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打败吴师兄!

第二百二十六章 打败吴师兄!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二十六章 打败吴师兄!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稍微讨论了一会儿郡改之事,等新鲜劲过去了,殷江红便破空离去。

    如今名单在手,整治峰州的最后一块拼图也就补上了,至于名单上那些人是杀是留,江北然就完全不关心了。

    ‘终于要到尾声了吗……’

    从掩月宗事件开始,这次由上一任皇帝引起的风波终于快要平息,峰州也将迎来全新的格局,一切还是一样,但又会变的不太一样。

    ‘那个憨憨人头倒是送的及时。’

    江北然望着星空感慨一句。

    本来给梁国找点麻烦已经提上行程表了,不过因为某个憨憨的突然到来,梁国那边的势力应该会以为晟国朝廷再次为他们所用,短期内大概率不会再来折腾了。

    皇宫。

    “啊疼疼疼,师姐你轻一点,好疼!真的要裂开了啦!”

    “呜呜呜,师姐,我到底做错什么了嘛,呜呜呜,皇上救我!”

    “你还有脸叫皇上呢!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

    “砰”的一声,御书房门被推开,看着不断撕扯着孔芊芊嘴巴的沐瑶,江北然皱了皱眉头。

    看到皇上露出不高兴的神色,沐瑶立马放开孔芊芊行礼道:“皇上。”

    “呜呜呜皇上您可算来了,师姐她……”孔芊芊一边喊一边委屈的朝着江北然这边跑了过来。

    “越来越没规矩,领五十大板去。”江北然看着孔芊芊喝道。

    “不是我……是师姐她……”

    “要朕说第二遍吗?”江北然盯着孔芊芊道。

    “呜……奴婢领旨。”说完孔芊芊便低着头出去了。

    等孔芊芊离开,江北然关上门看向沐瑶道:“你告诉芊芊了?”

    沐瑶头立即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没有,没有,我没跟他说我已经知道了。”

    “你突然这么做,不就等于告诉她你已经知道了吗?”

    沐瑶听完又是一阵摇头解释道:“陛下您放心吧,凭芊芊的脑子,绝对想不到的。”

    ‘倒也是……’

    在心里认同了沐瑶的说法,但江北然表面还是皱眉道:“那也要小心一些,若是让朕发现你没法保守秘密,可别怪朕无情。”

    “是……遵旨。”沐瑶低头道。

    但等江北然背过身去后,又立马做了个鬼脸。

    “你也领一百板子去。”江北然坐上龙案说道。

    “我……”虽然想抗争两句,但一感受到皇上的气场,沐瑶还是乖乖领板子去了。

    “守贵。”江北然抬头喊道。

    “奴才在。”候在门口的王守贵立即进来行礼道。

    “去把邓湘涵叫来。”

    “遵旨”王守贵说完立即就去了隔壁颐华厅。

    片刻后,邓湘涵被王守贵领到了御书房中,江北然点点头朝着王守贵挥手道:“下去吧。”

    “遵旨。”王守贵行完礼便立即倒退着出去了。

    等到御书房的门被关上,江北然直接开口道:“你爹已经回不来了。”

    邓湘涵小嘴微微张开,表情先是僵住,然后便捧着脸小声抽泣了起来,并且越哭越大声。

    她虽然知道父亲很可能回不来了,但心中总是抱着一点侥幸心理,如今最后的希望也被破灭?一直支撑着她坚强下去的那根弦终于彻底绷断。

    但邓湘涵这样的宣泄只维持了一小会儿?很快她便擦干眼泪跪在地上道:“谢陛下。”

    “朕没救下你爹,有何可谢。”

    “奴婢是谢陛下愿意帮奴婢。”

    看着跪在案前的邓湘涵,江北然在心中叹了口气?开口道:“不过朕可保你们母女平安,今后你们便安心住在皇宫里吧。”

    “谢陛下隆恩!”邓湘涵一头磕在地上喊道。

    听到又一阵抽泣声传来?江北然也没说什么,拿起一本《陆业传》看了起来?让邓湘涵自己慢慢消化去。

    一炷香的时间后,已经哭到没力气的邓湘涵用有些沙哑的声音喊道:“陛下,奴婢可否将此事告之奴婢的娘亲和妹妹们。”

    “嗯,去吧。”江北然挥手道。

    “谢陛下!”邓湘涵说完刚想起身,却发现腿有些麻?于是只好一瘸一拐的朝着外面退了出去。

    打开门?往外走的邓湘涵正好遇上了刚回来的挨板子二人组。

    朝着沐瑶和孔芊芊点头致意,邓湘涵便一瘸一拐的继续朝静心殿外走了。

    等邓湘涵走远,孔芊芊幸灾乐祸的小声对沐瑶说道:“师姐,师姐?你说她是不是也挨板子了呀?装的比我们还像回事呢。”

    看着双眼通红,走路一瘸一拐的邓湘涵从御书房里出来?沐瑶总觉得怪怪的,但又说不上哪里怪怪的,总觉得以前自己以前好像在教内也见过这种情形。

    收回目光,沐瑶敲了两下门。

    听到皇上的允许声才推门走了进去。

    看着一瘸一拐走进来的沐瑶和孔芊芊,江北然招手道:“沐瑶,过来。”

    沐瑶一听立即快步走了上去,也顾不上装瘸了。

    “你改的奏折朕都看过了,为何好几道折上留了白?”

    沐瑶连忙回答道:“因为那几份奏章我有些打不定主意,刚才正打算询问皇上您呢。”

    “倒也算谨慎,那朕便给你说说。”

    江北然说着拿出一份沐瑶没批改过的奏折给她解释了起来。

    奏折可以说是中央集权制的代表之一,地方的的政、经、军、文日常和突发事务、时间都需要上报。

    皇帝在看到这些上报的内容后,则要给与回复,若是些比较比较日常的汇报,那就盖个玺,或者批个已阅,心情好还能写个好字。

    而如果是突发事务或者事件,以及一些需要请示的内容时,则要给出对事件的看法、主张以及办法,若是觉得拟出此奏的是个人才,招他来皇宫中商讨一番也是可以的。

    当然,因为江北然能飞,所以在看到有趣的奏章时,他会直接坐着祥云过去见见那个写出奏折的官员。

    在江北然教着沐瑶批改奏折的技巧时,归心宗,水镜堂内,刚泡完药浴的柳子衿一行人来到了汀兰水榭的大厅中,拜谢了堂主,五个人悄悄的东张西望了一番,希望能像上次一样突然看到师兄走出来。

    “别找了,快回去休息,明天还要练习新招。”

    “是!”五人齐齐应了一声,朝着*和堂主拱拱手后退了出去。

    等到五朵金花一离开,原本正襟危坐状的施凤兰瞬间“垮”了下来,仿佛缩小了一般噘嘴道:“小北然今天怎么没来呀!明明上次还说多陪我玩几天的,大骗子!”

    “他现在要忙的事情可不少,我看前些日宗主将白扇和左相都召回来了,应该就是为了江北然,要知道如果不是大事,宗主一般不会把他们几个一起召回来。”

    “呜”施凤兰双手撑着下巴叹出一口气:“能有什么大事嘛……”

    说完施凤兰突然眼睛一亮,对于曼文说道:“我出去一趟明天回来,曼文你帮我看着点。”

    “哎!”

    看着施凤兰如风一般消失在视线里,于曼文一脸懵逼。

    ‘怎么也学的跟那人一样,一阵一阵的。’

    通往住宿区的路上,柳子衿伸了个懒腰,开口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这几天泡完药浴后更舒服了,而且功力好像也提升的要比以前多。”

    虞家三姐妹立即齐齐点头到。

    “我也一直想说呢!这几天我泡完后感觉全身酥酥麻麻的,好像药力都渗透到身体里去了一样。”

    “我昨天泡完都感觉自己快突破了呢,泡药浴时灵气一个劲的往我身体里钻。”

    “我也是,我也是!”

    看着十分认同的三人,方秋瑶也点头称是,但很快就奇怪道:“为什么效果差距会这么大呢?我有看过,浴桶里的药材完全没变过,就是……都被装进一个袋子里了。”

    虞家三姐妹听完同时惊呼道:“哇,秋瑶姐你好细心哦,这都发现了。”

    “还好,只是想着了解一下药材的成分,也好知道欠了堂主大多人情。”

    “哦”三姐妹同时点头,“原来是这样,我们完全没想过这事呢。”

    感慨完,三张一模一样的脸同时凑近方秋瑶瞪大眼睛道:“所以,你觉得为什么药浴的效果更好了呢?”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已经挂了,现在基本上都在用\咪\咪\阅读\\.r.\。

    看着三双闪闪发亮的大眼睛,方秋瑶陷入了沉思。

    这时一旁的柳子衿开口道:“我有一个猜测……”

    “什么,什么!?”虞家三姐妹同时凑到柳子衿面前好奇的问道。

    “我个人的感觉是……自从那天见到师兄在汀兰水榭里之后,第二天泡药浴时,药材就被装进袋子里了,你们说会不会是……”

    “哇哦”虞家三姐妹浮夸的转了一圈脑袋:“子矜姐你更细心哎,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方秋瑶也点头道:“对,没错,药浴里的药材就是见到师兄后变样的。”

    方秋瑶说完想起怀中那颗一直一只珍藏着的“师兄牌”清心丹,确定师兄绝对有这样的本事。

    一时间,五人突然感觉有些雀跃起来。

    虞家三姐妹蹦跳着说道。

    “原来师兄有在悄悄关心我们哎!”

    “是啊!感觉突然好有动力哦!明天我要加练一个时辰!”

    “我也要,我也要!”

    看着三人雀跃的样子,柳子衿笑道:“只是猜测而已,还不一定是真的呢。”

    但虞家三姐妹却认定了这就是事实,手拉着手在那绕圈圈,莫名的兴奋。

    再看向方秋瑶,她一只手正伸进怀里在那痴痴的笑,明显也已经把她的猜测当做*了。

    “唉”

    叹着气摇了下头,柳子衿的心情就比较复杂了。

    从小到大对她嘘寒问暖的人多如过江之鲫,可这样暗中关心,不告诉她的体验却是第一次。推荐阅读../../

    ‘师兄到底关不关心我们呢……’

    一时间,柳子衿陷入了纠结中,她既希望师兄是关心她们的,但同时又希望师兄可以再嫌弃她一点,如果能再训斥她两句就更好了。

    ‘好难选呀……’

    片刻后,庆祝完的虞家三姐妹一起伸出手叠在一起互相鼓劲道:“师兄既然这样帮我们,那就说明他也很期待我们击败吴师兄的那一天!”

    “对!打败吴师兄!”

    “打败吴师兄,哦!!!”

    这时方秋瑶也把手压在了虞归淼的手上,挥动着拳头说道:“打败吴师兄!”

    说完四双眼睛同时望向柳子衿。

    柳子衿先是笑了一声,接着将手放在方秋瑶的手上喊道:“打败吴师兄!”

    “哦!哦!哦!!!”

    五人欢呼一声,信心满满的继续往前走。

    “对了,过两天我爹要来镇上,我得去看望他老人家,所以得请假。”快走到住宿区时,方秋瑶突然开口道。

    “哎?”柳子衿惊疑了一声,“我爹两天后也要来镇上,我还想着明天再跟你们说呢。”

    “哎!?”*3

    虞家三姐妹也同时惊呼起来,“这么巧吗?我们爹爹也是两天后来镇上。”

    “嗯?”五人面面相觑,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半晌,柳子衿先问道:“你们爹爹这次来镇上是干什么的?”

    方秋瑶先回答道:“爹爹说是来看看我,顺便办些事情。”

    “我们爹爹也是这么说的。”虞家三姐妹同时说道。

    柳子衿:“我爹也是……”

    说罢,五人一起摇了摇头,同时在心中感慨,男人的嘴,骗人得鬼,就算是爹爹也一样。

    ‘也就师兄与众不同!’

    这一刻她们五人都清楚她们爹爹肯定是来办什么大事,看望她们才是顺便的。

    “你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吗?”柳子衿问道。

    “嗯,爹爹信里没说。”虞家三姐妹同时点头。

    “奇怪了……什么事会让我们爹爹一起来镇上。”方秋瑶蹙着眉头思考道。

    “到时候问问不就知道了。”

    “也对,那两天后我们一起下山吧。”

    “好啊,好啊。”

    “那明天我们一起去跟于*请假吧,说不定还能问到发生了什么。”

    “有道理哦,于*总是知道很多事情,问她肯定能知道原因。”

    ——————————————————————————————————

    :因为苏步青的名字和某位数学界大佬撞名了,有些书友读起来会有些不适感,所以改名为苏修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