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最喜欢怼人了

第二百四十八章 最喜欢怼人了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四十八章 最喜欢怼人了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派你一个小娃娃代表澜州?”

    在白袍青年短暂的自我介绍后,昇阳教教主龙俊雄打量了他一眼开口道。

    白袍青年礼貌的向龙俊雄拱了拱手,回答道:“见过龙教主,晚辈自然不能代表澜州,这次来只负责传话,当然,若是龙教主不喜我这小娃娃,晚辈立马就去找一位长者来,您看如何?”

    “哈哈哈。”龙俊雄笑了一声,“你这小娃娃有些意思,你认识老夫?”

    “风君侯之名,这晟国何人不知任何人不晓,当年以一己之力连挑六斋强者,那真是威风凌凌,令晚辈心生向往啊。”

    “哈哈哈哈。”听到澜州弟子吹捧自己当年的战绩,龙俊雄不禁乐的直捋胡须,笑着道:“刚才是老夫失言了,澜州让派你这后生来果然是有道理的。”

    朝着龙俊雄拱拱手,白袍青年正准备将视线移向殷江红,却在看到江北然时不禁愣了一下。

    ‘怎么会有如此年轻的弟子在此?’

    这账内几乎都是名动一方的大人物,他这么个明显才二十出头的小弟子混在里面实在太过扎眼。

    江北然也注意到了白袍青年有些惊愕的眼神,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点头回了一礼,白袍青年这才将眼神移到殷江红身上拱手道:“殷教主,此次瘴气之祸,峰澜两州皆受到了巨大损失,且此瘴仍在扩散,故而我家教主指派我来邀请各位峰州强者过去共商大计。”

    殷江红听完似笑非笑道:“须元白那老东西怎么不自己来?腿被打折了吗?”

    ‘哦?有火药味。’江北然不禁挑了一下眉。

    如果说殷江红怼关十安的时候是阴阳怪气,那么提起这须元白时就是十足的不爽了。

    被殷江红摄人气势笼罩住的白袍青年强忍住往后退冲动,咽了口口水拱手道:“我家教主就是因为知道殷教主您不待见他,所以才特意没有过来惹您生气。”

    ‘哦豁,这信息量,还真是有些大啊。’

    这段对话着实引起了江北然的好奇心,想要知道那个紫霜教教主是怎么惹到了殷江红。

    “哼,算他还有点自知之明。”殷江红说完站起身对众人道:“那本尊就先去会会他们,你们在这等着。”

    “一同去吧,澜州有些老朋友本座也是好长一段日子没见了,正好叙叙旧。”

    看了眼站起来的关十安,殷江红笑道:“你这整日只知闭关的糟老头也有朋友?”

    “呵。”关十安冷笑一声,没搭理他。

    “两位这边请,晚辈来为你们带路。”做了个请的手势,白袍青年带着一正一魔两位首领走出了大帐。

    两人一走,账内顿时热闹了起来。

    “这瘴气来的属实突然,莫非是当年没有将那些蛊族拔出干净?”

    “能引发如此级别的瘴气,这蛊人的修为怕是比你我都高。”

    “真是麻烦,这些蛊人干嘛偏要选择晟国。”

    ……

    “你叫……江……北然是吧?”

    就在一众大佬讨论着这瘴气内究竟是谁在主持时,一个不太和谐的声音突然引起了所有人注意。

    众人纷纷回头看去,发现出声者是雷鸣宗宗主燕昊空。

    这一下,有几个知道两者之间有什么矛盾的宗主顿时看起了好戏。

    江北然虽然没见过眼前这老头,但却是从他的态度里猜出了几分。

    “正是。”江北然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哼。’燕昊空冷笑一声,“老夫记得你,入归心宗五年,修为却只有练气五阶的小儿,你当真以为是关宗主将你扶上这可有可无的皇位便能为所欲为了?”

    燕昊空话音刚落,江北然眼前便跳出了三个选项。

    选项一:“晚辈不敢。”完成奖励:昇龙灵轴(玄级上品)

    选项二:“不知前辈此言何意?”完成奖励:天啸剑诀(玄级下品)

    选项三:“对啊。”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看着眼前的三条选项,江北然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从这三条选项的排序来看,似乎自己是越恭敬就越会惹麻烦。

    ‘妈的*,喜欢欺负老实人?’

    莫名明白了这老头揍性的江北然选择了三,翘起二郎腿凝视着燕昊空贱兮兮的回答道:“对啊。”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体质+1

    “你!”燕昊空猛地站了起来,用食指指着江北然,大有要一掌拍死他的气势。

    其他宗主也没想到这新皇会给出这么一句回答,这根本就是没把姓燕的放在眼里嘛。

    江北然却是淡然无比,面对燕昊空的手指,微笑着问道:“您应该是雷鸣宗的燕宗主吧?”

    “是又如何?”

    “您这也忒小气了些,朕不过是与您手下的家族成员起了点小矛盾,而且于情于理那都是您手下的错,为何今日要如此咄咄逼人呢?”

    “是非对错还轮不到你这乳臭未干的小皇帝来判,告诉你!你管好那些泥腿子就行,若是再敢与宗门作对,有你好果子吃的!”

    “哦?朕平生最爱吃果子,燕宗主若是要给,朕就先谢过了。”

    此话一出,燕昊空气的胡子都有些颤抖,瞬间抬起通红的右掌道:“好!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皇帝!老夫今日便让你好好品尝下这果儿甜不甜!”

    说完一招烈阳掌便朝着江北然拍了过去。

    “且慢!”这时一道身影瞬间护在江北然面前拦住了燕昊空的烈阳掌,并说道:“今日我等聚于此地是为了对付瘴气,如今瘴气未除,却先制造混乱实为不智,还请看在我的薄面上停止这场干戈。”

    不等燕昊空回答,那身影又看向江北然道:“不论殷教主给了你何等权力,但面对长辈时是否还是该谦逊一些?”

    “前辈说的是,是晚辈过于骄狂了。”江北然说完朝着被拦住的燕昊空拱手道:“燕宗主,小子鲁莽,还请宗主勿怪。”

    江北然很清楚,在有和事佬的情况下,他这绝对不算服软,主要原因还是给他燕昊空一个台阶下,不然如果他继续不把人家放眼里,那就是真的在逼人家不顾一切的弄死他了。

    燕昊空这会儿虽然依旧很想拍死这小皇帝,但看着这小皇帝面对自己时如此从容不迫的样子,就知道明显是关宗主和那殷魔头的确给了他极大的支持。

    自己不过只是想给他点下马威,没必要因此得罪两位玄宗。

    于是他一甩宽袖道:“哼!且看在你年幼的份上,老夫这次就饶了你。”说完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一吵一闹间,账内所有大佬都重新审视起了这位新皇。

    就算是两位玄宗给了他极大的支持,但在那两人不在场的情况下,还敢公然用言语挑衅一位玄皇,这份心性……该说他是无知者无畏,还是当真有那高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胆气呢?

    但不管是哪种,他们都明白了这位新皇绝不是任他们搓圆揉扁的软柿子。

    等燕昊空重新坐下,江北然看着眼前出手相助之人拱手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不知前辈高姓大名?”

    “厉苍天。”

    留下名字,厉苍天便默默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原来他就是厉苍天啊……这和厉伏城的长相也差太远了。’

    心里吐槽一句,江北然有些明白厉苍天为什么这么不待见厉伏城了,这两人的长相压根就是两个方向。

    待厉苍天重新坐好,大帐内再次响起了探讨声,只是依然没有人和江北然说上一句话,毕竟在场的都是宗主级人物,主动去找个几乎毫无修为的皇帝聊天?

    那也太丢份了。

    就这样大概聊了半个时辰,正当江北然奇怪那俩老头怎么还没回来时,突然感到精神一震,身后出现了一股极为狂乱的灵气。

    与此同时,大帐内其他宗主也都感知到了这股狂乱的灵气,纷纷冲出账外。

    不等江北然也跟着一起出去,就看到殷江红来到大帐中一手抓住江北然的肩膀道:“没时间解释了,走!”

    说完便拉着江北然飞出了帐篷。

    等到两人来到半空,江北然回头望去,只见那瘴气正在以极快向外蔓延,顷刻间就吞没了他们刚才待着的大帐。

    ‘竟然又开始了!?’

    江北然本以为这瘴气应该会多消停一会儿,想不到这么快就又能动了,仿佛刚才的安静都是在蓄力一般。

    一直飞出了十几里地,待看到瘴气再次放缓速度时,殷江红才停了下来,并将江北然放回了地面。

    “看来解决这瘴气已经是刻不容缓的问题了,北然,想办法将康棣郡和易江郡的百姓全部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不然太危险了,等处理完再回来,本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做。”

    “好,朕现在就去。”

    江北然说完直接吹出祥云飞向了皇宫。

    在拥有一群贤臣的情况下,虽然转移大批量民众是一个非常麻烦的问题,但他们还是一个字都没抱怨,只道了一声“臣遵旨。”

    花了一个时辰指挥完疏散民众之事,江北然又坐着祥云回到了刚才的位置,并发现这里多了许多生面孔。

    ‘那便是澜州的强者们吗……嗯?’

    就在江北然观察着澜州的那些强者时,突然发现一张有过一面之缘的脸闯入了他视线中。

    “是她……?”

    不过江北然也只是观察了一瞬便跳下了云,回到了殷江红身边。

    “办妥了?”殷江红问道。

    “峰州办妥了,澜州怕是有些麻烦。”

    和峰州比起来,澜州完全就像是一个没有任何朝廷王法的地方,毕竟山高皇帝远,朝廷就在峰州还稍微好管点,澜州那边早就已经是无朝廷状态了,全是宗门在统治。

    所以换皇帝什么的对于澜州来说就是件随你高兴的事情。

    “如此就好,准备一下,我要去测量一下瘴气的范围,你跟在我身边,想想摆下什么阵阻断它。”

    这一次,没人敢再怠慢这瘴气问题,刚才那一拨扩散,少说又有数十万百姓死亡,解决瘴气已经刻不容缓了。

    保护着江北然测量了一遍瘴气的范围,殷江红刚落地就立即问江北然道:“怎么样,摆什么阵最好?”

    江北然要头道:“这瘴气非比寻常,只是看了轮廓,恐难做决定。”

    摆阵这种事情,寻找阵眼是很重要的,光是知道个范围肯定不足以将大阵建立起来。

    “既如此,你随我进瘴气一趟吧。”

    江北然刚要开口,就看到两个选项出现在了他面前。

    选项一:不进入瘴气。完成奖励:贯清灵功(地级下品)

    选项二:。跟随殷江红一起进入瘴气。:随机基础技艺点+1

    ‘嗯!?怎么又变成非我不可了。’

    虽然刚才江北然就有过这种预感,但当真的看到选项出现,还是忍不住有些头疼。

    从选项来看,他如果不进入瘴气,将引起的麻烦估计比瘴气还大。

    选择了二,江北然看向殷江红道:“那就请殷教主务必护住晚辈了。”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酿酒+1

    见江北然竟然这么爽快答应了自己,殷江红还真觉得有些措手不及。

    ‘这小子的性格真是一天一个样。’

    怀着这样的想法,殷江红拿五张银符贴在了江北然身上。

    “这是续命符,若是你在瘴气中受了伤,这五张符够救你好几条小命。”

    ”好,朕明白了。“

    “还有,绝对不要离开我身边,不然你就算有一百条命也不够死。”

    “放心,就算殷教主您赶朕走,朕也绝对不会走。”

    “很好。”殷江红伸出手拍了拍江北然的肩膀:“你总是会给人惊喜,走吧,先去见见其他人。”

    来到又一处临时营地前,殷江红用最快的速度给江北然解释了一遍刚才的一个时辰里发生了什么。

    简单来说就是峰州和澜州已经达成了合作,另外瘴气的测试也已经基本完成。

    此瘴气之毒,就算是玄王也必须小心翼翼的进去,而且一旦里面发生战斗,无法吸收周围灵气的玄王将会吃大亏。

    更低一阶的玄灵如果吃了避毒丹也能勉强在瘴气里生存,只是几乎发挥不了什么战斗力,至于大玄师以下,还是别来凑热闹了。

    听完这些,江北然第一反应并不是该怎么解决这件事,而是在心里感叹道。

    ‘这瘴气也忒厉害了些……’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