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十九章 真正的“敌人”

第二百十九章 真正的“敌人”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十九章 真正的“敌人”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丽安城、麻西街、陶府。

    被陶英发陶英发带到这里后,江北然一行四人便坐在中堂中喝着丫鬟奉上的茶水。

    不一会儿,一名风度翩翩的白衣公子走进了中堂,而陶英发则是屁颠屁颠的跟在了这位白衣公子后面。

    “你就是皇上?”

    看着坐在上座喝茶的江北然,白衣公子口气略带戏谑的问道。

    不过白衣公子问完时,中堂内却是陷入了安静,谁也没说话。

    白衣公子眉头一蹙,走到江北然面前道:“好一个晟国新皇,跑来我陶府摆谱意欲何为?”

    这时沐瑶挡在江北然面前道:“在此堂中,我等只问犬吠,未闻人言,只是不知这犬吠之声是从何发出。”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丫头!本公子便让你指导指导,究竟是何人在犬吠!”白衣公子说着周身玄气猛地爆处,赫然已是大玄师之境。

    看着白衣公子进门就出言不逊,江北然便知道陶英发带他回府不是来好好谈事,而是来搬救兵的。

    不过这种挑衅江北然是很乐于见到的,毕竟谁先动手谁理亏,有利于收拾完他后的谈判。

    见到对方已是大玄师之境,沐瑶却也丝毫不怂,直接拔出霜华宝剑爆出了自己冰蓝色的玄气。

    “哼!区区玄师也敢在本公子面前拔剑,找死!”白衣公子说完直接聚起青色的玄气置于剑身上,整个人如狂风一般向沐瑶席卷而来。

    “摔倒。”

    随着江北然一句低语,原本气势惊人的白衣公子瞬间一个狗吃屎摔倒在了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很好,对大玄师也能起到很好的效果。’

    虽然江北然有一万种方法能让眼前这个区区大玄师出丑,但想到言灵还没拿大玄师当过试验对象,便试了一下,想不到效果依旧如此拔群。

    莫名摔倒在地的白衣公子感觉到万分丢人!愤怒之下连忙爬了起来,瞪着沐瑶喊道:“你用了什么妖法!”

    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的沐瑶莫名道:“你自己摔倒的,关我何事?”

    “很好,倒是有些门道,那你再接我这招试试!”白衣公子说完气势再起,整个人高高跃起,青色的玄气如龙卷风一般包裹住了他的身体。

    这一招气势比起刚才要可怕许多,这让沐瑶也不得不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取出自己的护身法宝抵挡。

    “疾风如……”

    就在白衣公子准备喊出招式名字时,江北然再次低语道:“坠落。”

    接着又听“轰”的一声!半空中的白衣公子垂直落下,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深坑。

    这下全场的人都懵了?刚才摔倒那一下还有可能是不小心?但第二次又这么掉下来,就明显是人为的了。

    狼狈无比的白衣公子再次从地上挑了起来?但这回却是不敢在大放厥词?而是往后两步。

    ‘这娘们太邪门了,明明只是个区区玄师境?却掌握了这么厉害的妖法,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连连中招?实在可怕。’

    沐瑶当然也是懵的?对面这个大玄师货真价实,两次出招玄气之力都在她之上,原本她以为自己要祭出大爹给的玄级法宝才能赢下此战,但眼前这人却如像是失了智一般?尽做些愚蠢之举。

    “大哥?你没事吧?”陶英发连忙上前扶住自己的兄长问道。

    “无妨。”白衣公子摆摆手。

    这倒不是他逞强,刚才那两下摔倒的确就只是普普通通的摔了一下,并没有任何玄气之力附加在上面,就好像是一个高人在调戏小辈一般。

    等惊讶之情慢慢褪去,陶英发的嚣张气焰也稍微收敛了一些?看着沐瑶问道:“不知姑娘是哪个宗门的高徒。”

    “呸!谁是什么宗门高徒了,听好了?本姑娘乃是灵龙教教徒。”

    ‘灵龙教……’

    听到沐瑶是灵龙教教徒,陶英发本就所剩不多的气焰彻底熄灭了?开玩笑……灵龙教,那可是那位玄宗级强者殷江红所创的魔教?他们哪里惹得起。

    ‘虽然听说过这次上位的新皇得到了正魔两道的大力支持?但没想到殷江红竟然会教中弟子来给这新皇当护卫……不给新皇面子就是不给他面子的意思吗……’

    虽然心中还是很不爽?毕竟一直以来,在晟国任何一届朝廷都不敢插手他们宗门的事情,但形式比人强,眼前这灵龙教弟子不仅比他厉害,背景还比他狠。

    ‘好汉不吃眼前亏,权且忍下他们这一回,到时候再将此事告诉唐宗主,我就不信这小皇帝真能让宗门给朝廷让步。’

    咽下这口气,白衣公子先对陶英发耳语了两句,等他离去后才收起剑朝着沐瑶拱手道:“原来是殷教主的弟子,失敬失敬,刚才舍弟传话不清,闹了些误会,还请几位原谅则个。”

    见对方怂了,沐瑶也就收起自己的霜华宝剑退到了江北然身后。

    明白眼前这位皇帝才是主话人的白衣公子强吞一口气,上前行礼道:“刚才招待不周,在下给皇上赔礼了。”

    “既是误会,那便让它过去吧,公子便是这陶府的话事人吗?”

    “不,只是家父不在家中时,在下才代为管理,在下姓陶,名雪风,乃陶家嫡子。”

    “原来如此,那你应该听你弟弟说过朕来你们陶府所为何事了吧。”

    陶雪风点点头,坐上主人位道:“只是皇上似乎误会了什么,矿场上那些工人可都是我们去村子里招来的,招工应该不算犯法吧?”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庄稼汉一听立即就急了,拿起草叉就喊道:“你个没腚眼子的畜生!明明是你们逼着俺们去!咋就成了招我们了!老子叉死你!”

    说完举起草叉对着陶雪风就是一顿叉,叉完还不忘看向江北然解释道:“皇上!您可不能相信了这恶人的话,这小白脸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安抚了那庄稼汉两句,江北然看着陶雪风问道:“如此,可否让我去矿场上问问那些工人,若他们真是自愿,那朕便不再过问此事,若他们不是自愿,就请陶公子将他们放回自己的村子中,如何?”

    陶雪风听完面色一凝,有些被架在火上烤的感觉,若是他这次答应了这新皇的要求,放了那些工人,那万一这新皇又去他们陶家别处的产业巡查该怎么办?还能全都放了不成。

    可不答应吧……他也不知道会承受什么样的后果,万一那殷江红打上门来,他可就成陶家的罪人了。

    为难间,陶风雪转移话题道:“皇上你这一路翻山越岭的过来辛苦了吧,要不我们先用膳,用完膳我们再讨论此事如何?”

    喝了口茶,江北然回道:“陶公子可是要等令尊归来吧,无妨,朕可以等。”

    听到自己打算拖延的想法被皇上轻描淡写的说出来,且完全无所谓的样子,陶风雪莫名气势上自己矮了一头,于是脑子一热,拍板道:“皇上多想了,此事我自己做主便可,我可以让皇上去我们矿场问询那些工人,但若是他们的确自愿为我陶家做工,皇上你是不是该向我们陶家赔礼?”手机端../

    江北然笑了一声,看着陶风雪说道:“就怕你们陶家受不起。”

    一瞬间,陶风雪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向自己袭来,脑袋就好像被什么钝器重锤了一下般。

    ‘怎么可能!?皇上不是只有普通人才能当吗!?怎么这皇帝有着这等气势!?’

    慌乱之间,底气越发不足的陶风雪已经感觉自己脑袋有些晕了,对于刚才鲁莽答应下来的事情也感到了后悔。

    ‘我怎么就冲动了呢!’

    就在陶风雪万般后悔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贵迎门,老夫来迟了,还请贵海涵啊!”

    听到这声音,陶风雪瞬间松了一大口气,他们陶家的主心骨回来了。

    江北然则是有些遗憾,刚刚稍微激了那陶风雪一下,本来可以让他露出更多破绽的,但这回他爹回来了,他自然也就没了说话的份。

    不一会儿,一位留着长须的中年男子走进了中堂,看着主任位上的陶风雪道:“风儿啊,有没有好好招待贵?”

    陶风雪立即迎上去回答道:“回禀父亲,开始时有些小误会,但现在已经说清楚了,孩儿正打算请皇上在府上用膳呢。”

    中年男子扫了眼地上的深坑,随即笑道:“那就好。”说完看向江北然道:“这位便是皇上了吧,老夫陶阳博,刚从雷鸣宗归来,误了接驾,还请皇上勿要责怪。”

    ‘嗯……老的还是比小的会来事。’

    一句话里先是表达了他不打算撕破脸的立场,又拿出雷鸣宗压了压自己,可谓是不卑不亢。

    “陶领事气了,朕来的突然,陶领事不在也是正常。”

    坐上空出来的主人位,陶博洋又功守道:“听犬子说,皇上此行来是因为矿场之事?”

    “正是。”江北然点点头,“不知陶领事可知朕所发布的新政令?”

    “知道,当然知道,满大街都贴着告示,还有专人诵读,老夫想不知道都难啊,皇上这雷霆手段,真是让老夫大开眼界啊。”

    “那陶大人为何还要抓新河村的村民为你挖矿?”

    陶阳博听完叹口气道:“唉,老夫也是有苦衷的啊,老夫这陶府虽然背靠雷鸣宗,平日里是很威风,但这辛苦只有自己知道。”

    虽然陶阳博说的有些模棱两可,但这话一出,就等同于他承认了他的确将村民抓去挖矿之事,而不是像他儿子那样找些拙劣的借口。

    ‘老狐狸要打感情牌?’

    在江北然的猜测中,陶阳博继续道:“老夫每个月都要上供千块灵石给雷鸣宗,还有粮食、矿、纸、丝绸等等东西,这要是交不全,老夫这全家大小也是有性命之忧啊。”

    听完陶阳博这话,江北然脑中突然有一道白光闪过。

    ‘对啊!’

    江北然突然发现自己一直想错了,作为皇帝,他要去对付的不该是那些宗门,就算有关十安和殷江红给他撑腰,如果硬来的话,压制一时可以,但这些宗门绝对会将他视作眼中钉,与处置而后快。

    而且强压政策不管对谁都是一种不能长期使用的方法,因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

    只有双赢才是能让双方关系一直持续下去的最好模式。

    自己一直想着怎么让那些宗门改变想法,殊不知像关十安这样的宗门之主为何会如此缺乏对底层百姓的认知,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根本不亲手“剥削”人民,每一个宗门几乎都有一个“民间代言人”,就像集源镇排在第一第二的叶家与邵家,看似威风八面,其实只不过是四方宗和满月教手下一个打杂的。

    对于*者来说,*才是头等大事,至于挖灵石,种菜,养蚕等等这种下等人的活,他们自然是不会去做的,全都直接丢给了下属的家族。

    而这些下属的家族既要保证完成自己的任务,又要从中捞取油水,苦的自然就只有百姓了。

    所以这一刻江北然悟了,他要对付的不是那些宗门,而是宗门下面那些世家大族!

    ——————————————————————————————————

    自己一直想着怎么让那些宗门改变想法,殊不知像关十安这样的宗门之主为何会如此缺乏对底层百姓的认知,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根本不亲手“剥削”人民,每一个宗门几乎都有一个“民间代言人”,就像集源镇排在第一第二的叶家与邵家,看似威风八面,其实只不过是四方宗和满月教手下一个打杂的。

    对于*者来说,*才是头等大事,至于挖灵石,种菜,养蚕等等这种下等人的活,他们自然是不会去做的,全都直接丢给了下属的家族。

    而这些下属的家族既要保证完成自己得任务,又要从中捞取油水,苦的自然就只有百姓了。

    所以这一刻江北然悟了,他要对付的不是那些宗门,而是宗门下面那些世家大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