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二十章 团聚

第二百二十章 团聚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二十章 团聚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滴答……”

    随着江北然的回答,中堂内除了记时的漏壶外异常安静。

    陶阳博的脸色有些难看,在自家儿子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告诉他后,他自认已经足够气,但这位新皇今天似乎是吃定他了,就是要拿他开刀。

    思绪电转间,陶阳博用余光瞟了一眼江北然身后那个持剑而立的高傲女子。

    嗯!?

    陶阳博眼睛猛地一瞪!刚才入堂时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江北然身上了,所以没注意他身后的女子,这会儿定睛一看,才发现她不就是当年掩月宗英杰会上大出风头的殷江红之女吗!

    那次多作为雷鸣宗管事之一,陶阳博也去参加了那次英杰会,像沐瑶这么出风头的人物,他自然是记在了心中。

    那魔头竟把自己女儿送来给这皇上当护卫!?

    陶阳博面色顿时更沉重了,刚才他还想着这小皇帝若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他也不会手软,必须让这小皇帝知道知道他这陶家之主也不是好惹的。

    但现在知道殷江红如此看重这小皇帝后,他就有些心虚了,在峰州现在这样的状况下,他真的不确信雷鸣宗会不会为了他去和殷江红正面碰撞。

    而且他之前就听到过消息,这位小皇帝是关宗主亲自挑选出来送去当皇帝的。

    也就是说眼前这小皇帝背景之深,很可能超过他的想象。

    最终陶阳博还是服软了,他不过只是雷鸣宗手下一个收集资源的小家族而已,和一个有可能被黑白两道势力撑腰的皇帝硬碰硬?

    他是真没这资格。

    分析完所有利弊,陶阳博笑道:“当然,当然,皇上既然开了金口,老夫自当照办。”

    说完便看向陶英发道:“英发,去,把矿上的新河村村民都带到府上来。”

    虽然不明白父亲为什么如此轻易的就同意了此事,但陶英发还是立即拱手道:“是,儿子这就去。”

    大约两个时辰后,八十余个男子被陶英发带了回来,这些人都换上了新衣,脸上虽然都有伤,但洗的都挺干净。

    很明显,陶英发明白既然爹已经给了皇帝这个面子,那就索性给到底,省的又被这新皇趁机发飙。

    “皇上,你要的新河村的村民都在这了。”陶英发看着江北然说道。

    看了眼直奔人群的庄稼汉鬼魂,江北然问道:“如何,你们村的人都在这了吗?”

    “都在这哩!都在这哩!没来的都死在矿上了,活着的都带来了哩。”

    庄稼汉一边说一边缓缓停在了一个面黄肌瘦的青年面前。

    “屁娃子!好样的!爹就知道你挺得住!咱遇上好皇帝了,能回家了!能回家了啊!回去后记得好好照顾你娘!俺不在了,地里的农活你要记得帮着干!知道不!”

    看着毫无反应的儿子,庄稼汉用力抹了一把眼泪,掉头又冲回江北然面前跪下连磕了几十个头。

    “皇上的大恩大德!俺就是喝了孟婆汤也忘不了!俺下辈子一定给您当牛做马!以报答您的恩情!”

    听庄稼汉也确定了新河村村民都已经在这,江北然扭头对陶阳博说道:“陶领事,希望以后这样的误会,不要再发生了。”

    “哈哈,当然不会,当然不会。”陶阳博陪笑着说道。

    “那就太好了。”

    说完江北然看向村民们道:“你们自由了,随朕出来,朕带你们回家。”

    新河村村民现在其实还处于非常茫然的状态,刚才这位平时一直高高在上的大恶人突然解开了他们的脚链,还给了他们热乎乎的白馒头吃。

    甚至吃完馒头还让他们洗了个澡,清洗身上的伤口。

    不少村民在洗澡时都不禁想着这是不是最后一顿了?

    他们心中恐惧,但又不敢做出任何反抗,因为她们反抗过,但下场凄惨无比。

    于是乎,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情,他们跟着大恶人进了城,准备接受他们的命运。

    但没想到就在他们以为自己要遭受什么更大的磨难时,却有一个自称为“朕”的人告诉他们……

    “你们自由了,可以回家了。”

    他们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所以在听完后还是呆呆的站立在原地,一步都不敢往前走。

    人群中的孔二狗也一样,他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只觉得一定有什么更可怕的事情等着他们。

    然而就在他瞪大着眼睛观察周围时,突然感觉*上传来一阵力道,整个人踉跄着冲出了人群,跪在了江北然面前。

    本能护住自己头部的孔二狗立即蜷缩成一团,浑身颤抖着说道:“不要打俺,俺跟你走,俺跟你走。”

    将孔二狗从地上扶起,江北然拍了拍他身上的灰道:“走,随朕出去。”

    说完便拉住孔二狗一起出了陶府。

    剩余百姓见状,在发现院子里的人的确没有拦住二狗后,纷纷也跟了上去。

    等到江北然将所有村民带离陶府,陶风雪走上前朝着陶阳博拱手道:“父亲,就真的这样放他们离去吗?一次这样,若是还有下次呢,这皇……”

    “不必多说。”陶阳博摆摆手,“这小皇帝正在兴头上,我们没有必要当着出头鸟,晚点我会将此事告知唐宗主,到时让他来定夺就行了。”

    陶风雪听完顿感大有道理,这种有着黑白两道首领照着的麻烦人物,他们陶家对付不了也很正常,就这大麻烦丢给雷鸣宗,不比他们自己来处理省事的多?

    “父亲英明!”陶风雪敬佩道。

    城外,江北然已经将一众村民带了出来,这时沐瑶上前小声问道:“皇上,那陶阳博如此轻易的就答应了我们的要求,那我们岂不是很容易就能将其他被*的百姓们一起放出来?”

    瞥了他一眼,江北然回答道:“那陶阳博只是不想自己惹上这件麻烦事而已,等我们一离开,他必然会去找雷鸣宗诉说此事,一次两次的,那雷鸣宗也许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次数多了,泥人尚有三分火,何况是一方宗主。”

    “那……我们以后该怎么办?”

    江北然微微一笑,没有答话,继续带着村民们朝着新河村走去。

    看着江北然的背影,沐瑶不知为何有一种心安的感觉,心底有一种只要相信眼前这个男人,一切就都会变好的感觉。

    一路上,村民们一直不敢说话,直到真正见到来到了村子门口,一直跟在江北然身边的孔二狗才壮着胆子问道:“您……您真是救俺们回来的?”

    “你们不是已经到家了?”江北然笑道。

    这一下,其他原本面如死灰的村民也慢慢恢复了生气,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最起码他们还有机会看看自己的家人。

    于是他们齐齐跪下道:“谢谢青天大老爷!谢谢青天大老爷啊!!!”

    “别跪了,快回去吧,你们家里的人都在等你们。”

    “哎!谢谢大老爷!谢谢大老爷!”

    “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村民们站起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着村子的方向跑去,仿佛完全忘记了身上的伤痛。

    新河村中,一群妇人正将拾来的柴火点燃,双手合十着朝火堆旁的一个麻袋拜了三拜。

    “愿皇上长寿健康,福如东海。”

    祈祷完,一个妇女正要从麻袋中取出粮来,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极远处传来。

    “荣芳!!!”

    妇女的手一下顿珠,看着其他其他人问道:“你们听着什么声了吗?”

    几个妇女刚要回答“没听着”,就听到一阵杂乱的叫喊声涌入了她们的耳朵。

    “招娣!!!”

    “红梅!!!”

    “翠花!!!”

    随着叫喊声越来越清晰,妇女们齐齐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互相看了几眼。

    “好像是俺男人?”翠花无比惊讶的说道。

    “是俺男人!这声音就是俺男人!不会错的!大刚!!!”

    “红衣!!!”

    霎时间,所有妇女全都呼喊着迎出村去,激动的泪水不停往下淌。

    终于随着喊声越来越接近,向着对方奔跑的两群人终于看清了对方。

    “铁柱!!!”翠花第一时间认出了自己的男人,哭喊着扑进了他的怀里,一双手紧紧的抱住了他,就好像松开他就会消失一般。

    接着更多人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纷纷激动的抱在了一起。

    跟在村民们身后慢慢走过来的江北然看着这一幕满是感慨,乱世人不如太平犬,在这阶级无比森严的时代里,百姓根本没有生活可言。

    等到久别重逢的喜悦慢慢褪去,眼尖的红梅指着不远处的江北然喊道:“皇上!是皇上把俺们男人救回来的!”

    顺着红梅所指的方向,其他人也纷纷朝着江北然看来。

    妇女们纷纷下跪道谢,男人们则是一脸懵逼。

    皇上!?那位大老爷是皇上!?

    他们很多人这辈子见过最大的官就是村长,哪里知道皇上是什么样,如今知道竟是皇上救了他们,一个个都难以置信,毕竟他们一直觉得皇帝远在天边,怎么会跑来这解救他们。

    知道他们的婆娘一个劲拉着他们说道:“快跪下谢谢皇上。”

    男人们才齐齐跪下道:“谢谢皇上大人!谢谢皇上大人救命之恩!”

    “不必谢我,让着家去吧。”

    但村民们还是一个劲的在那磕尤其是孔二狗,他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用力按着自己的头往地上磕,可以说每一下都掷地有声。

    “皇上……俺……俺男人还没回来,是在后面吗?”

    这时一个妇人一路跪到江北然面前问道。

    “村里的男人都在这了,没回来的……就是没了。”

    妇人听完先是一愣,接着放声大哭道:“大毛啊!!!你怎么这么命苦啊!!大毛啊!!”

    在妇人放声痛哭时,庄稼汉鬼喊慢慢走了过来,伸出手揉了揉妇人的头说道:“唉,婆娘,对不起啊,俺没挺住,没能或者回来抱抱你,以后你跟二狗好好的,让他赶紧找个媳妇,生个大胖小子,把俺们孔家的香火续下去,俺下辈子还当你男人。”

    说完他转过身朝着江北然磕了个头道:“皇上,俺能不能求您再帮俺个忙。”

    “说吧。”江北然点点头。

    “您帮俺跟俺婆娘说一声,俺答应她的红胭脂已经买了,就藏在床头柜后头,没来得及跟她说俺就被抓走了。”

    “好,我答应你。”

    答应完,江北然便走到妇人面前将她男人的话转告给了她听。

    妇人听完先是满脸惊讶的看着江北然,看到江北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才一头磕在地上,再次放声痛哭起来。

    “皇上,俺一定是做了几辈子好事,才能遇上您这样的大好人,俺下辈子一定来给您当牛做马!您等俺!俺一定来!”

    江北然听完笑着点头道:“好,我等你来。

    妇女们纷纷下跪道谢,男人们则是一脸懵逼。

    皇上!?那位大老爷是皇上!?

    他们很多人这辈子见过最大的官就是村长,哪里知道皇上是什么样,如今知道竟是皇上救了他们,一个个都难以置信,毕竟他们一直觉得皇帝远在天边,怎么会跑来这解救他们。

    知道他们的婆娘一个劲拉着他们说道:“快跪下谢谢皇上。”

    男人们才齐齐跪下道:“谢谢皇上大人!谢谢皇上大人救命之恩!”

    “不必谢我,让着家去吧。”

    但村民们还是一个劲得在那磕尤其是孔二狗,他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用力按着自己的头往地上磕,可以说每一下都掷地有声。

    “皇上……俺……俺男人还没回来,是在后面吗?”

    这时一个妇人一路跪到江北然面前问道。

    “村里的男人都在这了,没回来的……就是没了。”

    妇人听完先是一愣,接着放声大哭道:“大毛啊!!!你怎么这么命苦啊!!大毛啊!!”更新最快..()/ ../

    在妇人放声痛哭时,庄稼汉鬼喊慢慢走了过来,伸出手揉了揉妇人的头说道:“唉,婆娘,对不起啊,俺没挺住,没能或者回来抱抱你,以后你跟二狗好好的,让他赶紧找个媳妇,生个大胖小子,把俺们孔家的香火续下去,俺下辈子还当你男人。”

    说完他转过身朝着江北然磕了个头道:“皇上,俺能不能求您再帮俺个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