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冰银环

第二百四十一章 冰银环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四十一章 冰银环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这登津大峡谷横亘而绵延不绝的山脉雄浑而巍峨,绝非普通丘陵能比,一眼望去,犹如神龙见首不见尾。”

    登津大峡谷旁的一处营地中,吴清策正描绘着他这两天调查到的情报。

    “还有啊,这大峡谷纵横叠嶂的青石上虽然山石*,但却没有土壤覆盖,尽皆被苍翠层染,山石间尽是些顽强的松柏破石而出。”

    一旁听着的顾清欢将这些特征一一记下。

    等到吴清策描绘完毕,顾清欢抬头问道:“吴师兄,你水性如何?”

    “还行吧。”吴清策回答道。

    “可曾去过瀑布底下探查?”

    “查是查过了,但在水里我的玄识大打折扣,而且那水流甚是湍急,我还真不敢打包票说完全查清楚了。”

    “嗯……”顾清欢低着头沉思片刻,来到崖边登高而望。

    这登津大峡谷的水异常奇特,滩、泉、何、瀑一应俱全,从高处往下望,一条蜿蜒曲折的溪水贯穿峡谷。

    沿着溪水逆流而上,时见大小不等的飞瀑磅礴而豪放。

    这些瀑布落差看似不大,但却汹涌着直泻深渊,那渊深而不见底,也不知道通往了哪里。

    这时另外三人也走到了顾清欢旁边,吴清策望着远处那仿佛自天而降的瀑布,犹如悬空的白练飞顷直下,煞是壮观。

    “这瀑布让我想起师兄以前念过的一首诗,怎么念的来着……飞啥……多少尺来着?”

    看着吴师兄抓耳挠腮的样子,顾清欢开口道。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对!”吴清策猛地一拍手,“还是师弟记性好。”

    一旁骆闻舟则是忍不住咋舌道:“好一句疑是银河落九天,师兄果然大才啊。”

    诗词作为博得佳人芳心的利器,骆闻舟也是颇为精通的,所以更是能听出这两句诗的精彩之处。

    骆闻舟越念越觉得有味道,便看向顾清欢问:“顾师兄,可有整诗?”

    顾清欢摇摇头:“师兄有感而发,只念了这两句。”

    “原来如此。”骆闻舟的表情颇为遗憾,琢磨着下次见面时一定要向师兄讨教。

    感慨完景色,顾清欢说道:“这峡谷中水势密布,若是不能查清楚,届时异象发生在水里,我们恐怕无法得知。”

    “的确如此。”吴清策点点头,“我再下水探一次吧,只是水下的情况我恐怕没法清晰的描述出来。”

    这时一直站在顾清欢身后的曲阳泽突然举起手道:“要不……让我试试?”

    三人同时望向曲阳泽,向这位还不是很熟悉的小师弟投去了打量的目光。

    见自己被三为师兄同时盯住,曲阳泽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嘴里喃喃道:“虽然不一定能帮上忙……但我可以试试。”

    “曲师弟水性很好?”顾清欢柔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好……但我不怕水,在水里的感觉和在陆地上差不多。”

    “哦?”顾清欢惊疑一声,若是真能做到在水里的感觉和在陆地上一样,那这水性绝对称得上惊人了。

    于是他尝试着抛出一个问题道:“你可能在水下保持视物清晰?”

    “嗯!”曲阳泽用力的点点头。

    “可长时间潜在水底?”

    “嗯!”曲阳泽再次点头。

    “大概能潜多久?”

    “需要的话……我可以一直待在水里。”

    “嘶……”

    吴清策听着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因为水下的灵气分布和陆地上完全不一样,所以即使是*者也无法长期待在水底,而且大多数*者在水里时战斗力都会大打折扣。

    像曲阳泽这样能够一直待在水底的,吴清策还是第一次听说。

    这一刻,吴清策的危机感突然很强,眼看着师兄新收的徒弟一个比一个天赋异禀,对比之下,自己简直是平平无奇的代言人。

    在吴清策思考着要怎么才能维护自己这开山大弟子的伟岸形象时,顾清欢正在缓缓交待着曲阳泽等会儿所需要做的事情。

    一直到晌午,顾清欢的突击教学才算是告一段落。

    “水流的速度,水的温度,含沙量……”

    曲阳泽掰起手指,细数着自己等会儿需要做的事情。

    “顾师兄……我担心我没法把您说的数据报的很准确。”

    虽然顾清欢刚才手把手的给曲泽洋试验了各种温度的水大概是个什么感觉,但曲阳泽觉得自己似乎并没有完全记住。

    “没关系,最主要的是你自己记住那个感觉,等到了下月月初,你只要告诉我水里的状况有没有变化就行。”

    “好,我明白了。”曲阳泽点点头。

    “嗯,那你先试着去调查一次吧,小心一点。”

    “是!”

    曲阳泽说完便一个猛子扎进了小溪里。

    良久过去,完全没有见到曲阳泽浮出水面的三人同时点了点头,确定曲阳泽的确能胜任这次调查。

    回过头,顾清欢看向骆闻舟问道:“骆师弟,你这几日查到了些什么?”

    听到顾清欢的问题,骆闻舟回过神来回答道:“我查到这片大峡谷原本算是赤云教的势力范围,但赤云教已经作为叛党被清剿了,如今也没新的宗门或魔教势力入驻,暂时算是一块无主之地吧。”

    “那倒算是个好消息。”顾清欢点了点头。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他们四个也谈不上是什么强龙,所以要在别人地盘上找宝贝,肯定各方面都得打点一下。

    不然若是月初时师兄口中的异象非常显眼,难免会把此处的主人吸引过来。

    如今这大峡谷暂时是块无主之地,自然也就免去了这个麻烦。

    “如今这大峡谷附近最大的一处势力应该是北边的霍家庄,家主名叫霍和正,是一位七阶的大玄师,原本他们家族背靠的实力就是赤云教,赤云教离去时他们并没跟着,而是扭头就投到了飞狐宗下。”

    “哦,这飞狐宗距此大概五十里地,是最接近登津大峡谷的宗门,等这次正魔大会结束,登津大峡谷很大概率会划进他们的势力范围。”

    “嗯。”顾清欢点点头,“想办法在霍家庄里安排几个线人吧,如果到时他们也发现了异象,也好早做准备,尽量别给师兄添麻烦。”

    “顾师兄放心,线人我已经安排好了,保证可以准时传出消息。”

    “好,那我们再安排一下接下来的详细计划……”

    ……

    宁都,皇宫,江北然坐在书房中检阅着沐瑶刚刚批完的奏折。

    “嗯,处理的都挺好。”江北然放下手中的折子夸奖道。

    听到表扬,沐瑶内心不禁雀跃起来,但表面却是昂起头说道:“皇上,您不会是打算以后所有奏章都让我来批吧,您这是要当甩手皇帝?”

    江北然听完抬眼道:“怎么,不乐意?”

    “呃……”沐瑶顿时卡住,她相信只要自己表现出嫌麻烦的样子,这位皇上一定会立马换了她。

    “不是乐意不乐意的问题,我是想说……”

    “不乐意明天你就不用来改了,朕再……”

    “别别别!我乐意!我乐意!”沐瑶一顿摆手道。

    从她可以放弃*,陪着江北然看了两个月书就能看出,她真的很热衷于朝堂之事,或者说她是真的很想帮助万千黎民百姓脱离苦海。

    所以在批改奏章时每每看到某某县粮库充盈,某某村度过了灾荒时,她都发自内心的高兴,也很乐在其中,仿佛自己也出了一份力。

    如此状态下,她怎么可能愿意被换掉。

    “哦,乐意就行,还有事吗?”

    沐瑶虽然还想说说江北然这位皇帝最近来皇宫的次数明显变少了,但话到嘴边还是变成了“没……没有了。”

    毕竟就算这位皇帝不在,朝野上下也依然井井有条,可以说每个官员都是恪尽职守,互相之间也是通力合作,那种闹到朝堂上,非要让皇上做主的事情更是一件都没有。

    想到这,沐瑶忍不住偷看了一眼如同往常一般书写着一手好字的皇上,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能在短短数月内就从这么多大臣中挑出了这么一批忠臣良相,简直不可思议。

    不过对于沐瑶来说,这也只是江北然身上无数谜团中的一个而已,而且可以说是相当不起眼的一个。

    “看着朕作何?没事忙了?”江北然抬头看向沐瑶问道。

    偷看被发现,沐瑶小脸唰的就红了,支支吾吾道:“我……我是有一件事相求皇上。”

    “什么事?”

    “皇上您能不能教我写字?近些日我增长了不少见识,也想为一些书做注。”

    “不教。”江北然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会*脆拒绝,沐瑶也不生气,直接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面十分特殊的银镜展示给江北然看。

    这镜子呈六角形,镜面上有火焰纹路,且六个角都有火焰在燃烧,但这镜边却给江北然一种冰寒之感,着实神奇。

    感受到银镜不凡之处的江北然问道:“这是何物?”

    “冰银环,是鸿云上人从一块巨石中取出的冰晶打磨而成,能活死人、生白骨,是一件很厉害的黄级上品法宝。”

    ————————————————————————————————————

    “好,那我们再安排一下接下来的详细计划……”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

    宁都,皇宫,江北然坐在书房中检阅着沐瑶刚刚批完的奏折。

    “嗯,处理的都挺好。”江北然放下手中的折子夸奖道。

    听到表扬,沐瑶内心不禁雀跃起来,但表面却是昂起头说道:“皇上,您不会是打算以后所有奏章都让我来批吧,您这是要当甩手皇帝?”

    江北然听完抬眼道:“怎么,不乐意?”

    “呃……”沐瑶顿时卡住,她相信只要自己表现出嫌麻烦的样子,这位皇上一定会立马换了她。

    “不是乐意不乐意的问题,我是想说……”

    “不乐意明天你就不用来改了,朕再……”

    “别别别!我乐意!我乐意!”沐瑶一顿摆手道。

    从她可以放弃*,陪着江北然看了两个月书就能看出,她真的很热衷于朝堂之事,或者说她是真的很想帮助万千黎民百姓脱离苦海。

    所以在批改奏章时每每看到某某县粮库充盈,某某村度过了灾荒时,她都发自内心的高兴,也很乐在其中,仿佛自己也出了一份力。

    如此状态下,她怎么可能愿意被换掉。

    “哦,乐意就行,还有事吗?”

    沐瑶虽然还想说说江北然这位皇帝最近来皇宫的次数明显变少了,但话到嘴边还是变成了“没……没有了。”

    毕竟就算这位皇帝不在,朝野上下也依然井井有条,可以说每个官员都是恪尽职守,互相之间也是通力合作,那种闹到朝堂上,非要让皇上做主的事情更是一件都没有。

    想到这,沐瑶忍不住偷看了一眼如同往常一般书写着一手好字的皇上,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能在短短数月内就从这么多大臣中挑出了这么一批忠臣良相,简直不可思议。

    不过对于沐瑶来说,这也只是江北然身上无数谜团中的一个而已,而且可以说是相当不起眼的一个。

    “看着朕作何?没事忙了?”江北然抬头看向沐瑶问道。

    偷看被发现,沐瑶小脸唰的就红了,支支吾吾道:“我……我是有一件事相求皇上。”

    “什么事?”

    “皇上您能不能教我写字?近些日我增长了不少见识,也想为一些书做注。”

    “不教。”江北然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会*脆拒绝,沐瑶也不生气,直接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面十分特殊的银镜展示给江北然看。

    这镜子呈六角形,镜面上有火焰纹路,且六个角都有火焰在燃烧,但这镜边却给江北然一种冰寒之感,着实神奇。

    感受到银镜不凡之处的江北然问道:“这是何物?”

    “冰银环,是鸿云上人从一块巨石中取出的冰晶打磨而成,能活死人、生白骨,是一件很厉害的黄级上品法宝。”

    感受到银镜不凡之处的江北然问道:“这是何物?”

    “冰银环,是鸿云上人从一块巨石中取出的冰晶打磨而成,能活死人、生白骨,是一件很厉害的黄级上品法宝。”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