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给朕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第二百二十五章 给朕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二十五章 给朕一个不杀你的理由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呼、呼、呼……”

    随着苏步青的呼吸逐渐平稳,他眼中充满的紫色血丝也慢慢的变回了红色,最后恢复如常。

    江北然上前一步,扒开苏步青的眼皮往里瞅了瞅道:“嗯,看来它们都找着窝了。”

    说着江北然一把将苏步青提了起来,指了指他的心口说道:“住在这里的叫小黑,如果以后你发现你心跳速度变慢,不用担心,应该是它缠上去了。”

    ‘我不担心你个@#¥%’

    在心里骂了句家乡话,苏步青一想到有条虫子趴在自己的心脏上就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

    介绍完小黑,江北然的手指又来到了苏步青的额头:“住在这里的叫*,要是有时候你觉得偏头痛,就稍微忍一忍,不会太久的,它喜欢睡懒觉,大多数时候都不会动。”

    听着苏步青越发急促的呼吸声,江北然不再继续介绍,帮苏步青整理了下凌乱的衣衫道:“总之这些小可爱大多数时候是不会干扰到你平时生活的,另外呢……就是它们比你想的更聪明。”

    江北然说着点了点苏步青的太阳穴:“只要你有一点要透露今日所闻所见的想法,*就会立即取你而代之,完全控制住你的身体,朕没有直接这么做,是因为想给你个机会,毕竟比起*来,还是你更聪明一点,更能帮朕办好事情。”

    苏步青听完浑身一颤,瞳孔忍不住的放大了好几倍。

    如果换做别人来说,苏步青一定会嗤之以鼻,嘲笑这是无稽之谈,但对于眼前这位可以把六尾狐当宠物来养的神秘强者来说,苏步青完全不怀疑他有这样的本事。

    收回手指,江北然微笑道:“所以现在你明白了吗?朕并不是非你不可,只是朕喜欢让事情变的更有意思一些而已。”说完江北然缓缓凑到了苏步青耳边低语道:“若是朕想的话,灭了你们真元宗也是易如反掌之事,你应该庆幸你们还有些利用的价值。”

    “咕嘟……”

    苏步青用力的咽了口口水,就冲那只六尾狐对他极力讨好的样子,苏步青就丝毫不怀疑眼前这位皇上的话。

    思考片刻,苏步青小心翼翼的问道:“若是我真能替您把事情办好,您真能让我们真元宗比现在更强吗?”

    “当然,朕一向赏罚公正。”

    “砰”的一声,苏步青直接跪在了地上,“在下定当竭尽全力,为您把事办好。”

    说完便一头磕在了地上。

    随着一道沉闷的撞击声,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摸出邓湘涵给他的那个哨子道:“这个哨子,是用来联系你的吧。”

    苏步青抬头一看,顿时明白这个针对他的陷阱是何时设下的了。

    一定是眼前这位皇上了破解了哨子中独属于他的精神印记?然后通过某种方式找到了他?并知晓了他所有行踪,所以今天才会在这等着他。

    ‘但这样的事情……就算*都做不到?他究竟是何等修为!?’

    霎时间?苏步青眼中的江北然形象更为高大了起来,高大到他即使仰望也看不到头。

    好一会儿?苏步青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点头道:“皇上英明。”

    “那以后朕有事便吹此哨找你。”接着江北然伸手一招?一只瑛蜂鸟便停在了他的手上。

    “若是有事要通知朕?便让它来联络。”

    “是,我明白了。”苏步青点头道。

    等瑛蜂鸟钻入苏步青怀中,江北然一甩广袖道:“你可以回去了。”

    跪在地上的苏步青先是一愣,他此刻的心情异常复杂?进这书房之前?他本以为这会是一次和之前一样有趣的会谈,眼前这个皇上会跪在地上看着他慢慢离去,但现在……

    ‘唉……世事无常啊。’首发.. @@@..

    在心中感慨一句,苏步青再次叩首道:“是,我一定尽快帮您办妥此事。”

    说完站起身?撑开幻空幛,迅速消失在了江北然的视野里。

    ‘想不到还有送上门的工具人?这种福利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江北然之所以会放苏步青走,原因自然不是因为对自己的蛊术有多放心?毕竟这世上没什么东西是绝对无解的,就算是蛊?也有着它的破解之法。

    能让江北然如此放心的原因从来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从头到尾系统都没跳任何选项?那就代表着他这样处置不会有任何风险。

    所以江北然才觉得受宠若惊,天道竟然会允许这么一个憨憨送上门来给他使。

    当然,江北然也不会因此对天道掉以轻心,谁知道它是不是在放长线钓大鱼,先麻痹他的警觉,然后再突然给出致命一击!

    关上书房的门,江北然回头看向了躲在旁边看了一场大戏的沐瑶。

    “唉……”叹了口气,江北然走到龙案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缓缓开口道:“给朕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刚才苏步青突然进书房时,江北然还是有些惊讶的,因为幻空幛的原因,他的确没感知到苏步青的到来。

    但惊讶也仅仅是一瞬间,因为苏步青的到来并没有触发任何选项,那就说明他对自己毫无威胁。

    如此一来,江北然就开始心里盘算该怎么处理这个送上门来的小憨憨了,他想到的第一种处理方式就是将这小憨憨策反,让他变成自己落到梁国里的一枚棋子。

    可这样一来势必就要暴露一点实力,虽然江北然可以想办法先让沐瑶出去,但江北然发现自己好像就算产生当着沐瑶的面处理这苏步青,也不会跳出任何选项。

    这就让江北然觉得很有新鲜感了,要知道他刚认识沐瑶时,这也是位能触发地级选项的主,但到后来却是再也没触发过了。

    而且沐瑶既没有像林榆雁那样谨慎的和他相处,也没有像五朵金花那样被自己给“调虎离山”了,皇宫里两人可以说是朝夕相处,可却从未触发过一次选项。

    对于这一点,江北然思考之后发现原因应该是自己很快就跟殷江红“混熟了”,林榆雁至今还能触发地级选项选项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江北然到现在都不知道她爹或者说她的背景到底是啥。

    施凤兰就更不用说了,听一下她的身世都能触发选项。

    只有沐瑶的爹江北然已经清楚知道是谁,而且江北然也知道殷江红多少有点要撮合他们的意思,这么一来,和沐瑶相处自然也就没有威胁这一说了。

    一通分析后,江北然觉得如果有机会的话,将沐瑶收入麾下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毕竟沐瑶现在算是殷江红安插在他身边的一个真眼,甩掉是不太可能甩掉了,那不如好好利用,这样一来既能让殷江红放心,自己做事也不会太过束手束脚。

    角落里,听到江北然问题的沐瑶忍不住一颤,即使骄傲如她,也被刚才一轮又一轮的视觉冲击给冲傻了。

    “你……你到底是不是江北然啊?”

    将茶杯放下,江北然靠近沐瑶道:“现在是朕在问你。”

    “我不会把今天看到的事情告诉大爹的……”

    看到沐瑶答应的如此干脆,江北然有些意外,他本来以为自己还得连哄带骗一下才行的。

    看着江北然奇怪的眼神,沐瑶一跺脚,张开嘴道:“你不相信的话,也……也喂我吃那个虫子好了。”

    ‘嘶……’

    这一下江北然是真的懵了,他看得出沐瑶和她大爹感情很深,而自己藏着这么大的秘密,很有可能对她大爹造成威胁的,她竟然这么简单就站到自己这边来了。

    原因绝对不是怕死这么简单。

    “你想到的倒挺美,你以为那些小可爱这么容易炼啊,你想吃还不愿给呢,不过看在你这么坦率的份上,朕可以不杀你,不过你得回答朕几个回答。”

    “嗯,你问吧。”沐瑶点点头。

    “为什么愿意替朕隐瞒?”

    “因为我觉得你是个好人……”

    ‘……’

    突然被发卡的江北然忍住没吐槽,继续问道:“具体点。”

    “我知道掩月宗那次,是多亏你出手,才让峰州的正魔两道免去了一场火并,大爹常常在我面前夸你,说你替他省去了许多麻烦,另外……”

    沐瑶俏脸稍微红了一下,低着头道:“这几个月里,我看着你为了那些百姓忙东忙西,亲自跑上跑下,在*者里面,能如此重视普通百姓的,我就认识你一个,所以我相信你肯定是一个好人,所以……”

    犹豫片刻,沐瑶继续道:“我相信你不可能会去害我大爹的。”

    “那如果你大爹要害我呢?”

    沐瑶听完一懵,接着一顿摆手道:“不会的,不会的,大爹可喜欢你了,绝对不会害你的。”

    “万一呢?如果你大爹要害我,你会站在哪一边?”

    “我……我……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沐瑶突然大声喊道。

    “嗯~虽然是句废话,但朕还挺喜欢这个回答,可以,朕暂时可以不杀你。”

    沐瑶听完顿时高兴了起来,觉得两人之间有了共同的秘密,而且还是这么大的秘密,再加上和刚才那人对比起来,皇上简直是无比信任她,这让沐瑶心里甜滋滋的。

    “皇……皇上,那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啊?”

    “不行。”江北然很干脆的拒绝道。

    “就一个问题!就一个!”

    沐瑶竖着一根手指喊道。

    “朕要出去一趟,你把书房好好收拾一下。”江北然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哼”了一声,沐瑶看着江北然的背影念道:“是你,一定就是你!”

    ……

    戌时,御花园中,一道人影从天而降,落在了江北然的面前。

    “殷教主。”江北然拱手行礼道。

    “名单呢?”殷江红问道。

    “在这。”江北然将邓湘涵给他的名单双手奉上。

    接过名单打开了看了一眼,殷江红不动声色的将它放进了乾坤戒中。

    “果然把这件事交给你办是正确的选择,做的很好。”说完将一枚乾坤戒指丢向了江北然:“这是答应过你的奖励,”

    接住乾坤戒,江北然拱手道:“多谢殷教主……另外,朕还有一事想问。”

    “说。”殷江红开口道。

    “不知殷教主打算怎么处置那个邓博?”

    “邓博?他已经死了。”

    这个回答算是在江北然的意料之中,所以只是稍微惊讶了一下。

    “怎么?你想就他?还是说……那些个小公主想救他?”

    “朕的确是想替那些公主向教主您求情。”

    殷江红听完顿时露出了老司机的邪魅笑容:“好说你不喜欢小的?”

    ‘呕!你个老不正经的色胚!’

    不等江北然解释,殷江红便重新恢复正色道:“本尊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即使那个邓博还活着,本尊也不会给你这个面子,在他背叛本尊的那一刻,他的下场就只有一个。”

    江北然听完,立即明白了殷江红的意思,这话里话外得意思其实都有在警告他不要抱有侥幸心理。

    不然他的下场……你已经看到了。

    “朕明白了。”江北然点头道。

    “不过他那些女儿嘛……本尊倒是可以给你个面子,留她们一条生路,但你可得把她们看好了,若是她们惹出什么乱子来,本尊就拿你是问。”

    “多谢殷教主。”

    点点头,殷教主继续道:“本座听说你和正派起了冲突?”

    ‘你们这一个个的……消息都够灵通的啊。’

    吐槽归吐槽,但江北然更明白的是这些峰州大佬其实都在盯着他这个新皇呢。

    江北然听完,立即明白了殷江红的意思,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其实都有在警告他不要抱有侥幸心理。

    不然他的下场……你已经看到了。

    “朕明白了。”江北然点头道。

    “不过他那些女儿嘛……本尊倒是可以给你个面子,留她们一条生路,但你可得把她们看好了,若是她们惹出什么乱子来,本尊就拿你是问。”

    “多谢殷教主。”

    点点头,殷教主继续道:“本座听说你和正派起了冲突?”

    ‘你们这一个个的……消息都够灵通的啊。’

    吐槽归吐槽,但江北然更明白的是这些峰州大佬其实都在盯着他这个新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