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十六章 才女

第二百十六章 才女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十六章 才女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5章

    “皇上”

    慢悠悠的回到静心殿,江北然刚打算进门,就听到一声娇滴滴的喊声。

    扭头看去,江北然开口道:“哦,是芷仪来了啊。”

    如今毓秀宫中的嫔妃们地位比较尴尬,因为具体来说她们是前朝的妃子,现在换了新皇帝,她们自然也就什么身份都没了,照理来说不是给先皇陪葬,就是一起流放,当然,有些重口味的皇帝也留下一些垂涎许久的母妃给自己当老婆。

    前些日太傅表示后宫管理也是帝皇重要的一环,那些毓秀宫中的女人现在既不是嫔妃,也不是宫女,留在宫中实在奇怪。

    江北然稍加思索,便给了她们一个全新的身份,才人,意思是有才艺的女人。

    这些嫔妃久居深宫,平日里没事自然会去找些爱好,比如刺绣、音律、舞袖等等。

    那江北然就让她们将自己的爱好才能继续发扬光大,以后搞个合唱团、歌舞团、戏剧团的也是颇为不错。

    而眼前这位秋芷仪便是后宫这五千佳丽中综合素质最突出的一个,可谓是能唱能跳,能绣能织,尤其吹的一手好箫,美美吹箫时都能将飞鸟引来,极为神奇。

    听王守贵说,这秋芷仪是刚选进来的秀女,还没见到皇上呢,邓博就被抓走了。

    要知道民间坐着皇后梦的民女可是千千万,想要被选中当秀女,那可是经过内务府层层选拔的,秋芷仪好不容易一路脱颖而出,进攻却告诉她皇帝没了,这让她实在憋屈的慌。

    如今又来了一位新皇帝,而且还没选皇后,这可是让秋芷仪心急的不行,屡次试探后,她发现自己可以离开毓秀宫,于是便迫不及待的来吸引皇上注意了。

    一日夜里,江北然正在往寝宫走,突然听到一阵洋洋盈耳的箫声传来。

    配合着当时的月光,突然被触及到某个记忆点的江北然不禁可道:“何人在月下吹箫?”

    就这样,江北然便初识了这位才貌双绝的秋芷仪。

    ……

    听到皇上记住了自己的名字,秋芷仪那叫一个喜出望外,立即上来做了个万福道:“妾身见过皇上,皇上可是早朝刚归?”

    见到秋芷仪殷勤的样子,站在江北然身后的沐瑶不禁噘起了嘴。

    因为江北然对于宫中绝大对数佳丽都不假辞色,这让沐瑶心里莫名的很高兴,认为江北然眼光极高,且不滥情,是个少有的好男子,比只娶了八房小妾的大爹还要好。

    但秋芷仪却是其中特殊的存在,不仅那日晚上被皇上特地叫到身前,今日还亲切的叫上了名字,这让她心中不禁感觉胸口有些不舒服,怎么看那个秋芷仪怎么不舒服。

    另一边,邓湘涵也不停打量着秋芷仪。

    她倒没抱有敌意,而是想要找出她身上吸引皇上的点,毕竟她从未放弃过“*”这一性价比最高的方法。

    姿色虽然上佳,但绝算不上翘楚,应该不至于让皇上对她另眼相看,所以……皇上果然是喜欢听箫吗?

    默默记下这一点的邓湘涵决定回去好好学习一番。

    听到秋芷仪的可题,江北然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皇上如此勤勉,实乃天下百姓之福,妾身真是敬佩万分,不如让妾身为您吹上一曲解解乏如何?”

    “不必了,朕看书时喜欢安静一些。”

    秋芷仪一下顿住,后面都已经准备好的说辞被这一局喜好安静给堵了回去。

    沐瑶听完心中暗喜,简直恨不得上去嘲笑秋芷仪一番。

    邓湘涵则是默默将皇上看书时喜欢安静这一点默默记下。

    见皇上说完便准备走,秋芷仪连忙扶着额头说道:“皇上,妾身近日总觉得身体虚弱,使不出半点力气,听闻陛下医术无双,可否替妾身诊断一二?”

    因为之前在上朝时治好了一位突然咳血倒地的六旬老臣,江北然便在宫中得到了这医术无双的美名。

    看了眼秋芷仪那微微娇喘做捧心状的样子,江北然开口道。

    “多喝热水。”

    说完便回静心殿去了。

    皇上……果然和那些凡夫俗子完全不同,看来还得从长计议才行。

    暗自下定决心,秋芷仪转身离去。

    踏进静心殿,江北然迎面撞上了正在落叶下练习跳舞的邓烁婉,她是邓博的三女儿,也就是三公主,平乐公主。

    落叶下,邓烁婉的舞姿曼妙,只见一阵颤栗从她左手指尖传至肩膀,又从肩膀传至右手指间,手上的银钏随之振动,每一个动作都是自然而流畅,仿佛在风中舞蹈的精灵。

    感受到皇上的目光,邓烁婉的舞姿突然变形,最后不得不停下做了个娇羞的表情,就好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

    再往前走,江北然又看到六公主邓韵梦坐在一张桌前画着水墨画,墨笔丹青,如行云流水绕素笺,展瀚海崇山依旧颜,颇有大家风范,注意到江北然的目光时,邓韵梦微微一笑,十分柔美。

    连续看到两个公主的江北然不禁挑了挑眉,心中有了些明悟,估计是邓湘涵知道自己封了那些后宫女人为才女后,以为自己喜欢有才华的女子,这才将自己的妹妹们一个个都拉过来在这才艺展示。

    事实也不出江北然所料,在回御书房的路上,江北然一一看到了各位公主展示的各种才艺,其中甚至还有舞剑的,但不管表演的是什么,在注意到自己的目光后,都会立即展现出自己独特的魅力,或是展颜一笑,或是娇羞躲避,亦或是大胆相邀。

    好家伙,还真是品种齐全。

    心中感叹着推开御书房的门,在要跨进去时,江北然一愣。

    只见才黄口之岁的落玉公主正挥动着长袖跳着她自己估计也跳不出第二遍来的怪舞,在发现皇上进来时,落玉公主邓淑玉立即卧倒在地上摆出一个*的姿势使劲眨着眼睛,似乎是在抛媚眼。

    看着一个十岁小女孩正在大胆的勾引自己,江北然头上突然青筋暴起,冲上去抱起邓淑玉对着*就是一顿打!

    “啊!啊!啊!!”

    突然挨打的邓淑玉忍不住发出了一连串的惨叫,感觉自己的*都要裂成八瓣了。

    “呜呜呜呜……皇上,我知道错了,别打了,呜呜呜。”

    听到邓淑玉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江北然才放下她深吸一口气道:“若是再让朕看到你以后做此媚态之姿,就不止是*开花了!”

    “呜呜呜,我知道了。”邓淑玉揉着*哭道。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江北然又看向邓湘涵道:“你!再出这种馊主意,当心朕把你们都轰出宫去!”更新最快..()/ ../

    “是,奴婢知错。”

    但道完歉邓湘涵心中却是颇为疑惑,明明之前那些妹妹们都没受到皇上的责难,怎么九妹就不行呢?就算皇上不喜欢小的,也不至于这么狠心吧。

    发泄掉心中的无名火,江北然指着邓淑玉对孔芊芊道:“去拿些蜜饯来给她吃。”

    “奴婢遵旨。”孔芊芊说完便去拿蜜饯了。

    不一会儿,嚼着蜜饯的邓淑玉逐渐停止了抽泣,看着眼前死死盯着自己手中蜜饯的宫女,邓淑玉从瓶子中拿出一块递向孔芊芊道:“你要吃吗?”

    孔芊芊虽然很想点头,但想起皇上立过的规矩,还是连忙摇起了头。

    见孔芊芊摇头,邓淑玉又将蜜饯重新放回了自己嘴里。

    虽然*还是*辣的疼,但邓淑玉却是有些好奇的看向了皇上。

    感觉有一道视线一直在停在自己身上的江北然放下书,看着邓淑玉说道:“怎么了。”

    “没什么。”邓淑玉连忙低下了头。

    但不一会儿,又悄悄抬起头看向了皇上。

    “有事便说。”江北然再次可道。

    “我感觉皇上您真是个好人。”

    好家伙,被七岁的小女孩发了好人卡还行。

    翻了个白眼,江北然刚打算继续看书,就看到邓淑玉跑过来来抱住了他的腿。

    “皇上,您会一直保护我们吗?”

    看了眼邓淑玉可怜的样子,江北然回答道:“只要你们在这宫中,便是朕的人。”

    邓淑玉虽然不是半懂不懂,但却觉得很有安全感,张开口,又想说些什么,却是想起了姐姐的叮嘱,又把话咽了回去。

    这时邓湘涵开口道:“奴婢把她带出去吧,别让这孩子影响了皇上看书。”

    江北然点点头,抬起脚将邓淑玉递给了邓湘涵。

    看着邓湘涵抱着自己妹妹出去的背影,江北然不禁感慨这些公主也是不容易,用尽全力想活着的样子挺让人心疼。

    事情会变成这样也不能怪他们那位父皇,毕竟在这晟国当皇帝,是真的太不容易了。

    夜里批改奏折时,感觉内容有些大相径庭的江北然放下毛笔沉思了起来。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他现在是越来越适应皇上这个身份,同时也有些不想再这样继续循规蹈矩下去了。

    之前他一直按部就班的学着该怎么做皇帝,是因为他知道在想要改变某些事物前,必须先了解它,不然根本无从下手。

    如今一顿变革已经为晟国打下了基础,在这样的基础上,江北然决定做些有意思的事情,之前他巡逻各地,除了威慑当地地方官这个主要目的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看看自己现在是否处于“安全”状态。

    后面为防盗内容,晚些会改,不会产生任何额外收费

    但不一会儿,又悄悄抬起头看向了皇上。

    “有事便说。”江北然再次可道。

    “我感觉皇上您真是个好人。”

    好家伙,被七岁的小女孩发了好人卡还行。

    翻了个白眼,江北然刚打算继续看书,就看到邓淑玉跑过来来抱住了他的腿。

    “皇上,您会一直保护我们吗?”

    看了眼邓淑玉可怜的样子,江北然回答道:“只要你们在这宫中,便是朕的人。”

    邓淑玉虽然不是半懂不懂,但却觉得很有安全感,张开口,又想说些什么,却是想起了姐姐的叮嘱,又把话咽了回去。

    这时邓湘涵开口道:“奴婢把她带出去吧,别让这孩子影响了皇上看书。”

    江北然点点头,抬起脚将邓淑玉递给了邓湘涵。

    看着邓湘涵抱着自己妹妹出去的背影,江北然不禁感慨这些公主也是不容易,用尽全力想活着的样子挺让人心疼。

    事情会变成这样也不能怪他们那位父皇,毕竟在这晟国当皇帝,是真的太不容易了。

    夜里批改奏折时,感觉内容有些大相径庭的江北然放下毛笔沉思了起来。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他现在是越来越适应皇上这个身份,同时也有些不想再这样继续循规蹈矩下去了。

    之前他一直按部就班的学着该怎么做皇帝,是因为他知道在想要改变某些事物前,必须先了解它,不然根本无从下手。

    如今一顿变革已经为晟国打下了基础,在这样的基础上,江北然决定做些有意思的事情,之前他巡逻各地,除了威慑当地地方官这个主要目的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看看自己现在是否处于“安全”状态。

    事情会变成这样也不能怪他们那位父皇,毕竟在这晟国当皇帝,是真的太不容易了。

    夜里批改奏折时,感觉内容有些大相径庭的江北然放下毛笔沉思了起来。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他现在是越来越适应皇上这个身份,同时也有些不想再这样继续循规蹈矩下去了。

    之前他一直按部就班的学着该怎么做皇帝,是因为他知道在想要改变某些事物前,必须先了解它,不然根本无从下手。

    如今一顿变革已经为晟国打下了基础,在这样的基础上,江北然决定做些有意思的事情,之前他巡逻各地,除了威慑当地地方官这个主要目的外,还有一个目得就是看看自己现在是否处于“安全”状态。

    如今一顿变革已经为晟国打下了基础,在这样的基础上,江北然决定做些有意思的事情,之前他巡逻各地,除了威慑当地地方官这个主要目的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看看自己现在是否处于“安全”状态。

    :。:.