些灵药就仿佛是失去了效果,就算连吞两颗珍贵的七品灵药都毫无作用。

    可现在仅仅是服用了一颗那高人递来的灵药,身体内所有的伤竟然就全都治好了,简直是神乎其技。

    “@#¥%”这时那异族壮汉吼了几句听不懂的异族语,全身的肌肉猛地爆开,将五条寒锁符化成的链条全部震碎。

    已经恢复实力的孟思佩瞬间一跃而起,双掌一震,就看到无数花瓣状的玄气凝聚在了她身边。

    “夺命舞!”

    孟思佩朝着那壮汉猛地一指,就看到无数花瓣状的玄气全部朝着异族壮汉涌了过去。

    看到这一招袭来,异族壮汉猛地吸了一口气。

    猜到异族壮汉的想要干什么的江北然随手摸出一枚玉简朝着壮汉扔了过去。

    不等异族壮汉搞清眼前这玉简是何物,那玉简就化作一团胶状物堵住了他的嘴巴。

    玉简是炼器学的代表之物,它的作用非常灵活,简单来说就是它可以将各种的*效果存于体内,随扔随用,比如江北然若是用玉简储存了孟思佩这招夺命舞,那么玉简碎裂后就会变成无数的花瓣型玄气朝对面攻去。

    当然,一般玉简爆发出来的威力只有原本招式的十分之一,只有玉简品质越高,才越能发挥出收录招式的威力。

    “呜……”

    被堵住嘴的异族壮汉不禁瞪大双眼,他原本想用狂风息吹散这些花瓣一样的玄气,但现在他的嘴被封住,根本无法将那口蕴含着玄力的狂风从体内吹出来。

    无奈之下,异族壮汉只能将双臂挡在面门前,硬顶这波“花雨”。

    然而作为玄皇的招式,这“花雨”当然不会如表面一般这么温柔,在第一片花瓣接触到异族壮汉手臂时,便瞬间给他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噗”“噗”“噗”……

    数百朵花瓣状的玄气几乎将异族壮汉削成了骨架子,然而那异族壮汉却是连哼都没哼一声,等所有花瓣的攻击全部结束后,他的身体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复原。

    “愣着干嘛,趁他病要他命啊!你打算就这么看着他自我疗伤啊?”江北然朝着愣住的孟思佩喊道。

    被喊醒的孟思佩“哦”了一声,再次聚集出两团玫红色的玄气朝着异族壮汉攻了过去。

    异族壮汉反应很快,虽然他的身体只修复了一半,却还是闪开了孟思佩的反击。

    然而就在孟思佩准备迎接异族壮汉的反击时,却发现他的身影消失了。

    ‘糟糕!’

    心中暗叫不好的孟思佩连忙回过头向高人那边看去,发现异族壮汉果然是冲着他去了。

    “嗷!”

    发出一声如野兽一般的怒吼,异族壮汉狞笑着一拳轰向了江北然。

    然而就在他的拳头差点就要砸到江北然时,江北然微微一笑,右手的聚灵旗无风自动。

    “噹!”异族壮汉的拳头就仿佛是砸在了一面墙壁上,而且这面墙的反作用力还特别大。

    这是江北然在给孟思佩药时就顺便摆好的尖刺阵,只要他站在阵中心不动,那阵法就会全力保护他,并且给与攻击者“回礼”。

    计划落空的异族壮汉只能转身迎上拼命追过来的孟思佩,两人再次战成了一团。

    之后在江北然的协助下,孟思佩越战越勇,很快就把异族壮汉逼入了绝境。

    “嗷!!!”

    已经没法再像刚才那样迅速恢复伤口的壮汉狂吼一声,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孟思佩。

    “小心,他要拼命了。”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摸出两枚玉简说道。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