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三十章 族长大会

第二百三十章 族长大会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三十章 族长大会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作为峰州的大郡,庐临郡共领五十八县,因为粮食短缺的关系,每个县的人口大概都在两万上下,和现代动辄一个县就二三十万常驻人口肯定是没法比。

    这五十八个县中,几乎每个县都有一个为宗门驱使的家族,这也是江北然为什么会说宗门势力几乎已经遍布整个峰州,哪里还有什么宗门管辖范围外的百姓。

    午时,硕大的行馆几乎被各大家族的来坐满,东西南北四个会厅都已是人声鼎沸,因为陆胤龙这次邀请他们来,并不是冷冰冰的说让他们来开会,而是一场聚会,所有不少人都是拖家带口的,一时间好不热闹。

    “陛下,这次邀请名单上的所有族长都已经到了。”

    在李家族长李明高到达后,中年管家来到厢房向江北然禀告道。

    “知道了。”

    江北然点点头,就带着沐瑶和邓湘涵两个丫鬟走了出去。

    开会之前,他打算先好好认识一番这些“称霸一方”的族长们。

    先来到的是西院宸佑厅。

    “皇上驾到~”

    中年管家站在门口扯着嗓子喊道。

    霎时间,宸佑厅内的欢闹顿时安静下来,只剩下几个孩童还在自顾自的玩闹着。

    “恭迎陛下。”

    在江北然踏进门槛的那一刻,所有族长和他们带来的家族成员一起行礼道。

    跪是不可能跪的,这些家族族长有不少都是玄师境甚至大玄师境的强者,向江北然行礼已经是给足了归心宗面子,当然,要是宗主亲自命令他们跪,他们也是会跪的,只是心里绝对会将这个当做屈辱记下。

    点点头,江北然开口道:“欢迎各位族长来到苍陶城,路上舟车劳顿,辛苦了。”

    听到江北然的话语,众族长也松了口气,毕竟这位新皇的传闻他们也是听过不少了,强硬算的上是他的特征之一,他们原本还有些担心这新皇刚来就给他们一个下马威的话,他们到底该怎么应对。

    硬顶吧,谁来做这个出头鸟?不顶吧,要是这新皇真把他们当做软柿子随便捏该怎么办。

    如今看到新皇对他们的态度还挺和善,心中那份纠结也总算是放下去了。

    在阵阵恭维声中,江北然慢慢朝着主人位走去。

    路上突然看到三张一模一样的脸绷紧了表情坐在那,一副完全不关心他的样子,只是坐在右边那个忍不住用余光瞄他一眼,还要假装看风景的样子。

    见到江北然的目光扫来,坐在中间那个连忙把右边那个头给扭过来?三人一起朝着其他方向看去。

    ‘唉~’

    在心里叹口气?对于虞家三姐妹会出现在这里江北然到也算是料到了。

    毕竟之前他去汀兰水榭时就从于*那知道五朵金花一起请了假,原因都是爹爹来了?所以要去看望一番。

    江北然原先还担心这五个会不会“多此一举”?帮自己说说话什么的,但如今看到她们一副努力避嫌的样子?觉得她们还算孺子可教。

    坐上主人位,江北然开口道:“各位族长请坐吧。”

    朝着江北然拱拱手?一众族长纷纷坐了下来。

    以座次来看?虞家在上座,就如同宗主那份名单里写的一样,江北岭山那块地方的城镇都以他们虞家马首是瞻。

    作为众家族代表,虞家一位中年人站起来朝着江北然拱手道:“鄙人虞康安?拜见陛下?鄙人对陛下您登基后实行的政策可谓是佩服至极,一直想找机会一睹天颜,如今得见,陛下果然是英明神武,气度不凡。”

    听着虞康安的马屁?江北然自然知道他这份马屁是拍给宗主的,因为在这位族长的眼里?自己就是宗主的代言人,毕竟将他们叫过来的就是宗主本人。

    不过不管这份马屁是对谁的?都最起码表示着他虞康安没有要主动挑事的意思,绝对的安份。

    “原来是虞族长?我在褚白扇听说过你很多回?说是你办事作为得当?宗门这些年发展你贡献了许多啊。”

    “诸白扇真是谬赞了,要不是有着宗门扶持,我这小家族怕是早就流落街头了。”

    “虞族长真是谦虚,以后朕需要你帮忙的地方也会有许多,到时还希望虞族长可以不遗余力。”

    “这是自然的,作为晟国子民,能为皇上效劳是我等的荣幸。”

    ‘哇……还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师兄呢。’

    虞家三姐妹虽然知道师兄绝不像表面上那样只是个记名弟子,但还是把他当做了同龄人来对待,如今看到自己平日里形象无比高大的父亲都对他逢迎拍马,让她们一时间觉得师兄的形象又高大了许多。

    不过随着师兄和父亲说的越来越多,三姐妹的注意力就慢慢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了。

    比如虞归水现在的目光就悄悄来到了沐瑶身上。

    ‘皇宫里美人果然好多啊……连丫鬟都这么漂亮,那后宫里的妃子得美到什么地步?’

    沐瑶很快也注意到了虞归水的目光,有些奇怪的看了回去,目光交错间,虞归水突然觉得沐瑶有些眼熟。

    ‘嗯……哪里见过呢?’

    疑惑间,虞归水看向旁边的虞归沝和虞归淼眨了眨眼,用眼神询问道:“你们觉不觉得师兄身后那个丫鬟有些眼熟?”

    两个妹妹瞬间明白了姐姐的意思,并同时朝着沐瑶看了过去。

    被三道目光同时望着的沐瑶也看了回去,同时心里奇怪道:‘这三个人怎么回事,不好好听皇上讲话,看*嘛?’

    打量了一番沐瑶,虞归沝突然眼神一亮,用眼神告诉另外两人道:“我知道了,她不就是英杰会是被吴师兄打败的那个沐瑶吗。”

    “哦~”虞归水和虞归淼同时反应了过来。也想起了的确有这么一号人物。

    ‘她为什么会在师兄身边?’

    虞归水顿时觉得胸口有些不舒服,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在虞家三姐妹用眼神讨论着沐瑶为什么会在这给师兄当丫鬟时,江北然已经在虞康安的介绍下,和其他家族的族长都打过了一遍招呼。

    该认识的都认识了,江北然也就起身离去,带着沐瑶和邓湘涵离开了宸佑厅。

    接着江北然又去了另外三个会厅,也如同预料中那般见到了柳子衿和方秋瑶,只有在见林家族长时,林榆雁并不在场。

    另外让江北然惊讶的一点是,除了林榆雁的身份他还不清楚外,虞家的三姐妹,柳家的柳子衿和方家的方秋瑶,竟然都是族长的女儿。

    江北然惊讶的并不是巧合,毕竟有天道如此“照顾”他,这种小巧合算个啥?

    他惊讶的是这五朵金花竟然真的只是区区五个小族长的女儿,那她们凭啥能引起地级的选项?

    ‘嘶……感觉这五个好像更麻烦啊,不过已经和我无关了。’

    在江北然考虑着那五朵金花的事情时,沐瑶也在想她们,毕竟前三个厅,她每到一个都有一个花容月貌的女子仔细的打量她,这让她觉得应该不是巧合。

    ‘真是奇怪……’

    等江北然走远,柳子衿悄悄走出长信厅,来到了花园中。

    “姐姐,姐姐?”柳子衿弯着腰悄声喊道。

    “我在这呢~”一个微弱的声音从花坛后面传来。

    柳子衿连忙一路小跑过去,看着花坛后的人说道:“回去吧,姐姐,师兄已经走了。”

    柳清寒听完立即抓着柳子衿问道:“今天师兄穿什么了?”

    “还是那身帝袍。”柳子衿回答道。

    “是这样的吗?”柳清寒拿出一张画纸问柳子衿道。

    画上正是江北然穿着帝袍的样子,画的那是栩栩如生,一副睥睨天下的样子。

    “嗯,就是这样,连爹爹看到皇上都要讨好呢。”

    “你再仔细看看,细节有哪里不对吗?”柳清寒指着画问道。

    “嗯,我觉得没什么错,要不姐姐你等会儿自己去看看吧,师兄不会发现你的,就算发现了我相信师兄也不会这么小心眼。”

    “师兄当然不会小心眼。”柳清寒一边说一边欣赏着画上的师兄,看着看着就不禁露出了痴迷的笑容,“这是我对自己的惩罚,我是绝对不会出现在师兄面前的。”

    “唉……都怪我。”柳子衿叹气道。

    “不用你自责啦,是我自己要告诉你的,你要觉得对不起我啊,就告诉我这帝袍上还有什么细节不对。”更新最快..()/ ../

    “嗯,我看看哦。”柳子衿接过画认真的看了起来。

    见完所有族长,时间很快便来到了申时,硕大的议事厅中,五十二位族长纷纷落座,坐下后他们第一时间发现桌上除了热茶之外,还有几本名字很特别的书。

    《庐临郡未来三年计划》《庐临郡土地改革措施》《庐临郡经济规划》

    ……

    虞康安拿起其中一本翻开,半晌,皱着眉头对周围其他族长说道:“这下终于是明白这位新皇找我们来做什么了。”

    一位同样看了几页的族长点头道:“我早听说新皇和陶家发生过冲突,看来就是因为这些了。”

    “这新皇搞不了外面那些家族,就打算借着宗主的威压对我们下手?”

    “嘘,小点声。”

    “这还怎么小声啊?你看看这上面写的,以后我们这事还怎么做啊。”

    “最起码那新皇没有借着宗主的名头直接对我们发号施令,还把我们都叫了过来,就说明他不打算来硬的。”

    “这是硬不硬的问题吗?他……”

    “皇上驾到~”

    在议事厅内一片哗然时,议事厅的大门被打开,江北然缓步走了进来。

    来到主人位上坐下,江北然看着台下的族长们笑道:“看各位的表情,应该是已经看过朕写的企划书了。

    一片寂静,这些族长已经完全没了刚才打招呼时的热情,一个个仿佛都在用沉默*着即将到来的事情。

    “哈哈哈,看来各位族长都对朕的企划书不太满意啊。”

    “不敢,皇上言重了。”坐在前面的柳家族长柳思存率先开口道。

    有人带头,其他族长也纷纷开口道:“皇上言重了。”

    “不如这样,朕先给各位两个时辰的时间将这些企划书看完,之后我们再谈正事,如何?”

    几十位族长先是面面相觑,接着很快达成统一回答道:“遵旨。”

    听着议事厅中“唰唰唰”的翻书声,江北然顿时有种化身监考老师的感觉,心里有种下去巡视一番的冲动。

    两个时辰很快过去,议事厅内这些族长有些仿佛优秀生一般早已“提前交卷”,坐在位置上凝神思考着些什么。

    差一点的则是刚刚看完,甚至还没来得及看完。

    当然,打算直接“交白卷”的也有不少。

    这些小细节让江北然更加了解了一番这些族长,他们就如同官员一般水准参差不齐,如有必要,江北然也会像理清朝野那般,将这些族长也清洗一遍。

    “虞族长,你似乎有问题想问朕。”

    时间一到,江北然看着早已翻完计划的虞康安问道。

    虞康安虽然不想做这出头鸟,但皇上既然点名点到了他头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开口道:“皇上,您所说的企划书鄙人已经都看完了,很精彩,也很开眼界,不愧是能下达那些新政令得千古明君。”

    这些恭维的话,江北然一句也没听进去,因为他知道后面肯定还有“只是……”

    果然,一番吹捧后,虞康安犹豫一番还是开口道:“只是改变是否太大?若按照陛下您的意思来办,需要花费的人力财力都难以估量。”

    “这些不用各位担心,在做各位应该都知道,朕除了是皇上之外,更是归心宗的弟子,而庐临郡更是归心宗的基本所在,所以朕只会为大家带来好处,不然陆宗主也不会同意对吗?”

    下面的族长这么一听,顿时觉得味对了,既然是宗主将他们召来,就说明这些所谓的企划书宗主应该亲自过目了,而他们被叫来就说明宗主已经同意了这件事。

    既然能让宗主答应,那就说明这件事对他们郡肯定有好处。

    不过他们也没完全放下心来,毕竟对于庐临郡有好处的事,可不代表着对他们也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