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十九章 罪恶之都

第二百十九章 罪恶之都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十九章 罪恶之都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柳家……方家……虞家……好家伙,要说天道没安排我我是不信的。’

    看着宗主给的家族名单,江北然忍不住一阵扶额,那五朵金花所属的家族竟然都是各方城镇的领头羊,这让江北然确定了天道是真特么的针对他。

    也明白了为啥随便和他们说句话就能触发地级选项。

    ‘等等……按照林榆雁的情况来推,这五个不会也都是背景深厚吧?宗主,汝何吊啊!’

    江北然实在不觉得一个小小家族之女可以触发地级选项,所以就是归心宗里所有有背景的麻烦女人天道一次性打包全送他了?

    ‘要不要这么周到啊老铁!’

    将名单合上,江北然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

    送上门的全有背景,而他自己物色的两个一个是侠二代,一个是孤儿。

    侠二代虽然也是二代,但是侠嘛……基本和穷划等号,这次事情完全指不上吴清策他爹。

    ‘唉,差距啊!’

    叹了口气,江北然将名册扔到了一边。

    他并不觉得说服做这些家族是什么难事,可不想再节外生枝,让柳子衿她们来帮忙?那不是得让天道乐的*后面都开了花?

    ‘老子无福消受!’

    林家当然也是一样,林榆雁刚给他惹了这么大个麻烦,江北然正想着怎么远离她呢,哪里可能主动去找她。

    ‘不过远离她好像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啊……’

    之前林榆雁身上散发出来的不祥之气让江北然都觉得有些心慌,脑中所有的知识都解释不了一个玄师境弟子为何能散发出这等恐怖的狂气。

    ‘她身上的秘密怕是不比施堂主小。’

    另外江北然又不禁回忆起当年带着五朵金花误入那贼人阵法时,江北然就怀疑柳子衿是天生三阳体。

    这种体质发挥到极限后神鬼不侵,万法不进,简单来说就是一切精神或者灵魂方面的攻击都对她无效,是非常霸道的体质,尤其是到了*后期,很多强者都是主修神念,而这类*者最头疼的就是柳子衿这种体质。

    之前江北然还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毕竟天生三阳体万中无一,哪这么容易就让他碰到一个。

    但现在他确定柳子衿肯定就是天生三阳体,毕竟柳子衿可是天道“亲手”送到他面前的,哪里能算容易?

    ‘好家伙,宗主究竟什么路数?’

    如果说发现施凤兰有深厚背景时,江北然觉得一个宗门想找靠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现在这都几座“靠山”了?当狗也不能这么三心二意啊,要被主人抽的。

    所以这让江北然不得不思考一下,究竟是陆胤龙布局大到了极点,不动则已,一动整个玄龙大陆都要为止震颤的,还是他其实只是受自己牵连?那些家族会把“掌上明珠”送到归心宗来?完全是因为天道冲着他江北然导致的。

    ‘也许……宗主也和我一样心里苦?’

    想来想去,江北然还是觉得后者多一点?毕竟说到底陆胤龙只是个玄皇而已?绝对不足以撑起江北然想象中的那种野心。

    但话又说回来,他江北然能隐藏实力?陆胤龙又何尝不行呢?

    ‘算了,想这么多干嘛?反正老子有系统!’

    不再去思考这些有的没的?江北然将名册收起来到了后山。

    刚走进紫竹苑,便听到了锻造房有动静。

    走过去推开门,江北然看着正在敲打玄铁的顾清欢说道:“玄气太散了,要全部集中在右手上?并灌入锤中?不然你是没办法将玄气砸进去的。”

    听到师兄教导的顾清欢正要放下锤子行礼,就听到江北然摇头道:“不必行礼了,继续敲吧,我帮你看着。”

    “多谢师兄。”

    恭敬的朝着师兄点点头,顾清欢继续敲打了起了面前的玄铁。

    顾清欢在熟练掌握真元天罡决后?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中,空有一身深厚玄气的他?却是完全不知道怎么用出去,因为他连门内最基础的一字剑法都无法运用自如。

    而且他这一身磅礴的玄气用来使一字剑法简直是暴殄天物?使出举哑铃的劲去用绣花针,真的是怎么练怎么别扭。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b\\\\.\\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可师兄给的其他高级*他又都无法领悟?实在难受。

    江北然在观察了一阵顾清欢后也确定了?他现在除了当“充电宝”外?的确什么都做不了,简直把“偏科”发挥到了极致。

    竟然真的是除了真元天罡决外,其他什么*都练不会,属实神奇。

    思考之下,江北然决定在没找到下一本适合顾清欢的*前,先让他学习锻造之法。

    极品和绝品武器比起上品、良品和凡品来,最大的区别就是它们蕴含玄气,而要将玄气注入兵器内有两种办法。

    一是像江北然这样的技巧的,引天地中的灵气入兵器内,让灵气在兵器内自行转化为玄气。

    这种办法听起来简单,但能做到的人寥寥无几。

    二就是像顾清欢这样蛮力型的,仗着玄气深厚,不停地用玄气进行捶打,这种锻造法对铁匠体内玄气有着极高的要求,因为用这种办法捶打武器时不能停,一停气就散了,所以必须得一个口气锤到底。

    也就是说如果锻造者体内的玄气不够深厚,或是转换灵气的速度不够快,都会功败垂成,至于中途换人什么的想都别想,每个人的玄气特性都不一样,换个人来敲兵器直接碎了都有可能。

    所以这种办法听起来虽然像笨办法,但能做到的也很少。

    也正是因为打造极品以上的兵器要求如此高,所以这类兵器价格才会贵的离谱。

    半个时辰后,落下最后一锤的顾清欢已是精疲力尽,喘着重重的粗气坐在了地上开始运功回气。

    上前拿起那块铁砧上的玄铁,江北然感应了一阵后说道:“进步神速啊,看来你在锻造上的天赋和你*真元天罡决的天赋不相上下。”

    喘匀了气,顾清欢睁开眼道:“多谢师兄夸奖。”

    “另外我让你办的事进行的如何了?”

    顾清欢听完收起*,从乾坤戒中摸出一本册子道:“虽然还未收集完全,但师兄您交待的那些重点部分已经基本查到,全都记在了此册中。”

    接过册子,江北然点头道:“嗯,继续运功吧,我看一会儿。”

    “是。”应完一声,顾清欢继续盘腿坐下开始运功。

    将册子打开,江北然聚精会神的看了起来。

    一盏茶的时间后,江北然缓缓合上册子,同时嘴角略微上扬。

    ‘果然,梁国不过如此而已。’

    他上次让顾清欢办的下一件事正是去调查一下梁国各方面的状况,例如宗门、强者、政局、以及稳定程度等等。

    这些东西一个人查很慢,但如果有很多渠道,那了解起来就方便很多。

    而顾清欢就有着十分错综复杂的关系网。

    最终事实也如江北然所料,梁国和晟国完全就是一个水平线上的国家,甚至还更弱一点,因为她们的经济体系可以说是一塌糊涂,国内靠抢为生的强大宗门竟然有好几个。

    也正因如此,这群只会抢,不会自己生产的莽夫才将主意打到了隔壁的晟国来,打算一波致富。

    只是这群莽夫虽然莽,但也没莽到没脑子,他们知道晟国比起他们只强不弱,所以才暗中使些手段,打算趁火打劫。

    ‘嗯……如果他们狗咬狗的话,应该能消停一阵吧?’

    虽然狗咬狗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分赃不均的情况下,但让它提前发生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一对夫妻幻想如果中了一千万该怎么花时,都能争的打起来。

    也就是说只要病画的够圆,就足以让这些人在还没有吃到时就先为怎么分这个饼打起来。

    当然,这也只是江北然的计划之一,如果行不通的话,他还有乙丙丁等一系列后续。

    ‘爷就不信折腾不死你!’

    将册子还给已经恢复过来的顾清欢,江北然开口道:“嗯,做得很好,争取快点将剩余的部分也查完。”

    “是。”

    重新拿起那块已经算是半成品的玄铁,江北然刚打算再指点顾清欢两句,就听到了摄魂铃铛的声音,不用问也知道是吴清策回来了。

    片刻后,吴清策推开木门,大步流星的走进了紫竹苑。

    不等他张望,江北然便从锻造房走出来道:“你倒是回来的是时候。”

    “师兄!”吴清策激动的喊了一声后就朝着江北然飞奔而来。

    因为分工不同的原因,吴清策这几个月一直在峰州内四处奔波,因为一直没接到师兄的传令,所以连师兄当上皇帝他都是从顾清欢那听到的。

    这让吴清策感觉自己受到了冷落,所以这次一听闻师兄回宗的消息,就赶紧处理的完手头上的事情赶回来了。

    “停。”

    拦住了飞奔而来的的吴清策,江北然开口道:“浮夸,不就几月没见嘛,这不是代表着我现在对你办事越来越放心了?”

    听完这句话,吴清策这几月内心的委屈瞬间一扫而空,鞠躬行礼道:“按您的吩咐,我已经让数个宗门的中高层管欠下人情了。”

    “嗯,具体有哪些宗?”

    吴清策听完立刻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只卷轴递向江北然。

    “我都写在上面了。”

    拉开卷轴看了眼,江北然稍微看了几眼便收了起来:“嗯,做事的确比以前有条理多了,再接再厉,我要你做到的可不止这些。”

    “是!”吴清策拱拱手,“我这次回来,是有事相求师兄指教。”

    “何事?”

    吴清策立即从腰间取下万钧递向江北然道:“师兄,万钧似乎已经培养出器灵了,只是我不敢确定,也不知道该怎么培育下去,所以才想向您请教。”

    ‘还真让这小子中奖了啊,欧皇附体?’

    虽然之前江北然就知道万均有了要诞生器灵的苗头,但苗头只是苗头而已,有苗头却没有后话的兵器可以说是数不胜数。

    但没想到万钧竟然真的培育出器灵了,这是江北然当初打造它时都不曾想到的。

    伸手接过万钧,刚入手,江北然就听到万钧传出一声剑鸣,就连剑身都有些颤抖,就好像是表达着紧张的情绪,但很快万钧就恢复了常态,因为它从江北然身上感知到了十分熟悉的气息。

    “嗯,果然是器灵,虽然还很弱小,但万钧的确已经迈入法宝的范围了,属于你的法宝。”江北然说完重新将万钧递回给了吴清策。

    听到师兄口中确认的话语,吴清策激动的无以复加,伴生器灵!这等法宝就算是玄王,甚至玄皇都不一定能拥有。

    “现在这器灵还太过弱小,经不起太高强度的锤炼,等到它真正开启灵智那天你再带来,届时我会想办法再拉高一下它的上限。”

    “是!”吴清策激动道。

    看着吴清策用脸在万钧上蹭了又蹭,江北然想着给他灵丹和寻找高级的*可以往后推推了。

    就凭这把法宝级的武器,柳子衿她们五个再怎么拼命*也是不可能打赢他的。

    将万钧重新挂到腰间,吴清策朝着江北然拱手道:“师兄,皇宫里……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吗?”

    “哦,我还缺个贴身小太监,你要来吗?”

    吴清策一听立马就焉了,知道自己问错了话,只好眼观鼻,鼻观心,道一声“我错了。”

    “你很闲是吧?看来是我给你的任务还不够多啊。”

    “不不不,我知道错了。”吴清策一顿摇头。

    “如今峰州只是初步稳定,还有许多不安定因素散落在各个地方,去把那些事情处理掉才是你现在的正事,明白了不?”“是,我明白了。”吴清策拱手道。

    “嗯。”点点头,江北然将手按在了吴清策得胸口上,感受了好一会儿后说道:“不错,七成力的雷炎淬体丹你已经吸收的差不多了,若是做好准备……”

    江北然说着拿出一颗有着金色丹纹的青色灵丹道:“我便助你服下这颗十成立的雷炎淬体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