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改变……开始了

第二百四十五章 改变……开始了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四十五章 改变……开始了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子衿姐,乐泽村应该就在前面了吧?”

    “嗯,我看看。”柳子衿说着拿出地图看了一眼,点头道:“从地图上来看,我们离乐泽村不远了。”

    “子衿姐,子衿姐,那个是什么呀?”

    听到虞归淼的问题,柳子衿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发现远处河道上赫然有着一座用石头垒起来的“高墙”。

    柳子衿凝视了好一会儿,才突然拍手道:“我知道了!那是水坝!”

    “水坝?”虞归淼有些迷惑的问道。

    方秋瑶听到也立即望着那高墙感慨道:“原来师兄那卷水利工程中写的水坝就是它啊。”

    “哎!?”

    虞家三姐妹同时凑到方秋瑶面前瞪大了眼睛问道:“这是师兄造的吗!?”

    “不是。”方秋瑶摇摇头,“之前师兄不是召见了庐临郡所有族长吗,后来我爹爹就拿回了好多卷叫做企划书的书册,上面写满了庐临郡未来要改变的东西。”

    “哦~原来是那些书啊!”虞归淼顿时想了起来。

    “你们也看了吗。”方秋瑶问。

    虞家三姐妹闻言齐齐摇头,虞归沝作为代表回答道:“我们不知道那是师兄写的,而且爹爹走得急,所以没看着。”

    “这水坝是做什么用的呀?”虞归水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对于和师兄有关的一切,她都很好奇!

    “这水坝可厉害呢。”方秋瑶突然语气有些小骄傲道:“这水坝不仅能抗洪,还能通过引导来灌溉农田,让很多旱地都能耕种呢。”

    “哇~”虞家三姐妹的眼神同时亮了起来,虞归淼更是直接转身道:“那我们过去看看吧。”

    “先完成委托,完成后再去看也不迟。”

    听到柳子衿发话,虞归淼也只好乖乖点头。

    今天是她们一月一次的下山历练日,五人现在已经不需要再找铁印帮忙,自己就能解决大多数问题。

    尤其第一次与师兄一起试炼的经历让她们学到了非常多。

    照着地图继续向乐泽村的方向进发,没走多久,虞家三姐妹就又发现了新奇之物。

    “这又是什么?”虞归淼蹲在一条土路旁边好奇道。

    方秋瑶看着眼前的土路,一个词汇几乎就到了嘴边,但却是被卡住了。

    “这应该是那卷交通要道中所写的驰道。”见方秋瑶半晌没想起来,柳子衿便帮着回答道。

    “对!就是驰道,还是子衿姐记性好。”

    听到方秋瑶的夸赞,柳子衿摇摇头道:“不是我记性好,只是多看了几遍,自然就记住了。”

    “那么多企划书,子矜姐你都看了好几遍吗?”方秋瑶惊讶道。

    要知道她也就看了两遍而已,想不到子衿姐看到竟然比她还多。

    “嗯,因为师兄写的很有意思啊,我爹爹也说若是这些书上的计划都能被实现,晟国将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呢。”

    “嗯嗯!”方秋瑶猛点头:“我爹爹也是这么说的。”

    两人的对话听的虞家三姐妹一阵懊悔,后悔自己竟然错过了师兄的大作。

    ‘做完这趟委托就回去找爹把企划书给我们!’三人同时在心中想到。

    蹲下用手指戳了戳子衿姐口中的驰道,虞归淼好奇道:“这个驰道是用来干嘛的呀?”

    柳子衿缓缓走到驰道旁,打量了一番解释道:“书上说,师兄想要实现书同文,车同轨,那样一来很多事情运作起来就会简单许多。”

    “书同文,车同轨……”虞归淼嘟囔了一遍,但很明显并没有理解是什么意思。

    同样也没听明白的虞归水好奇道:“何谓书同文,车同轨呀?”

    “书同文呀,就是说要把晟国的文字统一起来,师兄打算先从澜州入手,不过我觉得师兄应该是想把整个玄龙大陆的文字全都统一起来,但这难度就太大了。”

    听着子衿姐的解释,虞归水不禁暗中咂舌,没想到师兄的野心这么大,甚至可以说有些异想天开。

    ‘但他是师兄啊……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见虞归水理解了书同文的意思,柳子衿接着解释道:“现在不是有各种各样的马车吗,我家是五匹马拉的。”

    虞归淼听完顺口接道:“我家也是五匹马。”

    柳子衿点点头:“嗯,除了五匹马的,还又四匹马,三匹马,以及最常见的一匹马,除此之外马车大小也不同,大的能达八尺宽,小的则只有四尺,介乎二者之间的马车种类更是不计其数,师兄要做的就是以后让所有马车的大小都统一化。”

    说着柳子衿站到了驰道中央,展开双臂道:“以后包括皇上在内,所有的马车都要按照宽六尺的规格来造。”

    “哦~”虞家三姐妹张大嘴点了点头,觉得好厉害的样子。

    但在不明觉厉过后,虞归水再次好奇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呢?”

    “因为如果车子的宽度一样,那么车轴啊,车轮啊等等所有的配件也都是一样的标配,更换起来就特别方便,另外你在看这里。”柳子衿说着也蹲到驰道边指着那车辙印道:“因为大家车子都是一样的,所以就算路面上有车辙,只要轮子刚好卡在里面,依然可以十分顺利的通过,不像以前那样,大家的轮子大小都不一样,车辙就很影响驾驶了。”

    重新站起身,柳子衿继续道:“因为除了大家族外,大多数马车都是用来送货物的,所以车同轨可以极大效率的提升商队运输效率,每个地方能买到的东西就更多啦。”

    虞家三姐妹听完不禁鼓起掌来:“不愧是师兄,竟能想到这么厉害的主意。”

    “真的好快呢,竟然已经造好一段了。”一旁的方秋瑶感慨道。

    “是啊,听说师兄是集中了一国之力来改变庐临郡,真的很大手笔呢。”

    “唉,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也能帮上师兄的忙呢……”

    方秋瑶嘟着嘴喃喃自语道。

    皇宫中,江北然正坐在书房中看着庐临郡各镇送来的折子,从折子上的表述来看,庐临郡的基础设施正在顺利建设,各方面进展都挺不错。

    “美滴很,美滴很啊。”

    将一本折子放下,江北然畅想着未来将会更有烟火味的城市小镇,心里顿时充满了成就感。

    批改完奏折,江北然从怀中摸出一张信纸,这是中午时掩月宗那位左相邰英纵寄过来的,说是有一批好酒刚出窖,邀请他一起去品尝。

    江北然自然不信邰英纵是真的请他去喝酒,毕竟两人之间的友谊也没深厚到那份上。

    ‘应该不是又要我去帮着分地盘吧……’

    不过从系统没有跳出提示这一点来说,应该并不是。

    没再继续往下想更多,看着时辰差不多的江北然坐上祥云想飞到了掩月宗。

    被守门弟子带到了会议厅,江北然走进去拜见了几位掩月宗高层后发现关十安并不在。

    ‘还是闭关吗……’

    似乎是察觉到江北然在找什么。邰英纵起身到:“宗主闭关还未出来,这次相邀皇上你来共饮的是我。”

    再次朝着邰英纵拱拱手,江北然说道:“早闻掩月宗万年春醇香无比,这次实在是很感谢邰左相请朕来啊。”

    “客气,请坐吧。”

    坐入席间,很快一壶美酒就被一名侍女送到了江北然面前。

    “请。”互相做了个请的手势。

    江北然拿起酒壶自斟自饮了一杯,江北然刚才的话虽然带着些恭维,但这万年春的确是晟国难得的灵酒,不仅味道香醇,而且入肚后还滋养了体内所有经脉,令人舒坦无比。

    “好酒。”江北然缓缓放下杯子道。

    “皇上喜欢就好。”邰英纵说完也喝下一杯。

    闭上眼细品一番,良久过去邰英纵才重新睁开眼对江北然道:“庐临郡的变化我已经都亲眼见识了,很有意思,的确非常符合你原本的说法,所以这次我找你来除了请你喝杯美酒外,还有一件事就是希望你能在我们阳崇郡也施行同样的改造。”

    ‘原来是这事。’

    江北然早就猜到邰英纵这次肯定不是单纯请他喝酒,所以对邰英纵突然提出这个要求可以说是毫无意外。

    “当然没问题。”江北然微笑点头。

    阳崇郡作为峰州第一镇,若是自己能将它给改革完成,那么对于以后改造整个峰州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起步。

    “好,够爽快。”邰英纵拍了一下手:“那我等下就安排你去跟阳崇郡的各大族长见面。”

    江北然拱拱手,回应道:“还请邰左相派出一名足以震慑那些族长的人与我一同去谈判。”

    “哈哈哈,还是你想的周到。没问题,我等会儿就去给你安排,来,喝酒!”

    抬了抬手中的酒杯,江北然再次将杯中的万年春一口饮尽。

    正聊着更多细节时,邰英纵突然被唤出去了一次,回来后不禁摇着头说道:“北然啊,你可知有一伙少年英才在峰州内四处给宗门和魔教找麻烦。”

    江北然听着心里“咯噔”一下,感觉他说的那些少年英才和自己想的那些应该是同一批人。

    “这……朕倒不是很清楚,不知是哪些少年英才让邰左相摇头皱眉?”

    犹豫片刻,邰英纵还是开口道:“相信皇上很明白某些家族会无视朝廷法规,征辟走一些平民为他们所用,而这些少年英才就专为这些事打抱不平,而且如今势力是越来越大,各宗各教都有不少弟子加入其中,这真是让我很为难啊。”

    ‘嗯……是天下会没跑了。’

    换了个坐姿,江北然问道:“不知邰左相因何而为难?”

    “这些少年英才终日为平民打抱不平,打伤了不少宗门下家族的成员,而当宗门为那些家族出头时,却发现要对付的都是些认识的弟子,杀了难免与这弟子所在的宗门结仇,不杀吧……又不能看着他肆无忌惮的杀死家族成员。”

    “到最后,那些宗主不就把这为难的问题扔到了我们这,你说这能不发愁吗?”

    “听起来的确颇为麻烦。”江北然点点头。

    揉了揉鼻梁骨,邰英纵突然看向江北然道:“不知若是皇上遇上了此事,会如何处理?”

    “唯有让各大宗门和魔教严加管教,让这些少年英才不能如此无法无天。”

    “哎,此法虽说是最简单有效,但如今的年轻弟子实在太不服管,说他两句还好,若是非要阻止人家干这事,血气方刚一些的直接就要交回宗门信物,退出宗门,你说怎么管嘛。”

    “这……”

    对于这种类似熊孩子的存在,江北然一时间还真想不到什么主意限制他们。

    “皇上你的计划以后注定是要在整个晟国执行的,到时自然能这些宗门乖乖听话,这么想的话,那些少年英才不仅在做无用功,甚至还会出现无谓的牺牲,实在是得不偿失啊。”

    “那不知邰左相可有什么好方法?”

    “若是有好方法,我又何必在此发愁,还询问于皇上你呢。”

    笑了一声,江北然摇头道:“这第一宗的左相可真是不好当啊,整个峰州的事情都要让您来操心。”

    “唉,还是不说这些烦心事了,来来来,喝酒。”

    一直陪着邰英纵喝到傍晚,期间两人聊了许多关于国家大事的畅想,并再次表示掩月宗会是你最坚实的后盾,想干什么就放手去干吧。

    夜里,江北然告辞离去后唤来瑛蜂鸟写了封信让它给厉伏城送去。

    正如邰英纵所说,天下会这些行动虽然是善意之举,但对于宗门问题可以说是治标不治本,不对,甚至连治标都做不到。

    在江北然有自信能够彻底拔出宗门这个“顽疾”的情况下,天下会的那些人的确算是在做无用功,甚至还未这种无用功出现了伤亡。

    原本江北然是想着不要去影响厉伏城的做法与想法,所以才没提出这一点,想着反正都是历练嘛,打谁不一样,但现在想着着实有些浪费人才。

    这一个个可都是能为百姓着想的热血*者,让他们死的如此没有价值实在浪费。

    ‘还不如……让他们帮我个小忙吧。’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