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没道理!是幻觉!

第二百二十四章 没道理!是幻觉!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二十四章 没道理!是幻觉!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皇上……您确定这叫合作?”

    看着江北然起草的“合同”,苏步青张大了嘴看向江北然问道。

    这哪里是什么两国合同,压根就是他的卖身契好不好!

    “怎么?你觉得朕的诚意不够?”江北然抬起眼问道。

    “不是,不是……我就问问,就问问。”苏步青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道。

    “朕刚才就与你说过了,谈判嘛,就是你退一步,朕进一步的事情,你有异议你可以提嘛。”

    我提你#”

    在心里骂了句家乡话,苏步青表面微笑道:“在下没有异议。”

    “哦?小苏还挺好说话的嘛。”微笑着点点头,江北然突然低声道:“咳嗽。”

    随着江北然的低语,苏步青突然蹙了下眉头,但很快就恢复了。

    看来1级言灵的极限就是大玄师了吗,对玄灵虽然有些效果,但并不强啊。

    见苏步青没有咳出声,江北然知道想用言灵来控制眼前这位梁国“使者”应该是不行了,于是江北然站起身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哎哟,和小苏你聊的太开心,差点把正事忘了,不过也正好,书房里待久了有些闷吧,朕带你去后院走走。”

    苏步青也没资格说不想去,只能点点头,感谢了江北然的邀请后跟着来到了后院中。

    一路行到四方锁灵阵外,不等江北然开口,六尾狐就屁颠屁颠的挥动着六条尾巴跑过来口吐人言道:“主人主人您来啦”

    能破解曾经的二十八宿锁鬼阵,就说明苏步青还是懂点阵法的,所以一出御书房后门,苏步青就感觉到了一个更为强大,并且在持续运行的阵法在前方。

    他虽然不识得此阵,但却明白这阵比起书房内那个释艮阵还要强上几倍。

    此等大阵……恐怕寻遍整个梁国都没人能布的出,晟国何时有如此厉害的阵法高手了!?从没听说过啊。

    虽说苏步青的本职是联络员,但同时也*间谍,毕竟长期待在晟国,搜集情报肯定比其他人容易许多。

    他在晟国待了这么久,各种各样的高手都了解过,但从没听说过这么厉害的阵法师。

    也许我从进皇宫时就进了某种幻阵,这一切都是我的幻觉?没错,一定是幻觉!

    苏步青正想着要怎么环境,就看到那阵法内一只六尾狐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虽然很可爱,但苏步青却本能感觉到这六尾狐身上散发着极其可怕的玄气。

    “吃吧。”

    从乾坤戒中摸出一块紫晶丢进阵中后,江北然回头看向苏步青道:“这小东西能吃的很,一天得喂好几顿。”

    听到江北然说话,苏步青这才回过神来:“皇上真是好兴致,又养花,又养小动物的。”

    “随便养养。”说完江北然看着六尾狐道:“跟人打个招呼。”

    刚才听到小动物三个字时,六尾狐心中就有些不爽,虽然她对江北然是摇尾乞怜,但可不代表谁都能踩在她头上。

    如今听到主人的命令,六尾狐猛地变回了又三层楼高的本体,盯着苏步青张开血盆大口说道:“你好啊。”

    即使隔着四方锁灵阵,苏步青都感受到了六尾狐那堪比*的威压,一时间吓的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江北然本来还想等会儿在找个适当的机会让六尾狐吓吓苏步青,见六尾狐如此机灵,江北然笑着道:“哎!说了这是朕的人。”

    六尾狐一听,连忙变回小狐狸形态抱歉道:“主人,我们异兽露出原型打招呼是礼貌的表现。”

    “下次不许这样了,吓到人了都。”说完江北然看向苏步青道:“没事吧?”

    没道理!是幻觉!

    苏步青几乎快疯了,难怪后院里会有这么强的一个大阵,原来是用来关这凶兽的!

    把实力近乎等同于玄宗的六尾狐当宠物养!?

    苏步青觉得自己一定是出现幻觉了,但刚才那玄宗级的威压又是那么真实。

    “好了,正事办完了,我们继续回去聊吧。”

    “主人慢走”

    在六尾狐的欢送下,江北然带着苏步青又回到了御书房门口。

    但就在苏步青要跟着江北然踏入御书房时,突然下定决心般一掌拍向了自己的额头。

    因为用外力*神识是从幻觉中醒过来的最好办法!

    不必如此麻烦。

    江北然一把抓住了苏步青的右手,“觉得自己进了幻境?简单啊,朕帮你确定你现在到底是不是清醒着。”

    江北然说完便对着苏步青催动了精神力。

    “啊!!!”

    仿佛大脑被无数根针扎中的苏步青发出一声惨叫,但这种同感只持续了一秒变结束了。

    是真的!?

    苏步青确定刚才这皇上用某种手段*了他的神识最深处,这远比他自己拍自己额头要更为有效。

    确定了不是幻觉,苏步青却更绝望了,不知名的超级大阵是真的、把六尾狐当宠物养是真的,自己很可能逃不出去也是真的!

    *……弟子可能无法回来孝敬您老人家了。

    带着这样的绝望的心情,苏步青被江北然拖进了书房中。

    看着面如死灰的苏步青,江北然柔声安慰道:“不用怕,朕没打算杀你,朕还要跟你们梁国合作呢不是吗?”

    “皇上……您要的合作,我……我真没法说服我*啊。”

    “这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只要你照我说的做,一定没问题,而且你放心,朕保证不会伤害你们宗,甚至如果你表现的足够好,朕到时候还会多给你们宗一些好处,绝对比你们现在这样强。”

    就算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苏步青也只能点头道:“多谢皇上恩典,在下……在下一定努力去办。”

    “那你先说说,回去之后该说些什么?”

    苏步青沉思片刻回答道:“晟国新皇已经答应了与我们合作,他看起来比那个邓博更聪明,却更好控制,因为他的野心更大,这次我们一定能成功让晟国乱起来。”

    “真聪明。”江北然满意的拍了拍苏步青肩膀,“接下来呢?”

    “*,如今峰州局势动荡,魔教与正派互相猜忌,不如这回我们多投资一些这位新皇,让他趁着现在的局势,一局颠覆峰州!”

    “嗯孺子可教。”江北然点点头,“要是你*不同意呢?”

    “就把皇上您给我的计划书呈给*”

    “很好,看来你的确已经完全明白了,朕要哪些东西都记下了吧?”

    “记下了,记下了。”

    “好,不过为了确保你见到你*时也会这么说,朕得对你使些小手段,放心,不会疼的,你不介意吧?”

    听到江北然这话,苏步青反而缓了口气。

    如果刚才他还有这皇上在逗他玩的感觉,那现在他就觉得这皇上好像真的会放他回去。

    这一下,苏步青顿时重燃生的希望,只要能出去!他就有机会翻盘!不管这皇上想用什么手段控制他,他都相信总能找到人破解。

    感觉自己捡回一条命的苏步青连忙说道:“当然,应该的,应该的。”

    “哈哈哈,小苏你果然是很好说话呢。”

    江北然说完一抖广袖,就看到一条食指粗的蜈蚣顺着他手臂慢慢爬了出来。

    苏步青万万没想到皇上说的小手段是这东西!

    蛊!?

    因为蛊之一道实在太过霸道,且有许多高手都着过道,所以百年前整个大陆联合起来打压了一次蛊师一脉的人,如今虽然还有蛊方流传下来,但都是偷摸着炼,已经不成气候了。

    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有幸”遇上一个!

    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苏步青摆着手说道:“皇……皇上,咱能不能商量商量,换个方法,我保证听您的话。”

    “朕不太相信别人的保证,这是你唯一活命的机会,过来,朕不想说第二遍。”

    苏步青虽然没亲眼见过厉害的蛊,但传说却是听了许多,这蛊一旦入体,他以后可就是生不如死了。

    “皇上!您不要逼我!我知道蛊毒入体必死无疑!与其痛苦而死,不如我现在就自行了断!”

    用食指摸了摸噬心蜈蚣的额头,江北然笑道:“那都是谣传,只有不了解蛊的人才会这么说,朕给你下蛊只是为了保证你听话而已,事成之后自然会将蛊取出来。”

    “我……我……我跟你拼了!”

    苏步青怎么可能相信江北然的鬼话,自知再无退路的苏步青直接从乾坤戒中拿出三张银色的崩山符。

    “裂!”

    随着一声充满了绝望的怒吼,三张崩山符爆发出了夺目的光芒。

    然而光芒闪烁了没一会儿,就突然黯淡下去,没等苏步青弄明白怎么回事,一只手便伸过来拿走了三张崩山符。

    “好东西倒是不少,你*还真疼你。”

    银色的符纸可是除开金符之外最好的,也是很稀有的好宝物,区区一个玄灵境竟然能随手掏出三张。

    溺爱啊!

    可惜,想在他江北然面前玩符,苏步青还是太嫩了。

    因为使用符纸的远离是引动灵气入符纸,然后触发刻印在符纸内的咒文。

    但谁说只有持符者才能引动天地之力进符,符上又没写你名字,所以只要江北然引动天地之力打乱符纸内的咒文顺序,就能让符纸失效。

    当然,这必须要是符咒一道的高手才能做到。

    看着自己的三张崩山符被没收,苏步青就知道自己在眼前这人的面前就如孩童一般,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唉,刚刚还夸你配合呢,看来没办法愉快的合作了呢。”

    江北然说完一拳打在了苏步青的肚子上。

    感受到一股巨力袭来的苏步青直接呕出了一口血,而就在他张嘴之时,噬心蜈蚣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入了他的体内。

    同时江北然再次抖动广绣,两只金蚕、一只疳虫、一只蚰蜒排着队的一起进了苏步青嘴里。

    “咚!咚!”

    随着两声剧烈的心跳声,苏步青痛苦的跪在了地上,右手紧紧的握住了左胸口。

    “稍微忍一忍,马上就不疼了。”江北然温柔的笑道。

    一旁全程目睹的沐瑶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往后退了一步,一想到自己曾经好几次想要对皇上动手,就觉得背后全是冷汗。

    他……他怎么还会蛊!?

    沐瑶知道江北然会的东西非常多,但没想到连这种邪门的东西的懂,要知道她一个魔教少女看到蛊都觉得头皮发麻啊。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

    苏步青的皮肤由白转黑,又由黑转红,再由红转青。

    惨叫声更是不绝于耳,豆大的汗珠不停从额头上往下淌。

    “啊!!!”

    又是一声惨叫,苏步青的双手诡异的扭曲了起来,皮肤更是一大块一大块的往下掉,但旧的皮刚蜕,新的皮肤便马上长好,仿佛一场新生。

    这诡异的一幕看的沐瑶都觉得掌心出汗,她只听说过蛊毒,却从不知道蛊毒竟可怕到这地步。推荐阅读../../

    后面为防盗内容,晚些会改,不会产生任何额外收费

    当然,这必须要是符咒一道的高手才能做到。

    看着自己的三张崩山符被没收,苏步青就知道自己在眼前这人的面前就如孩童一般,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唉,刚刚还夸你配合呢,看来没办法愉快的合作了呢。”

    江北然说完一拳打在了苏步青的肚子上。

    感受到一股巨力袭来的苏步青直接呕出了一口血,而就在他张嘴之时,噬心蜈蚣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入了他的体内。

    同时江北然再次抖动广绣,两只金蚕、一只疳虫、一只蚰蜒排着队的一起进了苏步青嘴里。

    “咚!咚!”

    随着两声剧烈的心跳声,苏步青痛苦的跪在了地上,右手紧紧的握住了左胸口。

    “稍微忍一忍,马上就不疼了。”江北然温柔的笑道。

    一旁全程目睹的沐瑶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往后退了一步,一想到自己曾经好几次想要对皇上动手,就觉得背后全是冷汗。

    他……他怎么还会蛊!?

    沐瑶知道江北然会的东西非常多,但没想到连这种邪门的东西的懂,要知道她一个魔教少女看到蛊都觉得头皮发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