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惺惺相惜

第二百三十三章 惺惺相惜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三十三章 惺惺相惜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花了大概半个时辰的时间,江北然向邰英纵描述了一番未来改革春风吹满地,晟国人民真争气的新兴景象。

    毕竟郡改之事最终肯定是要扩散至整个峰州的,完全没必要遮遮掩掩。

    听江北然描述完大概的改革轮廓,邰英纵稍作思考后问道:“皇上的想法可谓是天马行空,但光是用听的还是有些难以理解,不知可否再详细一点说说。”

    意识到邰英纵是真的很感兴趣,江北然便索性从乾坤戒中将随身带着的所有企划书给拿了出来。

    “这些企划书便是目前改革计划中所有的细节,邰左相若是感兴趣,可以拿去慢慢看。”

    “皇上果然是精细之人,那我就不气了。”

    邰英纵说完接过十数份企划书,并平均的分给了护印苍文林和盟证申越彬,看之前还不忘让下人给江北然再泡壶热茶来。

    将企划书看完并不难,但要看懂这份企划书还是得花些时间的,江北然也不急,自顾自的拿出一本《怀林鉴》看了起来。

    期间邰英纵三人时不时的会提出几个问题,这些问题角度之刁钻,理解之深刻,都让江北然明白掩月宗能做到峰州第一大宗绝不仅仅是因为关十安一人。

    一直到日落时分,邰英纵三人才终于交换着看完了所有企划书,放下手中的《国企政策》,邰英纵点头道:“厉害……若是这些计划全都得以实现,的确非常厉害。”

    说完不等江北然开口,邰英纵便继续道:“其实我们一直在思考晟国的未来究竟该通往何方,若是想要偏安一隅,那保持现状是肯定是最好的,但若是想要再进一步,进入争夺整个玄龙大陆的主战场中,我们差的就太多了,而其中差的最多的,就是国家体系。”

    曾经江北然一直觉得在晟国,最有进取心的肯定是殷江红,甚至可以说只有殷江红。

    但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关十安的形象给他造成了宗门已经腐朽,正派毫无希望的观念,但如今看来,掩月宗也是很有峰州第一大宗的担当,最起码是有想过晟国未来出路的。

    点点头,江北然认同道:“正如邰左相所说,晟国若是想要再踏出一步,需要改变的有很多。”

    “哈哈哈哈。”邰英纵听完大笑,随手拿起手中的《国企政策》道:“所以你现在还想说你的野心仅仅是让百姓吃饱饭吗?”

    “若只靠这些计划,晟国最多也就做到吃饱饭,并不能实质性的改变什么。”

    “这倒是。”邰英纵点头,“晟国起步太晚,想要在这时加入主战场,恐怕是有些痴心妄想,但我相信你既然能做出这些天马行空的计划,一定也有后续晟国登上玄龙大陆舞台的准备,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聊聊。”

    “对于此事……朕也只是有些浅见,恐怕要被说成是痴人说梦。”

    邰英纵一拍桌子大笑道:“哈哈哈,说梦不可怕,可怕的是连梦都不敢做,你尽管说来!”

    “远交近攻,弱国想要慢慢崛起,就必需遵循这四个字。”

    “嗯……”邰英纵摸着下巴思考了一番:“远该交谁?近又该攻何国?”

    “攻者易选,梁国既以对我们露出獠牙,那将其覆灭也已是板上钉钉之事,只不过此事不能急,我们晟国还没有向外扩张土地的资本,这容易将那些强国的目光吸引过来,若是让他们觉得我们晟国对他们产生了一点威胁,那晟国危矣。”

    “所以远交才是你战略中的重点咯?”邰英纵问道。

    “是的。”江北然点头,“在真正强大起来之前,晟国必须先成为某个强国的附属国,争取到更多的生存空间,同时也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那你觉得我们依附于哪个强国最好?”

    “这一点……朕还未曾想到,朕对那些有实力争霸中原的国家还不够了解。”

    这一回,邰英纵沉默许久才开口道:“虽然从你登基后的种种政令中我已经看出了你远大的战略目光,但还是没想到你竟然已经想的如此深远,之前我认为让你坐晟国皇帝有些屈才了,但现在看来,也许这就是最适合你的位置。”

    “呼……”

    吐出一口气,邰英纵将所有的企划书收集起来道:“这些企划书能不能让我抄写一份,我想再仔细研究一二。”

    “当然可以。”江北然点头。

    将企划书全都交给苍文林,邰英纵对江北然做了个请的手势道:“留下来吃晚膳吧,我还有不少问题想与你探讨。”

    “那就多谢邰左相美意了,朕也有不少话想与你聊聊。”

    一顿饭过后,江北然对于这位掩月宗二把手有了更为清晰的印象,他的危机感要远比关十安更强,甚至江北然觉得促成关十安与殷江红合作的应该就是他。

    他完全没有因为掩月宗成为峰州第一宗而觉得沾沾自喜,因为他明白一旦那些强国腾出手来吞并峰州,其他宗门都有可能得以保留,以安人心,唯有作为龙头的掩月宗,是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两个都极具危机感的人可以说是越聊越投机,要不是年龄差距摆在那,估计直接就直接拜把子了。

    等该聊的全都聊完,邰英纵亲自将江北然送到门口,要离别时邰英纵开口道:“放手去干吧,掩月宗会是你坚强的后盾。”

    这句话一出,江北然心里又有了更多底气,因为这话听在他耳朵里就等于。

    “放手去干吧,锅我们替你背了。”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安心的话语。

    最起码以后就算再碰到那种稍微发生点摩擦就跑掩月宗来告状的宗门,也完全不用担心了。

    “有邰左相这句话,我相信晟国明天一定会变的更好。”

    邰英纵听完笑着拍了拍江北然的肩膀道:“应该说有你在,我相信晟国一定会有更好的明天。”

    惺惺相惜的互相行了一礼,江北然坐上祥云朝着皇宫的方向飞去了。

    望着遍布星辰的漆黑夜空,邰英纵露出了一抹微笑。

    “改革春风吹满地吗……究竟能改到什么地步,真是很期待啊。”

    翌日、垦南郡、梅花宗。

    “宗主,这位便是归心宗的吴清策,滨银镇一役,若不是他出手相助,恐怕我们堂的损失要多出三成。”

    浮梅堂中,临墨堂堂主贺俊力正在向自家宗主介绍着这次遭遇战中提供了巨大帮助的吴清策。

    “拜见须宗主。”吴清策朝着坐上之人拱手道。

    须宏盛听完立即笑道:“好,很好!贤侄果然是一表人才啊,这几个月里老夫没少听到你的名字,一直想找机会找你聊聊,只因守关之事耽搁了,如今刚回来便听说你救了我临墨堂的弟子,实在是该好好谢谢你啊。”

    “须宗主气了,各宗之间互相帮助本就是晚辈该做的。”

    “不行,不行,今天说什么我也得好好感谢你一番,不然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我梅花宗知恩不报,说吧,你想要些什么奖励?”

    “既然须宗主这样说,那晚辈便恭敬不如从命了。”吴清策说完从怀中抽出一张清单说道:“若是须宗主这有清单上的某种材料,并匀给晚辈一些,晚辈就感激不尽了。”

    在吴清策抽出清单的那一刻,堂中之人皆是一愣。

    ‘好家伙!还真就真的只是气一下,然后连装都不装了啊。’

    “哈哈哈哈。”愣了半晌的须宏盛很快大笑道:“贤侄真是快人快语,很对老夫的脾气啊,罗弘,你拿着清单去府库看看,若是库中有贤侄所需之物,就多给一些,别让人说我梅花宗小气。”

    站在边上的一个中年人跨步走出,向着自家宗主拱手道:“是。”

    应完声,罗弘走到吴清策面前道:“可否将清单借我一阅。”

    “当然,晚辈先谢过了。”吴清策说着便将清单递给了罗弘。

    接过清单,罗弘快速浏览一遍,接着露出惊讶的神情道:“清策你涉猎颇多啊,这清单上的材料都是你自己所用?”

    吴清策拱拱手道:“清策不才,可用不上这么多材料,这些材料是为他人所讨。”

    “原来如此,不过这清单上材料都颇为难寻,我们宗也只有其中几种,只是……”

    罗弘还没说完,须宏盛便开口道:“何物难寻?拿来与老夫瞧瞧。”

    知道自家宗主好面子的罗弘立即拿着清单来到宗主旁边小声道:“宗主,此清单上的材料皆是上品大师才需之物,这吴清策应该认识不少高人。”

    “哦?有多高?”须宏盛一下来了兴趣。

    “就以药材这一块来看,恐怕是不下与四品的炼丹师,甚至有可能是五品。”

    “五品炼丹师?”须宏盛露出了一抹惊讶之色。

    要知道整个峰州恐怕都找不到几个五品炼丹师,而且一个个都是大宗的座上宾,藏的牢牢的,想见一面都难。

    点点头,须宏盛重新看向吴清策道:“贤侄还真是结交甚广啊,我梅花宗一向最敬各行大师,若是可以,贤侄可否为老夫引荐一二?”

    吴清策听完立即熟练的回答道:“清策替先生谢过须宗主的赏识,只是那位先生不爱抛头露面,晚辈也无法说动他,实在是抱歉。”

    对于这个答案,须宏盛倒是预想到了,毕竟他认识的大师都这样,喜欢搞神秘。

    “哎~贤侄无需抱歉,既然那位先生不愿露面,那老夫自然也不会勉强,不过……若是可以的话,贤侄可否代老夫转达一些请求?”

    “这……”吴清策故作为难的纠结了一番,才拱手回道:“既然须宗主开口,那晚辈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好!那老夫便先谢过贤侄了,老夫这有一份古药方,只是这药方似有残缺,故而寻访了数位大师都无果,若是贤侄认识的那位先生可练出此药,那此丹方便算是我送给那位先生的见面礼了,只要那位先生将炼制出来的丹药匀一些给老夫便好,当然,若是能达成长期合作就更好了。”

    “如此贵重之物,晚辈……”

    不等吴清策推辞,须宏盛便摆手道:“不贵重,不贵重,若是炼不出来,这药方在老夫这与废纸何异?不如试上一试,而且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却是觉得贤侄十分值得信任,你就不要推辞了。”

    “既如此,晚辈一定尽力替宗主劝说先生。”

    “好,老夫要的就是你这句话。”须宏盛说完看向站在一边的罗弘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给贤侄取材料来啊,若是宗里没有的,就去想办法弄来。”

    “是。”罗弘一拱手,立即退下了。

    等罗弘离开,须宏盛站起身说道:“贤侄啊,正值晌午,不如我们先去用膳,边吃边聊。”

    “好,那就多谢须宗主美意了。”

    “走走走,老夫这有些特色菜,保证是你没尝过的。”

    席间与梅花宗众人推杯换盏间,吴清策越发明白师兄为何要让他在这次清理叛乱的机会中闯下足够大的名头。

    要知道他以前不算很有名气时,这些宗主看到他虽然也挺气,但也就稍微气一下,说两句感谢的话就把他打发走了。

    但如今随着他闯下的名头越来越大,不少宗主都是一见面就跟他“推心置腹”,简直把他当自家弟子一样信任。

    这也让吴清策越发意识到名的重要性,在这些宗主的眼中,名气大似乎就是一种人品的保障,你名气越大,他就越信任你。

    “不愧是师兄,真是把人性琢磨透了啊……”

    吴清策刚才那一套先推辞、后清单,以及清单上的内容都是师兄教给他的,说是时机到了,它们自然会有大用。

    如今看来,时机应该是已经到了。

    一众人正聊的开心时,一名弟子突然来到门口报告道:“宗主,那顾清越又来找您了。”推荐阅读../../

    须宏盛眉头一簇,说道:“又来了?这次他又说了什么?”

    “他说他这次是带着巨大的诚意来,恳请宗主您能再见他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