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三十二章 黑暗料理

第二百三十二章 黑暗料理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三十二章 黑暗料理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柳树荫下,一间小小的野茶馆热闹非凡。

    这类乡村野外的茶馆说好听点是以清静幽雅为卖点,大多是土房,然后用芦箔的支撑起来天棚,砌土为桌凳,砂包的茶壶,黄沙的茶碗,沏出紫黑色的浓苦茶。

    坐在这几乎等于露天的也茶馆中,看看云卷云舒,听一听蛙鸣鸟叫,当然,乡村野老的吹牛打屁声也是绝少不了的。

    “我跟你说,我那朋友可厉害了啊,他那是三岁从文、四岁习武、五岁精通诗词歌赋、六岁打遍全镇无敌手、八岁通晓琴棋书画、九岁……”

    “哎,慢着,你那朋友七岁干嘛去了呀?”

    “七岁?他养了一年的伤。”

    “哈哈哈哈哈哈……”

    听着茶馆中畅快的笑声,江北然坐在最靠边的位置静静喝着茶。

    “两位官好,里面请,里面请,今个来点什么茶呀?”

    “我们找人。”手机端../

    “好嘞,您先里边请,您找哪位人穿的啥,俺……”

    “不用,我找着了。”

    谢过小二,厉伏城带着霍志尚朝江北然的所坐的方向走来。

    在公众场合肯定不能直接叫皇上,所以厉伏城想了想还是拱手喊了声“王大哥”。

    “坐吧。”

    江北然说完看向小二道:“再来两碗雪菊茶。”

    “好嘞,您稍等。”

    等小二离开,霍志尚立马拱手道:“再次得见天颜,在下倍感荣幸,待出去时,请容在下三跪九叩以感谢陛下您寻子之恩。”

    霍志尚在找到钱小东的第二天便想来当面感谢皇上,但被厉伏城给劝住了,因为他知道王大哥肯定不喜欢霍志尚就这么冒冒失失的去皇宫找他。

    所以就先替霍志尚写了封感谢信给江北然,并表达了霍志尚想要当面感谢他的意愿。

    因为江北然当时正忙着企划书的事情,所以就回了封信说当面感谢就不必了,以后有机会碰到再说。

    所以这次厉伏城来找江北然,霍志尚说什么也要一起跟着。

    江北然摆摆手:“三跪九叩就免了,只是举手之劳,记住你说过的话就行了。”

    “当然!在下这七尺之躯!余生尽归陛下驱使!”

    这时小二端着两碗雪菊茶过来放下,微笑着说道:“两位官慢用,还有什么要的您尽管吩咐。”

    等小二离开,江北然看向厉伏城道:“这次找我何事。”

    厉伏城喝了口茶,左右看了看后才轻声道:“王大哥,会中有一人前些日被梅花宗所捕,我们想了好几天也没想到救出他的方法,这才又厚颜来找王大哥您帮忙了。”

    厉伏城话音刚落,江北然面前就出现了两个选项。

    选项一:答应帮助厉伏城。完成奖励:听月宝功玄级上品

    选项二:“伏城,我对你很失望啊。”。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看来这梅花宗有些麻烦啊。

    选择了二,江北然叹了口气摇头道:“伏城,我对你很失望啊。”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力量1

    “轰隆!”

    短短一句话,却让厉伏城如遭雷击,甚至连身体都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是啊……我都在想些什么,又在做些什么!?

    在心中念着这两句话时,厉伏城的眼神不禁变的涣散起来。

    自己当初成立这个天下会明明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帮上王大哥,如今不仅什么忙都没帮上,甚至还总是要找王大哥求救。

    王大哥之所以没直接拒绝我,而是说对我失望,说明他原本是看好我的,但却没想到我会这么废物,遇上一些小挫折就来王大哥照理搬救兵。

    仔细想想,桓明远被绑一事我根本没有全力以赴,只是因为觉得风险太高,所以才来找王大哥帮忙,这根本就是逃避!甚至还想把风险转移到王大哥身上!

    厉伏城啊厉伏城!你到底在干什么!

    猛地一拍自己双颊,厉伏城朝着江北然行礼道:“对不起,王大哥,是伏城让您失望了,我这就告辞,若是我不能自己解决这个问题,我就没脸再来见您了。”

    说完厉伏城猛地站起身拉着表情同样沉重的霍志尚离开了。

    效果这么好吗……

    看着厉伏城如此决绝的离去,江北然知道这回他肯定是“不破楼兰誓不还了”。

    虽然他刚才那番话听起来有点像立,但对于他一个主角命格的人来言,这种小应该是无关痛痒的吧。

    喝了口麦茶,江北然看着一只家雀儿从鸟窝中飞出,朝着不远处的树林中掠去。

    如此也好,是该让厉伏城多独立解决一些这样的麻烦,不然我真成他们这天下会的帮主了。

    放下三个钱,江北然起身缓缓走出了野茶馆。

    重新回到宫中,江北然坐在龙案前开始奋笔疾书,如今郡改计划初步施行还算顺利,但这也仅仅只是初步而已,等到让那些族长尝到甜头,才是改革真正开始的时候。

    “咚咚。”

    听到敲门声,江北然头也不抬的回道:“进。”

    “吱呀”一声,楠木门被推开,沐瑶小心翼翼的端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

    端着食盒走到龙案前,沐瑶开口道:“我让芊芊教我做了几个小菜打算回去孝敬大爹,一……一不小心做到了,拿来分你一些。”

    放下笔,江北然看了眼食盒微笑着问道:“第一次做菜?”

    沐瑶戳了戳手指,结巴道:“对、对……对啊,过几天就是大爹的寿辰了,我想给他个惊喜,才不是特意做给你的,只是不想浪费而已。”

    “哦。”江北然点点头,然后重新拿起笔道:“不吃,拿走吧。”

    沐瑶一下急了,喊道:“你!你怎么看都不看就不吃!”

    “第一次做菜怎么可能好吃,朕只对美食有兴趣。”

    “哼!不吃就不吃。”沐瑶一甩头,便端着食盒跑出了书房。

    见到师姐从书房里跑出来,躲在门后的孔芊芊问道:“怎么这么快,陛下说好吃吗?”

    “他才没福气吃本小姐做的菜!诺,都给你了!”

    沐瑶说完便将食盒塞进了孔芊芊怀里。

    看着迅速跑开的师姐,孔芊芊小心翼翼打开盖子,看到了食盒中放着的一盘不可名状之物。

    嗯?我教师姐做的明明是土豆丝啊,为什么会是绿色的?

    将“土豆丝”从食盒中取出,孔芊芊凝视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这盘菜是怎么才能做成这样的。

    深吸一口气,好奇心驱动着孔芊芊拿起筷子想要夹一些尝尝,但求生的本能最终还是让她放弃了这个想法,将“土豆丝”默默放回了食盒之中。

    “呼……”

    就在孔芊芊松了一口气时,她突然感觉到一道视线死死的盯着自己,抬头望去,只见师姐躲在树后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她,眼神中表达的意思只有一个。

    “吃下去!”

    孔芊芊先是憨憨一笑,然后抱起食盒就朝着寝宫外狂奔。

    “站住!!”

    感受到孔芊芊的气息越跑越远,正在完善企划书的江北然摇摇头,同时又不禁露出一抹笑容。

    想不到还真有人能做出还原度这么高的黑暗料理,某种角度来说,也算是天赋惊人了。

    两日后,江北然坐着祥云来到了掩月宗,和上次来时人声鼎沸不同,这会儿的掩月宗给江北然一种安静祥和的感觉。

    跳下云,江北然缓缓走到了掩月宗门口。

    一名穿着青灰色门派服装的守门弟子走上来看了江北然一眼,然后拱手道:“来者可是晟国皇帝?”

    “是,朕受关宗主邀而来。”江北然点头道。

    “在下等候您多时了,请跟我来吧。”

    看到守门弟子如此气,江北然就知道关十安肯定是特地交代过了,不然以峰州第一宗弟子的骄傲,不拿鼻孔看他就算是不错了。

    跟着守门弟子一路来到主峰,又换了一名内门弟子指引后江北然才终于又来到了这熟悉的宗主府中。

    “请在此稍后,我去通知堂主。”接引江北然进来的内门弟子说道。

    “劳烦兄台了。”江北然点头道。

    不一会儿,穿着一身鹤袍的关十安便领着几个中年人一起来到了中堂,看着站起来行礼的江北然笑道:“坐坐坐,不必气,到这就跟到自己家一样。”

    江北然当然也不可能真的就直接坐下,还是拱手行礼道:“拜见关宗主。”

    “好好好,坐吧。”

    看到关十安坐上主人位,江北然才重新坐下。

    “北然啊,这次唤你来人,就是给你介绍我身后这些掩月宗骨干,等本座闭关后若你有事相商,找他们就好。”

    刚刚这三人出现时江北然便迅速打量了一遍他们,发现其中一位是自己曾经在落霞镇有过一面之缘的左相邰英纵。

    “这位左相你应该还有印象吧。”关十安看向站在身旁的邰英纵问道。

    “当然记得。”江北然说完朝着邰英纵拱拱手道:“见过邰左相。”

    朝着江北然点点头,邰英纵微笑道:“上次一别,我就知道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

    看到两人打完招呼,关十安突然站起身道:“既然都认识了,那接下来的事情就由英纵你来告诉他吧,我继续*去了。”

    说完关十安便直接离开了。

    离开了……

    开了……

    了……

    这甩手掌柜要不要当的这么淋漓尽致啊!?

    虽然江北然控制着自己没露出惊愕的表情,但邰英纵还是笑着为自家宗主解释道:“宗主近日在*上有所悟,即使宗门大会宗主都不曾出来主持,这也是他急于闭关的理由。”

    三言两语间,邰英纵表达出了宗主就这么突然走了并不是怠慢你,反而他能来就已经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

    江北然听完也是立即拱手道:“那还请邰左相替我向关宗主转达贺喜之意。”

    “好说,好说。”

    接着邰英纵便向江北然介绍了另外两人的身份。

    一位是宗内护印,名唤苍文林,负责掩月宗的人事人事调动。

    一位是宗内盟正,名唤申越彬,是掩月宗的对外代言人,也就是外交官。

    互相认识过后,邰英纵开口道:“那我便开门见山的说了,宗主之所以会唤你来,是因为我的提议,而我之所以想跟你聊聊,是因为……我看到了你的野心。”

    正打算喝口茶的江北然一愣,面对邰英纵*裸的话语,思索片刻才笑着道:“朕只是不想负关宗主所托,让晟国百姓都吃上饱饭罢了。”

    邰英纵听完笑道:“让晟国百姓都吃上饱饭,这又何尝不是一种野心呢?”

    听着邰英纵话里有话的意思,江北然突然悟了,如果说掩月宗的门面是关十安,那么核心,或者说真正在经营宗门之人,应该就是眼前这位了。

    “邰左相说的是,若是说这样的野心,朕的确有。”

    喝了口茶,邰英纵继续笑着开口道:“据我所知,你似乎要在庐临郡搞些大动作,能具体与我说说吗?”

    可以啊……还真是很关注我。

    虽然江北然召集庐临郡所有族长商议大事听起来声势浩大,但也就是他们郡内之人才知道罢了,其他地方的人如果不是特别关心,应该不会知道。

    接着邰英纵便向江北然介绍了另外两人的身份。

    一位是宗内护印,名唤苍文林,负责掩月宗的人事人事调动。

    一位是宗内盟正,名唤申越彬,是掩月宗的对外代言人,也就是外交官。

    互相认识过后,邰英纵开口道:“那我便开门见山的说了,宗主之所以会唤你来,是因为我的提议,而我之所以想跟你聊聊,是因为……我看到了你的野心。”

    正打算喝口茶的江北然一愣,面对邰英纵*裸的话语,思索片刻才笑着道:“朕只是不想负关宗主所托,让晟国百姓都吃上饱饭罢了。”

    邰英纵听完笑道:“让晟国百姓都吃上饱饭,这又何尝不是一种野心呢?”

    听着邰英纵话里有话的意思,江北然突然悟了,如果说掩月宗的门面是关十安,那么核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